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最后的疯狂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86章 最后的疯狂

  说起来甘索也是在吐蕃待得太久了,他要是知道地雷是个什么玩意儿,他一定会告诉手下赶紧冲出去的。

  禄东赞已经离着黑仓峡谷有一段距离了,按说他应该安心一点了才对,可事实上他那心跳的更厉害了,怎么会这样,难道要出事?不知为何,禄东赞脑海中涌上一个念头,虽然这个念头很疯狂,可房遗爱未必不会做。

  禄东赞停在原地死死地望着草黎山和费叶山,松赞干布也有点疑惑的问道,“大相,你是怎么了?”

  “赞普,是我们害了甘索和那两万吐蕃勇士啊!”说着禄东赞脸颊上竟然挂上了两道热泪,他是真的伤心了,以前松州会战,吐蕃勇士在甘孜城下留下了那么多尸体他都没有伤心,可是这次,他却有种深深地自责感。这次败了也就败了,打仗哪有常胜的,可是这次代价也太大了,原本甘索和那两万族中勇士不用死的,可因为他禄东赞的疏忽,却平白丢掉了两万多吐蕃勇士的命。

  直到此时,禄东赞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让甘索等人去守黑仓峡谷的南口不就行了么?为什么要他们到山上守着,房遗爱从来都不是什么愚蠢之人,明知道峡谷有危险,又怎么会进谷呢。虽然不知道房遗爱会用什么样的方法,可是禄东赞敢确定,如今甘索等人的处境一定是非常的危险。

  松赞干布似乎没有听懂禄东赞的意思,尤其是看到禄东赞脸上的两行热泪,他就更加的不解了,“大相,你这是.....甘索身边有两万多的族中勇士,那汉人小儿就是想拿下他们。又岂是轻易做到的?”

  “赞普,你错了,房遗爱根本无需动手,他只要封死草黎山和费叶山北端的山道就行了,莫要忘了,这两座山只能从北边出去。而且....而且那山上并没有多少存粮,只要守上两天,我吐蕃勇士就要饿肚子了!”

  听了禄东赞的话,松赞干布心中就是咯噔一下,难道房遗爱真的有这么可怕么?其实没用他想太久。房遗爱就告诉了他答案。

  一共二十颗地雷,直接将费叶山和草黎山的山道炸没了,那散乱的山石轰隆隆的落进了黑仓峡谷中,当浓烈的烟尘散去,整个黑仓峡谷都被堵死了。也从现在开始。黑仓峡谷就变成一条死路了,也就是说吐蕃人从今往后再也别想通过黑仓峡谷进入吐火罗了。除非他们能爬山过来。不过爬山的危险性太大了,只要有人站在碎石上丢石头,就可以将爬山的人砸成肉酱了。

  松赞干布双手不断地抖着,他的神情也越来越冷厉了,房遗爱,这个名字将永远都不会忘记。好狠的汉人。这次来吐火罗真的值么?虽然灭了噶尔木,却真正的失去了吐火罗,以前噶尔木守着吐火罗,虽然对他阳奉阴违的。可噶尔木至少还是个吐蕃人,他的心总不会向着汉人,现在倒好,如今吐火罗已经完全落到了汉人手中,如此也就罢了,还白白牺牲掉了两万多的吐蕃勇士。

  禄东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樊尔勒想去扶着禄东赞,却见久久未语的禄东赞突然身子一低,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汉....人....小.....儿....老夫恨啊!”仰天长啸,那声音却是包含着一种凄凉,禄东赞最终没有经受住这次打击,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大相,大相”樊尔勒慌了,他赶紧伸手扶住了禄东赞的身子,此时松赞干布眼中也闪烁着一丝泪光,虽然这次禄东赞确实有点考虑不周,可是松赞干布却不愿意去怪罪禄东赞。这么多年,禄东赞为了他松赞干布已经是竭尽所能了,这次葬送如此多的族中勇士,也是因为时间太紧迫,如果不是汉人逼迫的紧,禄东赞一定不会犯这种过错的。

  这个世上料想不到的东西太多,就像白天料不到黑衣的暗,太阳不知道月亮的悲伤。甘索已经彻底的呆住了,此时他耳中全是那种嗡嗡的声音,没人比他更清楚山路被断的可怕性。如今山上的存粮也就够一顿吃的,就这样还得省着来,按照往常情况,今晚就是运粮队到的日子,可是现在在也等不到军粮了。如果仅仅是没饭吃,甘索还不会太担心,大不了下山跟汉人拼命就是了,汉人也就一万多人的骑兵而已,凭着他手底下的两万吐蕃勇士就算打不败汉人,也能从汉人身上扯下一块肥肉吃的。可问题是现在甘索没有机会拼了,山道走不通,难道让他的勇士从山上跳下去找汉人拼命么?恐怕汉人现在巴不得他们跳下山的吧,从这么高的山上跳下去,就算摔不死,也挡不住汉人的钢刀的。

  事实上婉柔也是第一次见房遗爱打仗,如果说别人都是用战术和勇气在拼,那房遗爱就真的是靠智慧打仗了,这次吐火罗一战,他几乎没有费一兵一卒就赢得了一场胜利,最重要的是还将两万多人的吐蕃大军困死在了山上。

  要不怎么说房二公子缺德呢,吐蕃人本就难过了,他还让懂吐蕃话的士兵吊着嗓子喊了起来,“吐蕃兄弟们,我家大将军上你们鸟吃,你们赶紧抓鸟啊,听说烤着吃很好,那味道又香又甜美!”

  甘索真想大骂一声干你娘的,什么玩意儿啊,这是汉人么,还有礼义廉耻么?堂堂天朝上国,礼仪之邦,怎么就出来这么一群缺德货。

  打鸟真是个好主意,问题草黎山和费叶山上能有多少鸟,恐怕就是连鸟毛都塞肚子里也不够一顿吃的吧。甘索有些垂头丧气的坐在石头上,本来还以为这次只要抵挡住汉人的追击,就能立上一大功的,谁曾想功劳没得到,倒把自己的命搭了进去。

  “山上的吐蕃兄弟听好了,只要投降。好处大大的有。这里有酒有肉,吐蕃兄弟们不要多想了,赶紧下山来吧!”黄真亲自拿着个破锣敲着,旁边的士兵还在鼓着劲,这仗打的,可真是太舒心了,好像跟着少将军,每次都赢得挺轻松的。

  甘索现在就想变成个鸟人,要是有一对翅膀,他现在就飞下山去。哪还轮得到这群汉人嚣张。吐蕃的勇士可以死,但绝不能如此窝窝囊囊的死去。

  仅有一顿的军粮,却让甘索活活折腾了两天,可是两天过后,士兵还是扛不住了。这山上如此荒芜,就算想弄个野果充饥都不行。有些士兵实在是饿得慌。连树皮都给啃了。甘索也是饿的没多少力气了,到底要怎么办,指望援兵么?那就是个笑话。甘索很清楚自己的处境,这个时候大相和大赞普是不会派援兵来的,山下的汉人连黑仓峡谷都填了,可正等着援兵前来送死呢。汉人的弓弩有多厉害。自不用说,就算没有弓弩,他们只要用石头砸,也能把援兵砸成一摊烂泥了。

  援兵指望不上。粮食又没有,山上还没有其他能吃的,总不能让士兵啃石头吧。正发愁呢,就听一个吐蕃士兵语气无力的叫了起来,“甘索大人,你快看,对面山上....我们的人.....我们的人....呜呜呜....”话没说完,那士兵就低头抽泣了起来,连带着旁边的士兵也嚎哭了起来,此时整个费叶山都是一片凄凉之色。

  甘索艰难地站了起来,走到崖边,他就看到了一声都难以忘怀的情景,只见对面草黎山顶上,不少吐蕃士兵相互搀扶着唱起了吐蕃的民族歌曲,他们摇着手里的弯刀,唱的是如此的响亮。当歌声停下,他们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话叫了起来,“汉狗,吐蕃爷爷来啦!”

  余音袅袅,似是来于脚下阎罗殿,那些吐蕃士兵挥舞着弯刀勇敢的从山顶跳了下去,其实结果已经能够想到了,他们大部分直接摔死了,下边可是石头,就是再大的命也熬不过去的。就算没有死的,也只是剩下一口气而已,“汉狗,吐蕃爷爷在此....”那士兵艰难地朝对面的汉人士兵爬去,可没爬两步,便被两支狼牙箭钉死了。

  这几乎是一个信号,不少的吐蕃士兵也学着那些人从山上往下跳了,这一幕不光甘索被惊到了,就连房遗爱也被吐蕃人的悍勇惊讶的无以复加了。可是惊讶又如何,敌人就是敌人,可以佩服他们,却不能放过他们,既然想死,那就送他们早些进阎王殿。

  “李穆,将所有的铁钉胎扑上去,既然他们想死,就让他们死的痛快一些!”所谓的铁钉胎,顾名思义,上边布满了很长的铁刺。这是一种几丈长的铁板,上边布满了狭长的铁刺,本来就是为了应对突厥骑兵的,没想到先用在了吐蕃人身上。

  甘索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悲凉,直接跪在了地上,他不会跳下去寻死的,那样除了让汉人看热闹,还能有什么用?面向南方,甘索重重的磕了几个头,逻些城,那个神圣的地方,愿天神护佑吐蕃吧。弯刀闪过一丝寒芒,甘索的脖颈慢慢的溢出了鲜血。自始至终没有一个吐蕃士兵去阻止甘索,因为这是如今最有体面地死法了。

  吐蕃人在房遗爱面前上演了一场最后的疯狂,他们有的人追随着甘索的脚步选择了自杀,那些没有勇气的人也从山上跳了下来,仅仅三天时间,原本重兵布防的黑仓峡谷再没了吐蕃人的声音。

  吐蕃人最后的疯狂,让房遗爱更加坚定了除掉吐蕃的决心,如此勇悍的民族,决不能让他们有喘息之机,不过现在也不需要太过担心了,吐蕃人就像一头被困在笼中的野兽,他们挣扎,又能挣扎多久呢?等到大唐处理完和突厥人的战事,转过头就可以灭掉吐蕃。其实想毁掉吐蕃,根本不需要直接动兵,只要切断吐蕃人的物资就可以了,没有了盐和粮食,吐蕃人靠什么活着?

  没有人能够理解禄东赞心中的悲伤,看着近在咫尺的逻些城,禄东赞突然觉得自己真的老了,不光是年龄,主要还是那颗心。如今的吐蕃还有希望么?被汉人堵在西南高原上,做什么事都要看汉人的脸色,以前吐蕃拥有着吐谷浑和白玉城都没有斗过大唐,现在还拿什么跟大唐争?

  他禄东赞输了,不仅输了战争,也输了信心。原本的雄心壮志,已经随着黑仓峡谷的两万条人命飞到了天堂,房遗爱,那个可恶的汉人,是恶魔,也是个魔神。(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极品女仙无限军火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