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坑人无极限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75章 坑人无极限

  某一天,扎马仁次见到了那个司库官岑久,岑久说了什么,别人不知道,不过看扎马仁次的笑容就知道一定是好事了。扎马仁次决定自己要主动出击,天天让房老二吊着鼻子走,也不是个事啊。

  房遗爱一直在等着扎马仁次呢,谁曾想这家伙这么能忍。郑丽琬做镜子前不断地摆弄着自己的长发,“夫君,你倒真有点过分了哦,妾身总以为你弄那些粮食只是为了帮陛下呢,没想到你早就想到怎么折腾吐蕃人了。”

  “这有什么难猜的,丽琬,你可知道吐蕃境内的情况,这两年吐蕃大旱,粮食更是少得可怜。如果他们现在占着多玛城和白玉城,还可以在我大唐境内劫掠一些,可现在嘛,只能想别的办法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你打算跟吐蕃人要什么?”郑丽琬觉得自家夫君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既然给吐蕃人准备了粮食,那一定也给吐蕃人准备好了刀子,谈判嘛,一张一合,一进一退,这才是真正的智者。

  房遗爱没来得及说,就听院外的人喊道扎马仁次来府里打酱油了。对于这个打酱油的扎马仁次,房遗爱表现出了一种少有的热情。

  “丽琬,你瞧好吧,看为夫怎么折腾这家伙吧!”房遗爱大笑着出了屋,郑丽琬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还卖关子,今天晚上吹吹枕边风,看他还藏得住不?

  房遗爱一眼就看到站客厅里装文明人的扎马仁次了,他进屋立马拱了个手,“哎呀,仁次兄咋跑房某这来了?来。快请坐,丫头啊,赶紧去弄几个菜,要好点的,那个什么一粒千金的冬虫也炒了!”

  海棠听得一愣一愣的,家里哪有那个一粒千金的冬虫?好在看到房遗爱对她使眼色了,她赶紧点头笑道,“是,公子!”

  海棠丫头优雅的转过身,将那浑圆的翘臀留给了身后的人。扎马仁次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美人,免不了会多望几眼了,“房将军,你这府上好气派,仁次羡慕。羡慕得很。”

  羡慕个屁,这个吐蕃蛮子到底想说啥?伸个手让扎马仁次坐下后。房遗爱端着茶杯子笑眯眯的问道。“仁次兄,听说你娶了十四房媳妇,可真有此事?”

  “咳咳”扎马仁次刚喝了口水,差点给呛着,哪有这样的,人家别人娶多少媳妇。干你屁事,再说了他们两个关系好像也不咋地吧,要说交情也有点,可那都是仇人的交情。实在搞不懂房遗爱是什么意思。所以扎马仁次没敢急着乱说话,“呵呵,房将军说得是!”

  “哦,看来事情是真的了,仁次兄,你好身子啊,话说‘良田累死老黄牛,好女拖垮英雄汉’,仁次兄可否教教房某?”

  噗,扎马仁次差点吐出来,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他来这里可是为了谈判的,可不是跟房老二交流什么泡妞经验的。咳嗽了两声,扎马仁次有些尴尬的笑道,“房将军,这个仁次不知了。呵呵,今个来啊,就是想跟房将军聊聊这议和的事情!”

  “议和?不会吧,仁次兄,你们吐蕃兵强马壮的,打得我大唐憋城里都不敢出来了,你们咋还议和了?依房某看啊,咱们也别议和了,干脆各回各家,你让那个赞普继续攻,我们继续守,咱们打上个十年八年的,才叫汉子嘛!”

  扎马仁次真想一口唾沫吐房遗爱脸上,这家伙说话就不知道啥叫羞耻么?这段时间吐蕃为了夺回东面的白玉城一线,出兵都好多次了,可是唐军就躲城里放箭,任吐蕃士兵怎么骂,他们就是不出城。要说野战,吐蕃勇士没把唐军放眼里,可论起攻城战,吐蕃勇士就只能干瞪眼了,好不容易弄点工程车和云梯,也都被唐军一把火烧了,光用人去攻城,唐军伤的起,吐蕃也伤不起啊。如今吐蕃可不光大唐一个敌人,东面是汉人组成的铜墙铁壁,西边是象雄,西北还盘踞着蠢蠢欲动的噶尔木。总之,扎马仁次这个废材都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跟大唐爆发全面冲突,好在大唐的日子也不好过,最近突厥人牧马金山,大有出兵阿拉善大草原的可能。

  “这个,这个....房将军,你说笑了,不管怎样,休兵对我两家都有好处吧,想来天朝也不希望如此打下去吧!”

  这些吐蕃人,就是欺软怕硬,以前一口一个汉人蛮子的,现在倒张口说什么天朝了。房遗爱绷着脸,有些不爽的哼道,“扎马仁次,你当我大唐是什么了,你们想打就打,你们想停就停,房某告诉你,想停战可以,给老子把白玉城一线西边五十里的地方都让出来。要是不答应,你立马滚回你的吐蕃。”

  房遗爱语气很硬,他这样,扎马仁次倒不觉得意外了,这才是那个房二愣子嘛。就知道这议和的事情没那么容易的,扎马仁次等了一会儿,才小声道,“房将军,你也莫这样,停战对我双方都有好处,突厥人眼看着就要出兵了。就算大唐再强,能独自面对我吐蕃和突厥两方么?”

  “嘿嘿,这跟你们没关系,我大唐地大物博,有的是方法应对你们!”房遗爱心中是有点犯嘀咕的,不过嘴上还得表现的硬气点,议和嘛,就得吹牛皮,就算是个手不能提刀的老头你也得吹成尚能饱餐的廉颇。

  “你....”扎马仁次也是第一次当议和使者,再加上整日里娇生惯养的,房遗爱说话如此冲,他也忍不下去了,当即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房将军,你别欺人太甚了,我吐蕃有着议和的诚心,可你呢!”

  “老子怎么着了?不爽的话立马滚蛋,老子还懒得伺候你呢,来啊,送客!”房遗爱说着就朝外喊起来,扎马仁次立马就懵了。这他娘的是谈判呢,真不愧是房二愣子。真要说起来,扎马仁次还真有点虚,因为来的时候松赞干布就说了,无论如何也得跟大唐休战,否则就灭不了噶尔木了。只要解决了西线的麻烦,在转过头来跟大唐算账也不迟的。

  气势一软,扎马仁次就有点郁闷的叫道,“别,房将军。你别这样,有话好商量!有话好商量!”

  “商量个屁,你答应不答应,不答应就滚,啥时候同意了。再来找本公子,要实在不行。就回吐蕃问问你们那个松赞干布!”

  “好。房将军,我答应了”扎马仁次几乎是咬着牙挤出了几个字,不过他最后又补充了一句话,“不过,我吐蕃也是有要求的,希望房将军能卖我吐蕃一些粮食。如果房将军不答应,我吐蕃也不会答应你的!”

  靠,还学会讨价还价了,有长进嘛。房遗爱心里早就有数了,“说说,你们想要多少?告诉你,我大唐太行山刚经历了一场大灾,可没有多少粮食卖给你们!”

  “两万石!”扎马仁次倒也干脆,大义凛然的伸出了俩手指头,房遗爱长呼了口气,“扎马仁次,你疯了不成?最多一万石,多了没有!”

  “三万石!”扎马仁次听说过房遗爱是怎么坑人的,何不用用他的法子呢?房遗爱也愣住了,这个吐蕃王八蛋还真是好学啊,要是再不同意,估计这货就要说四万石了,“行,扎马仁次,算你狠,下次别栽老子手里!”

  扎马仁次跟打了大胜仗一样,他拱手行了一礼,呵呵笑道,“房将军,估计你多想了,仁次不会落在你手中的!”

  “吹牛谁不会?以后睡觉的时候小心点,这年头猛男变太监,野鸡成凤凰的事情也不少,仁次兄落在房某手里,又有什么稀罕的?”

  这个王八蛋,怎么什么话都说,还猛男变太监,真要变成了太监,他那十四房媳妇怎么办?房遗爱也就恶心下扎马仁次,待得海棠把酒菜送上来,两个人坐在酒桌上说起了交易粮食的细节,按照房遗爱的说法,就是双方再凉州南边四十里处交换粮食。扎马仁次就想在多玛城换粮食,他这话一出口,就遭到了房遗爱一阵喝骂。

  “扎马仁次,你喝酒喝迷糊了?你知道把粮食运到多玛城需要多久么?再说了,那地方全都是戈壁滩,你们难道打算运着粮食在沙漠里走两天?”

  “额!”扎马仁次脸有点红,不是喝酒喝得,而是臊的,他还真没想到这一点,光想着多玛城离着吐蕃近了。

  最终两人还是把交易地点定在了凉州以南,这地方双方都放心,总之房遗爱要求扎马仁次弄一万头牦牛来换,至于那些羊羔子,他可没看在眼里。没了羊羔子,吐蕃大肥羊还能再生,可没了成年大牦牛,吐蕃人就是想补充,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完成的。现在吐蕃大旱,显不出牦牛的重要性,等大旱过去,吐蕃人就该哭了。

  酒足饭饱,也该离开了,扎马仁次打个饱嗝刚转过身,就被房遗爱叫住了,“仁次兄,你干嘛去,赶紧付账啊!”

  “付账?”扎马仁次满脸的无辜之情,房遗爱叹口气没好气的解释道,“仁次兄,你看看这冬虫,这可是天山下来的千年冬虫,一粒千金的,其他的房某就不算了,你就付一半吧,给五千贯,这事就算过去了!”

  扎马仁次差点气疯了,主人给客人一顿饭,咋还要钱了?坑人呢,绝对是在坑人,那什么冬虫,他们吐蕃多得是,“房将军,你咋能这样?”

  “房某咋了?房某就是开酒楼的,你吃饭给钱,还有啥可说的?那冬虫都进你一个人的肚了,房某可以一点都没吃!”

  “给,我给!”扎马仁次没脾气了,房老二都算计到这种地步了,还能说啥。扎马仁次觉得自己还是太嫩了,早该有所防备的,房老二的饭哪是那么好吃的,不过还别说,房府的饭菜比那仙梦楼里的菜强多了,就是价钱忒特么贵了。

  扎马仁次走后,西跨院的女人就笑翻了,她们这个夫君鬼精鬼精的,啥时候能能找到赚钱的法子,这次也活该扎马仁次倒霉了,谁让他明知道房二公子不是好人,还留下来吃饭的呢?

  大晚上的房遗爱还没脱衣服呢,就听珞女侠没好气的踏着鞋子走了进来,“房俊,你那两个日本小媳妇又来了!”

  佐佐姐妹?房遗爱心里有点痒痒了,这俩日本妞伺候人的本事没得说,这多日不见,还真有点想念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悍戚开艘航母去抗日三国小兵之霸途混世小术士重生在三国桃运狂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