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会游泳的野鸡兄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34章 会游泳的野鸡兄

  其实这不是什么母鸡,可杨妃只觉得像,就自动认为是母鸡了,她知道房遗爱想做什么,所以伸手指指远处的鸡群,小声道,“房俊,能成么,离着这么远,会被吓跑的!”

  “嘘,看好吧,今天本公子给你露两手!”房二公子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手上没弓箭但是有石子啊,石子丢不死野猪恶狼啥的,但是弄死弄残野鸡还没有问题的,而且房遗爱的准头还是很有谱的。捡起石子,房遗爱颠了颠,觉得重量差不多,便趴在地上慢慢朝河边爬去。

  看房遗爱趴地上跟条猎狗似的,杨妃捂着嘴没有笑出声,好好看着吧,也瞧瞧房二公子能不能行。

  数数眼前的野鸡,大约有十几只,怎么也得留下两只才行,只弄一只,还不够俩人塞牙缝的呢。握紧石子,房遗爱猛地丢了出去,要说房二公子的准头,那可不是吹出来的,石子一飞出去,便有三只野鸡中了招。这一幕来的太突然了,一时间野鸡们丢下手上的同伴扑棱着翅膀逃了。三只野鸡,一只被砸中头部死的不能再死了,另两只被丢中了翅膀,飞是飞不起来了,就在地上乱窜着,不过抓住它们也是迟早的事情。

  房遗爱拍拍手,无比霸气的站了起来,朝杨妃挥挥拳头,咧着嘴笑道,“看到没,有本公子在,饿不着你!”

  本以为杨妃会很高兴的,却看到杨妃瞪着美目不断地往他身后指着,“房俊,你快看,跑了,鸡都跑了.....”

  “还能往哪里跑。两只不会飞的野鸡还能翻天不成?”房遗爱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他房二公子做为陆地大猛龙,要是还抓不住两只残废的野鸡,干脆不用活着了。

  扭过头后,房遗爱也傻眼了,那两只野鸡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牛b劲儿,竟然趴河里往对岸游去。房遗爱看得一阵冒汗,这是野鸡还是野鸭啊,啥时候野鸡也能变身河里鸭子了。别看野鸡身子笨拙,可要让它们如此游下去。一准真能游到对岸。房遗爱撸起袖子风风火火的进了河,河水冰凉冰凉的,冻得他一阵打颤,真够倒霉的,连着一天两次进水。野鸡毕竟是野鸡。它们就是再奇葩,也比不过鸭子。房二公子扑腾了一会儿就将两只倒霉的野鸡提到了岸边。扭断野鸡的脖子。房遗爱又去当野人玩钻木取火了,这次点了火,他先烤了下自己的衣服。

  等着衣服烤的差不多了,房遗爱才重新往河边走去,此时再抬头看看天,太阳已经落山了。房遗爱一阵气苦。短短的一段山路,愣是让杨妃墨迹了一天,照这个速度走下去,再走两天也走不出深山。

  看着三只倒霉的野鸡。杨妃蹲地上拿棍子戳了戳,“房俊,现在怎么办,这野鸡不会还能活过来吧?”

  “服了,要是还能活过来,房某人改行当泥鳅算了!”房遗爱老嚣张了,可是话刚说完,让他吃惊的一幕就发生了,只见先前被砸中头部的野鸡兄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接着野鸡兄朝着房二公子冲了过来,就好像知道这个野蛮人就是它的仇人一般。

  野鸡兄迷迷糊糊地,也就是回光返照而已,一冲到房二公子脚下,俩爪子一伸自此瞪了眼。虽然野鸡兄死透了,可是房遗爱还是遭到了杨妃的一阵嘲笑,“房俊,你可真是......泥鳅.....咯咯,这只鸡真的是太厉害了!”

  房遗爱可算是有苦说不出了,这叫什么事啊,短短的时间里倒霉事都让他碰上了,死而复生的野鸡兄,想要变身野鸭的野鸡,这山里的野鸡到底是吃啥长大的,为啥一个个比他房某人还奇葩呢?

  房遗爱有火也没法冲杨妃发,只好拼了命的拔起了野鸡兄的毛,看杨妃还一个劲儿的笑,房遗爱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还没笑够么,赶紧帮忙拔毛啊,真是的!”

  这次房遗爱还真错怪杨妃了,杨妃自小到大光吃鸡了,啥时候宰过鸡啊,让她拔鸡毛,那简直跟一口气跑十里地没啥区别。不过杨妃还是很听话的,她也不想当个闲人,只是速度确实有点慢了,房遗爱两只鸡都清理干净了,杨妃才清理了一段鸡脖子。

  “服了,真笨,拔个毛都不会,就剩下吃了!”也是没什么隔阂了,房遗爱说话也随意的很,他这句话可把杨妃臊的不行了,杨妃所幸不忙活了,直接将野鸡丢在了房遗爱怀里,“就你能,也不知道房相怎么教你的,怎么啥都学,没听说过君子远庖厨么?”

  “君子远庖厨是不假,咱先不说这话对不对,问题是你一个女人不算君子吧,为啥也不会拔鸡毛呢?”房遗爱嘿嘿一笑,把拳头伸到了杨妃眼下。杨妃纳闷之下,定睛一看,就看到房遗爱手里有两个黄不啦叽的圆蛋,“咦,这是何物?”

  杨妃伸鼻子闻了闻只觉得一股子腥味,房遗爱暗叹一声没见识,宫里长大的娃光知道吃了,“笨,这是鸡蛋,你天天吃,都不认得!”

  又被房遗爱嘲讽了一下,杨妃顿时有点气不过了,“就你厉害,那你怎么还差点让受伤的野鸡游到对岸去?”

  “.....”房遗爱没脾气了,因为那两只变身野鸭的野鸡确实挑战了他房某人的威信,不过房遗爱也不着恼,俩眼一瞪看着杨妃的身后大为惊讶道,“咦,你身后是什么东西,这么好看?”

  “嗯,有什么么?”杨妃扭头往身后看,除了晕乎乎的山壁,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没有啊!”说着话,杨妃回过了头,可是刚一扭回来,就看到眼前一只硕大的巴掌,那巴掌血红血红的,还带着一股子腥气味。

  杨妃知道自己上当了。那巴掌印下来,她那白皙的脸庞就多了一个红色的手印,“房俊,你这个混蛋!”杨妃骂了两声,起身跑到河边洗起了脸。

  看着水中模糊的影子,杨妃一边掬着水一边暗骂着,只是脸上却还是带着点笑容,虽然房二郎可恶了些,却让她感受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生活。

  论起烤东西吃,大唐朝他房二公子认第二。保准没人敢认第一,一共烤了两只野鸡,另一只找东西裹了起来。

  由于刚才拔鸡毛的时候,房遗爱将手上的布条拆掉了,所以又得重新绑一下才行。杨妃将自己的帕子撕成几条后。搬过房遗爱的手仔细的缠了起来,“房俊。有句话我得提醒你一下。你这人有时候做事太过莽撞了。你当时来骊山,就没想过会是个陷阱么?”

  “当然想过,可那又能怎样?就凭司马癸酉?不是房某瞧不起他,他想杀我,还得修炼个几十年才行!”

  “你就吹吧,这次就差点让你丢了命!”杨妃没好气的打了房遗爱一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记吃不记打么?明明刚逃回一条命,就开始瞧不起别人了,活该让房二郎吃这个教训。

  “呵呵,房某经过的事情多了。会轻易栽在这里么?”房遗爱翘着嘴角颇有深意的笑了笑,有些话他不想跟杨妃说的。

  听着房遗爱的话,杨妃也是愣了一下,房遗爱斗垮了猴灵,经历了西亭峡谷之战,要说阴谋,那些年所经历的阴谋可比这次恶毒多了,难道房遗爱会轻易上当么?这个时候杨妃才发现自己想岔了,真的是小瞧这个年轻人了,他就是一条彻头彻尾的老狐狸。

  “房俊,你可真舍得,司马癸酉能败在你手上,也不亏了!”显然杨妃已经没有先前的心情了,不过房遗爱也能理解,任何人都不会喜欢一个耍阴谋的人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算计到自个身上来。杨妃觉得自己被人利用了,也许从一开始房遗爱就想好怎么做了,将自己置于险境,然后给司马癸酉一个放松的环境,杨妃不喜欢这样的人,真的是太能算计了。

  “没什么亏不亏的,没有舍得,哪有得到,这个世界是公平的!”房遗爱不在乎杨妃怎么看他,重要的是他自己问心无愧就可以了,至少他救了杨妃,对于李恪,他没有愧疚,对于李世民他也有个交待。

  “也许你是对的,不过怎么说,也是你救了我!”绑好手上的伤口,杨妃默默地坐到了一旁,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怪房遗爱,总之,她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因为自己已经将所知道的秘密全都告诉了他。

  房遗爱真的没想过去欺骗杨妃,关于杨妃身上的秘密,他并不怎么感兴趣,因为前隋的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知过了多久,第一只野鸡终于烤好了,撕下一条鸡腿,伸手送到了杨妃面前,“吃吧,我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救你的时候,我从没想过要在你身上得到什么。你该想想,前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该知道的,那不是房某要走的路!”

  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鸡腿,杨妃突然想明白了,也许真的是自己傻了,房遗爱这些年来东征西讨,在军中有着很大的威望,如果他要反,早在幽州的时候就该反了。如果他不想反,那前朝的东西对他又有什么用?没有李世民和诸多的羁绊,也许他理都不会理这些事吧。

  杨妃张嘴咬了口鸡腿,虽说没什么诱人的味道,但是对于一个饿急的人,这也是难得的美味了。杨妃还是第一次毫无顾忌的吃东西,才眨眼的功夫,她就吞掉了一只鸡腿,“房俊,不得不说,你烤的还挺不错的!”

  “那是,我烤的羊肉串才叫好吃呢!”看杨妃放开了,房遗爱也高兴了许多,吃着鸡肉却唠叨着羊肉串的味道,杨妃吃了不少的鸡肉,心里却还惦念着羊肉串,“房俊,有时间去宫里烤一次如何?”

  “.....你可真敢想,真把本公子当成厨房里的老师傅了?赶紧吃你的鸡腿吧!”房遗爱没好气的瞪了杨妃一眼,这女人还真会顺杆子往上爬,跑皇宫里烤羊肉串,李世民不拦着,他房二公子也丢不起这个人啊。

  “怎么就不能想了,找机会我就跟陛下说说,你能跑梅花坞里当伙计,就不能进宫当伙计了?”杨妃可知道房遗爱的破事,他跑梅花坞摆摊的事情,李恪可是原封不动的告诉了她。

  “这个烧黄纸的破兄台,杨妃,求求你,要不你想办法把他收回去得了!”

  房二公子话一出口,杨妃就气得瞪起了眼,这叫什么浑话,生出来的娃还能重新塞回肚子里不成?(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极品女仙金枝宫孽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请搜索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