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戳屁股行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ps: 新书已上传,书名《圣族盟约》,书号3187417,直通车地方可以直接点击。 绿帽子这本小说本身写的有问题,所以少川也不好腆着脸的找你们要票,但是新小说,还希望大家尽力支持一下,谢谢了!

  第1093章 戳屁股行动

  如今大部人马都跟着李孝恭去乌布苏了,房遗爱身边能用的也就一万多人的左武卫士兵,好在黄真和梁泰还在,要是这俩人都不在,房遗爱就要当回独立指挥者了。黄真和梁泰都不知道房二公子想玩啥,好好地说什么能把西亭峡谷拿下来,这不是在做梦吧。

  “少将军,这要咋办,你可是在陛下面前夸下海口了,要是拿不下西亭峡谷,咱这帮兄弟们的脸就丢大发了!”梁泰是个老实人,可这次老实人也有点犯嘀咕了。房遗爱拍拍梁泰的肩膀,很霸气的说道,“嗨,老梁,说啥呢,本将啥时候让你们失望过了?你去一趟右卫那边,把苏定方将军找来,就说本将有十万火急之事,他要是不来,你就说来晚了就得替我收尸了!”

  “.....”梁泰一阵无语,自家少将军做事就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人家苏定方将军多好的人,跟人家玩这种无赖招数。

  此时所谓的军事会议早就散了,苏定方正坐在地图前研究着呢,他也很好奇房二公子想怎么玩。苏定方和房遗爱相交这么多年,也算是相互了解了,他从不觉得房遗爱是在说大话,他既然敢打赌,那一定是有招的,只是到底是什么招呢?苏定方也是有点傲气的。他希望自己能想出个好招来,这事事都跑去问,不是显得自己无能了么?

  梁泰的出现打断了苏定方的思绪,苏定方本来不想去的,现在房二郎和跟唐老头打着赌呢,他苏定方掺合进去算什么事嘛。不过面对梁泰的无赖招数,苏定方只好哭笑不得的去找房遗爱了。

  军帐中,不光苏定方来了,就连秦琼、李绩、房玄龄和杜如晦四个大佬也跑来旁听了,别看房玄龄一脸的镇定。可是心里还扑腾着呢,到底是自己的儿子,要是不担心,那才见鬼了呢。

  “诸位请看,这就是我上次逃出来的乌姿别里山口。从葱岭进入乌姿别里山口,东北就是王腾格里山。沿着王腾格里山向东南就可以直插西亭峡谷东面。此时突厥人绝对想不到咱们会出现在他们身后。只要在恰当的时机配合峡谷南边的大军发动突然袭击,必能一战而下西亭峡谷!”

  房二公子说的是唾沫横飞的,那慷慨激昂的样子就像西亭峡谷已经落在了手中一般。

  李绩可是当世兵法大家,房遗爱的想法不可谓不好,只是这想法也太异想天开了,“房俊。你是不是想错地方了,那乌姿别里山口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但是从王腾格里到西亭峡谷之间可是有着许多的山涧,你的人能穿越葱岭。爬上陡峭,这山涧你怎么过,难道飞过去?”

  “嘿嘿,李老将军,这你就放心吧,晚辈既然敢这么做,就有了应对山涧的法子,你们就瞧好吧!”

  说的倒是轻巧,李绩还是很不放心的嘱咐了几句,只是房遗爱却没听心里去。等着大佬们离开后,苏定方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声,“贤弟,你跟为兄说句实话,你到底有什么妙招?”

  “兄长,你可知道套管?”房遗爱详细的解释了下什么叫做套管,也从这一天开始,可汗浮图城里的铁匠们就都忙活了起来。自从得知套管理论后,苏定方算是知道为啥房二公子有如此信心能够到达西亭峡谷西侧了。

  “贤弟,你这些事情,好像也用不着为兄吧?”苏定方相当的疑惑,按照常理,能自己做的事情那绝对不会麻烦别人,毕竟谁也不愿意分享到手的军功。

  房遗爱也没想怎么解释,只是简略的说道,“定方兄,你不觉得你这位子早该往上挪一挪了么?”

  房遗爱一句话,就让苏定方陷入了沉思之中,在右卫李绩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不过李绩终究是老了,这个大将军之位迟早是要让给苏定方的。只是苏定方最近几年从没有什么大的功绩,朝廷就是想把大将军的位子交给他,都没个有力的理由。事实上,李绩也希望让苏定方顶替大将军之职的,毕竟李绩兼职兵部尚书,再领着右卫系统,是很容易遭人诟病的。

  苏定方是个聪明人,很快就想通了房遗爱的意思,他拱拱手,呵呵笑道,“贤弟,为兄谢谢你了!”

  “客气什么,自家兄弟,有好处不让给你,还能让给谁?”其实房遗爱这么做也不光是为苏定方着想,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自己的原因。拿下西亭峡谷的功劳太大了,大到他房某人一个人都吃不下的地步了。有时候不是功劳越大就越好的,如今他手握左武卫以及龙虎卫和龙骁卫的混编部队,可以称得上南北衙禁军中最具实权的人物了,如果再立大功,那可就不好赏赐了。有苏定方在就不一样了,将大部分功劳都推苏定方身上,然后他房某人再稍微犯点小错,到最后弄个功过相抵就好了。

  五月份的葱岭,早已繁密茂盛了,第一次经过葱岭山脉的时候,房遗爱一点感觉都没有,当初他昏迷不醒的,就算婉柔把他当死猪拖,他都不会有感觉的。这次重回葱岭,房遗爱本想让闻珞和婉柔留在可汗浮图城里的,可是这两女人却执意要跟着。

  已经在葱岭中行走了两天时间了,房遗爱还好,只是两个女人就有点苦不堪言了,这大山上不能洗澡不能换衣服的。到了晚上,林子里的蚊虫还相当的多,房遗爱皮糙肉厚的也有点扛不住那么多的蚊虫,就更别提两个女人了。

  月光如华,落在丛林中就变成了道道纤细的光线,珞女侠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物。有房遗爱给她遮风挡雨的,她歪房遗爱腿上睡得老香甜了。

  “神仙姐姐,能说说当时你是怎么拖着为夫出葱岭的么?”房遗爱特别想知道那一段的事情,人就是这样,你越记不起就越想知道,时常在你脑海中浮现的,反而是你想要忘却的。

  婉柔很讨厌房遗爱喊她神仙姐姐,因为一听这四个字,她就想起房遗爱轻浮的样子,“有什么好说的?你那时候像个死猪样。又重又高的,背了你走了一半路就走不动了,要不是弄两根木棍子搭成架子,就把你丢这儿了!”

  “呵呵,你不是没丢么?神仙姐姐。该不会那个时候你就看上为夫了吧,说句实话。有没有偷偷的做什么.....嗯....”房遗爱话没说完。就觉得胳膊好疼,原来婉柔已经听不下去了。

  “你这人惯会胡说八道,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香饽饽了,要不是在月氏城里,你做....我才懒得理你呢!”婉柔的脸不自觉的红了起来,直到现在当年月氏城的事情还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那段时间虽然短暂。却是她最无忧无虑的日子。

  可汗浮图城里动静那么大,不可能瞒过突厥探子的,此时科布多关口上咄陆可汗也正头大着呢,汉人弄一堆铁管干嘛。难道打算引水用?不可能引水用得着铁管么,到底是达哈勒见多识广一些,他摸着胡子有点不确定的说道,“可汗,汉人弄那么多铁管,是不是想弄那个所谓的炮管?”

  “炮管?那是个什么东西?”咄陆可汗自认为知道的不少了,可还是没弄明白达哈勒是什么意思。

  炮管谁也没见过,就连达哈勒也只是听说的,“可汗,臣以前听独孤家的人提过,好像大唐在研究什么大炮,那大炮能把汉人的地雷射出去几十丈远,所以臣就觉得,那铁管是不是造大炮用的?”

  “管他呢,对了,达哈勒,那些铁管去了什么地方,都查清楚了么?”咄陆可汗琢磨的脑袋都快炸了,于是决定不纠结这个问题了。

  “没,咱们的人在可汗浮图城里抓了几个铁匠,不过那些铁匠只负责打造铁管,至于铁管去了哪里,他们一概不知,而且咱们的人也没发现汉人运过什么东西!”

  其实这也怪不得达哈勒的探子,那些铁管都很短,每个士兵背一段就行了。但凡出征,哪个士兵不背点东西,所以探子们发现不了,也不奇怪。

  三日后,总算来到了乌姿别里山口,此时的乌姿别里山口早就被封上了,这里的石头还大多都是房遗爱当年炸塌下来的。也亏得乌姿别里山口被封上了,否则突厥人不会放弃这里不管的。突厥人不管这个地方,倒不是说他们确定汉人爬不过路口,而是因为这个地方就是过去了,也得不到好处,到时候被突厥人一围,那就是跑都没地方跑了。

  从乌姿别里山口往东,便是起伏不断的山峦,相比较葱岭,这里的山顶就光留多了,好像除了石头和野草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虽然还没进入六月份,但是太阳已经够毒的了,幸亏待了足够的饮用水,否则就要口唇爆裂了。一直行军是不行的,这样下去,不光体力消耗大,就是士气也会受到一定打击的。

  为了调节气氛,房遗爱给将士们出了道题,那就是给这次的行动起个响亮的名号。房二公子觉得自己这个主意非常不错的,可是他完全低估自己的手下了。

  “少将军,还想啥,依着我啊,就叫戳屁股行动好了,瞧这个名字多霸气,多贴切!”黄真生怕房遗爱不同意似的,还很详细的解释了一下。

  婉柔可是有点听不下去了,什么叫戳屁股,就不能起个好听点的名字么?她不能冲黄真发火,但是可以冲房遗爱瞪瞪眼的,房二公子业局的黄真很丢人,很不客气的冲黄真亮了亮小拇指,“你呀,就是不学无术,叫踹门行动多好听,就知道戳屁股,你戳呀戳的,就不怕把自个戳了?”

  “哈哈哈,少将军所言极是,黄将军就爱戳自己....”一帮大头兵全都咧着嘴乐呵了起来,黄真恶狠狠地哼了哼,都笑吧,以后训练的时候有这帮小子受的,敢嘲笑他黄真将军。

  “房大将军,你平常就是这么带兵的,真怀疑你以前的仗是怎么打赢的!”婉柔很合适宜的挖苦了房遗爱一句,珞女侠去非常不配合的哼道,“你呀,就是瞎正经,你这样的真不适合打仗,过几天看到死人可别晕过去!”

  婉柔很不屑的瞥了闻珞一眼,她婉柔会晕么?笑话,死在她手上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了。(未完待续。。)(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悍戚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桃运狂医开艘航母去抗日混世小术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