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1章 不该出现的女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1091章 不该出现的女人

  草原上,狂风似刀,那阵阵的血腥味没让人害怕,反而给人带来一种特殊的兴奋感。从阿拉善草原到陕北坡,整条狭长的东西走廊,都被突厥人的鲜血染红了。这一战,突厥人可以算得上是大伤元气了。

  亥时时分,一直追击的李孝恭也和房遗爱的大军汇合在了一起,此时双方直接组成一支九万多人的大军。虽然经历了一场大战,但是房遗爱手里的人并没有损失多少,究其原因,还是突厥人自己先垮掉了。闻听房遗爱取得如此大的战果,李孝恭也是欣喜万分的,他拍着房遗爱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好小子,真有你的,这一战,可是断了咄陆可汗的一条胳膊啊!”

  “王叔过奖了,此战也是适逢其会,如果不是突厥人太相信独孤家的话,也不会有这种机会的!”房遗爱还是很清楚的,战争就是如此,你想取得多大的胜果,就要担着多大的风险。戈林翰的大军如果能够咬牙攻下长安城,那撤兵的可就是大唐了,好在他和李世民早就盯上了独孤宏信,如果一无所知让戈林翰得手,那此时就是另一番清净了。

  “你小子何必谦虚,本王随着陛下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还没有如此畅快过呢。一个左卫师外加四个豹师精锐,整整近五万六千的骑兵全都留在了阿拉善,这次突厥人可是大伤元气了!”李孝恭觉得咄陆可汗一定会吐血的,因为这一战损失太大了,大到突厥已经失去和大唐正面硬憾的勇气。

  正如李孝恭所想,此时的咄陆可汗已经有些呆傻掉了,戈林翰带去的可是突厥近一半的骑兵,却一天之内。几乎全部葬送在了阿拉善草原上。经此一战,突厥对大唐的骑兵优势也将荡然无存了。咄陆可汗心中很清楚,和大唐相比,突厥最大的优势就是骑兵,如今这个优势也没了,他将如何面对大唐?

  达哈勒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咄陆可汗,这一次戈林翰败得太惨了,几乎将突厥争雄的勇气都输掉了。本来咄陆可汗和达哈勒打算今日出兵金山,与大唐在伊宁草原上展开一场正面交锋的,可戈林翰这一败。可算是给突厥内部狠狠地来了一刀子。

  “达哈勒,传令下去,各部人马紧守西亭峡谷和科布多,另外让戈林翰停止休整,于明日离开陕北坡。领兵回到科布多!”

  咄陆可汗已经决定守了,如今汉人气势正盛。突厥又是新败。想要重振军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再加上没了那五万多人的精锐骑兵,和大唐野战,纯粹是在找死。种种考量之下,咄陆可汗决定和大唐对峙于金山南部。虽然不早日决战。对突厥没有好处,可咄陆可汗没有办法。

  次日一早,房遗爱将所部人马留给了李孝恭,至于他则要去可汗浮图城转一圈了。

  可汗浮图城里。李世民面色红润的喝着小酒,自从得知阿拉善草原大胜后,他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就他那高兴劲儿就差见个人就说自己找了个好女婿了。阿拉善大胜不光是灭了五万突厥精锐,更重要的是给大唐将士提振了信心,只要军心可用,灭突厥也是指日可待。

  经过一天的奔波,房遗爱总算来到了可汗浮图城,本想先休息下的,可李世民心急得很,直接让赵冲把房遗爱提了去。仔细瞄瞄赵冲,发现赵大胡子好像也沧桑了许多,看来这行军打仗的日子果然是不好受啊。

  “老赵,咋样,没找个女奴回去?”房遗爱和赵冲熟的不得了,这张嘴第一句话,就把赵大胡子弄了个大红脸,“咳咳....二公子,求你了,能不能别拿赵某人开刷了,就赵某家那位你又不是不知道?”

  “得,你还是个男人?房某不是教过你了,这女人啊,就不能惯着,不听话啊,你就打,看她还敢乱管你不?”房二公子撸着袖子,那表情好不认真,赵冲本想接句话的,谁曾想嘴还没张开,耳朵里就听到了一阵冷哼。

  李世民心情不错,加上自家女婿给长了脸,就想出来迎接一下,谁知人没出门就听那小子瞎唠叨了,听那话,李世民可是气得不轻,赵冲家的婆娘他李世民管不着,可是房二郎家的婆娘呢?

  “行啊,你小子能耐了,还不停就打,跟朕说说,你是不是就是这么对待我那宝贝女儿的?”李世民眼皮子一耷拉,脸就唬了起来。

  房遗爱吓了一跳,李世民怎么突然跳出来了?腆着脸笑笑,房遗爱赶紧小跑了两步,“小婿房俊,见过父皇。那个啥,父皇,你最近可好啊?这可汗浮图城风大,你可得多留意这点!”

  “去你的,少跟朕扯犊子,要不是看你立了大功,朕今天就把你捏了!”李世民说着,手还握了下拳头,听那嘎嘣嘎嘣的声音,房二公子都快吓尿了,这位皇帝陛下武力值也没下降多少啊。

  进了屋,翁婿二人免不了一阵扯皮,到了最后,李世民还是很给面子的要给房遗爱打个赏,房二公子是个实在人,挑着眉毛笑道,“父皇,小婿这点事你不用放在心上的,如果父皇实在是觉得小婿这功劳有那么点大,您老人家就答应把襄城许给小婿吧!”

  李世民差点让口里的茶水噎着,实在没想到房二郎会提出这个要求,李世民有心答应,可又有点犹豫,他倒希望赶紧把房遗爱和襄城之间的破事解决了,可这件事有违朝廷规矩啊。房遗爱知道李世民在担心啥,看李世民好不容易犹豫想答应了,房遗爱赶紧趁热打铁大哦,“父皇,你挺小婿说一句。这嫁女儿娶媳妇,讲究的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要你答应了,别人说啥。那么在意干嘛。再说了,你可是咱大唐的皇帝陛下,还需要怕么,不就是规矩么,以前没有,以你大唐皇帝的威仪,再弄个规矩又如何?想这世上,遵循规矩的人很多,可是能制定规矩的人太少了,难道父皇不想当个开历史之先河。让后世子孙铭记于心的亲古帝王么?”

  李世民果然被房遗爱一通话给打动了,那什么规矩不规矩的算个屁,他最在意的还是那个千古帝王,千古帝王啊,能受后世子孙的膜拜。

  房遗爱溜得很快。等着他走了好久,李世民才有点回过味儿来。好像不对劲儿啊。别人名垂千古都是因为仁德,他李世民弄个多位公主同嫁一夫的规矩算个啥?总之,怎么也算不上仁德吧,倒是骂名还差不多,怪不得那小子说什么千古帝王的,一个被人骂的皇帝当然也可以名流千古了。

  房遗爱这边刚从原高昌王宫里滚出来。就听旁边有阵鸡叫,啥时候了,还有鸡打鸣,难不成老母鸡时差错乱了?把头扭旁边一瞧。房遗爱就乐了,哪是什么老母鸡啊,那鬼头鬼脑的家伙不是卢子豪么?

  房遗爱朝着卢子豪招手,可卢子豪就是直摇头,还一个劲儿的冲他招手,搞什么鬼?神神秘秘的,房遗爱只好揣着迷糊走了过去,“子豪,你搞什么鬼,又闯祸了?”

  “没,俊表兄,有人让小弟给你传个信,知道东雅客栈不?”卢子豪说完就要闪人,房遗爱哪会放他走,伸手将他揪了回来,“你小子说清楚点,什么人让你传的信?”

  “俊表兄,你饶了小弟吧,那姐姐不让说,她说就让你一个人去,要是婉柔姐和珞儿姐也去了,她就不见你了!”

  卢子豪这么给人办事,那也是有着目的的,那姐姐身边的小妹妹实在是太纯洁了,看得他卢子豪都快流哈拉自了。见卢子豪眼泛桃花,满脸急躁的样子,房遗爱瞪瞪眼没好气的放了手。卢子豪应该不会害他的,可那个神秘的姐姐又是谁呢?

  东雅客栈并不难找,可汗浮图城就那么大,一顿饭的功夫就摸到东雅客栈去了。一进门,房遗爱就看到卢子豪拉着一个女娃子鬼鬼祟祟的往外跑呢,瞧那样子,估计是没安好心思,真服这个大纨绔了,跑可汗浮图城里还能泡到妞。

  房遗爱进了客栈就被人领到了二楼,客房的门是紧闭着的,房遗爱想了想还是直接把门推开了。背对着房门坐着一个俏丽的身影,那女子不是汉家女子装扮,头上还插着一支朱钗。闻听房门响声,那女子慢慢的转过了头。

  看到女子的面容,房遗爱整颗心都颤了几颤,他赶紧把门关上了,“濯濯,你.....你咋跑这来了,不知道这里在打仗么?还有,咱家儿子呢?”

  “你这人....孩子好着呢,有奶妈子管着呢!怎么,见到我,你不高兴?”拔里燕抿着嘴,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哪有,姑奶奶,别耍宝了,赶紧跟为夫说说,你到底想干啥?”

  拔里燕也没心思逗弄房遗爱,拉着房遗爱坐在了榻沿上,拔里燕此来可是有着要事的,最近契丹和靺鞨联军整得高句丽狗急跳墙的。本来一切都不错的,可最近靺鞨那边出了点事,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黑水靺鞨多部人马火拼了起来。

  按照拔里燕的意思,是借机插手黑水靺鞨的事情,可是这件事拔里燕做不了主,幽州城里的李雪雁也做不了主,因为这种事太敏感了。本来李雪艳是打算派亲卫来找房遗爱的,可拔里燕好久未见自个男人,就把孩子丢给李雪雁自告奋勇的跑到了可汗浮图城。

  房遗爱当真是气得不轻,搂过拔里燕就狠狠地甩了下她的小翘臀,“你这女人,当真是疯了,刚临盆多久,就敢出来瞎晃悠,从幽州到这里千里遥遥,你就不怕出点事?”

  “不怕,难道夫君就不想濯濯么?”拔里燕到底是契丹女子,那股豪放劲儿弄得房二公子都有点扛不住了。

  “想!”房二公子 吞吞口水,回答的相当干脆,跟自个女人还装个啥,不过考虑到拔里燕产后不久,房遗爱还是忍住了,这个时候腻歪下就行了,真折腾下拔里燕的身子,他还是舍不得的。

  当夜,房遗爱留在了东雅客栈,拔里燕当然有很多话要说的,所以留在东雅客栈里也是无可厚非的。

  珞女侠看着天上的月亮,不断地揪着手里的树枝,那倒霉的叶子一片片的落在了地上,“这个混蛋又被哪个狐狸精勾住了?”

  “你呀,就是管的宽,他现在就在东雅客栈里呢,你要是不高兴,可以去找他啊!”

  闻珞没好气的瞪了婉柔一眼,这个女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赶明这机会让房俊把她多糟蹋下。(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极品女仙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