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9章 风水之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49章 风水之局

  何不空也算是长寿了,在那个年代能活到七十岁,也算是非常少见了,有句话说得好,人活七十古来稀,何不空也算是善始善终了。何不空死时,萧馈也已经五十多岁了,那是个雷雨天,外边下着滂沱大雨,可是五十多岁的萧馈还是赶到了何不空身边。

  当年把何不空留在萧府,也是有着许多原因的。但凡盗墓挖穴之人,寻龙定穴,勘探风水,那是必修的,而何不空就是那个年代里最懂风水和墓穴方位的人。何不空在萧家当了几十年的管家,除了管些小事情,剩下的时间就是替萧馈寻找死后的宝穴了。当时的人都非常迷信的,他们觉得风水可以影响后世万代子孙的福祉,所以萧馈非常在意这些,再加上萧馈确实对何不空非常好,所以何不空也是尽心做着这件事,临死前,何不空告诉萧馈,在府上祠堂台子下有一卷竹册,上边记载着龙穴的所在之地。

  何不空死后,萧馈在祠堂里找到了那卷竹册,上边确实是何不空的字迹,所以萧馈格外的珍惜这份竹简,因为这份竹简关系到了整个萧家的命运。按照何不空所说,在扬州西南蛇驮河岸边有一处山峦,那个地方不知为何终年雾气弥漫,从没有活人能够安全出入那里,就是这个危险的地方,何不空却给它起了个文雅的名字,叫做“宏文峰”。当时萧馈是犹豫的,因为他没有把握能够进入宏文峰。

  竹简记录到这里,就已经断了,至于萧馈死后有没有埋葬在宏文峰,已经不得而知了。不过后来萧氏一门人才辈出,想必是已经进入宏文峰了吧。

  房遗爱不愿意相信这些风水之说。可有些事情总是解释不清楚,几百年来,萧氏一门经历过分分合合,却从没有衰落过。至于萧氏出了那么多宰相是不是因为风水,已经无从考察了,房遗爱最关心的还是什么时候去一趟江南,如果不进宏文峰看看,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竹简上记录的是算是东汉末年的事情了,这些事情可以说是兰陵萧氏一门的绝对秘密了,可是大隋朝的人又是怎么知道的呢?当年随军南下后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还有那个宏文峰,真正的名字又是什么?至少在大唐朝是没宏文峰这个地方的,如果有的话,在扬州生活多年的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也许该跟萧瑀谈谈的,有些事情也只有他才能知道。

  “真奇怪。宏文峰到底是何处呢,为何我从来不记得扬州附近有这样的地方呢?”萧慕儿也算是江南的地头蛇了。她笑得时候就是在江南长大的。如果扬州附近真有个宏文峰,她不可能不知道的。还有那条蛇驮河,扬州西南还有河流存在么?要说有,也有一条钱芬河,只是那钱芬河起于扬州城,北入大运河。两边根本没有什么山峦存在。

  “呵呵,你不知道也不奇怪,这宏文峰也是你们萧家人的称呼,当地人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呢。至于那条蛇驮河,都过了几百年了,谁知道那河还存在不存在呢,说不准早已经干了呢!”房遗爱从不指望能找到什么蛇驮河,从汉末到现在几百年的历史长河里,改变的东西太多太多了,除了那个宏文峰,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虽说已近傍晚,房遗爱二人却还是沉醉在萧氏书海之中没有走出来,在这个书房里,房遗爱看到了许多他不曾了解过的事情。了解了萧氏一族的强大,也从另一方面给房遗爱提了个醒,那就是真正的世家是消灭不了的,这个家族倒下了,就会有另一个家族以另一种方式站起来,真要剿灭天下所有的世家门阀,不知痴心做梦么?不过好在房遗爱也从没这样想过,他开科举立大学堂,说是针对关陇世家,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自己,在固有的秩序下想让房府变得更强,难度太大了。所以能做的就是打破现在固有的秩序,只有一部分世家倒下了,他房遗爱才能争夺更多的好处。

  科举一起,再尽收天下寒门士子之心,只要持续二十年,房府还有何人能动?房遗爱不想当个让人忌惮的权臣,可不当权臣又如何保房家太平无事呢?

  房遗爱在想什么,萧慕儿也不想猜,那些事情也不是她能管得了的。随着关陇势力的消弱,那山东势力必会更上一层楼,也许这才是房二郎真正想要的吧,毕竟寒门士子想立足朝堂,至少在近十年内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他能依靠的还是山东那些世家大族。

  “房俊,时候不早了,我父亲也该回来了,要不要去找他问个好?”萧慕儿鬼笑着眨了眨眼,房遗爱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好一个聪明的萧美人,竟然能看透他房某人的心思了。

  萧瑀回到府上后就独自喝起了闷茶,真是奇怪了,慕儿那丫头跑哪里去了,如今天都快黑了,难道有留在襄城公主府吃饭了?正想着呢,就看到门口走来两个人,其中一人不正是他的宝贝女儿么?

  “父亲,你今天回来的有点晚哦!”萧慕儿走到萧瑀身后,伸手帮他捏着肩头,萧瑀也是习惯这种生活了,安然的享受了起来。

  做为晚辈,房遗爱赶紧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萧老,冒昧来访,千万莫要见怪啊!”

  萧瑀心里一阵腹诽,还见怪,见怪有个什么用,他的宝贝女儿都把身子丢出去了,还有什么能见怪的。挥挥手让房遗爱坐下后,他扶着胡子笑道,“房俊,今天是怎么了,可是想陪老夫喝几杯?”

  又是喝酒,萧瑀也和程妖精学会了?房遗爱干笑两声,张口道,“萧老说笑了,晚辈此来是想跟你打听点事情!”

  “咦,找老夫打听点事情?”萧瑀有些狐疑的看了看房遗爱后。有转头看了看自家宝贝女儿,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儿呢,“房俊,你先说说,是什么事情?”萧瑀还算是小心的,他生怕房遗爱问出啥回答不了的事情,总之,房二郎的问题,还是慎重点回答的好。

  好一个老狐狸,心中嘀咕一下。房遗爱看着萧瑀,小声的说道,“萧老,不知你知道这个宏文峰在哪里么?”

  房遗爱的话一出口,很明显的能看到萧瑀的脸僵了一下。萧瑀本来还是笑眯眯的,可谓是现在一张脸就有点凝重了起来。宏文峰可是萧家人绝对的秘密。为何房遗爱会问出来?

  “宏文峰?房俊。你从哪听来的,老夫可没听说过宏文峰,估计你是问错人了!”萧瑀勉强的打了个哈哈,就想把这个问题推拖过去。房遗爱又岂能让萧瑀得逞,他干脆的说道,“萧老。晚辈也不骗你了,今天我已经和慕儿去过祠堂了,也看了那里的族中记事。”

  萧瑀俩眼一瞪,扭头朝着萧慕儿哼了哼。还真是女生外向,还没嫁过去呢,就领着自家男人跑族中祠堂去,更过分的是还私自翻阅族中记事。

  如今想狡辩也没得狡辩,萧瑀只好承认道,“房俊,不是老夫不告诉你,实在是这事情太过隐秘,知道的太多了,并没有什么好处。”

  房遗爱也知道这个道理,不过已经掺合进来,再想抽身也没有用了,不把这个前隋宝藏挖出来,不管是关陇世家还是李世民都不会收手的,而且房遗爱也想看看前隋到底留下了什么,竟然让关陇世家如此上心。

  由于房遗爱和萧慕儿的坚持,萧瑀也不得不将曾经的往事说出来。开皇九年,杨爽率鹰扬军南下,南陈被破,后梁也没能保住,自萧琮身死,皇族萧氏就被迁到了隋都大兴,也就是唐时的长安。当年杨爽率鹰扬军攻破西梁之后几乎洗劫了整个西梁王宫,在搜刮皇族祠堂的时候,杨爽无意间发现了一份族中秘事纪要,当他将这份纪要递给杨坚后,就没了下文,至于杨坚让杨爽做了什么,就算萧瑀也是不知情的。不过依着猜测,无非是想占据萧氏的风水宝地而已,这个时代的人谁不愿意找个风水宝地来福荫子孙呢,就算一代雄主杨坚也不例外。

  不管杨爽是怎么做的,他一定找到了那个埋葬萧馈的地方,还在那里藏了许多的东西,否则关陇世家的人又岂会如此重视,还有李世民,也许他比关陇世家的人还想得到这份宝藏吧。

  “房俊,老夫有句话要对你说,不管宏文峰上藏着什么,都是不动为妙!”

  “萧老,你觉得有这个可能么,就算房某不去动,也会有人找到那里的,这个秘密可以藏上五百年,却藏不了两千年。关陇世家既然能将这个秘密捅出来,那就不会善罢甘休的!”房遗爱不会听萧瑀的劝告的,有些事情他必须去做,就算这里边埋着一颗要人命的炸弹,他也要将之铲除,再说了,不动这个宝藏,又如何知道关陇世家的心有多大。

  留萧府里陪着萧瑀喝了点酒,房遗爱便离开了萧家,此时他明显的感觉到身上的担子有点重的,看看这昏沉的星空,也不知道江南的天是怎么样的,当那个旷世的宝藏展现在世人面前的时候,带来的会是什么样的影响呢?

  房遗爱不懂盗墓,可他手底下有个丁老八,丁老八可是盗墓的祖宗,要不是当年倒霉挖到了骊山大营里,恐怕骊山的古墓就要被这家伙挖走一部分了。

  这两天房遗爱进进出出的,每次都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的,长乐还以为这位夫君学别人搬砖盖房子去了呢。

  甘露殿里,房二公子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李世民背着手走了走去的,很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你这要去江南,你要是不想去,朕派别人去也行!”

  房二公子对李世民的话相当的鄙视,有本事你就派别人啊,光动嘴皮子。

  别看李世民说的声情并茂的,最后房二公子还是没躲过去,赶明就去江南呗。不过房二公子心中还是有点腻歪的,以前去江南不是为了官就是为了钱,这次倒好,为了挖人家祖坟,如此下去,等死了会不会被阎王爷锁起来抽鞭子啊?

  为了做好充足的准备,丁老八还叫来了一些道上的兄弟,其中还有个六十来岁的老头,据丁老八所说,这老头叫做苟宝通,外号“风水狗”,要说寻龙定穴,还真缺不了苟宝通这样的人。(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临高启明极品女仙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