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你们全家都是黑炭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69章 你们全家都是黑炭头

  李世民显然早就想好怎么坑人了,房二公子这边刚答应下来,他就开始撵人了。房遗爱心里一肚子牢骚,连口茶都不给喝,有这样支使人做事的么,还老岳父呢,就会坑自己人。

  刚走到门口还没拉开门呢,就听李世民说了一句颇为奇怪的话,“俊儿,那件事你做得很对,朕谢谢你了!”

  李世民指的是什么事,房遗爱心中自然明了,想来李世民也不愿意看到李恪犯傻吧,毕竟李泰已经被软禁了,他自然不想再废掉一个儿子的。转过头,房遗爱眨了下眼呵呵笑道,“父皇,我们是一家人,不是么?”

  房遗爱很快没了身影,李世民却还在回味着那句话,一家人,这三个字他想过多少次了,可却从没真正的放在心上过,也许承乾说的对吧,人活着就得有点知心的人,孤独终老,这一生还有何情趣?离开甘露殿,房遗爱并没有急着出宫,而是转到去了柳福殿。其实去柳福殿也不用藏着掖着的,其他人都知道他为什么去柳福殿。

  杨妃还是老样子,只是相比以前,她显得憔悴了不少,估计是因为李恪的事情吧,“杨妃,遗爱这次来,想告诉你件事情,吴王殿下忠孝仁义,你大可放心的。”

  “房俊,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了,否则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杨妃伸手示意房遗爱坐下来,而她自己则往那架古琴走去。看杨妃的样子,房遗爱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我这就得走了!”

  “嗯?为何这么急,不是刚回来么。还有什么急事?”杨妃很不解,江南的破事让房遗爱忙活了那么久,这好不容易回来了,也该歇歇了吧。

  房遗爱也想坐这里享受下呢,可是粮食的事情不得不办啊。当即,他跟杨妃大概的解释了一下,杨妃忍俊不禁的笑道,“房俊,你这人倒也奇怪得很,别人躲还来不及呢。你竟然往上蹭。真有办法么,要不要我帮忙?”

  杨妃如果可以帮忙,房遗爱自然高兴地,弘农杨氏虽然历经隋末战乱的洗礼,又被李唐皇族的压制。但是基本的底子还是在的。可是房遗爱不想让杨妃掺合进来,那样有些事情就解释不清楚了。

  “不必的。房某早有办法了。你就瞧好吧!”房遗爱自信满满的样子倒真有几分运筹帷幄的味道,杨妃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好啊,那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法子让那些王公富户们出粮食,你若这能成,倒也算得上奇人一个了!”

  “.....这叫啥话。难道房某现在就不是个奇人异士了?”房遗爱很不服,杨妃手指摇了摇,小声说道,“你不是俗人么?家里光媳妇十几房。同房丫头数不清,就你这样的俗人,也能称得上奇人异士?”

  “理解力有问题,不跟你这种古人说了,走喽!”房遗爱有点扛不住了,跟个古代人交流好吃力,要放在后世,能勾引几十个漂亮妞,那也叫本事了,到大唐朝倒成了俗人了,俗有这么俗法的?

  房遗爱落荒而逃,杨妃脸上却多了点笑容,这个春天很凉爽,如果风可以吹掉御花园的尘埃,那能否吹去心里的繁杂呢?看不清,道不明,这就是她杨吉尔的人生吧,天改变不了颜色,水依然绕着太极宫。

  吃了晚饭,房遗爱就坐榻上跟李簌下起了象棋,没办法,满院的妞都是下棋的高手,他房二公子唯一有把握的也就是李簌了。两个人都下了十盘了,李簌输了八盘,这盘下完了,房遗爱冲着李簌伸了只手,“合浦,赶紧给钱,这赌钱可没有堆着的!”

  “姐夫,你这人怎么这样,好小气,先记账上,赶明小妹双倍还你!”李簌毫不在意的摆着手,瞧那样子是不准备给了,房遗爱也不在意,找海棠要了纸笔刷刷的画了下圈圈。

  李簌郁闷得很,见房遗爱拿着个小账本笑得脸都开花了,于是伸手将账本夺了过来,这一看账本上的东西,李簌吓得花容失色道,“这....姐夫,你搞什么鬼,小妹啥时候骗你二十万贯了?”

  “哎,你想赖账不成?我跟你算算啊,上次咱们斗狗,你输了两万,当时没给说双倍还,就是四万喽;去西市的时候你买古董,是本公子垫付的........”房二公子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东西,听完那堆话,李簌就蔫了,以前没注意,现在一回想起来,她这张嘴已经送出去这么多钱了。

  郑丽琬手里抓着把瓜子扭着柳腰慢悠悠的走了进来,她可没心思理会这什么账本,旁边长乐可是气得不轻,伸手将账本拿了过来,他指着房遗爱和李簌笑骂道,“你俩可真能耐啊,赌钱赌这么大,下盘棋也要赌。账本我收下了,合浦,以后你的钱和庄上的收入姐也先帮你收着,至于夫君嘛,你以后也不要带什么钱了!”

  “.....”房二公子也没敢反抗,这下可倒霉到家了,本来零花钱就不多,以后干脆一点都没了,看来以后得多巴结着海棠丫头和武二娘子了,要是这俩人不出手,他房二公子估计就成穷光蛋了。

  “看什么看,合浦,你赶紧回屋歇着去,一天天的不学好!”长乐拿李簌一点辙都没有了,这个妹妹越来越出格了,哪像个公主的样子。

  李簌觉得有点委屈,小嘴瘪了瘪,伸手指了指房遗爱,“姐,都是姐夫教的,干嘛光说小妹嘛!”

  “去你的,还敢狡辩!”长乐伸手打了下李簌,几乎是推着将李簌送了出去,没了李簌,郑丽琬就安心的在房遗爱身边坐了下来。这时长乐也回过了身,她将那所谓的账本丢在一旁,蹙着眉头问道,“夫君。你当真有弄到粮食的法子?妾身都愁得慌呢,你居然还有心思跟合浦赌钱玩。”

  “哎,我说两位夫人,为夫不是早就跟你们说过了么,粮食绝对能弄来,你们就不要担心了!”

  郑丽琬确实是聪明,可是她也没弄准其中的关键,到底啥法子能让别人送粮食,好像没人会傻到给房二公子送粮食吧,更何况关陇世家虎视眈眈的等着找茬呢。“夫君,那你也稍微跟我们透漏下啊,刚才妾身和夫人都唠叨好一段时间了。”

  “成,看你们如此有诚意的份上,为夫就跟你们透漏下。为夫问你们一个问题。你说这长安的王公富户们缺的是啥?”

  “缺啥?这个可问倒妾身了!”长乐依旧是一筹莫展的样子,那些王宫大族要钱有钱要权有权的。能缺什么。想了想长乐蹙眉道,“夫君,你的意思是说再弄个什么素描像啥的?”

  “......真能想,那法子只能用一次,你还真当这些老头子和奸商们傻呢。哎,这样吧。为夫再问你们个问题,你们说为夫缺啥?”

  这次郑丽琬直接举起了手,笑呵呵的说道,“夫君。这个妾身知道,夫君缺德呗!”郑娘子话一出口,长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房二公子脸色有点难看,拖过郑娘子,大手就在她那诱人的翘臀上拍了起来,“你这女人,为夫不帅两巴掌,你不知道为夫巴掌大是不是?”

  闹了一会儿,房遗爱就抱着郑娘子唠叨了起来,“其实吧,这事也不难,你只要瞅准那些人想要什么就可以了。就拿这些王公大臣们来说吧,他们怕啥缺啥?怕的是坏名声,缺的也是名声。这个名声啊,可分好多个种类的,可以叫做名传千古流芳百世的名,也可以是一心为民的名,也可以是专心立学的名。上次那个流芳百世的名已经卖出去了,咱们这次就卖个一心为民的名!至于那些富商嘛,他们缺的是权,只要稍微卖给他们点特权,给他们个高人一等的身份,还怕他们不给钱么?”

  长乐和郑丽琬都听傻眼了,没想到卖个名声还有这么多种卖法的,郑丽琬是真心有点服了,她这个夫君就是与众不同,总能想到那些别人想不到的法子,“夫君,你还说自己不缺德呢,流芳百世那么好的事情,从你嘴里说出来,都变味儿了!”

  “变味了?怎么可能,来,让为夫闻闻美人是啥味的!”房二公子嘴巴凑了上去,手上更是没停下,这个晚上长乐想跑,却被房遗爱剥成了小白羊。估计长乐也是忍得有点久了,那勇猛的程度比郑娘子还要厉害上几分。

  第二天的时候,房遗爱找到了自己的狐朋狗友们,聚会的地点还是清风楼,酒席上来了,房二公子还想整几句客套话呢,没成想程大公子摇着脑袋笑道,“俊哥,你啥也别说了,为兄知道你想说啥。实话跟你说了吧,那忙兄弟们帮不了你,要是敢应下话,老爷子能把为兄拍死。”

  段光头也是深以为然的吭哧道,“不错,俊哥,这次不是兄弟们不帮你,只是这里边的事情,你也该清楚的,就别为难我们了,要不我们给你钱?”

  好一群没胆的破兄台,房遗爱只好改了口笑道,“哎,诸位,这是啥意思,房某何时说过找你们要东西,千万别提钱,提钱伤感情。今个喊诸位来,就是想喝个酒,聊个天,然后联络下感情!”

  “呀哈,这个小弟我在行,俊哥啥也别说了,兄弟们天天联络感情,咱就别整那些虚头巴脑的了,赶紧倒酒吧!”说话的是柴令武那个浪货,房二公子真想拿板砖拍烂柴令武那张帅脸,不给面子啊,没想到这么点时间不见,一帮狐朋狗友们智商坐火箭般的上升了。

  苏名将也觉得房二公子挺悲催的,平常一个个牛皮哄哄的,一被老头子们威胁了,就吓得往回里缩,“贤弟,为兄那还有点存粮,今个就让人送你那去吧,粮食不多,也算是为兄一点心意了。”

  房二公子那个感动啊,还是苏名将好,瞧瞧李恪,还烧黄纸的拜把子兄弟呢,就知道吃吃喝喝泡泡妞的,屁用不顶。

  “兄长,你这是哪里话,小弟哪敢嫌少,来,小弟敬你一杯!”房遗爱端起大酒杯一饮而尽,那豪气劲儿就别提了。

  程大公子觉得有点郁闷,举着酒杯子吭哧道,“俊哥,咋不敬为兄个?”

  “处默兄,你就行行好吧,一边喝去成不?到了外边可别说是房某的大舅哥,伤心死了!”

  “哇哈哈哈,伤心好,伤心好啊,俊哥,哭一个看看,兄弟们瞧着呢!”尉迟宝庆算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颤着肩膀就啰嗦了两句。

  房二公子也不是好惹的,立马在心里下了个巨大的诅咒,活该尉迟恭是个黑炭头,诅咒他们后世万代子孙都是小黑炭头。(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领主威武我和姐姐的爱爱混世小术士临高启明悍戚开艘航母去抗日无限军火库三国小兵之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