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老程家的麦子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52章 老程家的麦子

  王守烈没想到秦勇这些人说走就走,不过院子里放口棺材终究不是个事,他让人去请示了王博,从王博那传出来的口信是,让王元泽入祖籍,并且将王元泽父母的尸骨移到王氏祖坟去。王博想得很清楚的,虽然他生气王元泽什么事情都没做成,可是却不能将一个死人据之家族之外,如果他这个家主连一个死人都容不下的话,还如何收揽族中人心呢?

  王博这边愁得头发都快往下掉了,李世民那边也不好过,自从太行山发生地震,他就开始心神恍惚了,太行山一带百姓众多,再加上当地庙宇众多,这一下损失可大了。更让人可恨的是,现在不知道从哪传出来的谣言,尽然说他李世民施政不仁惹怒了上苍,逼着他李世民些什么罪己诏。李世民恨得牙根都痒痒了,这明显是别人造的谣,可偏偏有些愚民就信这玩意。不过也怪不得老百姓,大唐这么大,偏偏太行山发生地震,搞得许多寺庙都倒塌了,这不就预示着佛祖怒了么?

  “愚民啊,愚民,来啊,赵冲,去将房俊找来!”李世民几乎习惯性的朝外喊了起来,这时候一旁的高鹗好心的提醒道,“陛下,驸马爷去江南了,这....这事靠不上他啊!”

  被高鹗一提示,李世民才发现自己糊涂了,哎,要说赈灾救民朝堂上那帮老臣就完全足够了,可是这个什么罪己诏那就靠不上他们了。如果现在问那帮子朝臣该怎么办,保准一个个伸着脖子说什么上天好生之德,帝王乃百姓父母,如今百姓遭了天灾,显示上天降下的愤怒。帝王写一份罪己诏也是应该的嘛。

  李世民不想写罪己诏,他宁愿被人骂,也不想做这种事情,太行山发生地震,跟他李世民有个屁关系,他要是能控制哪里发生地震,早就把地震引到金山去了,不,最好是三弥山,一下震垮三弥山。把突厥王族全都埋山底下。

  赵冲一听李世民发飙,赶紧推门走了进来,“陛下,二公子不在京城啊,要不末将派人喊他回来?”

  “喊什么喊。给朕滚出去,真是气死朕了!”摆摆手。李世民黑着脸将赵冲撵了出去。一来到外边赵冲就有种想哭的冲动。他娘的,这叫什么事啊,房二公子一走,他赵冲成出气筒了,这两天做啥啥不是,反正一进去就得挨顿骂。

  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虽然现在还没进入三月份,可是扬州已经有了春天的气息了,一路赶来,除了觉得暖和了。剩下就只有一个慢字了。李明达对什么都感兴趣,几乎是看到啥都要下马摸索下,这也导致整个队伍走起来跟蜗牛爬似的。好在并不是太急,如果宝藏能够长腿的话,房遗爱早就扛着李明达往扬州奔了。

  由于此次来扬州动静挺大的,所以扬州城里的大小官员全都跑来凑热闹了,弄得房二公子还得抽身应酬下,好在有秦文远顶着,房遗爱露了下面,就借故逃了出来。

  武顺一直住在暮春楼的,可是房遗爱一来,暮春楼就显得有些狭小了。不过好在以前的时候,海棠曾经置办过一处宅院,只要稍微收拾下就可以住人了。

  “夫君,那个宏文峰到底存在过么,怎么妾身打听了这么久,也没一个知道的?”武顺也是有点不能理解的,她几乎将整个扬州的地志都翻看了一遍,就没看到过宏文峰三个字,至于蛇驮河,倒是有过记载,不过蛇驮河已经消失有两百多年了,想摸清蛇驮河的位置,还得仔细查一查才行。

  房遗爱伸手摸了摸武顺的下巴,张嘴笑道,“碧娘,你查不到才正常呢,要找这宏文峰,光从地志上下手,是没有用的,得先找到蛇驮河才行。”

  “夫君,关于蛇驮河的资料,妾身已经备齐了,你来看看有没有用?”武顺让下人抱过来一个紫檀木的箱子,那箱子打开,就看里边装满了十几本书。看到这么多书,房二公子就有点傻眼了,“碧娘,你不会想告诉为夫,这些都是蛇驮河的资料吧?”

  “是啊,妾身为了找这些资料,忙了好长时间呢!”武顺笑眯眯的看着房二公子,她就知道自家夫君会头疼,因为他从来不是那种能够安稳看书的人。

  房遗爱确实看不下去,他眼珠子一转悠就把海棠等人喊了进来。守着烛光,几个女人每人都抱着本书奋战着,就连李明达也没躲过去,唯一闲着的就是珞女侠了吧。

  忙活了一晚上,还是很有收获的,至少让房遗爱知道了蛇驮河的来龙去脉。这条蛇驮河始建于汉景帝时期,当时建这条河流,就是为了引水到江都郡的,后来因为一次山体滑坡,阻住了水源,这条河也就干枯了。资料上的东西并不多,但也足够给房遗爱一点启示了,如果蛇驮河是因为山体滑坡才干枯的,那只要找到当年山体滑坡的地方,就能确定蛇驮河具体在什么方位了。

  做为大唐最伟大的盗墓贼,丁老八毫无意外的接下了寻找蛇驮河的重任。与此同时,房遗爱也得到了京城传来的消息,太行山发生大地震,这也太出人意料了,历史上好像并没有这次地震的记载啊。在古时,地震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地震之后带来的一系列不良后果。每次大地震之后,都会伴着流民与疫病。再加上太行山一带山路众多,山体滑坡之下,官道被阻,更是让朝廷的救援难上加难了。

  哎,这到底是怎么了,眼看着和突厥之间的战事就要发生了,竟然又发生了大地震,难道真是李世民施政不仁,惹怒了老天爷么?也就想想罢了,房遗爱是不信这玩意的,不过坊间传闻让李世民写什么罪己诏,这可就有意思了。就李世民那么要脸皮的人,会些什么罪己诏么?

  “夫君,看来朝廷的日子是不好过喽,如今国库还算充裕,只是这赈灾光有钱也不行啊,钱再多也不能当饭吃的!”郑娘子早就想到赈灾的关键所在了,朝廷不是没有存粮,去年收上来的税粮都存了起来。问题是这批粮食是为了充作军粮用的,和突厥人的战事是无法避免的,如果没了粮食。士兵们吃什么喝什么?军粮肯定是不能动的,那朝廷的赈灾粮又从哪里弄呢?

  房遗爱挠挠头,搂着郑娘子呵呵笑道,“那是肯定的了,虽说去岁还有些盈余。不过那些粮食是万万不能动的,这次陛下可算是碰到难题了。说不得又得拿京城的大户们开刀了。”

  不是房遗爱想法龌龊。实在是他深知李世民的为人,既然不能跟百姓要粮食,那李世民绝对会想办法从大户身上刮肉。

  武二娘子却有点不同意这个看法,她剥着手里的瓜子,抿嘴笑道,“姐夫。这次你可失算了,若是以前,陛下想从大户身上刮点肉下来,还有可能。可是现在嘛,没戏喽。你一下整垮了司马家,这会儿那些人都准备着看热闹呢,又岂会帮着陛下渡过这个难关?”

  “嗯?”房二公子有点笑不出来了,倒忘记这茬了,敢情这刮大户的法子也不行啊。

  房遗爱还真想对了,自从缺粮的事情闹出来后,他就让李承乾想着法的去各大户家里要粮食去了,可是几天过去了,李承乾软磨硬泡的才弄来两千石粮食。区区两千石粮食,都不够太行山老百姓塞牙缝的。

  从李绩府上出来,李承乾就来到了程国公府上。一进门,李承乾就看院里连个人毛都没有,找了半天他才在后院子里找到程咬金。这会儿程老公爷头上绑着根破布条,手上还抓着地上的泥巴。李承乾刚想开口说下自己的来意呢,程咬金就站起了身,“哎呀,太子殿下,你来了怎么也不让人说一声,你稍等下啊,老程还得种点麦子呢。哎,家里缺粮食啊,要是不种点麦子,秋后就得喝凉水了!”

  听程咬金这话,李承乾差点没晕过去,这个王八蛋的程老货还要不要脸了,如今都快三月份了,你还种小麦,谁家小麦三月份播种的,那还能长出来么?

  李承乾虽然娇生惯养的,可也知道麦子该啥时候种下的,心中气得不得了,可是李承乾还是忍了下来,跟谁发脾气,也别跟程咬金发脾气,这老货整一个不知脸皮是啥玩意的。你要说小麦是年前种才行,人家程咬金绝对敢说他老程家的麦子不一样,就是开春种的。

  “程公,前些日子,太行山地震,国库存粮不多,还望程公能看在受灾百姓的面上,能够帮小侄一把!”李承乾说的声情并茂的,那沉痛的表情,感动的程老妖精都眨眼睛了。可惜的是程咬金眨了半天眼,除了挤出了点眼屎,一滴眼泪都没冒出来。不过程老公爷脸皮厚,伸手把眼屎当眼泪抹掉了,“哎,太子殿下,这样吧,俺老程也是个好人,就凭你这些话,俺这两个月喝水了,咱府上的一百来斤粮食都给你送去!”

  一百来斤粮食?李承乾手都开始打哆嗦了,要不是打不过程咬金,他现在就跟他玩真人pk,这是打发叫花子呢。

  李承乾是不甘心的,老程家本身就是山东大族,封地又多,他家能没粮食么?再说了,老程家缺粮,老崔家还能缺粮?跟程咬金相互扯皮足有一个时辰,李承乾最终也就得到了二百斤米粮外加一百个鸡蛋,按照程老公爷的说法,他们老程家的母鸡可了劲儿的下,都把明年的鸡蛋下下来了。

  李成掐一肚子的火,回到甘露殿,他一屁股蹲在了椅子上。一看李承乾这个表情,李世民就知道是咋回事,“明儿,又没收到粮食?”

  “父皇,孩儿收是收到了,可是一共才两百斤,另外那一百个鸡蛋,还是孩儿软磨硬泡磨来的”李承乾都快哭了,他觉得自己就是天底下最窝囊的太子爷,“哎,父皇,你有所不知,孩儿第一家去的王家,那王博跟孩儿说的老泪纵横的,说老家一半族人都遭了难,现在正为粮食愁呢。那个程老货更可恨,竟然跑后院子里种麦子去了!”

  “啥?啥玩意?这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他家的麦子是三月份下种的,真....真是....”憋了老半天李世民才吭哧道,“当真是气死朕了,还有呢,那谢家、韦家呢?”

  “父皇,你就别提韦家了,孩儿刚到韦家大院,就看到十几个郎中忙活呢,一打听才知道韦寒仏病倒了,还说是传染病,孩儿连韦寒仏的面都没见到就被打发了出来!”

  “韦寒仏病的还真是时候啊,这个老杂毛,当真不把朕放眼里了!”李世民此话一出口,李承乾就吞了吞口水,老杂毛三个字能从父皇嘴中蹦出来,也是不容易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三国之召唤猛将洪荒之冥河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