第1010章 只把手作枪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10章 只把手作枪

  书房里两个人待了许久,等到出门的时候,两个人都是一副开心的样子,只是那笑容里有多少真,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郑王府的饭菜还是不错的,吃了晚饭,房遗爱没留在王府里,而是住进了之前收拾好的驿馆,至于为什么不住在郑王府,那自然有原因的。一方面房遗爱不想跟让别人看出他和郑王的关系,一方面也不想让郑王知道他太多事情。

  这次离开郑王府的时候,拓跋惜月也跟着来了驿馆,虽然拓跋惜月性子有点冷,可一个月不食肉味的感觉还是很难受的,一进卧房,一向清冷的拓跋惜月就像个女流氓一般骑在了房二公子身上。房遗爱可不是怕事的,要是连女人都整不服,还活着干啥?

  床上的拓跋惜月确实像个流氓,可是她这个女流氓还是斗不过房二公子的,几番**,拓跋惜月趴在榻上眯起了眼,“夫君,那个独孤元你打算怎么办,六子那边已经安排好了,要不要明天就动手?”

  “不用那么急,再等等!”房遗爱是不急的,反正在徐州得待上一段时间,至于独孤元,他一点都没放在心上,李世民想整谁,那他就跑不了,他房二公子也就是趁机凑个热闹罢了。

  “夫君,难道你对这个独孤元有什么想法不成?”拓跋惜月何等聪明,看房遗爱那眼中的狡黠之色,就知道这为夫君又开始算计了。

  房遗爱也没否认,他伸手摸着拓跋惜月柔滑的身子,小声笑道,“惜月,你来徐州时间也不短了。你觉得独孤元此人如何?”

  “很聪明,虽然此人只是独孤家的旁系子孙,但是头脑可比独孤宏信强太多了,若是此人做了独孤家的家主,那当是一大劲敌!”

  “呵呵,聪明便好!”房遗爱笑得很诡异,独孤元越是聪明越不会自寻死路,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境地,而且据郑丽琬所查独孤元对独孤家的感情并不是太深,当年他完全可以留在朝堂担当户部侍郎一职的。只是因为要给独孤雁让位置,便被外放到了徐州。名义上都是四品,可事实上却是一个天一个地了,朝堂上的四品官能跟外放的四品一样么?房遗爱觉得独孤元一定是不甘心的,如果独孤家以才学用人。那独孤元不会有意见,可偏偏独孤家以亲疏关系照顾人。

  如果自己是独孤宏信的话。一定会让独孤元当户部侍郎的。越是在朝做官越需要能人。独孤元和独孤雁同样都是旁系,就只因为从小接触时间长,就让独孤雁入朝,这可真算得上愚蠢了,也正因为如此,房遗爱才一直说独孤宏信是个莽夫。如果独孤元在一旁帮衬着独孤宏信,说不定独孤家现在早是另一番局面了。

  看房遗爱笑得如此贱,拓跋惜月忍不住伸手刮了刮他的鼻子,“夫君。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笑,笑得妾身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啊,起鸡皮疙瘩了?快,让为夫检查下,长了鸡皮疙瘩多难看,这是病,得治!”说着房二公子把头钻被子里就摸索了起来,没一会儿拓跋惜月就咯咯笑了起来。

  第二天徐州官员要摆什么接风酒,却让房遗爱推迟到了后天,至于理由嘛,房二公子说自己腿疼需要休养。徐州一帮子官员都有点糊涂了,昨天看驸马爷挺正常的,怎么今天就腿疼了,难道是走路太多累的?

  也为难徐州一帮官吏了,房二公子哪会腿疼,他这会正抱着武二娘子吟诗作赋呢,至于做得什么诗,那就只有武曌知道了。房二公子却不知羞的嘟哝着,“俺是个色狼,流浪到北方。连日看美女,就是没胆量.....”

  没一会儿,武二娘子就红着脸堵住了耳朵,嘴上更是不依道,“姐夫,你这是什么诗,也不怕丢人!”

  房二公子俩眼一瞪,稍用力就将武二娘子放在耳边的手拿了下来,“你这丫头,本公子可是费劲千辛万苦才想出来的,你咋能不听,快,乖乖听着,给本公子点评下。嗯,娇吟绕房梁,悠声扬八方。男儿真命苦,只把手作枪.....”

  “噗.....夫君,你这做得什么诗,又从青楼里鬼混来的?”拓跋惜月拢着头发刚出门,就听见房二公子吟诵那首惊天动地的诗篇了,还没听两句,就乐不可支了,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人明目张胆的吟诵这种诗。

  “呸,惜月,你可别看低为夫好不好,就为夫这诗词,你去打听打听,要是谁能做出这么有涵养的诗词,为夫陪他一万贯钱!”

  房二公子脸皮子有点放不住了,打油诗也叫诗啊,这俩妞还真以为打油诗是想做就能做得出来的了。就自己弄的这首诗,没有亲身经历的人能吟诵的出来?反正别人不敢说,就这俩女人永远也不知道“只把手作枪”是啥意思。

  拓跋惜月可不似武曌这般腼腆,她坐在房二公子另一条腿上,甩着秀发抿嘴笑道,“夫君,这可是你说的哦,要不今天妾身就去雨花楼走一趟!”

  “嗯,雨花楼啊,好主意,惜月,你是打算穿男装,还是穿女装呢?”雨花楼是啥地方,房二公子当然知道了,他房某人走到哪个地方,第一个打听的就是最出名的青楼叫啥名,来到徐州也不例外。

  “嗯,当然是女装了,难道还能穿男装,这世上可还没有男人给男人作诗的呢!”

  听拓跋姑娘如此说,房二公子就有点急了,“不成不成,咱不去了,就你这漂亮劲,还不把那群野男人迷晕乎了?”

  房二公子可不会吃这种亏,想想还是赔给拓跋姑娘一万贯钱算了,天天搂着拓跋姑娘睡大觉,就当付嫖资了。拓跋惜月就知道房二公子舍不得,伸手刮了刮他的耳朵,“夫君。你这人啊,一辈子也成不了老爷子!”有时候拓跋惜月也挺好奇地,房老爷子有俩儿子,结果这俩儿子相差甚大,老大死板的很,老二就跳脱的很,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哎,咋说话呢,要是为夫也跟老爷子似的,你还能进我房家的门?”房二公子可是很认真的。就老爷子那妻管严的劲头,估计他一辈子都达不到。

  拓跋惜月照着房遗爱嘴角蹭了蹭,武曌更是娇笑道,“姐夫,你就贫吧。要是这话让老夫人听了,还不修理死你!”

  房二公子只能会心的笑一笑了。守着老娘就是借他几个胆他也不敢这么说。正想多调笑两句呢,外边守着的秦虎就跑了进来,“少爷,那个独孤元来了,现在在外边候着呢,要不要让他进来?”

  一听独孤元来了。房遗爱和拓跋惜月就相视一笑,拍拍武曌的手,房遗爱小声说道,“媚娘。走,咱们一会儿会会这个独孤元!”

  听房遗爱这意思,秦虎就知道是要独孤元进来了,出了院,秦虎就找到了独孤元。说起来独孤元今年已经四十有二,按照大唐的说法,也称得上是老朽了。只是独孤元不甘心自称老夫的,因为他觉得自己还不老,凭什么独孤雁能当户部侍郎,他独孤元就要跑徐州来。有些事情独孤元心里跟明镜似的,朝廷施行科举,必然和世家正面冲突,做为世家一员,独孤元觉得自己的处境非常尴尬。一方面独孤家不重视他,而陛下也视他为眼中钉,独孤元不想死,亦或者说不想死的如此窝窝囊囊的,如果想活,就只能依靠这位房二公子了。

  跟独孤元见过礼后,秦虎就瓮声瓮气的说道,“刺史大人,得罪了!”说完,秦虎就在独孤元身上摸索了起来,独孤元站那里也不敢反抗,如果换成他,他也会不放心的检查下的。独孤家和房遗爱的关系,尽人皆知,如果秦虎不防着点,那才见鬼了呢。

  待确定独孤元身上没带什么东西后,秦虎才领着独孤元进了院,此时房遗爱和武曌已经坐在客厅里等着了,至于拓跋惜月,还在旁屋梳头呢。房二公子也闹不懂女人的头发为啥这么费事,洗个头非要晾上半天,就好像没俩时辰,头发干不了似的。

  进了客厅,独孤元拱手施了一礼,“下官徐州刺史独孤元,见过大将军!”独孤元这个称呼可就有意思了,平常官员莫不是叫一声驸马,亦或者二公子,也只有军中随从才会称呼少将军或者大将军。

  房遗爱微微一笑,暗道一声聪明,看来独孤元能从独孤家脱颖而出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只是独孤宏信眼睛不太好,如果重用独孤元,独孤元也不会有诸多的意见了。

  “独孤刺史请坐,不知你今日此来,可有什么要事?”房二公子也算得上明知故问了,他刚挪了挪屁股,一旁的武曌就蹙着眉头责备道,“姐夫,你小心点,腿上的伤好了?”

  亏得武二娘子提醒,否则房遗爱还真忘记自己是个伤病号了。看着俩人的表演,独孤元都快哭了,还腿上有伤,有个屁伤啊,他独孤元有伤还差不多。

  “大将军,这个....这个.....”独孤元不断地瞟着武曌,那意思是说能不能让武二娘子回避下,结果武曌直接当做没看见,弄得独孤元好没脾气。

  房遗爱摆摆手,毫不在意的笑道,“哎,独孤刺史,有什么事但说无妨,我这位妹子耳朵有点背!”房二公子话一出口,武曌就气得掐了他一下,这个臭姐夫,说谁耳背呢。

  独孤元一点辙都没有,守着武曌,他确实有点拉不下脸,可是踌躇了半天,他还是下了决心,只见他脸色紧了紧,起身往前一步,扑通一声跪在了房遗爱面前,“大将军,求求你救救下官!”

  话音未落,独孤元一头磕在地上,那响声咚咚的。房二公子着实被吓了一跳,独孤元没必要如此玩吧,连下跪这招都用上了。

  独孤元刚跪地上,拓跋惜月就一身盛装的走了进来,瞧见地上的独孤元,拓跋惜月就一脸诧异的问道,“咦,这是怎么回事,独孤大人,你这是腿疼?”

  房遗爱嘴角快歪徐州城外去了,拓跋美人这话也太刺激人了,要打架独孤元的自尊,不用这么打击吧。其实房二公子也知道拓跋惜月为什么要说这种苛刻的话,无非是让独孤元做一个彻底的破罐子而已,房遗爱可不希望独孤元还念着独孤家的好,一个两面三刀的人谁敢用呢?

  独孤元也想得出拓跋惜月的意思,所以他一句话没有说,依旧跪在地上没有动,现在他独孤元就是一条丧家之犬,想活命就不能要脸。(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悍戚开艘航母去抗日三国小兵之霸途混世小术士重生在三国桃运狂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