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0章 优美的阿媛城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80章 优美的阿媛城

  一匹棕红色的马儿从身旁略了过去,那马慢慢的停在了前边的白桦树下,长孙纳兰手里提着马鞭,杏眼圆睁道,“房二郎,你这是何意,出征也不跟我说一声的么?”

  “呵呵,少将军,我们先走着,你聊着!”李穆一看是长孙纳兰到了,赶紧打个哈哈领着人往前走去。

  马队前行,房遗爱却只能催着黑虎凑了过去,“兰儿,你该知道的,房某是怕你学院里那些女人抹眼泪儿,这些天啊,我都快让泪水淹死了!”

  “哼,你把我长孙纳兰当成什么人了?房俊,我知道你打仗很厉害,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现在你不是那个冲锋陷阵的猛将了!”

  “哈哈,兰儿,房某谢你夸奖了,织好红盖头等着我,此战结束了,房某定当娶你回家!”

  黑虎马瞬间就跑出去了老远,长孙纳兰忍不住啐了一口,这王八蛋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口花花的。其实长孙纳兰真的很担心,她不知道这次房遗爱还能不能回来,说什么给房遗爱守活寡,那是骗人的,做为长孙家的大小姐,怎么可能为了一个男人守寡呢?但愿房遗爱能活着回来吧,没了他,整个生活将丢掉许多的色彩。

  伴着蒙蒙细雨,房遗爱消失在了长安西面的树林,越过骊山,再往西就是凉州了,这一次,他要去月氏,那里还有这许许多多的事情。

  赤水河,还是那么的美丽,从伊宁草原走来,看到的便是赤水河的风景。房遗爱坐在河边,不断地往水里丢着草屑。在他身边坐着两个女子,这两名女子全都是一身西域男儿的打扮,可是宽大的长袍,却依旧挡不住她们傲然的身姿。

  这次出征,珞女侠肯定是要跟着的,但是李婉柔混进来,就有点出人意料了。房遗爱一开始并不知道婉柔跟在队伍里,直到出了伊州,他才看到婉柔的影子。不过此时再让婉柔回去已经不太可能了。“你上次过赤水河的时候是一个人么?”

  婉柔不着痕迹的白了房遗爱一眼,“怎么,难道还得有其他人跟着才行么?”婉柔不懂房遗爱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身边还能多个男人不成?

  “嘿嘿,没。神仙姐姐,你看这里山清水秀。草地肥沃的。咱们要不要那啥下呢?”房二公子说着,一只手就慢悠悠的摸了过去,婉柔神情一凛,没好气的哼道,“就属你胆大,要玩找你的珞女侠玩去!”

  婉柔到底没闻珞那样的厚脸皮。提着裙子跑回帐篷了,珞女侠倒是得意得很,指着婉柔的背影小声嘀咕道,“房俊。你家神仙姐姐就是假正经,做那事的时候就属她叫的最响亮了!”

  婉柔耳力好得很,将闻珞的话听了个完完整整的,她心下一恼,气呼呼的哼了哼,跟珞女侠讲道理么?简直就是找罪受,当年珞女侠还是九幽的时候,就是个不讲道理的破杀手。

  阿媛城,比起以前,这里更加的繁华了,自从可汗浮图城落于大唐之手后,西域各国商人前往大唐的频率就更高了。娜鲁这个女王,当得听没有意思的,因为月氏国内根本不会有什么大事让她操心。不过最近这段时间,娜鲁却忙了起来,因为吐火罗的噶尔木人马将要和松赞干布打起来了。

  姚万林算得上月氏国里名符其实的大将军了,他手握五千左武卫骑兵,将整个孔雀河布防的水泄不通的。也正为有了姚万林的人马,娜鲁这个女王才能当的如此安稳。这一日,天色不是太好,到了晚上更是阴起了天,天上连颗星星都看不到。

  阿媛城里大部分人都回家休息了,在这座城市里,娱乐活动是非常少的,月氏不比长安,长安西市一到了晚上那更加的热闹。

  塞卡手里握着一个长筒形的酒杯,此时他面色并不怎么好看,“拉斐,噶尔木大人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回主人,噶尔木大人有信心能挡住松赞干布的进攻,他让小的告诉你,一定要想办法让那些汉人离开孔雀河!”

  让姚万林的人马离开孔雀河?塞卡觉得这是个非常有难度的事情,不过他还得想办法去做,因为他不甘心活在娜鲁的脚下。当年之所以支持娜鲁登上女王之位,那也是因为自己喜欢她,可是谁曾想这个女人竟然爱上了她的杀父仇人,还将身子给了那个汉人。塞卡曾经想过娜鲁能够回心转意,只要娜鲁能接受他,他塞卡就会放弃一切的不甘,供她驱使。可娜鲁没有,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塞卡心狠了。他塞卡得不到的,那就毁了她。

  “你再跑一趟吐火罗,就说只要噶尔木能够抵挡住松赞干布,我便助他灭掉孔雀河的汉人军队!”塞卡并不是说大话,他有办法能够调开汉人军队,如今大唐和突厥兵锋相对,稍有风吹草动,那些汉人军队就会做出应对的。

  拉斐又重新离开了阿媛城,在这个黑夜里,还不知道隐藏着多少双眼睛。只是塞卡不会知道这些的,他觉得自己做的够隐蔽了。

  月氏王宫里,娜鲁紧紧地蹙着眉头,塞卡的事情,姚万林已经告诉她了,可是娜鲁却还是下不了狠心。这些年塞卡对她的情谊,她是知道的,可是她真的无法接受塞卡。不知过了多久,娜鲁终于开口道,“姚将军,你让人先盯着塞卡吧,所有的事情等大将军来了再说!”

  “喏!”姚万林觉得直接杀掉塞卡就行了,可是他又不能不给娜鲁这个面子,毕竟娜鲁可是名符其实的少夫人,要是惹她不高兴了,万一吹吹枕边风,那倒霉的还不是他姚万林。

  吐火罗,这片地方并不是太大,可地势却很高,再加上从西藏高原进入吐火罗要经过曲折的峡谷山道。这也让吐火罗成了易守难攻的地方。如果吐火罗真的那么容易拿下,吐蕃就不会由着吐火罗人在眼皮子底下作威作福这么多年了。

  松赞干布的压力也不小,为了彻底的解决掉噶尔木,他几乎将东线防着汉人的军队调过来一半儿,如今他手握十八万大军,如果这样还拿不下噶尔木,以后可就更难了。禄东赞一直揣着袖子坐在一旁,如今天气都暖和了,可禄东赞还是那个样子,就跟全身多冷似的。

  “大赞普。此战必须小心行事才行,噶尔木此人可是难得的将才,他既然敢守着吐火罗,这沿线的峡谷必然是有着不少的埋伏!”

  “大相说的是,不知大相可有什么好主意?”松赞干布还是非常愿意听从禄东赞的意见的。因为禄东赞是吐蕃最杰出的智者,如果说阿爹给他留下了什么。那最重要的就是大相禄东赞了吧。这些年如果没有禄东赞的帮扶。他不可能一统吐蕃的,吐蕃境内,各个部落可不是那么好降服的。

  “大赞普,跟噶尔木交战,唯一的办法就是诱出来打,如今噶尔木派大军分别驻扎在费叶山和草黎山。那我们想要经过黑仓峡谷进入吐火罗是不太可能了!”禄东赞指着等下的地图,详细地说着,他说几句话,松赞干布就会点点头。禄东赞说的没有错。黑仓峡谷就架在费叶山和草黎山只见,如果硬闯黑仓峡谷,一定会损失惨重的。

  黑仓峡谷这个地方很特别,跟别的峡谷不同,这里非常的窄,而且最重要的是此处西高东低,部队想要穿过峡谷,真的非常难,到时噶尔木的人只要拿着大石头从上往下丢,就够谷里的人马喝一壶的。当然松赞干布也有信心闯过黑仓峡谷,可是他却不能这么做,一旦损失惨重,那么面对噶尔木的八万族兵,王族的优势也就没有那么大的优势了。

  和噶尔木这一战,只能速战速决,松赞干布可不想拖得太久。大唐和突厥人就要开战了,如果这个时候把时间耗费在噶尔木身上,那损失的可就多了。松赞干布希望吐蕃能在大唐和突厥人之间得到点好处,至少要借机把多玛城拿回来才行。当年因为一个疏忽,让汉人夺了吐谷浑,导致吐蕃连年的被动,松赞干布早就吃够多玛城的苦处了。

  “大相,如果不走黑仓峡谷,那该怎么办?噶尔木不会傻到出谷的,要想将他诱出来,又哪是那么容易的?”

  “大赞普,你稍安勿躁,我们不走黑仓峡谷,可以走另一条路的。大赞普请看,如果我们派大军强渡木挫河呢?”禄东赞的话一说完,松赞干布就冷不丁的打了个颤,这也太疯狂了,那木挫河水流迅猛,由南向北,那可是下游到上游,更何况从下游到上游还要经过好几处峭壁,这怎么可能实现呢?

  “大相,你这主意....我族中勇士可不是草原上的飞鹰,怎么可能渡过这木挫河!”几百年了,松赞干布就没听说谁能从下游强渡木挫河的。

  松赞干布在想什么,禄东赞自然清楚,他摇摇头呵呵笑道,“大赞普,重要的不是我们能不能渡过木挫河,而是噶尔木怎么看!”

  禄东赞只一句话,松赞干布双目中便露出了一丝精光,好一个引蛇出洞之计。噶尔木此人是个难得的将才不假,可这个人也有个毛病,那就是疑心太重,如果大军真的赶赴木挫河,噶尔木会怎么想呢,他会不会觉得大军一定能够渡过木挫河呢?

  这人啊,一旦开始犹豫不决,那必然会犯错。松赞干布真的很佩服禄东赞,在他看来,禄东赞就是头名符其实的老狐狸,恐怕他早就想好怎么对付噶尔木了吧。

  心下感激,松赞干布恭恭敬敬的对禄东赞弯了下腰,“大相,这些年多亏有你,否则,我吐蕃也不可能走到今天了!”

  “大赞普,这可使不得,你可是我吐蕃百年难出的雄鹰,禄东赞为你效劳,他是上天的旨意!”禄东赞的话到底有多少诚意,没人去在意,至少松赞干布很感动。

  过了伊逻卢城,来往的行商就越来越多了,可见月氏有多繁华了,可惜的是月氏从来都是有钱没兵,亦或者说月氏的老爷兵实在是不堪重用。房遗爱纵马奔驰,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金戈铁马的战场,忘不了,就在阿媛城外的草原上,他独自面对一队马匪。那一次娜鲁吓破了胆,那一次月氏人奉他为天神。(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妖神金枝宫孽洪荒之冥河寻道临高启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