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惊天动地的大买卖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36章 惊天动地的大买卖

  柳福殿里,杨妃蜷坐在榻上,她知道今晚上李世民一定会来的,因为李世民比任何人都想要那个惊天的秘密。杨妃不知道这算不算什么惊天的秘密,可至少关陇世家和李世民是这样认为的。

  柳福殿里安安静静的,静的有些可怕了,李世民一步步走进内室,挥手让侍女太监们都退下后,他看着榻上的杨妃沉声问道,“璇儿,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放不下?”

  杨妃似乎并未听到这些话,因为李世民说这么多无非是想知道关于宝藏的秘密罢了,她解下脖颈上的玉坠,缓缓地抬起了手,“陛下,所有的秘密都在这块玉坠上!”杨妃慢慢的说着关于玉坠的事情,她连着说了很多话,而李世民则坐在一旁仔细的听着,他一点都不敢遗漏,因为这对于他来说太重要了。

  杨妃说了很多,可唯独隐去了“摇光所指,月光升起之时,便是大隋重铸之日”这句话,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说是私心也好,说是希望也罢,总之她不想告诉李世民,这应该是她还房俊的恩情了吧。

  听完杨妃的叙述,李世民呼口气慢慢的站起了身,“璇儿,你也乏了,好好休息吧!”李世民没有留在柳福殿里,当李世民离开许久之后,杨妃有些自嘲的笑了,这就是李世民,得到想要的就会离开。杨妃知道,从此之后,李世民很难再来柳福殿了,论感情她比不上长孙无垢,论美丽漂亮,宫里有的是年轻女子。这个太极宫,真的是令人生厌,可是她还是不得不忍下去,因为她还有着两个儿子。

  不知为何,杨妃也并不是太生气,当李世民走了,她反而有些轻松了下来,从此以后无人打扰,不正是她想要的生活么?

  房府里,房遗爱享受着海棠丫头的肉羹。还一边遭受着长乐的责难,“夫君,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行就别逞能,每次都给自己添点伤。你就不能多想想妾身么?这次倒好,玩什么阴谋诡计的也不先跟妾身说一声。哼。你要是再这样,妾身就不管你了。”

  长乐说这话简直没啥用,别说房二公子了,就连海棠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夫人要是舍得,那才真是邪门了呢。

  “长乐。为夫这不叫上,这叫破皮!”房遗爱展示下自己的木乃伊手掌,很豪气云干的眨了眨眼,瞧他这样。长乐气的伸手捏了下他的手掌,这一下可把房二公子疼的冷汗都冒出来了,直叫唤道,“好夫人,松手,你这手劲儿太大了!”

  “就会胡说八道的,妾身手无缚鸡之力,哪动得了你房大将军,妾身明着跟你说了吧,要是再不听话,就让母亲来管教你!”

  长乐一搬出卢氏来,房遗爱立马歇菜了,脑袋枕到海棠手面上就叫了起来,“哎呀,头开始疼了,是不是中风了,丫头快扶公子我去休息!”

  无耻,这个夫君太让人无奈了,还中风了,为什么不说染了风寒呢,找个借口都不会找。一不对劲儿就装晕,那可是房二公子的拿手好戏了,长乐气呼呼的挥了挥手,海棠只好勉为其难的扶着房遗爱去了别屋。虽说是海棠扶着房遗爱,可事实是房遗爱搂着海棠,两个人刚出了门,程灵儿就没良心的喊道,“夫君,你这晚饭还吃不吃了?”

  房遗爱真想回头给程灵儿递个白眼,还吃个屁的晚饭,刚被程大公子灌了一肚子酒,这会还没地方发泄呢。进了别屋,房遗爱就显出了原形,抱着海棠美人就往床上爬,说起来这段时间被杨妃诱惑的不轻,可偏偏还能看不能吃,回到家里吧,长乐还让他禁欲两天,搞得他房某人都快学程大公子朝天亮棒棒了。

  海棠哪会拒绝,她高兴还来不及呢,由于双手被长乐绑成了木乃伊手爪,这主动权就交给海棠美人了,房二公子躺下边一个劲儿的叫唤着,“哦....丫头,你这功夫越来越厉害了,跟咱家郑夫人学的?”

  “嗯”海棠声音小的可怜,可房遗爱是听得清,哎,还是郑娘子好啊,不光帮着阴别人,还帮忙调教丫头,这媳妇娶得,那可真是赚大发了。

  连着好几天长安城里都没个动静,这可就让人奇怪了,按照常理来说,房二郎不是那种忍气吞声的人啊,怎么这次这么老实了。记得上次为了报复侯君集,直接断了候家的后,这次对付司马癸酉会不会也对司马博男下手呢?

  京城里胡乱猜测的人不少,其中就有长孙无忌,事实上长孙无忌比任何人都想知道房遗爱想怎么做,要知道,这一次可是面对关陇势力的第一战。之前什么刺杀啊,什么大学堂闹暴动啊,都是些小打小闹而已,这次才是房二和关陇势力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如果司马癸酉败了,那房遗爱和陛下的科举之路就轻松不少了,可要是房遗爱败了,那情况就另说了,关陇世家可都是心狠手辣的主,他们一定会盯着房遗爱往死里折腾的。

  现在众人都盯着房遗爱呢,可是房二公子却像个没事人般吊儿郎当的去了仙梦楼,负责盯梢的人直接骂了声他娘的。也不怪别人生气,这叫什么事嘛,明明事情急的火烧眉毛了,房老二还有心情逛窑子,可是不继续盯着吧,又不行,房遗爱敢在长乐殿下眼皮子底下上青楼,那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房遗爱确实是到了仙梦楼,自打他一到仙梦楼,仙梦楼的生意立刻就爆满了,连老鸨子都没想到房二公子的魅力会这么大,房二公子以前也就吸引也姑娘们,今个算是邪门了,连嫖客们都追随着他进来了。虽然坐屋里听着樱萝唱曲,可是房遗爱一直留意着外边呢,看来对他房某人感兴趣的还不少,不过可惜喽。他们盯错人了,跑去盯着郑娘子多好?不过这些人想盯住正脸,恐怕也是白费力气,因为郑娘子现在天天坐家里帮长乐看孩子,是个人都看不出有做啥。

  “二公子,你这是来听奴家听曲的,还是来看男人的?”樱萝好不郁闷,她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坐面前不看,偏偏一个劲儿的盯着下边的男人看。

  樱萝语气里的幽怨,房遗爱还是听得出来的。他冲樱萝嘘了嘘,小声说道,“你这丫头,男人的醋也吃,去。将老鸨子喊过来,就说本公子这里有一桩好买卖。”

  樱萝将信将疑的去喊老鸨子了。但凡老鸨子。就没有不见钱眼开的,花姐一听说房二公子那有好买卖,那还不屁颠屁颠的啊,一进屋,花姐先给房遗爱倒了杯酒,“二公子。你快跟奴家说说,有什么好买卖要便宜奴家?”

  “花姐啊,一会儿呢,你出去喊个话。就说樱萝今夜挥笔写下墨宝一幅,此墨宝价高者得之,起卖价五千贯,如果拿不出五千贯的,就先请出仙梦楼,让他们明个再来快活!”

  老鸨子差点没趴桌子底下去,樱萝是个活招牌不假,可她一幅墨宝就想来个起卖价五千贯,就是阎国手的字也不值这么多钱吧。吞吞口水,老鸨子垮着脸问道,“二公子,这.....这.....要是这么做,楼里的客人还不都让奴家赶走了,你这买卖.....”

  “啰嗦个啥,要不要本公子把薛铮那家伙叫过来你才肯答应?”房遗爱纨绔当惯了,知道整这些老鸨子,只要把东家一提出来,保准听话。果不其然,一听薛铮的名字,老鸨子忙不迭的点起了头。

  老鸨子走后,樱萝坐在房遗爱身边翻着白眼娇嗔道,“二公子,你到底想做什么,奴家那字帖很难看的,如何能送出去?”

  “嘿嘿,你就瞧好吧,今个保你大开眼界,对了一会儿多写几幅,上边写一样的字!”房遗爱阴损主意一个个往外蹦,他一边说,樱萝一边忙活着,还别说,樱萝真有点佩服二公子的缺德劲儿了,因为房二公子就让她写四个字“人傻钱多”!

  人傻钱多,这得多气人,要放以前,樱萝打死都不敢写这样的字帖的,就外边那些公子哥哪个不是有钱有权的主,这些人来青楼里也是玩玩而已,如果真得罪了他们,那她樱萝绝对好不了。

  晚上的仙梦楼是长安城最热闹的地方了,当然要出去节日才行,老鸨子一身红色薄纱,扭着肥臀柳腰上了台。到了台上,花姐拿着小扇子遮住了脸,“哟,各位爷,让你们久等了,今晚上啊,咱们这曲就不唱了...”

  花姐的话刚说完,下边就嚷嚷了起来,“老鸨子,你搞什么鬼,公子我花钱就是来听楼里红姑娘听曲的,你居然说不唱曲了,那怎么成,这不是折腾本公子的么?”

  “对,就是,花姐,你要是不给个满意的解释,今个爷们们把你这破台子拆了,还不唱曲,不唱曲你搭个台子糊弄鬼呢?”

  听着台下的骂娘声,花姐额头上一串冷汗,真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反响,做什么还没说呢,这些人就叫嚷个不停,又是把那缺德主意说出来,那下边这些人还不得疯了?明知道有点乱来,可是老鸨子还是捏着嗓子伸出了手,“诸位爷,都消点气,容奴家把话说完如何?”

  “有屁快放,你唠叨个啥呢,没完没了的,还真把自己当楼里的花魁姑娘了!”某位胖公子不爽了,不,不是不爽,他是相当的不爽,来青楼就是寻开心的,结果寻了一肚子火,谁能高兴起来?

  “稍安勿躁,奴家这就说,近日啊,我家樱萝偶有所得,挥笔留下一幅上好的墨宝。不过嘛.....”看着台下一双双盼望的眼神,花姐总算鼓足了勇气,她伸出一个巴掌,“不过嘛,墨宝只有一副,所以只能价高者得之了。不过奴家这有个规定,那就是起拍价不能低于五千贯。若是谁自认能拿得出五千贯,自可留下参与竞价,若是拿不出或者不愿意出的,那就先请离开下仙梦楼,待明日再来享乐!”

  “什么玩意啊,樱萝是金子做的吗,一幅墨宝五千贯还是最低价,抢钱的吧!”某公子哥都被气乐了,这仙梦楼是不是穷疯了?

  来仙梦楼的金主不少,可没有谁愿意为一个青楼女子的墨宝花至少五千贯的,所以很多人摇头晃脑的往外走去。嫖客们觉得这场竞拍是没有戏的,钱再多也没有这么花法的啊,可让他们无语的是今个楼里还真留下了不少人,不仅如此,这些人还都是些生面孔。

  老鸨子俩眼珠子转来转去的,还真有人留下竞价,房二公子简直是神了,这买卖做的,绝对是惊天地泣鬼神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悍戚开艘航母去抗日三国小兵之霸途混世小术士重生在三国桃运狂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