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亚里士多德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73章 亚里士多德

  房家二兄弟怕窗眼上看的正起劲呢,一看俩老汉真开打了,顿时吓得尿都快出来了。

  房遗直到底是文化人,就是骂人都不带吐脏字的,“这俩人.....当真.....当真是脸皮子当城门子用了,这叫什么事?”

  房遗爱懒得唠叨了,赶紧出去拉架吧,这俩人这要弄出点伤来,得不偿失啊。一路跑着,房遗爱还一边大喊道,“都他娘的傻愣着干嘛,动手把两位老将军都拉开,快点啊!”

  让房遗爱意外的是刚吼了一嗓子,两个还在打架的老汉立马松手有说有笑的站了起来,房遗爱脑袋一蒙就反应了过来,娘的,被俩老货给耍了。

  “嘿嘿,好贤婿,你总算出来了,赶紧的,这可是上万斤的细粮,老夫没有亏待你吧!哎,那个谁谁谁,赶紧的做个记录,要是明天还有人说老程家是黑心驴肝肺的土财主,老子就把你捏吧了!”

  房遗爱一点辙都没有,碰到这样的老货还能说啥,该咋办咋办吧,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就是找了个程咬金这样的老岳父。

  魏征觉得老头疼了,见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俩老汉争相表演,最后还理直气壮的教育小年轻。房二公子不想轻易开着道口子的,可是谁让程咬金这个老岳父瞎掺合的,不给程咬金面子也得给自家媳妇面子啊。王公大臣捐粮的口子一开,后边的人算是挡不住了,想什么李绩、李孝恭之流的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户部衙门里挤,说起来,这倒成了长安城的一道风景线了。

  被大佬们轰炸了几天,房遗爱累的都快虚脱了。仔细说起来,主要是心累。享受着海棠的按摩,房二公子眯着眼睛不愿意睁开了,也该好好享受下了,这些天忙活下来,就属着李世民最高兴了,解决了粮食问题,还连带着大大的收获了一笔,眼看着李世民的小仓库越来越丰盈了。

  有时候你越想消停下,事情越是找上你。这不,刚歇了没两天,工部的人就找上了房遗爱。房遗爱也没想到公布的人会找他请教治疗疫病的事情,太行山大震,灾民死了不少。很容易出现疫病的,所以提前做点预防也是应该的。可问题是房遗爱一个啥医学不懂的人。他知道怎么治疗疫病啊,没办法只好,将所谓的撒石灰,清理卫生,放火烧等方法告诉了工部的人。

  贞观十六年,注定是多事的一年。太行山一带的情势刚刚稳定下来,四月初的时候,吐蕃使者又要进京了,这次吐蕃派来了扎马仁次。说起来。扎马仁次和房遗爱也算是老对手了,李世民很自然的让房遗爱当上了谈判使。

  房二公子本希望禄东赞那老家伙能当和谈使的,只要他敢来,就是冒着被人骂的风险也要把禄东赞的头摘下来当球踢,只可惜禄东赞学聪明了,把个没庐氏二世祖给派来了。房遗爱对扎马仁次一点兴趣都没有,像这种吐蕃二百五,留着他活着祸害吐蕃人比较好。

  吐蕃使者还没来,李世民就已经开始给房遗爱阐述理念了,“房俊,这次无论怎样,想办法跟吐蕃人求和,估计突厥人马上就要有行动了。”

  “父皇,这求和倒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不知道父皇是想要委婉点的,还是要直接点的?”房遗爱这话可把李世民问糊涂了,“臭小子,别卖关子了,快说说,何为委婉,何为直接?”

  “呵呵,这个就好解释了,委婉点的吗,就是光明正大的谈,完全遵守何谈约定,以彰显我大唐之威严。这个直接点的嘛,简单点说就是不要脸,先跟吐蕃人谈好了,在吐蕃人麻痹大意的时候,转脸撕毁盟约,出兵吐火罗,将整个吐蕃封死在西南高原上!”

  房遗爱第一个主意算是李世民所说的谈判了,第二个法子就真有点缺德了,跟吐蕃人签了盟约,然后趁着吐蕃人大意占据吐火罗,这种行为可算是翻脸比翻书还要快了。大唐是什么,大唐可是天朝上国,礼仪之邦,做下这等龌龊之事,不是被人耻笑么?

  李世民听的是心惊肉跳的,第一种方法扯过不提,第二个法子可真是太让人动心了,“臭小子,要是你的话,你会怎么选?”

  怎么选?房遗爱觉得李世民在说废话,他房二公子从来没要过脸,当然是选第二个了,他嘿嘿一笑,很猥琐的眨了眨眼,“父皇,就小婿是啥人,你还能不了解?”

  李世民不禁乐了,他指着房遗爱哈哈大笑道,“臭小子,你还真有点自知之明啊,你这法子确实挺好的,只不过这种事做出来是不是?”

  “是个啥啊,父皇,不是小婿说你啊,你是咱大唐的皇帝陛下,让突厥人或者吐蕃人说你好有用么,得让咱们大唐的百姓说你好才行啊。你想想,百姓啥时候才会觉得你好呢,就是你能给他们太平安康的生活环境,给他们足够的粮食和保暖的衣服,只要对我大唐有好处,需要管他国怎么看咱们么?”

  房遗爱滔滔不绝的灌输着后世的思想知识,国与国之间有的是实力和利益,别人说你好管个屁用?李世民有点心动了,只是他还是霍不出这张老脸去,“有道是众口铄金,若是别人乱说,保不准百姓会受到挑唆的,不行,你这个主意还是有点冒险了。”

  “嗨,父皇,这事好办啊,咱们可以搞宣传嘛!”房遗爱张嘴蹦出了宣传两个字,李世民倒是来兴趣了,摆个手势笑道,“宣传?你继续说下去,这宣传是怎么回事?”

  “这个宣传嘛,其实就是忽悠,例如咱在盒子里装块破石头,咱们就说这盒子里装的是千年难遇的玉石。让人拿着盒子挨村的忽悠,忽悠一次不行,就忽悠两次。只要忽悠多了,百姓自然就信了!”

  “是么石头玉石的,你到底想说啥?”李世民有点绕迷糊了,咋听着那么不对味呢,还有那个忽悠又是个啥玩意儿?

  “父皇,这只是打个比方,咱就拿你这事来说,到时候就让官吏挨村的去忽悠,就说我大唐皇帝陛下为了天下百姓的幸福甘愿忍受他国的骂名,总之说的越动情越好。最好是能把人忽悠哭了,小婿还就不信了,漫天遍地的忽悠,还不能把父皇碰到神的位置?”

  要说房遗爱唠叨了这么多,恐怕就那个神的位置最动人了。李世民是啥人,就是个死要脸的老货。果然。李世民很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笑了一会儿,他有点无奈的吭哧道,“贤婿,这好像是在骗人吧?”

  房遗爱俩眼一瞪,很是认真的笑道,“父皇。你这叫啥话,忽悠其实就是骗人啊,不骗还忽悠个啥?”

  “.....你小子,弄半天你那忽悠二字就是骗人的意思。可怜朕白想这么多了!”李世民显得很不屑的样子,房二公子心中还照样不屑呢,装什么装,搞得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李老货登基之前还不知道骗过多少人呢,现在装好人了。

  跟李世民唠叨了半天,李世民最后给了句话,说要考虑一下。考虑就考虑呗,房遗爱才懒得争呢,离开甘露殿,他叼着根草叶就往宫外走,没曾想到门口的时候居然碰到了个老熟人。房遗爱和长孙家两位公子可真是太熟悉了,如今长孙冲疯疯癫癫,好多事就由长孙涣出面了。

  一看到房遗爱,长孙涣一张脸就寒了下来,“让开,好狗不挡道!”长孙涣不会跟房遗爱有什么好语气的,房二公子也不在意,跟一个落魄之人争什么,摆摆手无所谓道,“走吧,好狗专门汪汪叫!对了,最近宫里养了几条母獒犬,你可小心点,要是被围了,招呼一声,房某立马来救你!”

  这会儿宫门可有不少羽林卫呢,听房遗爱如此挖苦长孙涣,一个个憋得脸都红了。长孙涣气得不轻,他恨自己为啥没有天下无敌的神功,要是能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他早就发个功把房老二吹渭水河里当王八了。

  “咳咳,好热闹啊,这是怎么了,说笑话呢?”一声清脆的嗓音响起,石板路上走来一个丰腴的宫装美人。一看到这美人,房遗爱心里就开始打突突了,阴玉凤这个女人简直是太疯狂了,守着这么多人还敢飞媚眼。

  “参见阴妃!”众人赶紧拱手行了一礼,都是同样的行礼,就属着房遗爱最没诚意了,这会儿躬个身,以后找机会在床上让阴玉凤给他行个大礼。

  “都免了吧,来,跟我说说,刚才是怎么回事?”阴玉凤说着话,一双眼睛却笑眯眯的盯着长孙涣看,长孙涣是啥人,那可是彻头彻尾的色痞子,当年把好好地甘雪儿折腾成那个样子,可见其人多么的有手段了。阴玉凤妖艳不妖艳,无需多说了,如果不是阴玉凤的身份摆在那里,长孙涣就忍不住把阴玉凤关小屋里调教一番了。

  房遗爱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赶紧插嘴道,“阴妃,是这样的,刚才长孙二公子要买拐杖,房某告诉他我府上有个铁打的拐杖,可以送给他,可长孙二公子偏不要,非说什么木头的好。”

  “嗯?”阴玉凤算是被房遗爱整服气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不过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话。

  长孙涣俩眼瞪得溜圆,房遗爱这是在诅咒他变成瘸子么?当真是缺德极了,这家伙生下来就是跟长孙家做对的么?

  “房老二,你嘴上积点德能成么?”长孙涣少有的说了句软话,房遗爱却不领情,“积德?积德是个啥玩意儿,房某知道亚里士多德,拉基米德,却不知道积德是个啥玩意,难道长孙二公子最近找到这个积德了?”

  “......”长孙涣决定不说话了,什么亚里士多德,拉基米德的,这到底哪个地缝里钻出来的玩意儿?

  说不过就走,这就是长孙涣,还积德,赶明改个名字叫缺德算了。阴玉凤对那个亚里士多德可是很感兴趣呢,眼瞅着长孙涣进攻找长孙皇后去了,阴玉凤一本正经的问道,“房俊,那个亚里士多德又是何人?”

  房二公子没解释,他右腿踩在花池上,右拳顶在额头,很快做了个思想者的姿势,“看到没,这就是亚里士多德,如此姿势,有助于思考,经常练习,可以变得更加聪明!”

  呸,阴玉凤真想吐房遗爱一脸,只可惜人太多,只能忍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