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霸气的薛仁贵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与往日不同的是,今天的擂台赛上,有了一个司仪,上来讲明了几条规矩:一,不准使用暗器;二,擂台上受伤,事后不准打击报复,已经发现,严惩不贷;三,尽量的避免伤亡,一方认输,令一方不得再下杀手。

  每一选手,都在官府备了案的,就算是输了,都有机会进入金卫营。

  太下的刘傲眉头一皱,金卫营?没听说过,李世民又要干什么?成立一个新的军营干什么?

  听司仪继续在说着:“现在由于人数众多,现在参加比试的,必须要到校场,连胜三场后,才有资格到次擂台比试……”

  这几天陛下做了很多的事情啊!这海选模式都给他想了出来,真不简单!

  于是,选手们开始在一个军将的带领下,转移校场。得,薛仁贵今天又可以休息了!

  但是看擂台的民众却没有离去。

  “刘小子,来说段古,打发一段时间。”李靖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刘傲的身边。

  “呵呵,平安怎么也是爵爷了,您老能不能动不动就刘小子刘小子的叫啊。”刘傲也是罪了,在这些老家伙嘴里,自己这个爵爷就是个摆设。

  “屁的爵爷,毛都没长齐呢。”老家伙也不知道哪来的火气,抓住刘傲面前的茶壶,对这嘴就往里倒,哪有军神的样子?

  得,年纪小没人权。

  “说古很累,又没钱收,要不您包场?给您打个折,嗯,收您一千惯不多吧?”刘傲干脆打趣李靖,反正现在也的确冷场了擂台,自己说一段也行,谁让自己是发起人呢,如果有歌舞表演就好,可惜啊,今天娱乐盟都放假,一直到擂台结束,不这样,哪有人去看?

  “一千贯朕出了,去说,听说你写的新书,《杨家将》不错,忠心、铁血。就说这个。”

  泥么的,走路都不带响的,这是一个皇帝的样子么?才发现,自己周围已经被清出来好大一片地方。

  周围又不少侍卫将看热闹的人隔开了一段距离。

  自己这个位置最好,还有遮阳伞。没办法,地主来了,不让位都不行。虽然李世民穿的便装,该有的礼节还是要有。

  你给的钱烫手,咱还真不敢要,不过您要真给也没办法不是,说吧,既然陛下开口了,那就说一段热闹的。

  刘傲将位子让给了李世民,走向擂台。家伙什准备好了,看样子李世民早在算计自己了。

  擂台上也竖着一把油伞。

  “今天看样子看打擂是看不成了,可是大家大老远的来了,那就打擂前,平安来给大家说一段古,暖暖场子。在开讲前,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就是,《射雕》那几本书,如今已经在长安可以买到了,对,就是今天开始销售的,散场后,大家可以到刘府的店铺去看看。”

  李世民脸色一黑,这就给家的里的生意做宣传啊?一个堂堂的爵爷,也不怕跌份。

  刘傲可不管这么,这段时间,这么好的商机不把握住,才真正的傻叉。不但书生意,所有的生意这几天都开始加大力度的宣传,推广。

  甚至摆了几十个摊位买草莓,五文钱一颗,听说都来回摘好几趟了!可见生意火爆程度。都是钱啊!

  刘傲笑着开场,坐下来,醒木拍,“今天平安给大家讲一段《杨家将》,此书很长,早几天平安在一个茶馆讲了几回,呵呵,主要是付茶钱,哦,忘记带钱了,喝了茶才知道没钱。

  世上的事情,有因有果,才认识今天的英雄擂主薛仁贵。今天就讲里面的一段。”

  于是开始讲述一段从没有过的歌颂杨门女将的评书《烧火的丫头杨排风》。

  英雄一直是男的,刘傲第一次将女英雄主义带入大唐。

  “古有花木兰替父从军,巾帼不让须眉,留下千古佳话,今有杨门女将,一门忠烈,谱写一曲热血赞歌。”这是刘傲的开场白。

  只所以提起花木兰,因为她是隋朝人,至今的史记有记载,人们耳熟能详,接受花木兰,再接受杨门女将比较有认同感。

  在这个男子主义的社会,歌颂女子英雄比较危险的一件事,就是当初的风尘三侠,李靖的老婆红佛女,也只能当做李靖的陪衬。

  从杨排风的出场、惊艳开始讲起,一直说到杨排风的烧火棍在战场扬威,说的激情飞扬,听的如醉如痴。

  《杨家将》里面的情景,更加贴近现在大唐民众心里的现状,很有共鸣。不少姓杨的都自豪起来,那是我们杨家,嘿嘿。虽然也知道这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联系,就是自豪。

  “朕听说,他府里有一个杨延昭,刚出生没多久,就给编出来一个杨家将?”

  李世民吃着草莓,喝着刘傲的葡萄酿,问李靖。

  李靖只苦笑:“这小子的书,都是和家人有关,你看《包青天》,家臣全上,连肖皇后的义子都写进去了,还是个御猫、江湖上的南侠。不但这样,北侠也是这个杨延昭,好么,在这里又是驸马又是元帅的!”

  “这小子是什么脑子?朕真想切开看看。”

  李靖不搭话了,切开?你舍得?他这么随便弄弄,你的金卫营就出来了。恩科一开,天下读书人都是您的门生,天下,在您手中,现在是水泼不进。

  红薯的种植,到今年,大唐将再没有饥荒,这才多久?李元霸的回归,让周边的邻邦纷纷发来友好的帖子?

  一上午,刘傲都在说这个。每每听下来,架不住热情的听众,又再讲,一直到中午,刘傲的嗓子都快哑了,才以吃饭为借口结束了这次说古。

  李世民已经走了,凑,说好的一千贯呢?就知道,李世民不靠谱。不回去了,带着一家人到酒楼,如今这个酒楼给刘傲包下来了,没办法,家里人多啊,能来的都来得了,这热闹谁不想看?

  美美的在酒楼客房睡一个午觉,被小莲叫醒:“开始了,走啊,少主。”

  到了擂台,已经打了两场了,这是第三个了,台上一名汉子,刘傲认识,是楚楚手下的江湖汉子,手持一把横刀。

  叫姚万年,去过刘府拜访过自己。这么说,这货也已经在校场胜了三场?不错,是个人物。

  刀法刷的很溜,和薛仁贵战了十来个回合,还是败了,招法没问题,输在力气上。

  薛仁贵连胜三场,按照规定,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可是薛仁贵没有休息,继续在台上。

  第四个是个大胡子,江湖气息很浓,如李逵再世。没用兵器,一对双掌迎战。

  他没有武器,薛仁贵自然也将方天画戟收了起来。没想到这个大胡子的轻身功夫这么好,擂台上的他,围绕着薛仁贵打转,几乎看不到人影。

  薛仁贵开始还跟着旋转,可是速度还真跟不上,被偷袭几下,好在挡住了,后来薛仁贵干脆往中间一站,闭上了双眼。

  一直以为认得耳朵会动,都会后期电影用动画合成的结果,现在刘傲看见了,是真的,薛仁贵的耳朵真的会动!怎么可能?刘傲试着让自己的耳朵动起来,根本就办不到嘛。

  忽然,薛仁贵往左一闪,紧跟着一拳打向自己身后,“轰”的一声,两人对了一拳,就这一拳,将那大胡子给震的在空中翻两个跟头,打下了擂台。

  “好!厉害。”台下的观众大声的叫嚷!

  大胡子虽然有些不甘心,可是掉下擂台就等于输了。一跺脚,离开了。

  就这样,没有休息,一连战胜了九人,才休息一阵,一口气干掉了自己妹妹大春给他准备的酸奶加冰的,那么大的一玻璃杯,如同装啤酒的扎杯一样。

  这丫头,真没救了。好在到如今,薛仁贵没有伤一个人。作为急救防备的她,清闲一点。

  校场那边,陆续有人赶到这里,不用说,校场那边的战斗也非常激烈,看来的人,胳膊都流血了!

  刘傲让善童去先给人家包扎好,如果不严重,就明天再比,毕竟受伤,会影响武功发挥的,只要是受伤的,都劝延后比试。反正有时间,一个月呢。

  一直到傍晚,薛仁贵战胜了十五人。可谓是大胜,这十五个人中,倒有几个,武功真不错,如果不是他的力气占优,估计凭借招法,不一定能胜,果然高手在民间啊!

  第二天,刘傲决定不去现场了,已经没有必要了,热闹看一次就好,学院,毕竟还是学院,不能老是放假,娱乐盟的生意可以停,排练不能停止。才一天,管家欧阳海说,棚子里的草莓,熟的就快卖完了,照这个速度,最多两天,就没有草莓卖了。

  这不行,涨价,涨四倍,一颗二十文。安排欧阳海,一定将自己家要待客的一部分留下来,不能来了客人,没水果。

  刘傲的广告起了作用,书店的书《射雕英雄传》当天就销售完了,那是一万册啊!价值不菲,售价十吊钱,千文的价钱,还没有论语卖的贵,主要这是消遣的书。

  通知洛阳,加印两万册,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两万册估计差不多了!早知道,就不给李慧带走那几百册了,擂台赛,让长安变的热闹无比,人流量还在增加。

  就连洛阳的自己的妹妹们都放假,开始往这里赶,说要看看自己未来的姐夫……

  这决不是自己多嘴说出去的,晚饭的时候,似乎自己看见大春追着瑜儿打……(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