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俩老汉玩对战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72章 俩老汉玩对战

  做什么?王博真不想说,这估计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了,怪不得房二郎堂上答应的那么干脆呢,敢情早就想好怎么坑人了。其实房遗爱让王博做的事情也不难,无非是大张旗鼓的去户部捐粮而已,放在平常,老王家做点善事也是可以的,可是现在这么做,就是给关中各族丢脸了,更可笑的是,这个脸老王家还必须得丢,否则损失的将会更大。

  当王博决定明天去捐粮后,王守烈显得很激动,“父亲,咱们能信房老二么,那家伙就是个坑蒙拐骗下三滥,铜皮铁面王八蛋。这种人的话,能信?”

  “守烈,你还是想得太少了,房二那人鬼精鬼精的,他是个混蛋不假,也经常自食其言,可是在大事上,他绝不会乱来的!”王博这一点还是敢确定的,房遗爱这个人很聪明,他不会过分的得罪关中各族。如今陛下除了奉行科举,最重要的就是维持朝中平衡了,以前关陇势力太过强横了,给陛下太多掣肘了,如今陛下用房遗爱当刀,无非是要削弱关陇世家的力量而已,至于消灭关陇势力,当今陛下不会做的,没了关陇势力,有的山东豪族做大么,估计是个帝王都不会做这种蠢事。也正因为看到了这一点,房遗爱不会蠢到过分的逼迫关陇势力,双方都维持着一条线,只要不触动各方的底线就行。

  在朝而言,房府要的是科举施行下去,同样陛下也是如此,只要科举施行下去,那么一切都好商量。同样关陇势力也有自己的底线,那就是任何一家都不能灭亡。一旦有一家灭亡,其他各家也会殊死抵抗的,这也是为什么房遗爱只是毁掉汾州司马氏,而没有尽全力灭掉司马氏的原因。

  “父亲,房遗爱让我们这做又有什么好处,难道这样他就能将捐粮卖官的事情持续下去么?”王守烈觉得脑子里很乱,都快栾城一锅浆糊了,房遗爱每每出手,往往是出人意料。

  王博也是想不通,他摇着头叹息道。“谁知道呢?不过房二既然早有打算,那一定还有后招,我们拭目以待吧,倒看看他如何搅乱这京城的天!”

  王博一直觉得长孙无忌不够果决,如果他有杜如晦那样的决断力。也许关陇势力就不会遭遇如今的困境了。两年前房遗爱虽然声名鹊起,可那时候长孙无忌有无数种方法将房遗爱扼杀在摇篮之中。只可惜长孙无忌不够狠亦或者说众人都没有意料到一个成长起来的房遗爱会如此可怕。如今房遗爱已经成了关陇势力最大的祸患。更让人无奈的是,他翻手间将琅琊王氏和荥阳郑氏拴在了山东大族的马车之上,这也让房府身后有了可以抗衡关陇势力的护盾。

  如果仅仅如此,倒也罢了,最让人无奈的是房遗爱这个人特别的识时务,用岭南大营守着老宋家。简直就是给自己安了个双保险,他可以翻手间灭了宋家,也可以和宋家联合,当真是做了一手好买卖。说房遗爱惯会装疯卖傻也好。说他脑袋有病也好,总之人家活得很滋润,没事立个功讨个赏,再没事惹点事来个功过相抵。总之房二郎不冒尖,从来不让陛下觉得房府有多突出。王博曾经想过捧杀之策,可惜的是这一招在房遗爱身上一点用都不管,在外人看来人家房府还不如长孙家呢,陛下又怎么会对房府下手呢?除非是房府谋反,不过去年谋反案最佳的时机也已经错过了,哎,想想房老二就头疼。

  这一天户部衙门迎来了一个特殊的捐粮者,这个人就是王家大公子王守烈。王家也算给力,出手就是米粮两万石,可算是创造一个奇迹了。

  王守烈没有在户部多留一刻钟,丢下粮食就板着脸闪人了,王家人一走,房遗爱就咧着嘴笑了起来,“大哥,瞧见没,这就是老王家,很识时务的!”

  房遗直也是相当的无语,两兄弟正瞎聊着,门口就又来了一个人,这个人还是个女子。看那藕荷色的轻纱,房遗爱赶紧装了个样子,“哎呀,思颖,你咋来了,快来这坐坐,房某给你倒杯茶!”

  崔思颖撅着嘴白了房遗爱一眼,这家伙惯会装模作样,“得了,二公子,你就别在思颖面前玩这招了。也不知道你是咋办到的,我家老祖宗竟然要给你送粮食,给,这是接收的牌子,粮食后日就会运到。”

  “哈哈,咱们感情深嘛!”房遗爱老实不客气的将牌子收进了怀里,崔思颖真想跺他一脚,什么人嘛,啥话都敢说,还感情深,感情深怎么不给点好处?

  崔思颖没啥事,就坐桌旁喝起了茶水,她倒要看看房二郎还能唱什么戏。等了没多久,第三家就上门了,这次来的就是那个岭南老宋家的宋玉姑娘了,一看宋玉那笑语嫣然的样子,崔思颖忍不住啐了一口,好一个狐媚子,怪不得房老二整天念叨呢。

  宋玉很大方的献出了三万石米粮,同时还很识趣的送上了一个小箱子,至于箱子里的东西嘛,除了钱票子还有啥,这玩意李世民最喜欢了。

  房遗爱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如此大的阵仗,朝堂大佬和关中贵族们本能的觉得有点不妙,他们这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呢,市井中就开始传出一些流言蜚语了。

  做为京城最大的青楼,这仙梦楼自然是火爆的,来这的人不光可以玩姑娘,还可以听到各种劲爆的消息。这不,一个肥头大耳的公子哥伸着脖子吹嘘道,“你们听说了没,岭南老宋家给朝廷献了三万石米粮,俺的天啊,这可是大大的善举啊,咱太行山的灾民们总算有饭吃了!”

  “谁说不是呢,除了宋家,还有崔家、卢家、老王家,哎。真不愧是我朝有数的大族啊,这行事作风,就是比别家强。这一比较起来,有些人可就不咋滴喽!”某个人估计喝的有点多了,所以说话也有点冷嘲热讽的意思。

  “哎,兄弟,你说说,哪些人是什么人?”有道是看事的就是喜欢热闹,几个人劝着酒希望那人继续说下去。

  “咳咳,这个还能有谁。就咱大唐朝的这些王公大臣们呗,你们是不知道,那莒国公和卢国公都是当地豪族,家有良田万亩,可就是哭穷。那个郑国公魏老大人更是了得。以前总是把自己标榜的多么仁义爱民的,现在呢。朝廷缺少赈灾粮了。这老大人却一粒粮食都没送出来。这些人啊,还比不上人家城西老财主范东来呢,人家范财主为了给朝廷捐粮,在那衙门门口死死地睡了一夜!”

  “是啊,似这等碌碌无为之辈,枉为我大唐功勋了!”几个书生更是引经据典的责难了起来。青楼是啥地方,那可是三教九流,各式人物集聚的地方。

  仅仅一天的时间,长安大佬们就感受到了深深地压力。不光是压力,还是那种压力山大。程咬金脑袋灵光,当即把程处默喊了过来,“小子,给你个任务,无论如何要让我老程家把粮食献出去,还得让百姓说咱们好,娘的,这要是在藏着掖着的,就得被长安百姓的嘴骂死了。”

  程处默都快哭了,这老爹也太不靠谱了吧,上两天还嘱咐他不要乱应人呢,现在倒好,抢着要去送粮食了。程处默觉得自己去说没什么戏,就俊哥那人鬼精鬼精的,会认输么?

  “父亲,你就别为难孩儿了,这不是丢不丢脸的事,就算孩儿到了户部又能咋样,人家不收粮孩儿也没辙啊!”

  “你这混账,说的啥话,难道让为父亲自跑一趟?”程咬金还真说对了,程处默大脑上上下下的,就差扯着脖子叫声好了。

  没辙了,程咬金亲自押着一万斤粮食去了户部,这还没进门呢,就碰到对面而来的尉迟恭了,俩老汉都不是什么善茬,这一见面就唠叨上了。

  “哎呀,黑炭头,你这是干啥呢,不会你家粮食吃不了,来支援劳苦大众了吧?”尉迟恭心情本就不咋地,一听程咬金这阴阳怪气的话,当即就撸起了袖子,“老货,少他娘的说风凉话,你还不是一样,这会儿老子都快让人骂成黑心老鬼了。”

  “得了,你生气管屁用,都怪那个魏玄成,整日里死板的很,人家好好地善举,让他说的那么不堪,还非要停了,这下好了,咱这群人都把脸丢茅坑里去了!”

  “咳咳,程老货,你说谁呢,老夫做错了咋地?凭的是你家女婿太缺德,弄出个这种馊主意来!”魏征气的一肚子火,早知道不当这个恶人了,房二那个小狐狸,咋这么能算计呢,八成是房玄龄教的。

  “我家女婿怎么了,有本事你也整个女婿出来啊,整不出来,还羡慕嫉妒恨的,黑炭头,走着,平生最瞧不起这种人了,可害苦了一群人喽!”

  程咬金进了户部,书吏们一个个的都站了起来,尉迟恭暴躁的很,拍着桌子就吼了起来,“赶紧记录啊,我尉迟恭一万斤粟米!”

  “啊?这个,老将军,咱这粮食够了啊,房将军说过了,不让乱收了,你们看是不是把这粮食收回去?”

  “混蛋,咋地了,你们能收王博老儿的粮食,就不能收我尉迟恭的粮食了,难道我尉迟恭的粟米是坏的不成?别跟老夫扯什么房将军,房俊那小儿在哪里,让他出来,他今个要是不把粮食收了,老夫就领人把他家西跨院的女人押军营里看着去!”

  一听尉迟恭这话,程咬金立马就不干了,指着尉迟恭的鼻子 就骂道,“黑炭头,你胡咧咧个啥呢,知道我家灵儿不,你敢动他一个寒毛,老程就掐死你!”

  “你敢,就你那两下子,老夫会骂你?”尉迟恭撸着袖子刚笑了两声,就见程咬金跟条疯狗一样扑了过来,程咬金也是说话算话,俩手筛住尉迟恭的脖子就用劲儿,弄得尉迟恭满嘴的骂娘声,“老货,你还玩真的了,老子不把你揍得叫爷爷,就跟你姓了!”

  魏征白胡子飘啊飘的,他记得额头都冒汗了,这俩人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啊,好好地捐粮能闹成这幅样子,还打架 ,要是打架也别这样玩啊,一个双手掐脖子,一个单手摘桃子,整两个地痞老流氓啊。

  一帮子书吏吓得都不敢动弹了,俩国公打架,谁插得上手啊。(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桃运狂医开艘航母去抗日我为王极品女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