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谁是叛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40章 谁是叛徒

  房二公子又不傻,哪会跟这些人硬拼,扯着车夫钻进了车厢里。司马颂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一阵破空声响起,接着好多兄弟哀嚎着倒在了地上,是弩箭,王八蛋的房遗爱,可真够狠的。司马颂觉得自己这么点人,硬拼也没戏的,还用得着弩箭么?

  司马颂很不甘心的倒在了车轱辘下,他再往前一步就可以再马车上留下点纪念了,临死的时刻,司马颂心中多了一丝希望,他希望家主不要跟房遗爱斗了,这个房二太阴险了,这么斗下去,司马家恐怕就要完蛋了。

  街上一场刺杀,并没影响到房二公子的心情,有萧姑娘陪着,所幸又重新回到公主府蹭饭去了。

  襄城可是奇怪的很,萧慕儿回来也就罢了,怎么二郎也跟着回来了?房遗爱可不会跟襄城客气,做桌上就扒拉起了饭,襄城抬手打了他一下,没好气的说道,“俊哥,你这人胡闹的很,到底是怎么回事?”

  房遗爱支支吾吾的也没说清楚,还是萧慕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听完事情的经过,襄城忍不住瞪了萧慕儿一眼,“你这丫头,居然连我也瞒着,还说家里有事,我当时还奇怪呢,府上还有什么事能让你回去?”

  自从房遗爱一进来,原本还算话多的唐悠芯就变得寡言少语的了,房遗爱和唐悠芯之间的恩怨,襄城也知道的,所以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晚餐就在一种奇怪的氛围下结束了,房二公子本来想赖在公主府的,却被襄城以身体不适的理由赶了出来。如果换个时间,襄城也就应允了。可是现在边上还有萧慕儿和唐悠芯呢,襄城面薄,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走的时候,房遗爱也没坐萧慕儿的马车,马车虽然舒服,却不是男人该呆的地方。在路口分了手,房遗爱就朝北街走去,此时已至亥时末段,路上的人很少了。由于本来没想着在公主府过夜的,所以几个忠仆也没留下。导致房二公子孤零零地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好在黑虎通人性,不时地用马鼻子打着声。

  在京城大道上,房二公子也不可能纵马狂奔,就这么晃晃悠悠的。跟老太太压大路似的。快进北街的时候,就看到拐角处有一个影子静静地站在墙边。走近了一看。才发现站在这里的竟然是唐悠芯。

  房遗爱还是挺好奇的,唐悠芯想做什么,大晚上不回家,难道专程等着他的?其实房遗爱还真猜对了,唐悠芯确实是专程等着他的。唐悠芯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都说寂寞的女人很复杂。唐悠芯就是个寂寞的女人,自从和房遗爱有过苟且之后,她这身子就有点变了,变得难以控制了。

  下了马。房遗爱笑着看了看唐悠芯,“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想念本公子的男儿气息了?”本来是挖苦唐悠芯的,谁曾想唐悠芯竟然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下房遗爱就纳闷了,难道唐悠芯也跟甘雪儿一样有受虐的倾向?

  唐悠芯嗯了一声,那声音小的连她自己都没听清楚,房二公子觉得甚是有趣,挑起唐悠芯的下巴,轻佻的笑了笑,“你还真让人看不明白了!”

  将唐悠芯抱上马,两个人去了别处,还是唐悠芯买下的小院子,房遗爱尽情的驰骋着,唐悠芯两条**用力的夹着房遗爱的腰,唐悠芯觉得自己真的很贱,让房遗爱这么糟蹋,这身子竟然还会那么舒坦。唐悠芯一声也就康成一个男人,可是康成从没能让她这么愉悦过。

  一番**之后,房遗爱穿好衣服出了屋,唐悠芯却怔怔的望着散落一地的衣服,为什么自己会如此下贱?唐悠芯想不明白,慢慢的脸上就滑下两行清澈的泪花,在这个黑夜里,她是个可怜的女人,也是个可恨的女人。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到子时了,可是还有人在等着他,李簌支着下巴迷迷糊糊地,一听门口有响动,立刻睁开了眼,“姐夫,你跑哪里去了,让合浦一阵好等!”

  “咦,合浦,大晚上你等我干嘛?”房遗爱瞅瞅屋里,除了李簌也没别人了,还好长乐不在,要是让她发现点端倪,又得费一番口舌了。

  “哎呀,姐夫,父皇又要给合浦找什么夫婿了,你得帮合浦想个办法才行!”李簌拉着房遗爱坐在了椅子上,她可是很头疼呢,李世民一心给她找个好夫家,这两天都开始跟几个王公大臣商量了,要是不出啥变故,估计俩月之内就能定下来了。

  要说李世民给李簌找夫家,那也是情有可原的,到现在李簌都成大龄女了,要是再不嫁出去,李世民夫妇就要头疼了。不过房遗爱可舍不得把李簌送到别家去,李簌这身子有多妖娆就不说了,光她攒的一堆嫁妆就够人眼红的了。

  想了一会儿,房遗爱搂着李簌的小蛮腰小声的嘀咕了两句,没听完,李簌眼睛就亮了,咧着小嘴咯咯笑道,“姐夫,你果然厉害,就知道你一定有法子的!”房二公子有的是缺德主意,偏偏李簌就好这一口。

  当太阳重新升起,司马癸酉也知道自己的行动失败了,当司马颂死在京城的消息传回汾州后,司马癸酉一屁股跌在了椅子里。司马癸酉想不明白,为什么房遗爱会知道他会对谁动手。就算房遗爱知道他司马癸酉要绑人,可他的女人那么多,为什么偏偏就出现在了萧慕儿身边呢?一定有内鬼,房遗爱一定是提前听到了风声,就如同当初骊山的情况一样。可恶的内鬼,这个人到底是谁?司马癸酉暗暗发着誓,要是找出这个人,一定要他五马分尸,永世不得超生。

  司马博男蹲在阴暗的角落里大气都不敢出,自从进了京城,他就被丢进了这间小破屋里。他不知道这是哪里,更不知道命运会如何。一连两天,除了送饭的粗汉子,他没看到别人,武曌没来,房遗爱也没来。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越是如此,越是害怕,他倒盼着房二郎早些跟他摊牌了。

  也许是心愿感动了老天,那房门总算是开了。一道强烈的光束照射进来,弄得司马博男的眼睛都有点受不了了。他拿手挡了一下,好不容易适应了阳光后,眼里就出现了房遗爱的影子。上次被房遗爱坑得那么惨,司马博男又怎么会忘记房遗爱的样子。

  “房二。你到底想做什么?”司马博男现在已经没那么害怕了,他知道房遗爱不想杀他。如果要杀他。就不用如此麻烦了。

  “司马公子,挺有自知之明的么?房某也不跟你绕弯弯,你说房某让你当上司马家的家主如何呢?”房遗爱此话一出,司马博男就懵了,他还以为房遗爱逗他玩呢,于是撇着嘴干笑道。“房二,莫拿本公子寻开心了,有什么事情就说明白了。”

  “嘿嘿,司马公子。房某可没跟你开玩笑!”拍拍手,甘雪儿从身后走了出来,她将一张纸放在司马博男手中就快步退到了房遗爱身后,好像怕司马博男会发火一般。司马博男迟疑了一下还是看了看纸上的内容,可还没看两句话,他就怒不可揭的将纸撕成了碎片。也不怪司马博男发火,实在是房遗爱太缺德了,房老二竟然让他去杀了司马癸酉,让儿子杀老子,这要是答应了,那他司马博男还是个男人么?

  “房遗爱,你真是个混蛋,我司马博男是窝囊了点,可要我做那不孝不忠的事情,你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而且,你不觉得自己很蠢么,就算没有你,我司马博男就当不上家主了么?”

  “好,还算个男人!”房遗爱笑着鼓起了掌,他指了指地上的纸片,也不怎么生气,“司马博男,你还没听明白房某的意思,房某是想让你立马当上司马家的家主,你好好想想,只要当了家主,司马家的一切任你说了算,那等生活,是何等的爽快。还有一件事,房某也得告诉你,就算你不动手,你父亲也会死的,你信么?”

  “不信!”司马博男坚定地摇了摇头,在他心里,司马癸酉就是最厉害的,做为司马家的家主,谁能杀了他?

  房遗爱轻蔑的抿了抿嘴,他不急,司马博男会跟他合作的,而且司马癸酉一定会死,也许就是这两天了吧,真想看看司马博男听到司马癸酉的死讯后会是什么表情。

  司马家,做为关陇三大世家之一,眼红的人自然不少,司马癸酉的位子也不是表面上那么稳当,其中对他威胁最大的就是旁系二支的司马朗了,说起司马朗,那可是很有渊源的。司马朗直系家族和追朔到魏晋司马昭,单论血统,司马朗可别司马癸酉高贵多了,可世事变迁,到了现在,司马朗这一族人丁不兴旺,才导致家主之位被司马癸酉抢去。司马朗自然是不甘心的,而司马癸酉也整日里防着他。

  司马癸酉想找到那个内奸,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司马朗,因为他觉得能知道那么多事情的也只有司马朗了。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中年汉子迈步走了进来,这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司马癸酉的弟弟司马癸辙,仔细算起来,司马癸辙要比司马癸酉足足小了十一岁,所以看上去就像司马癸酉的侄子一样。

  “大哥,还在想博男的事情么?”司马癸辙坐在一旁,伸手替二人满上了茶水。

  “哎,能不想么?阿颂也失手了,这个房二可真是不好对付啊!”司马癸酉长长地叹了口气,有个人说说话也是好的,这些天他都快憋疯了。

  茶是好茶,就是有些凉,不过却可以让司马癸酉的心冷静下来。司马癸酉也是个爱茶之人,否则他屋里也不会放这么多好茶了,只是这两天心情有些差而已。

  “二弟,博男的事情为兄会想办法的,如果实在不行,就只能先向房二妥协一下了,总之先把博男救回来才行!”司马癸酉说着话,却没留意到司马癸辙脸上的表情。司马癸辙想不明白,没了司马博男,不是还有司马博宇、司马博刀么?

  不知为什么,司马癸酉觉得腹中一阵绞痛,那感觉就像肚子里有一把刀子在搅和一样,当嘴角溢出鲜血,他才留意到司马癸辙脸上的笑容,“二弟.....你....你害我......”

  司马癸辙轻轻地将头转向了一边,直到此时还说那么多做什么,该死的人会死,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简单。(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领主威武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调教香江混世小术士临高启明随身副本闯仙界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请搜索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