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我不是董卓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71章 我不是董卓

  捐粮的事情已经持续三天了,房遗爱已经圆满的完成征粮任务了,十万石米粮,估计能够满足太行山灾民的需要了吧,剩下的还能补充到军粮里边去。只是房遗爱还没有停下来,那些商户只是前戏罢了,真正的大头还在后边呢,京城里的王公大臣加上关中贵族们有的是粮,房遗爱最终的目标就是他们。至于如何让他们掏腰包,那就得好好地想想法子了。

  房遗爱这边光想着怎么捞好处了,李世民那边却顶着如天大的压力,光明正大的买官卖官,大唐朝都快成汉灵帝时代了,御史们和老臣们哪忍得了?第二天的时候,弹劾房二郎的折子就如雪花般的飞到了李世民书案上,折子多得很,其中一个折子让李世民颇为无语,因为这个折子是房玄龄的,老子弹劾儿子,这古往今来头一遭啊。房玄龄为什么这么做,李世民也猜得出来,当官当官,人人的不容易啊,就算面对房俊这件事情,房玄龄都不愿意玩特殊,看来朝堂那帮子人不吃点亏是不长记性了。

  李世民不知道房遗爱有啥法子对付朝堂上这些人,但是他还是很有信心的,因为他这个女婿出馊主意坑人,那绝对是一绝。

  大朝会刚开始,房遗爱就成了朝堂上的众矢之的,从老到小从文官到武将,大部分人都指着房遗爱喷口水,其中最牛的就是遇事汪呔了,这家伙抖着大袖子引经据典的啰啰嗦嗦的一大堆,房遗爱就听懂最后几句话了,总之按照汪呔的意思,他房二郎就是个不忠不孝败坏朝纲的佞臣。最让房遗爱生气的是。汪呔说他是大唐朝的董卓,董卓是谁,那就是个拿大刀的死胖子,房遗爱当真是生气了,找个佞臣你也别找董卓啊,找魏延那样的帅哥多好。

  “汪大人,你啥意思,谁是董卓了,你到底是何居心?董卓当时跟的是谁,那是大汉最昏庸的灵帝刘宏。房某要成了董卓,那陛下不就成废物刘宏了么?”

  房遗爱朝汪呔吼了吼,冲着座上的李世民拱了拱手,“父皇,小婿弹劾汪呔狂言妄语。意图扰乱我大唐江山,像此等乱臣贼子就该拖出去扔油锅!”

  听房二公子这句话。汪呔俩腿一哆嗦差点没蹲地上去。这张嘴啊,咋就这么不靠谱呢。说房遗爱是狡辩也好,是无耻也好,总之这家伙很轻易的获得了主动权,汪呔吓得打着摆子叫道,“陛下。臣.....臣不是说你.....臣是说.....”

  房遗爱好不容易逮住机会,哪能让汪呔解释,当即虎着脸骂道,“你想说啥。你说个鸟,你不是说陛下,那还是说谁,难道我大唐还有第二个圣上不成?你个混蛋,吃着我大唐的俸禄,却胡思八想记挂着别人,你倒是说啊,你是不是前朝余孽?”房遗爱色厉内荏瞪着眼,那样子想要吃人一般,房遗爱身材魁梧的跟个人猿泰山似的,这一显摆大身块,把个汪呔都吓迷糊了。

  “啊,不,你休得污蔑汪某,陛下.......臣说的就是陛下.....大唐哪有什么第二个圣上,我看你才是大唐的乱臣贼子!”

  汪呔此话一出,一帮子朝臣就直接闭上了眼,完蛋鸟,这个汪呔咋就这么沉不住气呢。房二公子就等着汪呔这句话呢,他赶紧一本正经的禀告道,“父皇,你听见了,汪御史亲口承认了再说你,他说你是灵帝刘宏!”

  李世民都快笑抽了,可是面上还得装作生气的样子,他一拍扶手,冷着脸怒道,“大胆的汪呔,好好地御史不当,竟敢当朝辱骂朕。来呀,把汪呔拖出去重打十大棍,交由吏部革去御史之职。”

  汪呔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就啥也不知道了,他这一生就这么完了,也不知道咋回事,汪呔俩眼直勾勾的盯着王博看,弄得老王博浑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咳咳,汪呔,你看老夫作甚,你辱骂陛下,能留你一条命,已经算是陛下开恩了,你还不谢陛下宽宏之恩!”

  王博不说还好,他话刚说完,汪呔就像疯了一般冲向了老王博,“王老儿,老子跟你拼了,你不是说出了啥事都保着汪某的嘛,你个老杂毛,汪某咬死你,来啊,抓住王博,老子要下酒!”

  房遗爱看得都傻眼了,汪呔居然疯了,这意志力也太差劲了吧。好在王博旁边几个年轻的官员夹住了汪呔,否则老王博真被汪呔咬住了。

  变故来的太快了,李世民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闹剧,不过这一闹也好,王博的威信就更加的低了。汪呔被殿上侍卫拖了下去,自打汪呔被逼疯了,御史们再没敢轻易露头的了,房老二就靠着一张嘴皮子就给汪呔安了个乱臣贼子的名声,别人上去也不一定讨得了好啊。

  程处默可没那么多讲究,咧着嘴光偷笑了,俊哥真乃神人也。本以为朝会会这样虎头蛇尾的散掉的,谁曾想房遗爱刚想站回去当柱子呢,有个大佬就站了出来。一看到这个大佬,房遗爱差点没气吐血了,这老头不是别人,正是魏征魏玄成,魏玄成一出马,简直是一个顶俩啊。

  看到魏征后,李世民心里都开始打哆嗦了,这魏征出了名的倔脾气,总不能为了这点破事把魏征的官撸了吧。

  论起引经据典,满朝堂除了孔颖达就是魏征了,魏征懂得很多,从前秦说到楚汉,从晋朝说到前隋,满嘴里之乎者也的,把个房遗爱都听迷糊了。不过大体意思还是明白的,那就是房二郎必须立刻停止买官卖官的行为,否则就丢刑部里逮老鼠去。

  靠,魏老头也真够狠的,明眼人都知道这主意是李世民挺着的,还把所有苗头对准他房遗爱,简直就是不公平嘛。

  李世民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好眨着眼冲房遗爱使眼色,哎,这小子鬼点子多,赶紧想个法子把魏征忽悠下去吧,要不今个这朝会就别想散了。

  房遗爱有个屁办法啊,还眨眼,他房遗爱还想找个人帮帮忙呢。得了,干脆玩点狠的吧,心中一想,房遗爱脸上就涌上一股悲戚之色。“魏尚书说的是,小子过两天就把捐粮的事情停了,哎,如此魏尚书应该没意见了吧?”

  “行,房俊。你好自为之吧,老夫会看着你的!”魏老头生怕房遗爱刷什么鬼主意。房遗爱却耷拉着脑袋再也没说什么。李世民老不愿意了。这些年他早捞好处捞上瘾来了,都怪死脑筋的魏玄成,就不能变通下么?

  老王博意外的不得了,房二郎咋这么好说话了,刚才为了这点事情把汪呔都骂成疯子了,怎么面对魏征就虚了呢?要说房遗爱怕魏征。老王博是一万个不相信的,房遗爱这个人整一个混不吝,惹急眼了连侯君集都敢剁了,他会怕魏征这个老头?

  一场朝会还真是虎头蛇尾的散了。一散朝,房遗爱就被李世民捉进了甘露殿,一进屋,他就遭到了李世民的唾沫星子,“臭小子,你咋回事,怎么这么容易就认输了,你答应朕的好处呢,告诉你,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你就一辈子在宫里待着吧!”

  “......”一辈子待宫里,那不成老太监了么,他可不想这样,高鹗还是再挺个十几年吧。

  “父皇,你别生气啊,小婿答应是答应了,可挡不住朝堂上那些人不答应啊!”房遗爱这话一出来,李世民就像甩手给他一巴掌,“臭小子,你傻了不成,人家逼着你停了捐粮活动。如今你要停了,人家还会不答应?”

  “嘿嘿,那可不一定,有道是此一时彼一时嘛,父皇,要不咱们打个赌?就这两天,那帮子老迷糊抢着争着要咱们继续这捐粮的事情!”

  “说个啥呢,让朕跟你打赌,成何体统?嗯,不过嘛,你真的确定那帮子老货会这样做?”李世民脑瓜子转了好几圈,就是没想明白房遗爱要咋样做,当真是奇怪了,老货们还会争着吵着捐粮食不成?

  “嘿嘿,不是一定,是必须滴,父皇,你要相信小婿,小婿啥时候吹过牛了!”房二公子信誓旦旦的,李世民俩眼也是眯了起来,房二公子不吹牛,大唐朝就不会这么缺耕牛了。以前不知道咋回事,敢情老多大黄牛都让房二郎吹死了。

  李世民觉得挺有趣的,摆着手笑道,“小子,你去忙活吧,朕倒要看看你是怎么耍的,不过丑话说前头,要是让那帮子老货整了,可别来找朕哭鼻子!”

  “父皇,瞧你说的,斗不过就哭那还是汉子?一哭就找爹爹那叫奶娃儿!”

  “什么乱七八糟的,赶紧滚,这两天朕都让你弄魔怔了!”李世民实在听不下去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一套接一套的,都快成顺口溜了。

  关中大佬们都在关心着房二郎要咋做,要他老老实实地停了卖官行为,估计是做梦,众人可都等着机会怎么整房二郎呢。

  老王博今天心气特别的顺,虽然丢了个汪呔,可也打击了房老二的嚣张气焰,大晚上的喝两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今个也巧了,天上月明星稀的,正是对月浊酒的好时光。老王博少有的来了点豪情,正想对月吟诗一首呢,谁曾想酒杯子刚端起来,大儿子王守烈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父亲,你看看这个,好像是房老二送来的!”王守烈手中的是一封信,信的内容他还没来得及看呢。

  王博暗骂一声晦气,这个房二郎惯会惹是生非,喝个酒都不让喝顺心了,将信拆开,老王博打着灯笼仔细瞧了起来,这一瞧之下,整张脸都变了,“一群废物,任朝凡那些人竟然让房遗爱活捉了!”

  王博没法不生气,他想过江南的事情会失败,不过那些族中死士们都死了,那也就死无对证了,没有证据,房老二不会傻乎乎的扯开脸跟王家对着来,就算他想,李世民也不会同意的。可是现在就不同了,任朝凡那些人当了活口,只要房遗爱愿意,就可以将任朝凡丢到刑部,进而借刑部之手将事情闹大。就算事情闹到刑部,王家也不会垮,可一定会损失惨重的,凭着房二郎的狠辣,他要不借机在王家身上挖一口肉下来,那就不是房遗爱了。

  “什么?这个没用的东西,父亲,房遗爱打算让我们做什么?”王守烈不傻,房遗爱不会无端送封信过来的。(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领主威武我和姐姐的爱爱混世小术士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调教香江随身副本闯仙界悍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