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八条岔路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62章 八条岔路

  想用木筏搭一座浮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一忙活下来,又耽搁了一天时间。如果仅仅是食人鱼,还没那么头疼,问题是他又得到了粮食被抢的消息,如今可真有点焦头烂额了,还是尽快找到宝藏离开吧。

  扬州城里,郑丽琬也是凝眉苦思着,粮食是被谁抢走的,猜也能猜的出来,可是现在不是闹翻的时候,太行山的灾民可还等着吃饭呢。完全指望朝廷,是不太现实的,郑丽琬不希望灾民闹事,因为河东道乱了,对房府一点好处都没有。将秦广找来,郑丽琬提笔写了一封信,“秦广,你拿着这封信,从水路去一趟范阳,记住了,一定要快!”

  “是,夫人!”秦广接了信便出了府,他估摸着是因为粮食的事情,这个时候也只能指望就近的范家和崔家伸把手了。

  一条并不宽阔的河,众人却是耗费了两天的时间,好在虎头鱼还没有啃木头的本事,否则就别想过河了。一直到了对岸,房遗爱才长松一口气。自从来到嚎哭岭,见到的古怪事一桩接一桩,所以众人也特别的小心,待两拨人马探过路后,其他人才敢继续往前走。

  嚎哭岭的地形非常的怪,从苗圃村往北是自下而上,可过了河,地势就陡然低了下去,从河岸往北有一条狭窄的山道,这条山道更像是地壳运动的时候,山体裂开而成的。道两旁就是陡峭的山壁,山壁很高,抬眼望去,只能看到一条缝隙,原本广袤的天空。到了这里就成了一条蓝色的丝带,就连眼光都很难照射进来。

  房遗爱还是很担心的,如果这个时候前边冒出什么东西来,那整条队伍想往回跑,就有点难了。好在一路走过狭窄的山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是出了山道之后,房遗爱就犯起了难。只见道路尽头有八条分岔路,那路都和先前的山道一样,又窄又暗的。

  这里的路口有着很明显的人工开凿过的迹象。想来里边只有一条生路,其他山道里必定埋着许多的机关。房遗爱从来不敢小瞧古人的智慧,当年猴灵给他教训足够多了。找不到路口,一时间众人三三两两的靠着石壁休息了起来,丁老八和苟宝通也凑了过来。“少将军,要不让兄弟们分成八队。那条路上的兄弟能回来。就走哪条路!”

  丁老八的主意可算是最有效最快捷的了,不过这种方法却是用人命去赌的。摇摇头,房遗爱直接拒绝了丁老八的提议,“老八,此话莫要提了,如果实在解不开这个局。咱们就退回去。”

  房遗爱不会让自己的亲信人马白白送死的,说到底他对宏文峰里的宝藏并不敢兴趣,也就是李世民一直挂着,如果破不了这八条路口。他一定会撤回去的。大不了被李世民骂一顿罢了,又丢不了命。

  武曌和萧慕儿凑在一起嘀咕着什么,武曌一边说,萧慕儿还不断地点着头。过了一会儿,武曌就将房遗爱喊了过来,“姐夫,你看这路口的数目是不是很特别?”

  “特别?”得了武曌的提醒,房遗爱也冒出了一点想法,八这个数目确实很有讲究,按照八卦的说法,每一个数目都代表了一个方向,可是这八条路口都是并排对齐的,又该怎么分辨方位呢?

  房遗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既然有着八条路口,那一定有生路的。房遗爱想到了墨玉上边的“丑”字,如果那个丑字是个指示的话,那就好说了。如今只能赌一把了,因为他知道的东西也就那么多了,一枚墨玉,一个玉坠,还有一句虚无缥缈的话。

  深深的呼了口气,房遗爱伸手指向了左起第五个路口。八道路口,每一道路口代表一个方位,前边四个和后边四个分开,那么第五个才是真正的第一个,也就是八卦中的巽位,巽位在八卦中代表了五,可事实上古风水大师们都会将五当做真正的中宫位。在风水学上,一直有个说法,叫做南北相存,以北为尊,东西对望,东为龙头,四方八卦,将在中宫。不管是建筑还是行军布阵,都讲究一个尊位,这个尊位在军阵中也可称之为中军或者帅。

  老祖宗们的才华足够后人们学上几千年的了,只可惜后世这些东西不是失传就是被打上了封建迷信的帽子,学这些的人也不多了。

  房遗爱手指第五个路口,众人却没什么异议,跟着来嚎哭岭的都是些老兵了,他们深知分开走是多么愚蠢的主意。只要所有人靠在一起,就算有危险也能应付一下,若是分开了,那只有挨宰的份了。

  做为一军主将,房遗爱不可能不跟着进去,不过进路口的时候,他还是让李恪留在了外边。李恪自然是不同意的,不过有十几个侍卫看着他,他就是不愿意,也得忍着了。与李恪留在外边的还有武曌和萧慕儿等人,反正闻珞是不会留下的,房遗爱也不会自讨没趣的唠叨珞女侠。

  一群人走的很慢很慢的,那小步子迈的都快赶上七八十岁的老头子了。没走一段路,铁靺还会往前边丢几块石头,确定没有动静后才会继续往前走,房遗爱一直揪着个心,好在一直走到路口,也没发生什么事情。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房遗爱当然高兴了,珞女侠藏不住事,抱着房遗爱的胳膊又蹦又跳的,“房俊,你蒙对了啊,居然什么事都没发生。”

  “.....珞丫头,你这是夸为夫呢,还是骂为夫呢?”房二公子觉得很不爽,珞女侠却利索道然的笑道,“当然是夸你的了,这么简单都听不懂,笨!”

  又被鄙视了,鄙视他的还是最不靠谱的珞女侠,哎,忍着吧。不用房遗爱吩咐,秦虎就回去接剩下的人了。这次秦虎去得快,回来的也快,当秦虎领着其他人来到路口后,却发现房遗爱不见了,不由得问道,“老云,少爷呢?”

  “没事,在前边呢!”天刀手里拿着水壶润着喉咙,秦虎也没多问,撇下其他人就去了前头。

  此时的房遗爱正坐在一块石头上张望着前方呢。虽然看不太清楚,可是还是可以看到前边有着两座山峦,由于隔的太远,那两座山峦就像两座漆黑的墨石一般。也不知道是不是产生了幻觉,房遗爱觉得那远处的山好像在发光。还有种朦朦胧胧的味道。

  “从”字形的山峦,不正是玉坠中投影的图案么。来嚎哭岭这么久。总算找到目的地了。虽然“从”字形山峦就在眼前了,房遗爱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觉得这里太安静了,刚进嚎哭岭,就遇到了古怪的雾气,随后就是大个头的虎头蜂。河里还有着食人鱼。如果刚才是因为选择了正确的路才没有危险,那么前边呢,按照之前的情况,前边一定藏着些什么的。

  “房俊。你看什么呢,如今快到了,怎么倒是愁眉苦脸起来了?”闻珞有点不能理解房遗爱的想法,她觉得应该高兴地,也许前边的路不会太好走,但是乐观点总比发愁强的。

  “你呀,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你瞧瞧,这里也太安静了。咱们在外边的时候,还有鸟在头上飞呢,到了这里连鸟叫都听不到了,你就不觉得奇怪?”

  “嘻嘻,奇怪就奇怪呗,反正又不可能往回走。有道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你经历那么多阵仗了,怎么反倒怕起来了?”

  伸手将闻珞的身子搂在臂弯里,房遗爱也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说的也是,珞丫头,一会儿有危险了,你可要替为夫挡着,好不好?”

  “好啊,房俊,你放心吧,本姑娘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珞女侠还真是能接话,一边说着,还伸手拍了拍房二公子的脸蛋。

  秦虎过来的时候,正瞅见房遗爱和珞女侠打情骂俏呢,他咳嗽两声,才小声问道,“少爷,咱们是就地休息,还是继续赶路?”

  “虎叔,通知兄弟们休息下吧,前边是条峡谷,又深又暗的,还是等明天再过吧!”如今天色都暗了下来,实在是不适合往前走了,更何况那条峡谷不断地发出咕咕的声音,谁知道里边有什么呢。所以最稳妥的方法就是就地扎营,等着明天一早再往前走,否则的话,今晚上就要在峡谷里过夜了。

  进入深夜后,从山谷里刮出一阵阵强烈的风,风中还夹杂着一阵阵刺耳的嚎哭声。之前在苗圃村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只是现在听得更加的真切了,由于耳边嚎哭声不带停的,一帮子人也休息不好。尤其是守夜的士兵,个个绷紧着神经,生怕有什么脏东西冲出来。

  “欢哥,你说不会真有鬼吧!”一个年轻点的士兵不断地挠着头,旁边的汉子伸手敲了他一下,“你小子是傻了吧,死在你手上的人没有七个也有五个了,你还怕鬼?如果世上真有鬼,你早就该进阎王殿了!”

  首页的士兵强打着精神,房遗爱也是合不上眼,他也怕出现什么突发情况。一直到了子夜的时候,一直沉睡的萧慕儿也睁开了眼,揉揉眼睛,就看到房遗爱正坐在旁边挑火玩呢。这时再想睡就太难了,萧慕儿所幸裹上披风坐了起来,“房俊,要不你也睡会儿吧!”

  “不了,睡不着,总有点心神不宁的”房遗爱伸手让萧慕儿往这坐了坐,萧慕儿也不矫情,随即歪在了房遗爱的腿上,“房俊,我居然有点后悔了,当初真不该跟你进这个嚎哭岭,这些天就没睡过一个好觉,这又是杀人蜂,又是食人鱼的。”

  萧慕儿觉得自己知道的还是太少了,这几天见到的东西,都足够她用十几年去回味了,那个鸡笼蜂,她还听说过,可是那什么食人鱼可真是闻所未闻了。以前如果有人告诉她河里有食人鱼,她一定会嗤之以鼻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实在是太难相信了。

  珞女侠睡得挺舒服的,外边那一阵阵的嚎哭声,似乎一点都没影响到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梦到什么没事了,珞女侠小嘴一张一合的,不时地露出点笑容。

  房遗爱挺羡慕闻珞的,要是也向珞女侠那样该多好,从某方面来说,珞女侠和程灵儿真的很像,俩人都是一样的神经大条。

  这个夜晚是如此的漫长,也是如此的压抑!(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