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1章 黑仓峡谷下的悲伤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81章 黑仓峡谷下的悲伤

  这次来月氏,那是悄悄地进城,打枪的不要。房遗爱真的很低调,连自己的黑虎马都给染了下毛,以前黑虎是黑的,现在整个脖子都变成了棕红色,为了这事,黑虎可没少生气,它可是当之无愧的马王,这个可恶的主子非给他换个颜色,当真是气死马了。

  过了这么久再来月氏,那感觉还真的是不一样了,刚到了王宫门口,就被门前的侍卫拦住了,好在守门的是左武卫的人,一看来的是自家少将军,赶紧点头哈腰的让出了道,“少将军,这几天娜鲁女王的心情不是太好,你可当心点!”

  “啥意思?一边守门去,关心的倒是不少!”房遗爱一把将那家伙的脑袋扒拉到一边去了,娜鲁心情不好,也能猜得出来,最近吐蕃人闹腾得欢,大唐又要和突厥人兵戎相见,她这个女王不提留着心是不可能的。

  娜鲁的寝宫一般没人敢来的,来的也都是些贴身的侍女而已,可是今天有所不同了,娜鲁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明显的有点重,好像那人是个大胖子一样。扭过头,娜鲁就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可是看到那人的脸,娜鲁就捂住了自己的小嘴。怎么也不会想到,她的先生竟然出现在了眼前,“你这狠心的人,为什么来的这么慢?”

  娜鲁到底是个少女,让她担着这么大压力,确实有些难为她了,如今见到房遗爱,娜鲁多日来的委屈终于有了宣泄的地方。娜鲁哭起来,真的有点惊天动地的味道,房遗爱吞吞口水。劝了好久才让娜鲁重新把脸抬起来,只是这时候他的胸膛早已被泪水淹没了。

  “你这丫头,见了我怎么还哭了,莫不是被人欺负了?来,跟先生说说,先生帮你灭了他!”让娜鲁坐在他的腿上,房遗爱很男人的嘀咕道。

  娜鲁撅着小嘴,没好气的哼了哼,“欺负学生的人不就在眼前么,要不先生灭了他吧!”娜鲁说完。就被房遗爱狠狠地亲了一口。

  “还学会赌气了,丫头,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没出什么事情吧?”房遗爱希望月氏不要有什么乱子,如今事情多得很。他可没心思在月氏这个地方费心费力的。

  娜鲁并没有急着回答,她思虑了一番。还是将塞卡的事情说了一遍。“先生,当年塞卡也算帮过我们的,不如留他一条命如何?”

  塞卡是死是活,房遗爱并未放在心上,塞卡此人根本不值得费心思,其实只要将塞卡赶出月氏就够了。当然房遗爱不会做那种放虎归山的蠢事的。等着塞卡一离开月氏,半路上再使点法子,塞卡也就活不下来了。

  “先生,若是觉得有什么难处。就当学生没有说吧!”娜鲁知道自己有点过于仁慈了,只是她确实觉得自己有点对不住塞卡。

  “好了,塞卡的事情,我自有安排,你就不要操心了。你呀也提前做个准备吧,这一仗打完了,就随我回长安吧!”

  “嗯!”娜鲁倒没有什么异议,这次和突厥人一战,不管是赢是输,月氏都不可能存在了。大唐胜了,则龟兹、月氏必然会纳入版图,突厥人胜了,以月氏以前做过的事情,也必会派兵将月氏夷为平地。

  这个晚上,房遗爱自然而然的歇在了王宫里,对于房遗爱的到来,塞卡却是浑然未觉,他现在还做着调开孔雀河驻兵,引噶尔木的人马进入月氏的美梦呢。只要噶尔木的人马进入月氏,那他塞卡就是新的国王,至于娜鲁那个女人,若是不听话,就送她去见天神吧,虽然不舍,可却又不得不这么做。

  噶尔木的日子很不好过,原本得了粮食,又有黑仓峡谷天险在,他完全可以将松赞干布的人挡在外边的。可是最近不知为何,松赞干布把大队人马都调离了黑仓峡谷。若是后撤休整的话,噶尔木也能理解,可是这些人偏偏去了木挫河。

  噶尔木想不通松赞干布为什么要将人马调到木挫河,那木挫河水势迅猛,难道松赞干布还想让人渡河进入吐火罗不成?怎么可能?除非松赞干布疯了,亦或者松赞干布有了渡河的法子,否则的话,再多的人马也得死在木挫河的峭壁下。

  噶尔木在想着事情,这时一个亲兵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噶尔木大人,大事不好了,据前去打探消息的兄弟回报,卓拉已经开始率领叶茹卫的人搭梯子上木挫河的峭壁了。”

  “什么?搭梯子?”噶尔木一听此话,心头就猛地一凉,怎么没想到这个主意呢,虽然搭梯子这个主意很笨,可是也不失一个好办法了。如果时间充裕,卓拉的运气又足够好,那叶茹卫还真可能通过木挫河进入吐火罗。

  一知道实情,噶尔木就有点坐不住了,如今想要阻止叶茹卫渡河是不可能的,那么该怎么做呢?在屋中走了好几圈后,噶尔木对那亲兵问道,“卓拉一共带去了多少人?可有大体的数目?”

  “回噶尔木大人,卓拉手下大约有十万人!”那亲兵也不是太确定,不过他敢保证,卓拉的人马绝对只可能多不可能少。

  “十万?”噶尔木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他在思量接下来该怎么做,干等着肯定是不行的,原来他还想着依靠黑仓峡谷占据有力地势,可要是卓拉真的能渡过木挫河,那他再守着黑仓峡谷也没有意义了。如果卓拉身边真的有十万多人,那松赞干布和禄东赞身边的人一定不会太多,此时阿达苏必须有人驻守着,因为阿达苏可是整个王族大军的粮仓基地,那里要是出了事,松赞干布的人也只能灰溜溜的撤回去。阿达苏那个地方很宽阔,至少也要有三万人驻守才行,如此算下来松赞干布手里的人马也就是五万左右了。

  如果倾全力进攻黑仓峡谷前边的王族大营,一定可以将这支王族大军击败的,噶尔木决定赌一把。他要趁着松赞干布没有防备的时候扑下黑仓峡谷,否则等着卓拉渡过木挫河,他就什么机会也没有了。噶尔木虽然自傲,但还没自傲到有信心仅凭着秋仓五卫就能够和整个吐蕃大军对抗。

  想了想,噶尔木提着刀出了吐火罗王城,一个时辰后,他领着人来到了费叶山,塔风显然没有想到噶尔木会亲自来到费叶山。等着噶尔木下了马,塔风有些纳闷的问道,“噶尔木大人。你怎么亲自赶来了?”

  噶尔木无奈的苦笑了下,他也不想这个时候来的。将探子得到的消息对塔风说了一遍后,塔风也被惊得冷汗直冒了,人家卓拉领着人渡河了,他们却还傻傻的守着黑仓峡谷。怪不得这些天对面的叶茹士兵按兵不动呢,原来实在故布疑阵呢。塔风知道此时一定得想个办法才行。越拖下去。对他们就越不利。

  “噶尔木大人,你说吧,现在该怎么做,兄弟们都听你的!”塔风对于噶尔木还是非常尊重的,虽然噶尔木年纪不是太大,可他却是噶尔家族难得智者。这些年若不是有噶尔木撑着,也许秋仓五卫早就被王族吞掉了。

  “将多尔玛找来,今晚咱们就出黑仓峡谷,一举灭掉谷外的禄东赞大军。这也是我们唯一的机会,这次要是能杀掉禄东赞或者松赞干布,咱们就能保住吐火罗了!”引兵出黑仓峡谷冒了多大的风险,噶尔木自然是知道的,可是这世上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风险越大回报就越大,也许这次出兵会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可是一旦赢了,面前的王祖大军也将变为土鸡瓦狗。赌,是个不太好听的字,以前那个汉人房遗爱经常会赌,甚至有时候连命都会赌上,噶尔木曾经很瞧不上房遗爱这样的行为,因为那不是智者该做的,可是这次,他也要学学房遗爱,人生在世,又能有几次豪赌,既然要赌,那就赌次大的。

  秋仓五卫,那都是噶尔木的子弟兵,他既然要拼命,这些人不会有什么异议,当夜,多尔玛也领着人下了草黎山,双方汇合后很快组成了一支近乎八万五千人的大军。噶尔木只在吐火罗王城留了七千人,对于吐火罗来说,那七千人已经够用了,如果让松赞干布的人赶到吐火罗,他就是再留个两万人也没有用。

  噶尔木的运气不怎么好,这晚天上却是月色明朗的,要偷袭,当然是漆黑如墨最好了。不过这个时候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了,就算被人看到了又如何,那就硬突,如果他这八万多的子弟兵还斗不过谷前的五万叶茹士兵,那他守着吐火罗也没什么用了。

  吐蕃人的大营静悄悄的,如今都已经子时了,除了巡逻兵,谁还睁着眼睛不睡觉呢?多尔玛学了声鸟叫,便有几个亲兵上前解决了门口的哨兵。这一路上,多尔玛已经灭掉了不少哨兵,本以为会顺利突袭王族大营的,谁曾想刚进入第二层营寨,就看到天上亮起了一道火箭,接着无数的火把亮了起来。

  噶尔木也不由得为之一滞,他心里已经知道自己上当了,如果仅仅是被人发现,那王族大营也应该有点乱象的,可是现在,营中却一点都不慌乱,而且这些士兵出现的太过突然了。

  噶尔木没有想太久,一个独臂将领骑着马缓缓地走出了人群,“噶尔木,你这个蠢货,大相只是略施小计,你就巴巴的赶来送死了!”

  看到说话的人,噶尔木就愤怒的瞪大了双眼,是卓拉,看来自己果然是上当了。卓拉没笑两声,身后的士兵就让开了一条路,韦若赞手里提着一把弯刀,他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噶尔木。对于噶尔木,韦若赞是有些愧疚之心的,当年噶尔家族的老族长可是让他照顾好噶尔木的,可是他却没有做到,不光如此,还看着松赞干布将秋仓五卫逼上了绝路。

  “噶尔木,你投降吧,只要你甘心受缚,我韦若赞可以对天发誓保你一生荣华富贵!”韦若赞说的都是真心话,他一定会保住噶尔木一条命的,若是他连这点都做不到,那真的愧对噶尔家族了。

  噶尔木没有听,他冷笑着摇了摇头,“韦若赞大人,你觉得那样的话,我噶尔木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么?”

  噶尔木想活下来,可不是那种窝窝囊囊的活法,如果今夜注定要死,那也是天神的召唤!弯刀在手,血,还会遥远?(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