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二龙山的大王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46章 二龙山的大王

  姚老头神神叨叨的,晃了半天才将手里的小陶罐倒过来,他的手一松开灌口,就见桌上多了七枚铜钱。房遗爱可就好奇了,他一个瞎子还能看到卦象不成?姚老头确实不是用眼看的,人家用手摸,房遗爱真怀疑他能摸出啥来,摸得出铜钱是正是反,可摸不出铜钱摆放的位置啊。

  宋玉抿嘴笑着,她倒要瞧瞧这个老骗子能说出个啥来。起初姚老头面色还算正常,可摸完了铜钱一张脸就哆嗦了起来,就像碰到了什么千古难遇的奇事一般。珞女侠是个急性子,见姚老头半天不说话,不由得拍着桌子催促道,“你这老头,还哆嗦起来没完了,赶紧说啊,信不信本姑娘一剑戳死你?”

  估计姚老头和茶馆老板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暴力的妞,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尤其是姚老头哆嗦着手说道,“别,别急,这卦象太奇怪了,老夫平生就没碰到过这么奇怪的卦.....”姚老头啰嗦了半天,都没说到正题上,这时房二公子也忍不了了,他一拍桌子大声喝道,“老头,你还想不想活了,赶紧说说卦象是啥意思,否则别说钱,连命也帮你收了。”

  被房遗爱威胁了一番,老头再不敢卖关子了,赶紧说道,“不是老朽不说,实在是这卦象是个无字,所以老朽才说奇怪啊!”

  靠,闹了半天老头的意思就是说卦象什么指示也没有呗。宋玉也不禁被气乐了,就知道老瞎子是骗人的,搞笑的是她还指望瞎子能说出啥有用的来。

  一群人全都笑哈哈的,老头一听这笑声就知道这些人不信他,事实上他确实不懂啥算命。平常也就动动嘴皮子糊弄下人而已,可是如此被人嘲笑,面子上总是过不去的,如果坐实骗子的名声,那以后还怎么在这里混下去啊。心念一动,姚老头拿着竹棍敲敲地面板着脸哼道,“你们这些俗人,就知道你们不信,你们可知道老朽师承何人?家师可是龙虎山第五代传人,扶苗道人。家师的本事,岂是你们能想象的,当初家师可是给宋家算过命的,如果不是他出手相助,宋家早就完蛋了。”

  房遗爱笑不出来了。连带着宋玉的脸也僵住了,其他人可就不解了。老头信口胡诌的。怎么这俩人成这副表情了?

  有人给宋家算命的事情是非常保密的,当初如果不是宋玉亲口对他说,他房某人也不可能知道这件事的。如今这么重要的事情却出自一个乡间老瞎子口中,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宋玉的情绪有些波动,那是在所难免的,估计姚老头口中的大师肯定是那个替宋家算命的仙师了。而宋无祥父女为了找这个人多年,如今从姚老头口中得到仙师的消息,能不激动么?

  房遗爱并不怎么相信姚老头的话,而且现在赵恭谋也在。房遗爱就更不想在这里问姚老头了。宋玉估计是太激动了,张口想问关于仙师的问题,却被房遗爱一个眼神制止了,宋玉也是伶俐人,她也清楚现在不是问话的时候,反正姚老头就住在这一片,还怕找不到他么?

  “你就编吧,本姑娘就是宋玉,我怎么就没听说有什么人给我宋家算过命呢,哼哼,你这个老头,满嘴没个实话,当真是可恶!”宋美人一仰脖子,房遗爱很配合的冲几个侍卫使了个眼色,姚老头还没反应过来呢,人就被提出了茶馆,被丢地上了,老头子才叫道,“哎,你们这些人,老夫的家伙什啊!”

  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会稀罕姚老头的破东西,李穆把东西卷吧起来丢了出去。姚老头很生气,自从当了冒牌算命大师,他还是第一次被人丢出来,也算他倒霉,咋就碰上宋家大小姐了呢,也不对啊,好像哪个仙师也没必要骗他啊!

  在茶馆里吃了点饭,一行人就继续赶往了沙邦渠。由于心中有事,宋玉也没怎么吃东西,这刚走到半路肚子就开始咕咕的叫了。房二公子还是很善解人意的,他打马赶上赵恭谋,拱手笑道,“赵老兄,宋姑娘有点饿了,房某陪她到刚路过的小店吃点东西,你们先走着,咱们在安河镇汇合。”

  “呵呵,二公子请便!”赵恭谋心中有数,如果真是为了填填肚子,刚才路过的时候买点点心不就行了,何必再跑回去。想必房二公子是有事情做吧,不过赵恭谋识趣的没有多问,有些事还是少打听为妙,有时候知道的越少,活得就越长久。

  珞女侠怎肯落单,房遗爱和宋玉往回走,她也打马跟了过来。宋玉确实有点饿,从小店里充饥了下三人就继续往前走去。

  姚老头就住在离茶馆不远的三匣子村,忍着一肚子气回到家后,姚老头一屁股蹲在了院里的草甸上,虽说人老了,可他却是孑然一身,如果有人管,他也不用装什么算命大师蒙骗乡民了。他刚坐在草甸上没一会儿,就听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由于眼睛已经看不到了,所以姚老头的耳朵特别灵敏,他一听就分辨出这些人是冲他的院子来的了。当真是奇了怪了,还有人跑他姚瞎子家里来做客?

  院门开了,响起的居然是房遗爱的声音,“姚老头,你走的还挺快的嘛,如果不是俩眼珠子没了,本公子还以为你是装瞎呢。”

  “你....你们到底想干啥?”姚老头本能的去护自己的口袋,因为口袋里还有不少钱呢。房遗爱撇着嘴哼了哼,这老头把他们当成打家劫舍的强盗了,哎,就姚老头这身家当,就算是强盗,也不会对他感兴趣啊。

  宋玉一心想知道仙师的事情,所以不像房遗爱那么清闲,她紧蹙秀眉,走了几步在姚老头面前的木墩上坐了下来,“姚瞎子,我需要你说实话。只要你实话实说,告诉我仙师的事情,本姑娘保你后边的日子会生活无忧。”

  “真的?”姚老头两条眉毛挑了挑,也就是他没眼珠子,如果有眼珠子的话,估计双眼一定会放出一道激光的。

  重金诱惑之下,姚老头再无隐瞒,竹筒倒豆子般将过去的事情说了出来。而此时,房遗爱也知道了姚老头的名字叫做姚苏明。

  那还是隋末的时候,当时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四十来岁的姚苏明也是家破人亡,他气不过当时的朝廷,一怒之下上二龙山落了草。都说乱世草头王,一点都不假。就二龙山那破地方,姚苏明都给自己封了个黄风大王的称号。称号听上去很响亮。可事实上姚苏明手下也就是十几个小喽啰。干的也都是打家劫舍的勾当。本来姚苏明立志要为民除害抵抗朝廷的,结果自己倒成了当地最大的害虫,从二龙山经过的商客流民可没少遭殃,不过姚苏明也是个有原则的人,那就是他只谋财不害命。

  记不清具体是哪一年了,二龙山抓到了个奇怪的人。那人一身破旧的袍子,留着一头的短发,那样子说他是和尚吧,他还有头发。说他不是和尚吧,头发又短的很,想大唐朝谁会留那么短的头发?姚苏明对这个假秃驴没啥好印象,搜了半天啥都没搜出来后,那印象就更差了,一气之下,姚苏明指挥着喽啰把假和尚吊了起来,不能杀人,但是抽他几鞭子解解气也是可以的嘛。

  二龙山是个小山头,姚苏明却很满足现在的日子,他拿着皮鞭戳戳假和尚的腰眼,很是不客气的说道,“你说你算什么人,和尚不是和尚,俗人不像俗人,偏偏身上不带东西,你是从山旮旯里蹦出来的么?”

  “哎,好汉,你还别说,小弟我还真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假和尚一句话,就把姚苏明逗乐了,他扯着嗓子笑道,“嘿,你还真敢说,石头缝里能蹦出你这样的?瞧你全身软绵绵的,像石头么?”

  那假和尚当时就急了,他可生怕这些土匪把他剐了,隋末的人命还没百斤粮食值钱呢,死上几个人,谁会管?“哎,好汉,不开玩笑啊。洛阳宋家你知道不?小弟就认识宋家的人,你要是不信,小弟可以跟你详细的说说!”

  洛阳宋家,估计天下没有几个不知道的,就算有不知道的,那也绝对是个傻子。洛阳宋阀,当之无愧的一方霸主,别说姚苏明,就是中原之地的小娃娃也不可能不知道。

  “哟呵,你认识宋家的人?嘿嘿,你倒是说说啊,你认识谁啊,该不会是宋家的家主宋无祥吧?”姚苏明一本正经的问着,可问完话他就带着头的笑了起来,姚苏明算是有涵养的了,一帮子小喽啰都快把眼泪笑出来了。

  假和尚很无奈的点点头说,“好汉,小弟确实认识宋无祥宋家主,你看能否先把小弟放下来?”

  “嘿嘿,放你简单,先尝老子几鞭子!”姚苏明也不客气,结结实实的抽了假和尚几下,从那时候开始,倒霉的假和尚就留在了二龙山,姚苏明看他还有几分学问,就让他当了个记账的。假和尚也是能混,没多久就混了个外号,叫做地滚球,顾名思义,就是说假和尚会做人,嘴巴能白扯。

  二龙山太小了,这一点姚苏明心里很清楚,所以他打算放弃二龙山投靠其他人去,当初瓦岗军正名声响亮,再加上瓦岗军本身起家于山匪,所以姚苏明就决定投靠瓦岗军。当时很多兄弟都同意他这个想法,可只有假和尚不同意。

  姚苏明脾气不怎么好,板着脸问了出来,“你个地滚球,怎么就不能投靠瓦岗军了,不投靠瓦岗,咱们还能投靠官军不成?”

  “当家的,投靠瓦岗,就是条死路,总之小弟是不会去瓦岗的!”接着假和尚说了许多话,其中连瓦岗何时失败,灭于何人之手,又是如何失败的都说出来了。只可惜当时的姚苏明没有信,他还指着假和尚的鼻子骂道,“地滚球,你不去瓦岗就滚蛋,少他娘的说些不着边际的浑话,你还真当自己是天师下凡了,你要是有这等本市,还能落到二龙山来?”

  从那以后,假和尚离开了二龙山,而姚苏明也离开二龙山投靠了瓦岗,起初姚苏明的日子过得挺滋润的,结果没过几年瓦岗军就败了,还是败于李唐之手,而姚苏明也在一场乱战中被夺了双眼。当回到老家后,姚苏明才想起以前的事情,他后悔没有听假和尚的话,可是事情发生了再后悔已经没有用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三国之召唤猛将洪荒之冥河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