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河套之主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79章 河套之主

  如果这个世上落叶总能归根,那风还有何用?其实不光蒲公英会飞,连那落叶也照样会飞,只不过是一个飞得远,一个飞的近。如果思绪可以飘到遥远,房遗爱希望这思绪不再回来。春天里的长安,处处透着生机,可朝廷上却顶着无数的压抑。

  襄城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她永远不会像小女孩那样哭泣,更不会找什么怀抱。自从得知出征的消息后,襄城就在闺房里放了一个香炉,她无法代替二郎冲锋陷阵,可她的祈祷同样可以给二郎带来无穷的力量。

  公主府的月季花还未开放,有的只是粉红色的花骨朵,搂着襄城的纤腰,房遗爱静静地享受着这短暂的祥和。襄城一句话也不想说,就那么静静地靠在房遗爱肩头上,“房俊,等回来了,给我留个孩子吧?”

  襄城能说出这种话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的,一个守寡的公主,先怀上孩子,恐怕就算李世民不怪罪,襄城也会被那群儒生骂死的。

  “好,我一定会回来的!”房遗爱心中也有了决定,等回来了,一定将襄城接近西跨院,到那时,襄城就不用遮遮掩掩的活着了。

  萧慕儿去了趟房府,她只是和长乐聊了一些话就离开了,对于萧慕儿的心思,长乐也能理解的,再怎么说,南梁萧氏也是曾经的皇族,就算现在兰陵萧氏那也是江南影响力最大的世家大族。做为萧家大小姐,萧慕儿身上若没有点傲气,那是不可能的。也许萧慕儿很关心房遗爱,可是她却没有直接表现出来,而是找上了长乐,她这么做无非是想给自己争取到一点地位罢了。以后总归要嫁进西跨院的,不仅仅是因为房俊占了她的身子,更因为她眼中再也看不上其他男人了。

  一切都好说的,可萧慕儿不希望自己太过卑微,在那个西跨院里,她争不过长乐、争不过玲珑,至少应该不能比郑丽琬差的。

  房遗爱并没有留在襄城公主府吃饭,还是早点离开的好,若是再待下去,他真怕襄城会跟长乐一样偷偷的抹眼泪儿。出了公主府。才发现天色早已经暗了下来,走在东城昏暗的街道上,房遗爱发现行人变得比以往更稀疏了,也许是心理作用吧。

  “二公子.....”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房遗爱转头望去。就看到一个脆弱的身影在黑暗里站着。真是没想到,唐悠芯会出现在这里。

  唐悠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她觉得自己应该恨房遗爱的。因为在房遗爱眼中,她唐悠芯竟然连个卑微的青楼女子都不如。可事实上,唐悠芯恨不起来,每当她强迫自己恨房遗爱的时候,总有个声音告诉她不能恨。想想以前的种种,谁对谁错还有意义么?

  “唐悠芯?你怎么会在这里?”房遗爱一步步走过去。却看到唐悠芯竟然不自觉的往昏暗的墙角里躲去,看来她是真的怕了,也许以前对她的伤害太深了,可是怪得了他么?他房遗爱有错。唐悠芯更有错。

  唐悠芯身子有点发颤,她不敢看房遗爱的眼睛,即使现在是昏暗的夜里也不行,“二公子,我....我....我想你能平安归来,打仗.....打仗.....总会死人的,希望你能珍惜自己!”

  房遗爱以为唐悠芯是来发泄的,谁曾想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一时间房遗爱有点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他笑着转过了身,“唐悠芯,谢谢你了。以后你也不用来找我了,房某对你发誓,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

  房遗爱希望能够解开这个结,仇恨是该散去的,更何况他和唐悠芯之间的事情根本算不上什么仇恨,如果说是,那只是心里不平衡的报复罢了。不知道这次还能不能回来,如果战事艰难,也许会死在突厥人手中,既然生死不知,又何必带着仇恨上战场呢?

  此刻的房遗爱是如此的洒脱,他的样子又哪像那种顽劣的王公子弟?唐悠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当她明白房遗爱的话后,房遗爱的人已经走出了几丈远。看着那个魁梧的背影,唐悠芯竟然伤心了起来,过去的都过去了,难道她唐悠芯真的能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么?没到梦里,她梦到的都是房遗爱在她身上驰骋的样子,醒了,她会流泪,也会傻笑,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有的东西当你失去的时候,你才知道自己有多在乎,唐悠芯现在才知道自己记住的不是那份屈辱,更不是仇恨,她只是想活在房遗爱的脑海里而已,这个男人,注定是不平凡的。不知哪来的勇气,唐悠芯拼命地跑了起来,房遗爱走的并不快,唐悠芯很快就追了上去,她奔到房遗爱身后,猛地抱住了房遗爱的腰。

  “房二郎,你为什么如此狠心?我唐悠芯任你糟蹋,任你作践,我在你面前,甚至连那青楼女子都不如,你现在居然说什么过去事情就过去了,你为什么要这样,你真的能忘记么?”

  唐悠芯如此大的反应,房遗爱怎么也不会想到的,听着唐悠芯抽泣的话语,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过了良久,他掰开唐悠芯的双手,慢慢的转过了身,“唐悠芯,你干嘛反应如此大,你不该恨我的么?”

  恨?房遗爱这么说,唐悠芯哭得更厉害了,“是,我该恨你,可我更恨我自己,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恨不起来,我想恨你,可是梦里见到的却又都是你。你说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说着,唐悠芯慢慢的蹲下了身子,她都快疯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活着了,以前还能说是为了报仇,可现在她搞不懂自己算是怎么回事。

  房遗爱从没想过唐悠芯有着这么多的忧愁,看她蜷缩这身子的样子。真的无助急了,这一刻,她仿佛看到了当年的武顺。伸手抚摸着唐悠芯的秀发,房遗爱缓声安慰道,“别哭了,本公子只是说要忘记仇恨,何时说过要忘记你了?真的,你很美,你的身子能让所有的男人痴迷!”

  如果说是恭维那就算吧,每个女人都爱听好话。唐悠芯也不例外,她眨着一双水雾般的眼眸,不敢相信的问道,“二公子,你不嫌弃我么?”

  “我若是嫌弃。还会要你的身子么?赶快回家吧,难道要本公子送你回去么?”哈哈一笑。房遗爱自顾自的走向了回家的路。唐悠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了。明明年纪不大,为什么说出来的话总是那么难以琢磨呢?也许房遗爱说得对,天不早了,他有家可归,她唐悠芯也该回家了,路有无数条。所以能走出无数的花样。

  天上繁星点点,地上人心惶惶。大唐朝将迎来立国之后最为严峻的考验,就像这天上的流星,划过天空的时候很美丽。可是没人愿意去当那颗流星。

  三弥山,做为突厥人最为神圣的地方,这里不光是大突厥的王庭,更是突厥最为繁华的地方。后世的石国曾经变成过突厥最热闹的集市,可是现在的石国还是个人烟稀少的小城呢。

  咄陆可汗算得上草原上的一代枭雄了,比起劼利可汗,咄陆更加的有耐性,大唐太大了,不是突厥人能够吞下的。大唐这块肥肉只能一口一口的吃,想一口吞下去,一定会被撑死的。而且劼利可汗的失败,也给了咄陆一个提醒,那就是一定要先安定好内部,正因为如此,咄陆从不愿跟大唐爆发全面的冲突。

  大唐有着各种不稳定的因素,突厥境内也是如此,首先咄陆要防着贺鲁,阿史那社贺鲁,做为阿史那社家族信任的继承者,其身上有着高贵的血统,更有着弩失毕人的拥戴。最要命的是贺鲁有野心,所以咄陆必须先限定贺鲁的权力才行,一直到将贺鲁的势力全部排除虎师之后,咄陆可汗才算真正的松了口气。

  只要将虎师真正的握在手中,那贺鲁就翻不了天,在突厥境内,虎师不光代表着强悍的战斗力,更有着无与伦比的威望,虎师所保护的人,没人敢闹事的,就算阿史那社贺鲁也不行。

  贞观十六年,咄陆可汗已经准备对大唐下手了,他知道汉人在休养生息,所以他不能给汉人太长的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唐只能越来越强,而突厥却会越来越弱,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早展开决战,谁赢了,谁就是河套走廊的主人。河套走廊,能让任何帝王为之眼红,看看河套走廊都有什么吧,可汗浮图城、龟兹、月氏,哪个不是富裕的所在?

  “达哈勒,此次前军交由你全权指挥,本汗当率中军随后。汉人那边已经传来消息了,此次李世民会御驾亲征,所以,我突厥能不能一举称雄从而拿下河套走廊,就看这一战了!”咄陆有着无穷的信心,因为他有着战无不胜的虎师。经过龙虎卫历练的虎师,早已脱胎换骨了,更何况达哈勒也是突厥少有的军事奇才。

  “大汗放心,达哈勒定不负所托,只是东面居延海方向,贺鲁会不会照令行事?”达哈勒是有点担心的,这次突厥可是分兵两路进发的,而最主要的攻击点不是达哈勒和咄陆可汗的几十万大军,真正的杀手是居延海方向的贺鲁大军。

  “达哈勒,本汗知道你担心什么,你放心便是了,戈林翰能镇住贺鲁的,而且本汗早有安排,贺鲁不敢乱来的。他如果想活命,就必须那些灵州,进逼长安城!”咄陆可汗想的比较多,他早早的就已经给贺鲁安排好了刀斧手,如果他敢学契苾何力,那就让他人头落地。相信贺鲁是个聪明人,为今之计,就是立个大大的功劳,只要有功劳护身,他咄陆就没有理由杀贺鲁。

  与咄陆可汗一样,贺鲁心中也是冒出了许多的念想,其中一条就是投降汉人,可是这个念头一起来,他就压了下去,投降是不可能的,虽然对外人说居延海只是两个豹师,可事实上居延海已经驻扎了一个虎师和四个豹师。为了迷惑汉人的探子,整个大营挨得非常紧凑,没个大帐中也挤满了人。

  正因为有着虎师在,贺鲁才不敢有二心,戈林翰那个老家伙可是个狠心的主,他要是想动刀子,贺鲁还真是一点辙都没有。

  不知为何,今日下起了蒙蒙细雨,可房遗爱还是上路了,一处西门,他转身深深地望了一眼长安城。(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洪荒之冥河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