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请给我洗脚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44章 请给我洗脚

  大学堂奠基仪式过去后,房二公子就遭到朝堂一致声讨,事情不大,房遗爱也没法去辩驳,因为他搞得事情确实挺伤风败俗的。最终房遗爱有落得个罚奉的结果,仔细算算,他房二公子都要几十年没俸禄拿了,人家都坑爹坑岳父,李世民倒好,专门坑儿坑女婿。

  被坑了二十多年的俸禄,本来心情就不咋地,赵恭谋还天天跑府上说什么沙邦渠的事情,头疼啊。好在已经知道宋玉在哪里了,也算是唯一的好事了吧。

  宋玉自从二月份就来到京城,至于她想干啥,房遗爱没啥情趣,重要的是他房二公子想干点啥事。宋家财雄势大的,光在京里就有好几处宅院。由于是来求人的,所以房遗爱还得让自己笑得自然点。来到宋玉入住的地方,房遗爱先推了推门,却发现门从里边插上了。搞什么鬼,大白天的还插门,难道宋玉在做啥见不得人的勾当?心中一寻思,房遗爱撇下几个忠仆就爬墙去了,其实院墙本就不高,房二公子一个狗窜就上了墙,示意几个忠仆在外边守候后,房遗爱很快就消失的没影了。

  铁靺还是挺忠心的,指着府门说道,“老虎,要不咱们把这破门给拆了?”

  “老铁,你就别出馊主意了,今个是来求人办事的,你还玩硬闯不成?再说了,平咱家公子爷的本事,还摆不平宋玉么?”秦虎放心得很,因为房遗爱和宋玉接触那么多次,好像还是吃亏的时候少。

  房遗爱在院里走了一圈,却发现府里连个仆人都没有,这可真是邪了门了。宋玉把府上的下人弄哪里去了,也没听说宋家有啥事啊。正想站院里吼一吼呢,这时就听到了一丝微弱的琴声,那琴声还是有点熟悉的,想来是雨露那丫头弹的吧。顺着琴声,房遗爱很快就找到雨露所在的房间,也没急着进去,房二公子现在窗户上戳了个窟窿,往里边瞧了瞧,就看到雨露正坐在琴前拨弄着呢。至于不远处,宋玉正拿着两把扇子跳着舞呢。话说还是第一次看宋玉跳舞,嗯,挺稀罕的,真得好好欣赏下才行。

  房二公子看的挺入迷的。却不知道宋玉为啥突然停下了,正觉得纳闷呢。宋玉等声音就响了起来。“房二公子,你做事总是这样偷偷摸摸的么,既然来了,还不进来,要看到什么时候?”

  “呃”房遗爱不觉得自己弄出啥响声啊,咋就被发现了呢。既然美人诚心相约,那只能推门进去了,“嘿嘿,玉儿。你咋知道房某来了呢?”

  “你自己看看,哼,敢在我宋玉面前这样做的,也就只有你了!”宋玉吧两把小扇子丢桌上坐一边喝茶去了,雨露可不敢跟宋玉那般说话,站起身微微福了一礼,“二公子,别来无恙,你还是那个样子呢!”

  “呵呵,还是雨露丫头好啊!”房遗爱说着话就往窗口看了看,这一看之下脸就垮了,那窗户纸竟然是半透明的,外边站个大活人,一眼就能看清楚,怪不得被宋玉发现了呢。

  “玉儿,你这府上是咋回事,下人都跑哪里去了,敲个门也没人应,还得害本公子爬墙进来!”房遗爱如此一说,宋玉柳眉一竖,气呼呼的说道,“房二公子,你这人怎么总是这样,没人应你就不能等一会儿,老梁伯腿脚不好,哪能说到就到的。”

  “呃,老梁伯?”房遗爱很想问问有没有祝英台,让个老头子开门,有点不对头吧,“你还没说呢,你这府上的下人呢?”

  “南边那来了一批货,人手不够,让他们去店那边帮忙卸货了。我宋玉可不比你房二公子,整天睡大觉都能赚不少钱!”

  “嗨,瞧这话说的,咱俩谁跟谁啊,房某的钱还不就是你的钱么,缺钱么,给我说一声!”房遗爱一心讨好宋玉,他这副下贱样子,逗得雨露都笑出了声,“咯咯,二公子,你们先聊着,婢子去帮你们弄点吃食来。”

  雨露知道房遗爱和宋玉有话要谈,所以很识趣的离开了屋子,雨露一走,宋玉敲敲桌子,没好气的笑道,“二公子,你可别这样了,说吧,有什么事?”

  “玉儿,听说沙邦渠南边的地是你们宋家的?”房遗爱有点不好意思的张开了口,宋玉秀眉微蹙,一脸戒备的转过了头,看着房遗爱那张笑脸,她有点摸不准的说道,“是又如何?那里的庄子是不是我宋家的,你不是一清二楚么,还多次一问干嘛?”

  “呃 ,玉儿,别这样嘛。是这样的,你也知道沙邦渠那的情况,为了保证以后沙邦渠不在出事,朝廷就打算在沙邦渠那段另外修一条河道,这不就选中了你们家的地,你看能不能通融下?”

  “啥?房遗爱,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沙邦渠一改道,我家的庄子就完了,你到底存的什么心,非要改道,在北边改不行么,那里地势平坦,挖起来还容易呢!”宋玉都被气笑了,就知道房老二不会有啥好事,如果有好事,就不会来找她宋玉了,问题是他要做的事也太缺德了。

  “玉儿,说了别生气了,有话好好商量,生气容易老得快,你不知道?再说了,房某这也是为你们宋家好啊!”

  “这就奇了怪了,我宋玉倒是想听听,是如何对我宋家好了?”宋玉真的很好奇,房遗爱到底哪来的勇气能说出这种话。

  房遗爱耸耸肩,端过桌上的茶杯喝了口茶,房二公子不在乎这茶是别人喝的,可是宋玉在乎啊。不过对房遗爱的无耻劲儿,宋玉也懒得说了,因为说了也没用。润了润喉咙,房遗爱呵呵笑道,“玉儿,有句话说得好,叫做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关陇世家做的事,你敢说你们宋家没掺合进来?”

  “房遗爱,你说话要负责任,我宋家本本分分的,你少拿这些事污蔑我们!”宋玉面上不动,可心中还是吃了一惊,因为宋家确实暗中支持着关陇世家,如果关陇世家能给李世民制造麻烦,甚至让陇右乱起来,那对宋家也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只是这些都只是暗中来的而已。总之,就算房遗爱说破大天,她也不会承认的。

  “玉儿,你真的以为房某放在岭南的大营是摆设么?宋老朊是怎么回事,商州乔若芳又是怎么回事。有些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如今朝廷不想多生事端。如果你们宋家真和司马家那样不知进退的话。就不要怪朝廷不讲道义了!”房遗爱所说的这些事情,其实李世民并不知道,如果李世民知道了,绝不会什么都不做的。房遗爱瞒着李世民,也是有自己的私心,宋家太庞大了。如果利用好了,一定能得到许多好处的。

  听着房遗爱的话,宋玉也不禁慢慢的冷静了下来,她不知道如此隐秘的事情。为何房遗爱会查到,乔若芳的事情还算可以理解,但是宋老朊的事情是绝对保密的,房遗爱竟然也能查出来。

  “二公子,你到底想要什么?”宋玉深深地望着房遗爱,她希望能从房遗爱脸上看出点什么,可惜的是她除了看到一脸猥琐的笑,啥都没看出来。

  翘起嘴角,房遗爱将手指放到了嘴边,“很简单,同意我刚才的提议,只要让沙邦渠在南边改道,这事就当没发生过。”

  “好,没问题,不过,你也得帮我做件事情!”宋玉将颔首微微倾了倾,脸上也多了一点笑容,房遗爱想了想,无所谓的笑道,“说吧,让房某做啥事,是想要钱吧,房某答应你了!”

  “那谢谢二公子了,不过宋玉不要钱,只要二公子能帮我洗回脚就行!”宋玉话刚说完,房遗爱俩眼就迷茫了,只是洗脚么,可惜啊可惜,洗澡多好啊。心里想着,房二公子就嘀咕了出来,“不洗澡了?”

  “你个混蛋,想得美,好好地伺候本姑娘!”宋玉手上摸不到趁手的武器,也只能动动嘴皮子了。

  说起洗脚,房遗爱就想起了再幽州的情景,宋玉的小脚可真是美翻了,再放在手中把玩下,会是什么感觉呢?雨露捧着一叠好吃的点心进了屋,却发现俩人一点吃的意思都没有,相反房二公子还摆着手笑道,“雨露,去端盆热水来!”

  “嗯?二公子,要热水作甚,是洗脸么?”雨露很好奇,瞄瞄二公子的脸,好像也不脏啊。

  “洗脸?亏你说得出口,是要洗脚,好了别多问了,赶紧去端水,一会儿本公子有赏!”房遗爱嘴上说着,心里又补充了一句,“赏个吻没问题吧,看雨露丫头那神态,可别宋姑娘熟多了。”

  雨露一阵无语,大白天的洗脚,搞什么鬼啊。洗脚水很快送了上来,雨露再次被赶了出去,雨露走后,房遗爱就蹲在了宋玉脚下,将宋玉的双腿放在膝盖上,房二公子一边替她脱着鞋袜,一边吹嘘道,“玉儿啊,你是不是很怀念本公子的手法啊,不是吹的,本公子替你洗回脚,你这脚能香翻百十里的人!”

  “你就可劲儿的吹吧!”宋玉懒得理房遗爱,她就像看房老二蹲她脚下的样子,让这家伙再嚣张,让他再威胁人。

  不得不说,宋玉的脚真的是最美的,那圆润的脚趾,粉色的指甲,都是那么的诱人。房二公子抱着宋美人一双玉足把玩了半天,都没放进水里去,弄得宋玉一阵脸红心跳的,“你想看到什么时候?”

  “啊,别急别急,这就洗!”房二公子的手慢慢的在宋美人玉足上撒着水,估计宋玉也是天天洗脚,一双玉足泡了半天也不见点脏的。洗完脚,房遗爱学着后世足底按摩的方法伺候起了宋美人,宋玉也是第一次享受这种新奇的足底按摩,一个不小心就呻吟了出来。

  雨露在门外听的是心惊肉跳的,不是洗脚么,怎么还叫了起来?

  “哎呀,你轻点,有点疼!”宋玉张口就说,却不知道这其中有多少的歧义。

  “好好,听你的,轻一点,嘿嘿,这样可以了吧,好好享受吧,本公子的功夫可是相当了得的!”

  房二公子不是啥好人,趁着擦脚的功夫,还捧着一对玉足亲了两口,弄得宋美人一阵喝骂,“你个混蛋,要死了?”

  骂就骂吧,又少不了几两肉,真不知道宋玉是咋想的,这种给女人洗脚的事情换成别的男人可能觉得是个侮辱,可他房二公子明显是个异类嘛。(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领主威武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调教香江混世小术士临高启明随身副本闯仙界斗罗大陆II绝世唐门 (请搜索绝世唐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