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杨妃的过去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32章 杨妃的过去

  丽水河虽然是一条暖水河,可是在这隆冬之际,还是冷得吓人。房遗爱庆幸自己的选择,看来还是老天保佑,如果是掉进碎石头里,那就算再厉害也得进阎王殿了。从高处落入水中,那冲击力也不是常人能受得了的,当房遗爱将杨妃从背上解下,就发现杨妃已经晕死过去了,如今黑灯瞎火的,他也分不清方向,本能的一阵乱刨,也许是该着他命大,没一会儿就上了岸。

  房遗爱从没来过这个地方,不过估计从这里走回骊山北端,没个一天时间是没戏的,因为山路崎岖,很多地方连路都没有。走山路和平常走路完全不一样,如今杨妃又昏迷不醒,只能找个地方休息下了,但愿李穆和秦虎等人能尽快找到这里,不过就算他们速度再快,也得过上十几个时辰了。

  骊山乃是地壳运动形成的,所以山壁下多得是一些狭小的岩洞,房遗爱找到一处还算大的岩洞,将杨妃安放了下来。经过大水浸泡,火折子已经不能用了,捡来一些枯草和木棒子,房二公子又当了回野人,钻木取火听上去很简单,可做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等着火生起来,房遗爱有想办法将杨妃救了过来。至于用的啥方法,除了按压胸部把水放出来,还有别的办法么?

  忙活了好一会儿,杨妃总算清醒了过来,她醒来望着面前的火苗,还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房俊....我们活下来了?”

  房二公子老无语了,要是没活下来还能坐这里看火堆么?见杨妃没什么事了,房遗爱转身将自己的外袍脱了下来。赶紧烤干了吧,娘的,大冷天的又是跳水又是攀岩的,他整个人都快冻得没有感觉了。房遗爱光明正大的脱衣服烤火,杨妃却不行。

  女人嘛,总是有些扭捏的,房遗爱找了几根高点的木棍子,用自己的袍子搭了个简易的屏风,这种情况下不把衣服晾干了,人很容易出毛病的。房遗爱做着这些事情。杨妃也只能在心里说一声谢谢,凑着火光,她留意到房遗爱的手早已鲜血淋漓了。之前在外边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到,她也没发现。可是现在她才知道房遗爱在石壁上的时候受了多少的苦。这个时候,杨妃也没有想太多。她一把拉住了房遗爱的手。看着那血肉模糊的手掌,杨妃的眼眶竟有些湿润了,“房俊,你的手.....”

  “没事的,这点小伤算不了什么的,赶紧把衣服晾干吧。时间久了会着凉的!”房遗爱用力抽回了手,他还是有点不习惯靠杨妃这么近。

  洞中火光旺盛的燃烧着,房遗爱坐在火旁用布条缠着自己的手,之前没感觉。现在放松下来,才觉得双手是如此的疼。洞里的气氛非常的尴尬,两个人隔得不远,却一句话都不说,杨妃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总之很慌。

  房遗爱右手已经被缠了起来,可是再想缠起左手,就没那么容易了,他右手没那么灵活了,只好用嘴叼着布条的一头。杨妃看到这里,起身从晾衣架后边走了出来,跪坐在房遗爱身旁,她伸手替房遗爱绑起了伤口。此时杨妃仅穿着一件单薄的亵衣,那亵衣经过河水浸泡后,几乎变成了半透明,杨妃的身子很诱人,可是房遗爱却强迫自己看向了火堆。

  其实杨妃心中又何尝不是如此,她也不敢去看房遗爱的脸,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发现已经摆不清自己的位置了,“房俊,你不用如此拼命地,就算是我死了,陛下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杨妃说的事实,在李世民眼中,房遗爱这个女婿可比杨妃重要太多了,如果李世民有一把宝剑,那房遗爱就是剑刃,而她杨吉尔就是剑柄上那颗装饰用的宝石,看上去显眼,却没什么用处。帝王之心,永远是深不可测。

  “杨妃,房某救你,不仅仅是因为陛下,还因为吴王殿下!”有些话不用说的太清楚,杨妃出身前隋皇家,会不懂这其中的意义么?

  杨妃当然懂,她那个儿子文韬武略,有着一颗磅礴的心,如果她不在旁边看着,保不准他会走向一条不归路的。正因为失去的太多,杨妃才格外的珍惜,这些年来,她早就累了,什么江山社稷,什么天下安康,跟她没有关系,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安安稳稳的过完一辈子。王位,注定不是属于她的儿子,而且最重要的是大唐朝也不是前隋,所以造反一点前途都没有。

  帮房遗爱绑好布条,杨妃蜷缩着双腿坐在了火堆旁,她看着忽闪忽闪的火苗,心中竟有了点其他的想法,如果这一生一世都这样过下去该多好,岩洞里什么都没有,却有着在尘世里找不到的安宁,至少这里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杨妃暗自苦笑了下,真的是异想天开了,她杨吉尔可以这样,但是房俊不行,他是个难得英豪,注定是要在外边拼杀的。

  火有点小了,房遗爱想伸手去添点柴禾,杨妃却抢了个先,她也伸手去那柴禾,两个人不免碰了头。房遗爱眼神有些躲躲闪闪的,离得这么近,再加上坐得有点高,他都能看清杨妃亵衣下白皙的肌肤了。从来没想过,杨妃的资本竟然这么做,刚有了点念头,房遗爱就暗骂了两声,怎么这个时候还胡思乱想的,一个阴玉凤就够让人头疼的了,还能跟杨妃搅和么,就算没有阴玉凤,有李恪的关系在呢。房遗爱也非常奇怪自己怎么会这样,以前他总是将杨妃当做长辈对待的,可自从听杨妃弹了一曲《广陵散》后,整个心态都有点变了。

  杨妃倒没怎么在意,她捡起几根柴禾扔了进去,还拿着根木棍搅了搅,“房俊,你想不想听听司马癸酉为什么要抓我?”

  房遗爱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早就想问问杨妃了。只是又没有问的借口,因为这些事情只有李世民才有权力去问的。

  杨妃似乎在回忆着什么,她淡淡的笑了笑,双手托着下巴慢慢的叙述了起来,“那是十岁的时候吧,我像往常一样随着母后去书房,谁知,那次父皇却对我说了许多听不懂的话。”

  时间流转到前隋,十岁的杨吉尔随意的跑到了书房,可是这次她的父皇再没站起来冲她笑。反而一直皱着眉头看着桌上的奏折。

  “父皇,你这是怎么了,碰到什么难事了,何不跟璇儿说说,或许璇儿能帮帮你呢!”十岁的杨吉尔还看不懂朝政。她只是以为杨广在生某个人的气。杨广有些暴躁不假,可他对自己的女儿还是非常宠爱的。听着杨吉尔天真的话语。杨广也被逗笑了,他招手让杨吉尔走过来,拉过她的小手呵呵大笑道,“璇儿,你还能帮朕做事了?”

  “难道不行么?”杨吉尔很不服气的,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很厉害的。她多了那么多书,跟随了那么多老先生,治国经略不敢说,但是做点小事完全可以的。

  也许杨广也被杨吉尔自信的样子打动了。他收起笑容,脸色也有些沉重了,“璇儿,你说咱们大隋还能够延续多少年?”

  “大隋一定会千年不倒!”杨吉尔从没觉得自己在胡说,因为在她的眼里,大隋强大无比,它有着令人畏惧的骁果军,有着征战沙场战无不胜的鹰扬军,还有着威武不凡的卫王杨爽。(卫王杨爽,隋文帝杨坚的兄弟,自小为独孤皇后养大,因此杨爽特受杨坚信任,后统领左右卫,积功至上柱国,可以说是大隋朝的中流砥柱,后世《说唐》和《隋唐演义》中的靠山王杨林便是以杨爽为原型的)

  杨吉尔很崇拜自己的叔祖杨爽,他北征突厥,剿灭南梁,如果大隋朝没有他,一定会塌掉半边天的。虽然看上去有点夸张,可这也是事实,当时宇文述、贺若弼、韩擒虎等人虽然也身居八柱国,可是他们哪个又不是抱着自己的家族,谁又会真心为了大隋去拼命?

  一千年不倒,杨广虽然跋扈,可他也知道这只能是个美好的愿望,别说一年前,估计一百年都坚持不了,因为此时的朝堂和天下早已暗流涌动了。

  “璇儿好大的口气,倒让父皇有些汗颜了!”杨广从椅子上起身后蹲在了杨吉尔身前,他从脖子上取下一条玉坠,那玉坠小指甲盖大小,通体透明,里边还有着金色的光芒,那光芒很特别,就像玉坠里藏着一只眼睛。

  “璇儿,戴好这条玉坠,如果哪天大隋没了,你就拿着它去找宇文成都,这是我大隋最后一丝元气,一定要保护好知道么?”

  一个小小的玉坠,杨广却看得如此重,只是当初的杨吉尔根本没想到这条玉坠会有多重要,仅仅靠着一条玉坠就能救大隋么?更何况当时杨吉尔没有想到大隋会如此的不堪,才几年的时间就破败了,本来杨吉尔想去找宇文成都的,可是自从知道父皇死于宇文化及之手后,她便再也没了去找宇文成都的心思。

  今年征战下来,大隋的余孽被剿灭的一干二净,那个大隋第一勇士宇文成都也死在了沙场之上,身上有一条事关大隋的玉坠,却又成了一个永远的秘密。说完以前的一切,杨妃将头埋在膝盖里痛苦的抽泣了起来。

  “房俊,你说,我是不是很不孝,父皇把重振大隋的希望放在我身上,而我却给李世民生了两个儿子!”

  杨妃真的很苦,她的苦也许只有她自己能体会,房遗爱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脆弱不堪的杨妃,这一刻,杨妃还哪有半点成熟和稳重。相比较之下,阴玉凤就好多了,至少那个女人敢想敢做,快意恩仇,而杨妃不行,她身上担着的东西太多太多了。

  杨广啊杨广,他一生名声褒贬不一,可至少有一点是真的,那就是他的眼光着实不怎么样,他重用了宇文化及,可最后却死在了宇文化及手上,他重用了李虎的后人,可李唐却掀翻了他的江山。将一个沉重的担子放在一个女人身上,这个女人有时何等的无辜。

  自古红颜祸水,可谁又知道女人的无奈,女人如水,就是再坚强的女人,也像风中的一片枯叶,她们想要的只是一片温暖的土地,而不是虚无飘渺的未来和江山社稷。(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领主威武临高启明开艘航母去抗日悍戚无限军火库三国小兵之霸途混世小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