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一语惊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而高峻一坐到了桌上,哪像个受过伤的人?先把酒杯端了起来,把别驾、父亲、老汉一块敬了。老汉诚惶诚恐,要从座位上站起来,高峻道,“我敬你是应该的,你要坐着喝。”桌边这些年轻人一辈也忙着敬三位老人。

  老汉道,“高大人你对我有救命之恩,我也要敬你。”他端起酒看到高大人又与刘武、岳大人等喝到一起,便敬别驾。别驾忙问他救命之说是怎么回事,老汉从头说起,动情之处都落了眼泪。

  高峻对岳青鹤等人道,“如今我大哥到了牧场,我就能脱开身子做我的事情了。牧场中的事情,岳大人你们有不明可与我大哥多商量,他来自长安的大衙门,有些事情是比我更知道怎么做的。”

  于是这些人又都敬高岷。岳青鹤问,“那么高大人你要做什么大事?”

  “报仇。白杨牧多次受人骚扰,我又不明不白受了人一暗箭,在白杨牧养了半个多月,这口气我不会憋下的,我要找到他们、堵着他门口去出这口气。”

  听高峻细说了缘委,高审行道,“白杨牧没有大事就好。你说的那件不是一个牧官要想的,自有郭都督操心。再说你一无兵二无将,要怎么做?”

  高峻道,“我的牧场受人欺负,怎么好去找郭叔叔哭泣鼻子?我就要自已解决,我那些护牧队是吃素的?”高审行听了心中不快,但大家都有高兴的时刻他不好发作,这点涵养他还是有的。

  高岷道,“兄弟,白杨牧已经不算近了,我听你说那些人还要更远些,敌我不明,你要多多小心些才是。再说,愚兄知道大唐正东面对高丽用兵,你在西边搞出动静,怕是不大妥当。”

  高审行道,“你听听!这才是顾虑全面的想法,有道是不谋全局怎么样谋好一域?你要听你大哥的,趁机早打消了这个打算,我看郭都督都不会同意你这样做。”

  高峻一看两人反对自己,就不再多说这件事,又与桌上人推杯换盏起来。只有柳玉如知道,他这仅仅是不往下说了,但是主意是不会改的。

  高峻这回在白杨牧一定是吃了大亏了,也不知道他的伤势怎么样。这样一想,就更担心起高峻来。她看到高峻在那桌上一点都不知道注意,仍是发疯地喝酒,便对这边桌上谢金莲、思晴和樊莺等人一使眼色。

  她们会意,纷纷端起杯来,走到对面男人的桌边敬酒。这些人哪里能拒绝这些人敬过来的,从别驾,到长史,以及桌上这些牧场中的官员,人人又多喝了不少的酒,桌上的气氛一时空前热烈。

  高峻更来了兴致,大呼小叫地举了杯要喝。冷不妨酒杯让樊莺一把抢过去,他抬头看到樊莺正对着自己瞪眼,便呵呵笑着道,“你们要多多劝饮,谁不喝趴下都是不行的。”

  柳玉如说,“高大人有伤在身,不能再让他多喝了,”又低声对樊莺道,“把他架楼上去。”樊莺问,“架到哪屋?”

  柳玉如说,“大屋。晚上你也去。”

  谢金莲方才也想过,晚上高大人会不会到自己屋里来,她在边上听了,知道柳姐姐对樊莺是很照顾的,在此事上即可见一斑。她不知道柳玉如是怕高大人到别人屋中借着酒劲乱来伤身,是让樊莺去制他的。

  高峻已经喝得不少,一边被樊莺和思晴歪歪扭扭往二楼上扶,一边回头道,“岳大人,你回去后把牦牛好好清点一下,明天把确切数目告诉我。”

  岳青鹤也有些迟钝地问,“高大人你问这些做什么?”

  高大人已经上了楼,话传下来,“做什么,做牛皮铠,用我的大戟戳一戳。”

  高岷倒比这些人都要矜持,酒也喝得适量,听了高峻的话,他对五叔道,“马牛不得擅杀,他这样不好吧……”

  高审行道,“你听他胡说,都是醉话!”

  众人见高峻上去,两边也很快散了。大家酒足饭饱,谁都没拿高峻的话当回事。尤其是王允达,在酒桌上,高总牧监特别与他喝了一杯,王允达心里的小兔子暂时按下去不再乱跳了。

  回到屋里,崔氏担心地对高审行道,“我看他的样子不止是说说便罢,别再让他真的搞大了动静不好收拾。不然,万一西边的火点起来扑不下去,你父亲也是不会原谅你们的。”

  高审行口齿不清地道,“有我和高岷在这里,还能让他反了天不成,你放心吧。”崔氏听了并不放心,不过她倒隐隐希望高峻说的是真的,那样她便好借力。

  二楼上的人一从酒桌边下来,纷纷跑到柳玉如的屋中看望高大人的伤势,高峻呼呼大睡,被人脱了袍子露出胸前的箭伤。

  那里本来是有个心形的胎迹,现在在胎迹的边上紧帖着有个不大的疤痕,伤疤大是不大,但离着心很近。

  柳玉如埋怨樊莺道,“你,还有思晴和丽容,竟然一句都不说,把我们这些人蒙在鼓里,晚上还让他喝这么多酒。”

  樊莺委屈地道,“他不让说,说是不让你们家里人担心,不信问问思晴和丽容。”人们都不说离开柳玉如的房间回到自己屋里去,大家又在一起坐了很久,听着连一楼都安静了,这才一个一个地离开。

  柳玉如和樊莺一边一个在高大人身边躺下,再问白杨河的详情。樊莺说,“幸亏是柳姐姐你当机立断,让我和思晴姐赶过去,要是晚到一步,高大人就没命了。我们一路上一刻没敢停留,晚上都是骑在马上、闭着眼睛往白杨河跑。我是亲眼见高大人中箭落马,他躺在地上,一个胡人还拿了尖枪要往他胸口上戳。”

  柳玉如听了,鼻子一酸,问道,“他何曾吃过这样的亏?是怎么回事?”

  樊莺道,“我们只听丽容说,他看过了郭二哥的信,便像换了个人,迟迟钝钝的,箭射过来都不知道搪一搪,把胸脯让给人家射。”

  柳玉如听了,不知道郭二哥的信中都有说了些什么,但是她知道高峻托二哥的是什么事,是有关那匹乌蹄赤兔的,此事只与崔氏有关,对高峻怎么会产生这样大的后果呢?

  后半夜,柳玉如听到高大人摸到樊莺那里去,哼哼唧唧地搂着樊莺不知道说些什么,后来又往自己这边来了,她说,“让他好好睡觉。”

  樊莺在他后背上拍点了两下,高大人才老实睡过去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重生在三国桃运狂医临高启明极品女仙妖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