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突厥人逃得漂亮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89章 突厥人逃得漂亮

  说起来,左卫师和房遗爱手下的左武卫、龙虎卫也算是老冤家了,那些探子只要一看到那怪异的军装,就知道这些人一定是左武卫或者龙虎卫的士兵。

  戈林翰庆幸自己多留了个心眼,要是绕过泾州直接攻击长安,也许真掉进汉人的套了,这个李孝恭,真不愧是军中老狐狸,差点上了他的恶当。于格卡等人一直等待着戈林翰的命令,可是等了许久后,戈林翰却下达了撤兵的命令,如此一来,几个突厥将领就闹腾了起来,“大俟斤,怎么可以这样做,可汗让我们来这里,就是拿下长安的,我们却无功而返,岂不是愧对可汗的嘱托了?”

  说话的是豹师将领乌安郅,戈林翰讨厌听到别人的质疑声,在他想来,这些人真的被功劳打破脑袋了,现在不退,等着汉人把他们的后路抄了么?从之前的消息上看,房遗爱将所有的部下都带到了赤水河附近,按照正常情况,京城附近不可能有左武卫或者龙虎卫士兵的,可偏偏出现了,不仅是出现,还冒出来两万多人的大军。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房遗爱一定是知道了突厥和独孤家的事情,否则不会提前做出应对的。房遗爱是个什么样的人,戈林翰清楚得很,此人就是个凶狠的恶狼,他能堵住前路,会不知道堵住后路么?

  必须得撤兵,而且还得快,估计现在房遗爱已经去抄突厥勇士的后路了,当然居延海还有贺鲁的人马在,可是戈林翰不敢指望贺鲁,贺鲁那个人一点都不可靠。如果他可靠的话,可汗就不会把他丢居延海去了。这次大唐和突厥之间的战事,主要是集中在可汗浮图城附近,说白了,居延海就是个鸡肋,大唐不会蠢到绕远路去折腾居延海,就算得到了居延海想穿过金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金山南部科布多山口,房遗爱对这里也不算陌生了,上次为了突破科布多山口。可是丢下不少兄弟的性命。不过这次,房遗爱并不是进攻科布多山口,而是从科布多山口前边穿了过去。

  一开始知道汉人四万精锐冲科布多山口来的时候,咄陆可汗着实吓了一跳,当他让达哈勒准备好应战了。谁曾想那些汉人竟然鸟都不鸟科布多的突厥勇士,就那样视若无睹的骑马奔了过去。咄陆可汗迟疑了一会儿。终于知道汉人要干嘛了。他们这是要从科布多山口绕过金山南部,向北进入阿拉善大草原。

  自从被房二郎洗劫过一次后,阿拉善草原上的突厥子民已经很少了,问题是房遗爱去阿拉善就是去抢东西的么?很显然,答案是否定的,房遗爱这个蛮子到底是怎么想到这一点的。灵州距离月氏十万八千里之遥,就算大唐传递消息的速度再快,房遗爱也不可能知道灵州的情况的。

  咄陆可汗真有点怕了,以前总听达哈勒说房遗爱这个狗汉人狡猾。没想到这个人还真是足够狡猾。若是由着房遗爱去抄戈林翰的后路,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最重要的是谁知道房遗爱还有没有后续的动作呢?咄陆可汗有心派人去咬住房遗爱的尾巴,可现实又不允许,房遗爱的人刚走了半天,十五万唐军就驻扎在了可汗浮图城外边。

  “可汗,现在你也不要太担心了,以戈林翰的能耐,一定能安然回来的,咱们现在要面对的是伊宁草原上的十五万汉人大军。”

  如果让达哈勒选的话,他会选择守住金山和西亭峡谷,虽然戈林翰也很重要,可和这两个地方比起来,戈林翰和他的人马真算不了什么了。西亭峡谷被破,突厥将面临灭顶之灾,烧了四个豹师和一个左卫师,只是伤点元气罢了。

  咄陆可汗不得不同意达哈勒的想法,放以前,都是突厥勇士负责进攻,汉人负责防守的,谁曾想这次完全颠了个个,也不知道汉人是不是吃错药了,刚休息了半天就让人对着西亭峡谷猛攻了起来。别说达哈勒和咄陆可汗迷糊了,就连不少的唐军将领都没明白陛下为什么要硬攻西亭峡谷,从地形上来说,西亭峡谷可比科布多山口难攻多了。

  在突厥人眼皮子底下横穿而过,突厥人却连个追兵都没派来,这种情况也太少见了。说实话,房遗爱是有点失望的,如果达哈勒像上次一样追着他砍多好,上次领着他在阿拉善草原上溜了一圈,这次也同样可以的。可惜的是达哈勒没有出来,这样,房遗爱就只能选择自己玩了。

  四万大军席卷阿拉善草原,众人都觉得房遗爱会直接去马骡河的,谁曾想房遗爱要去的竟然是居延海。

  居延海、牧马河,贺鲁不断地喝着马奶酒,他现在郁闷得很,如今他手里的几个豹师也被咄陆可汗拆了,真正听他贺鲁话的,只剩下三个鹰师两万多人了。咄陆可汗一直在防着他,这一点贺鲁很清楚,看上去居延海方向很安全,可这里也是最没功劳的地方。

  贺鲁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可防备的,如今大唐和突厥谁还会在意居延海呢,可是他贺鲁在意,牧马河一带水草肥沃,可是一块好地方,如果能在这里沉淀下来,贺鲁有信心能够重新建起一个属于自己的部落。

  就算贺鲁再放松,也不可能不放暗哨的,“贺鲁大人,有汉人,有汉人......好多的汉人冲我们来了.....”

  起初贺鲁没当回事,他以为自己喝多了呢,“胡说八道,汉人跑居延海来干嘛,难道陪我们看牧马河么?”贺鲁打个饱嗝,俩眼还迷迷糊糊地看着面前之人,过了好一会儿,他猛地反应了过来,不对,如今戈林翰那边还没消息,难道汉人是真的想趁机灭了他贺鲁不成?

  被吓了一下后。贺鲁总算醒了酒,他让人递过弯刀,急匆匆的离开了大帐,此时贺鲁已经能听到微弱的马蹄声了,好家伙,这么大的阵仗,汉人是来了多少骑兵?贺鲁觉得自己真的很倒霉,如今被咄陆可汗防着不说,这次还被汉人盯上了。贺鲁不会蠢到跟汉人硬抗,如今他手下只有这两万多人的子弟兵了。没了这些人,他贺鲁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顷刻间,贺鲁做出了明确的决定,那就是放弃居延海,全军撤往乌布苏。至于戈林翰,他顾不上了。就让戈林翰自己想办法去吧。

  房遗爱本想捉住贺鲁的。能将贺鲁拿在手中,可以做的事情就太多了,凭着贺鲁的身份,一定能恶心下咄陆可汗的。

  居延海,还是那副老样子,当年从朔方岭下来。他光想着偷袭牧马河了,却从没有仔细的观察过居延海。贺鲁果真够聪明,说跑就跑,连个照面都不带打的。逃跑并不一定是可耻。谁能想到今后的贺鲁会成长到什么程度呢。想想历史上的贺鲁,估计很难有人能够想到贺鲁可以掌控整个突厥吧。

  房遗爱这边刚占据居延海,戈林翰那边已经领着人撤到了贺兰山,至于灵州,戈林翰根本没打算守,如果不能进攻长安,就算守着灵州也没有意义。灵州离着突厥太远了,把大军留在灵州城里,那就是给汉人送菜。

  当戈林翰撤军的时候,李孝恭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这些突厥人打都不打就往回撤,这在以前是难以想象的。过了好一会儿,李孝恭才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估计隐藏在骊山大营的龙虎卫被人发现了。和程咬金商议了一下,李孝恭领着本部人马再加上随后赶来的薛仁贵等人咬着戈林翰的尾巴追了上去,戈林翰撤退的非常坚决,他仅留下三千人的豹师殿后,其他人直接撤到了贺兰山。

  贺兰山,自古便是易守难攻的险要所在,只不过这次换成了突厥人守卫贺兰山而已。李孝恭让人对着贺兰山进宫了两次了,但两次都是无功而返,没有办法,李孝恭只好先停止了进攻。大帐之中,所有将领都围坐在李孝恭周围,“诸位,都说说自己的想法,这贺兰山应该如何拿下来?”

  “大帅,末将以为无需着急,若没料错,房将军应该已经穿过科布多山口,正往居延海方向赶去。若戈林翰足够聪明,他一定不会死守贺兰山的,否则等到房将军的人马一来,我们两方东西夹击,戈林翰的人就是想逃也逃不了了!”

  “嗯,仁贵所言确实有理!”李孝恭也在想这个问题,强攻贺兰山那损失绝对耗不起的,为今之计就是等着房遗爱的人马杀过来,到时要将这些突厥人全部困死在贺兰山上。

  第二天,唐军依旧是按兵不动,戈林翰心中的担忧也越来越深了,李孝恭可是当世之名将,他会放着贺兰山而不想夺回来么?渐渐地,戈林翰将脸转向了西方,李孝恭一定是在等,他在等着房遗爱到来,本来戈林翰是打算撤往居延海的,可是现在仔细想来,居延海未必是个好去处,房遗爱那个人狡诈的很,他会放过居延海的人马么?

  很快夜晚降临了,戈林翰却将所有的将领召集了起来,这一夜贺兰山上火把林立,好像突厥人要连夜对山下的汉人发动进攻似的。李孝恭深怕是突厥人玩的疑兵之计,结果前去试探的士兵遭到了突厥人的一阵箭雨。

  突厥人的反抗强度是做不得假的,这下李孝恭反而放了心,只要突厥人不离开贺兰山就行了。当朝阳穿透贺兰山上空的浓雾,李孝恭发现自己上了戈林翰的恶当,原来此时贺兰山上早没了突厥人的影子。

  兵法有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戈林翰算是将这套真真假假的把戏玩到了极致,就连李孝恭都被他蒙骗过去了。

  李孝恭不会放着戈林翰顺利离开的,当即就下了命令,“诸将听令,务必跟本将咬住这些突厥人!”

  “喏!”

  马骡河,戈林翰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能够再次回到这里,也算是侥幸了,幸亏当时没有急着撤兵,否则还真有可能被汉人识破了。

  阿拉善草原上,一支旌旗猎猎的骑兵席卷而过,房遗爱并没有去马骡河,他要去马骡河西边的草原上等着,只要戈林翰足够聪明,他就会放弃回居延海的。不去居延海,那戈林翰惟一的选择就是去金山南部和大部人马汇合,他房遗爱要做的,就是半路截杀,给戈林翰一个大大的惊喜。(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悍戚开艘航母去抗日三国小兵之霸途混世小术士重生在三国桃运狂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