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毁天灭地的追逐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90章 毁天灭地的追逐

  马骡河西部,戈林翰的几万大军缓缓踏过了这片大草原,戈林翰是有些着急的,因为身后的汉人咬的太紧了,如果多停留半日,就有可能被赶上来。如今已经离着马骡河有五十多里地了,但戈林翰已经没有停下休整的意思。就算不睡觉,也得先赶到陕北坡,陕北坡离着科布多山口也就十里地,只要能在陕北坡安营就不用怕汉人了。陕北坡和科布多山口相互依靠,就算汉人来再多,也不用怕的。

  虽然已经到了酉时,可天色并没有暗下来,这五月的天已经相当的长了,原本刺目的骄阳已经开始拖着长长地影子挂在了西边,春末的天没有如血般的火烧云,可那晕黄的天空,却是说不出的苍凉。

  戈林翰挥手让大军停了下来,不是他不想走,而是前边出现了一片黑压压的人影,来的不会是突厥兄弟,那剩下的就只有汉人了。在这个阿拉善草原上,能拉起一只庞大骑兵部队的,也就只有那个房遗爱了。一直想着逃回科布多,为了避免和房遗爱短兵相接,他甚至放弃了回到居延海,可谁曾想,最终还是被汉人拦在了半路。

  双方大军加起来足有十二万之多了,再加上有多是以骑兵为主,所以这一战很有可能会影响到大唐和突厥之间的争斗的,也许谁赢了,谁就能在这一场战争中取得绝对的优势。骑兵,对于大唐和突厥来说,都太重要了,而恰恰这西域走廊优势骑兵的天堂。在突厥,真正的骑兵也只有前卫师、左卫师和八个豹师,而大唐真正以骑兵为主的。也就是新建的龙虎卫、左武卫以及右武卫了,当然右卫也有一万的骑兵。

  在阿拉善草原上,所有的一切尽收眼底,所以这将是一场真正的实力比拼,谁实力强,谁就赢。房遗爱很清楚,这个时候什么计谋都没用的,因为任何的计谋都要有实力做后盾的。

  戈林翰没想过僵持,虽然汉人以逸待劳,占有体力上的优势。可是戈林翰却不能等,时间拖下去,对他没有什么好处,因为后边可还跟着几万汉人大军呢,一旦等到金吾卫加入战局。他戈林翰所面对的就是两面夹击了。

  抽出佩刀,戈林翰缓缓的举起了起来。“左翼向前。中军向后,右翼向中靠拢。众将听好,不可纠缠,突破汉人的防线后,立刻朝科布多方向集结!”

  戈林翰没有让中军打头,用中军做尖头。两侧自然要进行保护,而左翼向前,中军向后,看上去进攻的面窄了些。可安全性是最高的。他的目的是突破汉人的阻拦,而不是要和汉人缠斗。

  真不愧是戈林翰,做事果决的很,“戈林翰,可还记得图卡、巴汉烈?来吧,是个男人就来报仇,房某等着你!哈哈哈....”房遗爱笑得非常嚣张,他的话更像是刀子一样戳在了戈林翰心窝上。图卡是他的亲兄弟,巴汉烈是他最出类拔萃的儿子,可这两个人都死在了房遗爱手中,仇恨,已经在戈林翰心中燃烧了起来,可他还是强迫自己将这把怒火压了下去。这个时候,不能拼,房遗爱就希望他能不顾一切的拼命呢。

  “诸将听令,破汉人,进陕北坡!”戈林翰终究是理智的,可汗将这几万人的勇士交与他,他就得做一个合格的统帅,岂可因为一己之私,送掉几万勇士的性命。

  如果戈林翰硬冲又不想缠斗,房遗爱还真一点办法都没有,说到底,他手里的人马还是太少了,如果有十万大军,他能将这支突厥大军全部留在阿拉善草原上。有些东西,不是兵法战术能够弥补的,想用四万人去围困八万人,更重要的是双方都是骑兵。

  突厥人冲锋的时候有个老毛病,那就是喜欢将弯刀举到头顶耍两圈,这次顶在前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和房遗爱有过照面的“月刀追风者”,黑色的长袍,仅仅露出一双眼睛。房遗爱很好奇,他们用黑袍子罩起来,就不觉得热么?

  折里耶一直都想为自己证明,当年戈壁滩一战,月刀追风者们可是被汉人结结实实的耍了一遭,那次他们觉得自己败在了发疯的骆驼之下,如果没有那些骆驼冲锋,汉人绝对冲不出来的。如今双方硬碰硬,折里耶希望用手里的刀告诉下汉人什么是真正的实力。

  “杀!”房遗爱喊了一声,人却往后跑,跟他一样,所有的龙虎卫骑兵分成好记队人马往身后奔去。戈林翰脑袋有点发蒙,汉人到底要做什么?

  戈林翰还在思考着,先头部队已经遭到了一阵迎头重击,原来汉人在地下埋了许多东下,什么绊马索,铁板钉,总之能够抵挡骑兵的东西,全都出现了。由于五月的草已经长得很茂盛了,再加上突厥勇士又急着冲过去,导致不少人成了陷阱下的倒霉鬼。

  戈林翰真想骂娘,那个房遗爱就不能堂堂正正的打一场么,为什么每次都要用这些恶心人的办法。折里耶也算命大了,如果不是有前边的兄弟才在铁板钉上,那倒霉的就是他折里耶了。

  “汉人,不要逃,折里耶在此”折里耶的汉话估计连小学水平都达不到,可是唐军士兵还是听得懂,让折里耶纳闷的是那些汉人还真听话,说不逃就不逃了,还转过头用弓弩对着突厥的勇士们。折里耶冲的有些猛,由于战马速度太快了,他就是想停都停不下来,折里耶好像看到汉人在笑,他们笑得很奸诈,仿佛他折里耶就是个死人一般。

  不好,有问题,折里耶突然风中飘来一股怪怪的味道,当他想提醒一下后边的人的时候,就见汉人的弩箭上燃起了一点火苗,接着弩箭飞出,像雨一样洒在了草地上。汉人的弓弩手并没有瞄着人射,他们好像专门冲着那篇草地来的。如果放在以前,折里耶一定会嘲笑几声的,可是这次,他想笑都笑不出来,当弩箭落在地上,不知为何,草地上竟然燃起了熊熊的大火,那火蔓延的很快,簌簌的很快就连城一条十几丈的火墙。

  折里耶冲的最猛,所以也是最倒霉的。他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就被地上的火烧着了衣角,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也就罢了,问题是见了火。战马就失去控制了,好多战马像疯了一样乱蹦乱窜的。折里耶一个不小心就被掀下了马背。如今地上都是火。一旦躺在地上,那结果可想而知了。折里耶想过无数种死法,却没想过自己会被活活的烧死,融化的绸缎贴在肉上,那种灼烧的感觉能让人疯掉,折里耶本能的在地上打着滚。可是现在地上都是火,他越是滚,火烧的就越旺。

  “救我.....救我.....”折里耶是个勇士,在突厥除了乌直术和布涅利。就属着折里耶了。可就是这样的勇士,却落得了个如此结局。

  戈林翰觉得胸口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折里耶的哀嚎声犹在耳边肆虐着,为什么会这样,折里耶就这样死了么?这一瞬间,戈林翰突然觉得天神已经放弃了突厥子民,否则,为什么汉人总能弄出这么多可怕的东西。

  突厥人有多惨,房遗爱不会去看,更不会关心,为了这一条火墙,他将能带来的黑油全都倒了进去,就是这样,这条火墙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不过房遗爱也没想着用火墙造成多大的杀上,他的目的只是想让突厥人的攻势停下来,然后趁乱发起进攻而已。

  正如房遗爱所想,当先头的突厥人被火烧死后,后边的突厥人已经停了下来,此时他们可是冲锋的半路上停下的,这时候哪还有什么阵型可言,就算重新组织起阵型,那也是非常难的,更何况对面的汉人也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房遗爱手一挥,四万多骑兵直接分成了两队往突厥人两侧奔去,倒是突厥大军正前方没了阻拦。

  戈林翰心头在滴血,看上去前边没有拦着是好事,可事实上却给突厥勇士挖了一个绝大的坑,这个坑比那道恐怖的火墙还要可怕。一种是突破防线的战略性撤退,一种是求生本能的溃逃,那种结果更可怕呢?

  房遗爱给突厥人一条活路,突厥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奔着这条活路而去,此时还有多少突厥人想着跟汉人搏命呢,那一道火墙杀伤力并不大,可是却给突厥人带来了巨大的心灵震撼,人怎么可以创造火墙,只有神才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好多突厥人都觉得天神抛弃了他们,所以这一战,怎么打也赢不了。战场之上,当你光想着逃命了,那反而会更加的危险,现在的突厥大军就是这种情况。

  戈林翰拼了命的想控制下局势,可他的喊声早被杂乱的骂娘生淹没了,当两侧的汉人骑兵冲过来,突厥勇士竟然变得如此不堪一击。几乎是顷刻间,那孱弱的侧翼就被汉人撕开了一道口子,接着无数的汉人骑兵挥刀冲了进来。戈林翰忍不住仰天长叹了一声,完了,就算逃回陕北坡,这支大军还能剩下多少人呢?

  突厥人想逃,龙虎卫士兵不会拦着,他们就追着后边的人砍。穿插分割,后续人马再进行剿杀,龙虎卫士兵的战术很简单,可戈林翰却只能干干的看着,此时局势已经失去控制了,龙虎卫就算不用战术,也能追着突厥勇士痛快砍杀的。

  从没想过,一支八万多人的突厥大军会让一支四万多人的汉人追着杀,以前可都是突厥勇士追着汉人杀的。

  房遗爱一直都想留下戈林翰,但那也只是想想罢了,真正打起来,他连戈林翰的影子都看不到了。突厥人里边也不乏明智之人,他们自觉地组成一**小股人马进行殿后,但效果并不明显,人太少的话,都挡不住汉人的一个冲锋,人少了,汉人不跟你纠缠,直接进行分割,最后才跟你拼。

  房遗爱的黑虎马有多快,只要问问突厥人就知道了,半个时辰里,他已经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了,总之刀刃都已经砍翻了。当夕阳落下,这一场震彻西域的草原追逐才宣告结束。

  戈林翰逃回了陕北坡,可人却晕死了过去,原来仅仅两个时辰,突厥勇士就去了五万,剩下的还有不少带伤的。好不容易,戈林翰醒了过来,可是看看夜色,他长啸一声,仰天突出了一口鲜血。此时的戈林翰满眼都是浑浊的泪水,他已经能预料到今后的局面了,丢了五万多骑兵,突厥将再无力和汉人在伊宁草原上展开大规模战斗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领主威武我和姐姐的爱爱混世小术士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调教香江随身副本闯仙界悍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