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47章 我们来自同一个地方

  姚老头说完往事后,一双空洞的眼睛竟然滴出了几滴眼泪,显然他还没有忘记那些死去的兄弟,“宋姑娘,老朽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宋玉没有接话,她还在思考着该不该信姚老头呢。房遗爱却是信了,因为他能感觉到那个假和尚的存在,所以他有些紧张的问道,“姚老头,那假和尚到底叫什么名字?”

  听了房遗爱的问话,姚老头明显的愣了愣,思索了好久,他伸出一只干枯的手挠了挠额头上的草屑,“假和尚啊,他的名字叫啥来?嗯.....好像叫...叫闻碌来着....”

  闻碌两个字,对于姚老头来说只是一个名字,可对于房遗爱来说,却是解开了困扰他许久的谜团。洛阳闻家的家主,还有那个神秘莫测的仙师,原来竟是一个人,也许早就该想到是他了。

  “姚苏明啊,姚苏明,你还真是好运气,咋就没把握住呢?”房遗爱暗自摇了摇头,如果姚老头当初跟着闻碌一起做事,也许就不会落得个这种下场了,以闻碌的为人,至少也能给他置办一些家业吧。

  “哎,可别这么说,咱们也是有头有脸的,当时哪能听地滚球的啊,那个家伙就是个老油子,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说起稀奇事来一套一套的,真办起事来,还没成过几件。虽说地滚球眼力劲儿强,可是那小子还不是照样没影了!”姚老头也就是随口说说,谁曾想啪的一声,脸上就挨了一巴掌。

  姚老头被打蒙了,他捂着脸支吾道,“干。干嘛打人啊?”

  “打你是轻的,你可知道那闻碌是何人?”珞女侠气的头顶都快冒烟了,在她的心里,她的父亲就是个无所不能的男人,置办下洛阳那么大的家业,又帮着王世充建起宝藏,这些事情是什么人都能做的么?

  一听是个女人打了他,姚老头就更郁闷了,只好靠着墙小声嘀咕道,“闻碌是谁也不能打人啊。这不是欺负老头子不能反抗么?”

  “你这个老混蛋,闻碌是本姑娘的爹,你说本姑娘为什么打你,你有本事再啰嗦下,看我敢不敢戳死你!”珞女侠容不得别人侮辱闻碌。当然,房遗爱也能理解珞女侠的心情。拍拍她的胳膊。才小声劝道,“珞儿,算了吧,姚老头都这样了,还跟他置什么气?”

  得到想要的东西,宋玉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了。留下一些钱后,三个人就一起离开了三匣子村,此时已经渐进傍晚,太阳已经开始落山了。望着身后晕黄的晚霞。宋玉悠然的转过了头。虽然已经解开了心结,可是她心中又有了更多的疑问,闻碌给宋家指了一条明路,于是宋家安然无恙的存活了下来。同样他也给姚苏明指了一条明路,只可惜姚苏明没有听,最后落了个废人的下场。为什么闻碌总能知道将来发生的事呢,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也许只能用仙师来解释了吧。

  晚上,三个人并没有住进什么客栈,而是在一个小树林里升了一把火,房二公子烤肉的功夫越来越见长了,珞女侠负责吃的本事也是没落下。也只有宋玉心事重重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一样,“二公子,你说人真的可以看到未来么?”

  宋玉的话显得有些突兀了,房遗爱没想到她会问出这种话来,“呵呵,怎么会,人就活在当下,又怎么能看到未来?”

  “那闻碌为什么总能料定未来发生的事情?那玄武门之变隔了十几年才发生,而李世民登基更是无法想象,为什么他总能预料到呢?”宋玉虽然嘴上在问着这些,可心中在担忧着的却是自己,闻碌预料的事情都成了现实,那她的婚事呢?找一个知过去未来的大英豪,往哪里去找,大唐朝有不少的少年英豪,而房遗爱就是其中一位,可是房二郎能知过去未来么?

  “说了你也许不会信,闻碌,不,准确的说是我那岳父是来自另一个地方的人!”房遗爱放下手里的烤肉,伸手指了指天,他的意思是说闻碌是天外来客,不属于这个时空,而宋玉却自动理解成了天庭。从天上来的,不就是神仙下凡么,也许只有这个解释了吧。宋玉本想接受这个说法的,可房二公子下句话就雷到她了,只见房遗爱一脸深沉的看了看天,嘴中略带沧桑的嘀咕道,“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呢,因为本公子也来自那个地方!”

  “噗”珞女侠吃的正开心呢,一听房二公子这话,嘴里的肉就吐了出来,她咳嗽两声,指着房遗爱调笑道,“你是神仙么,也敢跟我父亲比,当真是脸大不怕蚂蚁爬!”

  “.....说过你们不会信了!”房二公子相当的无奈,这世道就是如此,说真话的时候没人信,说假话的时候倒有人追着问。

  宋玉不像闻珞那般没心没肺的,她仔细的看着房遗爱的神色,她发现房遗爱确实不像撒谎,更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似乎是想试试房遗爱一般,她小声问道,“既然你也来自那里,那可以说说我宋玉会是什么结局么?”

  “没法说,因为按照正常的历史,你是不存在的,而宋氏门阀也早就灰飞烟灭了!”房遗爱说完,就看到珞女侠也想问一问,于是乎不等她问出声就抿嘴笑道,“珞丫头,你不用问的,你们姐妹本就不该存在这个世上的,所以问我将来会如何,我又如何晓得?哎,这个世界早就变了,变得让人难以预料了。”

  房遗爱也不是乱发感慨,按照正常的历史,李世民到死都没有施行科举,甚至高宗李治也没能做到,而这个时空里因为他的到来,科举已经提上日程了,就连分科教学的大学堂都已经建起来了。

  “也许。你说的对吧,呵呵,不想这些事情了,二公子,你既然知晓过去未来,那你能不能当一个大英豪呢?”宋美人巧妙地飞了个眼色,房二公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娶宋玉么?这个难度可是相当的大啊。

  在小树林里将就了一夜,三个人就赶到了安河镇。安河镇虽然是个镇子,可镇里的乡民全是老宋家的佃户。虽然这些人不姓宋,可跟宋家的人没什么两样了。一起进安河镇的,宋玉受欢迎的程度可就比房二公子这个驸马爷强多了。

  到安河镇的时候已经快到午时了,找人一问,才知道赵恭谋领着人去勘察喝道去了。房遗爱不懂这方面的事情,也就安心在镇上喝起了茶。

  朝廷和宋家折腾改道挖渠的事情。最为感兴趣的就是独孤宏信了。他搞不明白为什么宋玉会答应房遗爱这个要求,怎么看对宋家也没什么好处啊。而且独孤宏信最痛恨的就是宋玉没有知会他一声,按照之前的约定,关陇各家和宋家必须互通消息才行,可是宋玉的做法,已经明显的违反了当初的约定。为了了解其中的猫腻。独孤宏信让人将一封信送到了安河镇。

  信到了安河镇,自然瞒不过房遗爱的眼线,而宋玉也没打算瞒着房遗爱,她看都没看那封信。就原封不动的交给了房遗爱。房二公子煞有介事的检查了下封口,呵呵笑道,“玉儿,这是你的信,给房某干嘛,房某可不是那种窥人**的小人。”

  宋玉觉得好不恶心,房二公子不是小人,那谁是呢,别人当小人还会藏着点,这位房二公子那可是**裸的明着当小人,也亏他能说出这样的话。

  “二公子,就别打哈哈了,这信我可是看都没看,你要是也不想看,就烧了吧,也懒得又污蔑我宋家勾结逆党啥的,我宋家本本分分这么多年,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咳咳,玉儿,咋这么说话呢,房某那也是为了你们好嘛,咱们好好地赚钱过日子,发了财,你好我好大家好,想太多干嘛呢?要不这样,你们干脆举家迁进京城,房某立马把所有的探子都收回来!”

  住进京城?听上去不错,可那不是坑人么,宋家进了京城,保准风光不了二十年,皇族李氏还不想着法子的把宋家打掉。在岭南,宋家还有点倚仗,要是跑到京城,那可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你这人就是满肚子的馊主意,还是先看看信上写的什么吧,说不定人家独孤宏信送钱来了呢!”

  房遗爱还是很听话的,随手撕开了信封,将信打开随便的看了看,他就嘿嘿笑了起来,“玉儿,你自己看看吧,人家独孤宏信说了,只要把朝廷的人赶出安河镇,就把陇北的生意交给宋家。这可是好买卖啊,你要不先答应了?”

  “先答应?呵呵,买卖是好买卖,可惜的是有命赚没命花也不行啊,我觉得钱再多,也硬不过你房二公子腰间的那把刀,你说是不是?”宋玉看的太明白了,房遗爱这个人就是个笑面虎,能不声不响的把汾州司马氏搞垮,那么他也有办法整垮宋家的。以前和关陇世家连成一线的做法必须做出改变了,跟着关陇世家走下去,是不会有未来的。

  房遗爱尴尬的笑了笑,让人明明白白的说出来,还是挺不好意思的,“玉儿,你这说的哪里话,本公子对谁下手,也舍不得对你下手啊,咱们的关系,那可是老天爷给的!”房二公子说着,一对眼就瞄了起来,宋玉哪受得了这种**裸的眼神,气的脸一红就转过了身,“你这人疯言疯语的,不与你说了,总之,你想做什么,我一定会配合你的,就是别对我宋家起坏心思。”

  房遗爱边点头边嘀咕,不起坏心思才见鬼呢,宋家家大业大的,是个人都会眼红,只不过能对宋家下手的人不多而已。

  独孤宏信一直在等着宋玉的回信,可是等了半天送来的却是房遗爱的信,看着纸上歪七扭八的破字,独孤宏信骂娘的心都有了,什么混账玩意,还想跟他独孤家筹钱修河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独孤宏信找到了王博,老王博却早已没了先前的豪气,他把信丢给独孤宏信后,皱着白眉苦笑道,“宏信啊,这些日子安分些吧,莫要让房遗爱抓到把柄了,这个时候咱们只能先忍着了!”

  老王博说的也是老成之法,有道是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不像司马家那样垮掉,就不用太过害怕。只可惜王博不知道独孤宏信做过什么,如果他知道独孤宏信已经走上一条不归路的话,他一定会离独孤家远远的。(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领主威武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调教香江混世小术士三国小兵之霸途临高启明随身副本闯仙界红色警戒之民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