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血战伊塞克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新书已上传,书名《圣族盟约》,书号3187417,直通车地方可以直接点击。 绿帽子这本小说本身写的有问题,所以少川也不好腆着脸的找你们要票,但是新小说,还希望大家尽力支持一下,谢谢了!

  第1095章 血战伊塞克

  直到现在,平托还有点迷迷糊糊地,他不知道怎么身后就出现汉人了呢?要从西边过来,就只有经过王腾格里山,可那里多处地方都是山涧。当然想不碰到山涧也可以,那只有直着沿着山脊往东走。

  契苾何力和执失思力全都不可置信的摸着脑袋,这一仗都不知道怎么赢的,如今西亭峡谷的情况就非常诡异了,西边是唐军占着,东面是突厥人守着,两方人马东西对望,那气氛尴尬极了。契苾何力解决完战斗后,领着执失思力找到了房遗爱,“房将军,我等是服了,没想到这西亭峡谷还真被咱们拿下来了。”

  虽然现在东边还是突厥人守着,但契苾何力相信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将突厥人赶跑了。如今西亭峡谷入口已开,只要突厥人不傻,就一定会放弃东半部分的,一个无险可守的地方,不是白白浪费兵力么?

  “哈哈,过奖了过奖了,这次可多亏了苏将军和两位将军帮忙,否则房某哪能这么轻松拿下平托!”房遗爱还是得谦虚一下的,有功劳大家一起分,这样才容易打好关系嘛。

  平托被梁泰提了过来,此时平托已经知道出现在身后的是什么人了,他自知必死无疑,但还是想临死前看看房遗爱长什么样的。以前平托是有点瞧不起戈林翰和达哈勒的,这俩人每每让那个汉人整的灰头土脑。尤其是那个戈林翰,自己老窝都让人家汉人给屠了,要不是玉蝉儿趁机躲了起来,否则他的宝贝女儿都要被汉人给掳走或者糟蹋掉了。

  “你就是房遗爱?”平托心中的震撼是无以复加的,这个汉人太年轻了,败给这样的年轻人,真的是太丢人了。

  “怎么,如假包换,平托,你想不想活。想的话就把突厥人的军事部署告诉房某,房某不仅留你一条命,还会给你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

  “嘿嘿,汉人,莫要小瞧了我平托。今日败于你手,老子无话可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想让老子投降于你,别痴人做梦了!”

  房遗爱也没怎么在意,本来他就没指望能说服平托,冲梁泰使个眼色,他无所谓的说道,“派人给陛下送去!”

  西亭峡谷东部。平托的副将名叫博古亚,博古亚可不是那种莽撞之人,虽然不知道西边是怎么丢掉的,但是他却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待着了。如今汉人兵力不足。还没有对东边进行围剿,可一旦更多的汉人大军从峡谷中穿过,那东面的五万大军可就要遭殃了。为今之计就只有撤,丢了西亭峡谷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可要是再把这五万突厥勇士丢在这里,那可汗可就要杀人了。

  博古亚当机立断,他并没有直接走,而是先让人把北面上山的路封死,才领着自己的人从东面撤下山。好在房遗爱也没想着一口吃下博古亚的人,这人啊,就得知足,能够一举吃下平托的大半人马,已经算是老天保佑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守好西亭峡谷。

  科布多关口,咄陆可汗有些坐立不安的喝着酒,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觉得有事情要发生似的。咄陆可汗很讨厌自己的预料,想事情吧,总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这不大半夜的就有人敲响了房门,“可汗,西亭峡谷出事了!”

  咄陆可汗听得出来,说话的正是达哈勒,门开后,达哈勒沉着脸走了进来,“可汗,出大事了,西亭峡谷丢了....”

  “什么?”咄陆可汗猛地站了起来,他觉得头一阵发懵,人就往后倒去,好在身边的侍卫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过了好久,咄陆可汗才缓过起来,此时他脸色苍白无比,嘴唇还打着哆嗦,“怎么会?平托手下近十万大军,汉人怎么可能破了西亭峡谷?”

  “可汗,具体情况还不知道,只知道不知道汉人是用什么法子,出现在了西亭峡谷西边山坡上,措手不及之下,被汉人夺下了西部防线,就连平托也成了汉人的阶下囚!”达哈勒语气里透着许多的无奈,之前突厥和大唐还能打成平手,可西亭峡谷一丢,就相当于进入突厥的大门被人打开了,从今往后,主动权可就落到汉人手中了。

  咄陆可汗真想一刀杀了平托,这家伙不知道西亭峡谷有多重要么?如果从西亭峡谷和科布多关口做一个选择,咄陆可汗宁愿丢的是科布多关口。西亭峡谷以北,就是茫茫平原,所有突厥部落都会落于汉人的马蹄之下,平托的罪过可真的是太大了。

  “可汗,为今之计不是追究谁的责任的时候,西亭峡谷陷落,汉人必会将大部兵力集结于西亭峡谷北部,咱们紧守科布多的意义已经不是太大了!”

  咄陆可汗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他必须得承认达哈勒说的是事实,呼了口气,他勉强的坐直了身子,“达哈勒,命戈林翰率领所部人马赶往伊塞克,另外着金山西侧休整的五个豹师也全部赶往伊塞克,总之,无论有多困难,都要给本汗守住伊塞克!”

  一直以来,突厥人都不擅长建筑什么防御,以前他们就是打仗也是去打别人,很少有守城的时候,所以,突厥境内也没有什么坚城,就是汗庭三弥山的城墙也只是四丈高而已。西亭峡谷北边,也只有伊塞克这个地方算得上坚城了,伊塞克起初是古时匈奴人建造的军事要塞,本意是抵挡大汉军队的,后来被霍去病赶跑后,伊塞克也就荒废了起来。后来突厥人占据这里后,经过上百年的时间。又重新将伊塞克建了起来,到如今伊塞克算得上突厥境内最坚固的城镇了。伊塞克四周城墙多为砖石,高为五丈,城墙上还有着许多的垛口,如果伊塞克都守不住的话,那突厥可就真的要遭大难了。

  得知房遗爱拿下西亭峡谷的消息后,好多人都高兴地跳了起来,李世民还算矜持的,如果不是为了保持皇帝的形象,他真想绕着可汗浮图城跑两圈。

  “陛下。如今西亭峡谷已经握在我大唐手中,突厥人必将收缩防线,所以臣以为应该尽快派大军通过西亭峡谷,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伊塞克,只要伊塞克落于我手。突厥人就再也掀不起大风浪了!”

  李绩的话也让兴奋的重臣冷静了下来,李世民稍微思索了一下。便下令道。“李绩、张亮听令,着你二人领十二万大军速速赶往西亭峡谷,与那里的契苾何力大军汇合,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拿下伊塞克!”

  “喏!”李绩和张亮高高兴兴的领命而去,也从这个时候开始,整个唐军都忙碌了起来。张亮等人领兵走后,李世民将科布多南部的大军丢给刘弘基秦琼,便领着侍卫也去了西亭峡谷。

  五月十七,天空下着蒙蒙细雨。突厥人心中的阴霾却比这天空还要浓重,如今唐军布重兵于伊塞克前边的平原上,眼看着一场大战就要爆发了。

  其实李绩两天前就打算攻城了,只是天公不作美,不合时宜的下起了雨。下雨天,对于攻城的人来说,可就不是什么美事了。当细雨停下,太阳重新突破云层的时候,李绩军旗一挥,等待许久的各卫人马就分批进入了战斗序列。

  金戈铁马,血洒疆场,每个男儿看到这幅场景都会忍不住热血沸腾,牛角声响彻整个战场,唐军威武的步伐,猜的整片大地都颤抖了起来。唐军士气如虹,突厥人却是无路可退,他们必须守住伊塞克,就像唐军一定要守住长安城一样,这不仅仅是一座城镇,更是一种军心。

  “杀.....”一队唐军举着云梯冒着突厥人的箭雨冲到了城下,真正的攻城战,根本来不得半点阴谋诡计,当石块和箭雨砸下,许多的士兵闷哼一下就躺在了地上,他们的哀嚎声是那么的刺耳,可后边的士兵却没有停下脚步。攻城,就是用人命去填,房遗爱虽然不想看到这一幕,可是却没什么好办法,地雷是很厉害,可是面对伊塞克这样的坚城根本没什么用,而且在这个地方使用地雷也太危险了,突厥人完全有能力引爆地雷,到时候炸伤的可就是唐军士兵了。

  突厥人就像疯子一般守着城头,唐军士兵很难爬上城头,就算有几个上去的,也被突厥人的弯刀收掉了性命。大唐的男儿没有孬种,一个士兵没了刀,就用手去拽城头的突厥人,突厥人也跟头野兽一样,他抱着那唐军士兵就往城下跳,毫无意外的,两个人都摔死了。

  仅仅一天的时间,伊塞克城墙上就染成了血色,这一战真的太惨了,突厥人惨,唐军更惨,攻城的一方总要比守城一方付出更多的代价。

  第二天,唐军派上了为数不多的攻城车,之所以没多少攻城车,那也是因为一开始根本没想到会进攻伊塞克,在众人想来,能够拿下科布多关口,就算是巨大的胜利了。由于攻城车是临时制作的,外边也没有铁皮保护,结果被突厥人浇上油,一把烧了个干净,不少士兵没来得及逃跑,还被火油牵连到了。

  李世民看的是咬牙切齿的,突厥人真的是拼老命了,他攻过的城池也不少了,可还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坚固的城池。午时的时候,李世民让攻城的人退了下来,如今必须想个好办法才行,如此强攻伊塞克,就算能拿下来,那损失也是伤不起的。

  “陛下,您看咱们是不是用地雷试试?如果不在伊塞克弄出个缺口来,咱们想要拿下伊塞克,难度太大了!”

  几日来李绩都没怎么合过眼,为了能够拿下伊塞克,他想的脑袋都大了。李世民并不知道地雷的威力,所以他冲房遗爱问道,“房俊,你觉得这个方法怎么样,用地雷能炸开一个缺口不?”

  “父皇,这个法子很难凑效,据小婿所知,伊塞克下边多是石块打的地基,城墙也是石砖,内部还夹着石块,以地雷的威力,根本炸不透!”

  “哎!”李世民长长地叹了口气,如今伊塞克就在眼前了,要是不拿下这个地方,心中自然是不甘的。

  众人商量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又连续攻了三天,大唐已经在伊塞克周围丢下了两万士兵的尸体,但依旧没能拿下伊塞克。仗打到这里,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如今大唐士兵疲累不堪,士气也大大受到了打击,而突厥人能守住伊塞克就算天神保佑了,更不可能出城外什么反击。(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洪荒之冥河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