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3章 人生的错过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33章 人生的错过

  房遗爱觉得很奇怪,此时的杨妃在他眼里就像个普通的小女人,见她哭得伤心,房遗爱蹲下身子伸手轻轻地抚摸着杨妃的秀发,“别哭了,人之一生,许多事是没得选择的,至少,你现在还有活着的念想,不是么?”

  房遗爱不懂得如何劝人,但他知道杨妃还牵挂着什么,如果没有李恪和李愔,也许杨妃早就出家或者死去了。

  杨妃觉得没人能懂她,她二十多年来一直活在一种深深地自责中,那矛盾的感觉几乎要了她的命,在那个诺大的太极宫里,她就是一个孤独的守望者,守望着自己的年华苍老,守望着毫无知觉的春夏秋冬,守望着斑驳陆离的虚伪。

  感受着房遗爱手上的温度,杨妃轻轻地倒在了男人的腿上,她曾经无数个夜晚渴望一个能够保护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可是出现在眼前的却是这个年轻的房遗爱。她不愿意想太多,只要找一个地方好好哭一场就好了。

  杨妃哭的很厉害,房遗爱却毫无办法,就任由她那么哭着,不过这不见得是坏事情,杨妃心中有太多苦楚了,哭出来就好多了。也许是哭累了,杨妃的哭声渐渐地小了下去,她抬起泪痕斑斑的脸,伸手慢慢的在房遗爱脸上摩挲着,“房俊,若是当年在我父皇身边的人是你,那该多好?”

  杨妃的心早已活了,可是她也知道一切都是妄想,这个男人再好,那也不是她的,他属于西跨院,更属于整个大唐朝。李世民是幸运的的。在他为吐蕃发愁的时候,年轻的房遗爱替他顶住了吐蕃人的进攻,当他想要对世家动手的时候,又是房遗爱替他冲锋陷阵旦受着所有的骂名。

  房遗爱紧紧地闭上了双眼,他怕再看下去会控制不住自己,杨妃的魅力太让人不可思议了,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的不是痕迹,反而是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美。

  “你错了,即使有我,杨广也赢不了。他太独断专行了,更听不进人言,单就逼着黎民百姓妻离子散,就够他下地狱的了!”声音有点冷,可房遗爱不想骗杨妃。杨广注定是个饱受争议的人物,他的许多行为都给后世带来了巨大的好处。可同样也是他。戴上了暴君的帽子。当年杨爽和杨素都救不了他,那同样他房某人又凭什么能救杨广?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特点,大隋终究要亡,就算没有李唐,也同样会有其他人取而代之。同样的道理,在大唐贞观年间。任何人也别想取代李唐,因为如今的大唐没有造反的土壤,猴灵完了,李泰完了。他房某人也照样不能挑战大唐的权威。

  有些事情,杨妃心中也清楚得很,否则她也不会无欲无求的留在太极宫里了。看着房遗爱矍铄的面孔,她竟然有点痴了,微微支起身子,杨妃的粉唇轻轻地印在了房遗爱的额头上。

  心跳好快,房遗爱觉得全身都火热火热的,那种感觉太难忍了,杨妃啊杨妃,她这是在玩火么?不,房遗爱不这么认为,因为杨妃从来不是那种会被**控制的女人,她不是阴玉凤,更不是郑丽琬,若论理智,没人能比过她的。

  “如果早生二十年,你就是我杨吉尔的夫君!”杨妃的话语里充满着太多的无奈,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男人,可是这个男人坐在这里,她能做的也只是吻一吻他的额头。

  杨妃还是那个杨妃,一点都没改变过,房遗爱睁开眼展眉苦笑了下,“如果早生二十年,你一定不会这么想的,因为那时候我一定会造大隋的反的。”

  确实有可能,而且凭着房遗爱的本事和魅力,说不定这江山就是他的了,不知何时,杨妃已经不知不觉的靠在了房遗爱身上,她小声的笑道,“也许吧,不过让我做个选择的话,我依旧会选你,因为李世民不会为了我去死的。”

  杨妃知道是什么打动了她,在山上的时候,明知道带上她风险极大,可是房遗爱依旧选择了带着她一起离开,跳下山壁的时候,他也没有畏惧过,总之,这一路走来,两个人生死一起,他从没想过独自一人逃走。如果换做其他人呢?别的人不敢确定的,但是李世民一定会扔下她的,那时候李世民还会说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他活着是为了大唐的江山。

  也许李世民没有做错,可是杨妃还是喜欢傻一点的男人,这一个夜晚,她杨吉尔不想考虑太多,就想轻轻松松的过完一个夜晚。

  伸手刮了刮杨妃还有些湿润的眼角,房遗爱长长地叹了口气,“我也是被逼的,你信不?”房遗爱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么受欢迎,也许这就是人格魅力吧,怪不得能勾搭那么多妞呢。

  “信你个大头鬼,房俊,你这人就有一点不好,总是油嘴滑舌的!”杨妃忍不住娇嗔了一声,莫说,杨妃娇嗔的样子还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不信就好,那就证明本公子魅力够,长得英武不凡嘛!”好不容易气氛轻松了点,房遗爱也不会吝啬多说两句俏皮话。虽说有火堆,可是凉风不断地灌进来,房遗爱只好将半干的袍子披在了两人身上。

  杨妃也是被逗乐了,要说房二郎的脸皮,那还真不是盖的。靠在房遗爱怀里,让身子暖和一点后,杨妃小声地问道,“房俊,我一直都很好奇,当年你在阿拉善大草原,是怎么做到让突厥人铩羽而归的。”

  杨妃感兴趣的东西还真不少,这一问起来就没个完了,房遗爱劲头也足,就搂着杨妃慢慢的吹着牛皮。杨妃也知道房二公子爱吹牛,可还是听得津津有味儿的。

  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只看到外边已经开始微微有些亮光了,杨妃脱离房遗爱的袍子,仔细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想了想,杨妃还是将脖子上的玉坠交到了房遗爱手中。“房俊,这个东西给你吧,我也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但是司马癸酉既然如此重视,那自然是非常重要的。”

  “不,你交给陛下吧,否则很难解释的!”房遗爱拒绝了杨妃的好意,这玉坠他已经看过不下十遍了,但是也没看出什么门道。

  “也好,无论如何。我还是要谢谢你。房俊,我一直都很奇怪,你明明年纪轻轻的,为什么总是给我一种特殊的感觉呢?”

  房遗爱倒是好奇了,他拨弄着火堆。呵呵笑道,“怎么说?”

  “说了你可别生气。我总觉得你不该存在在这个世上的!”杨妃也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话说出来,她就苦笑着摇了摇头,因为房遗爱活生生的坐在眼前,又怎么会是虚幻的呢?如果找一个理由,那就是自己太需要一个肩膀了吧。

  有道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房遗爱也不得不赞叹一下女人的第六感,他房某人来于千百年后,存于大唐朝,也是一个意外吧。这世上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太多了,也不多他房遗爱一个。

  “问你件事,当初你父皇交给你玉坠的时候,就没有说些别的么?”房遗爱一直觉得杨广不可能单单留下一枚玉坠的,一枚玉坠能说明什么呢?

  杨妃仔细的回忆着,看着外边微弱的阳光,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好像是说过什么 ,‘摇光所指,月光升起之时,便是大隋重铸之日’,就是这些吧,我能记得的就这么多了,但愿能对你有帮助!”

  房二公子俩眼瞪得溜圆溜圆的,他很没脾气的笑道,“这叫什么嘛,那什么摇光月光的,这不是玩人么?”

  “这话我想了十几年都没想明白,你一时间想不通又有什么奇怪的?好了,还是准备准备回去吧!”说完话,杨妃率先朝洞口走去,到走出岩洞,她回首深深望了一眼这一处普通的岩洞。这个晚上注定是难忘的,也许过了这一天,她这一生再也不可能有这样的经历了,当然,还有这个年轻的男人,离开这里,她就再也不可能和他像之前那样毫无顾忌的说话了。

  顺着丽水河,两个人往上游走去,房遗爱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心中也不禁赞叹下大自然的伟大,他房某人领着龙虎卫士兵几乎踏平了骊山,却从来没到过这个地方。此处几乎还处于原始的阶段,连条山路都没有。走在崎岖陡峭的山坡上,房遗爱还没什么,杨妃就不行了,她爬了没一会儿就靠在石头上休息了起来。

  房二公子一阵无语,蹲下身子朝杨妃喊道,“杨妃,得抓紧点时间才行呢,要是这样走走停停的,咱们今晚上也走不回去!”

  杨妃却不甚在意的笑了笑,她只顾着看着眼前的山景,又怎么会急呢,也许她内心里就没想过回去吧,真希望四周都是笔直的峭壁,最好老天造一个牢笼,将他们困在这里。

  “房俊,你不觉得这里很美么?”杨妃却也没有瞎说,瞧瞧面前的瀑布,再看看清澈的河水,若是住在这样的地方,那该多好呢?

  还美?房遗爱都不稀打击杨妃的,一条破河,一堆石头,几座山头,还美呢,他摸摸肚子,撇着嘴苦笑道,“美不美房某不知道,我只知道肚子饿得受不了了!”仿佛是在配合房二公子一般,肚子还咕咕叫了两声。

  杨妃没好气的白了房遗爱一眼,这个混蛋简直是不解风情。被房遗爱这么一说,杨妃也觉得有点饿了,昨夜那么折腾,两个人乏得很,加上长时间没吃东西,这肚子能受得了才怪呢。

  此时大冬天的,山上连个野果都没有,想打个猎吧,又没有弓箭,这可难为死人了。房二公子手里就一把匕首,想靠一把破匕首对付山里的野兽,那不是开玩笑么,他房遗爱倒是连野猪都不怕,问题是你追不上人家还谈什么杀人家嘛。

  休息了一会儿,两个人继续往北走去,越过一处山坡后,杨妃又坐在石头上休息了起来。房遗爱没辙了,只好坐旁边发起了牢骚,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唠叨着。杨妃正待说一声天色已晚找个地方休息下呢,就见房二公子站起身将她抱了下来,房遗爱这一下来的太突然了,弄得杨妃心惊肉跳的,她瞪着眼几乎要骂出来了,“房俊,我们不能.....”

  听杨妃这话,房遗爱伸手堵住了她的嘴,“嘘.....你想什么呢,还想不想吃饭了?想吃饭,就安静点!”

  杨妃这才知道会错意了,只是这心里还有点别扭的,难道她真的老的没点魅力了?房遗爱可不会管杨妃心里的小九九,他趴大石头后小心的看着外面,杨妃好奇,也跟着顺着房遗爱的眼光看去,只见河边有几只母鸡在喝着水。(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极品女仙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