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推敲不停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中午大家吃饭的时候,高峻还在思考着那封信的事。【頂【点【小【说,他联系到崔氏从长安一到牧场村时对柳玉如横眉立目的表现,难道说只是因为贞观九年时,两人在长安街头的过节就会让她这样?

  他想,以崔氏的修为,如果仅仅是贞观九年那件过节,那么她猛见柳玉如时会突然控制不住地发作起来吗?如果选择隐忍、以后与柳玉如是敌、是友要看看情况再说,似乎这该是崔氏的做法,也更能说得过去。

  而在崔氏来西州之前,崔氏就已经知道崔嫣是与高峻生活在一起。不管她内心对此事怎么想、愿意与不愿意,但是总归是默认了的。

  而长安街头那件事大概会让崔氏永远记得柳玉如的身份。如果崔嫣就是侯君集的女儿,那么,她在女儿的家里猛一见到了柳玉如,控制不住地发作起来才更符合情理。

  这样一想,高峻的心里刚刚得出来的结论又让他自己推翻了。

  不管怎么说,崔嫣的身份还不能确定,自己刚刚进来时从崔氏的表情上所做的推测,都是建立在她偷改了信件的基础之上。如果她没有看过郭二哥的信、也没有改动过,那么自己后边的推测就更站得住脚。

  高峻一边想,眉头又皱到了一起。他宁愿相信自己一开始的推断,崔嫣不是他的妹妹。这也好办,只要去大漠野牧的路上,派个人去鄯州问一下郭二哥是不是用拼接过的信纸给自己写过信,也就水落石出了。

  如果郭二哥用的是好信纸,那么他和柳玉如的怀疑就有了根据——信让崔氏改过了。这样就最好,他也不必再为了崔嫣的事情纠结了。

  高审行在桌上一连问了儿子两遍去野牧的打算,高峻想着自己的这些事情,都恍然未觉。这让高审行十分的不快。

  下午的时候,高峻把出行的事情准备了一下。因为是去大漠,他是一定要带上思晴的,他要到思摩那里做牦牛皮甲,有思晴在当然事情会更好办。

  等回来的时候,再把那三百头牦牛赶回来,看他们怎么说。高审行即使事后发现了,大概也不会有多么大的发作。

  三百护牧队有一百在白杨牧,剩下的二百护牧队他要都带上,在等待皮甲做好的日子里也可以继续操练他们。

  他要把这三百人训练成一支精悍的力量,像一把尖刀插到阿拉山口的那边去。没有人可以射他一箭、杀了他手下的牧子、骚扰了他的牧场,还能安安稳稳地睡觉。

  大唐正在东面用兵是不假,但自己在西边算是用兵么?他不打算动用西州的一兵一卒,牧场里的事情就由牧场来解决,他要找到那个给自己添堵的人,让他付出代价。仅此而已。

  护牧队要全体出行的事情已经通知下去了,这些队员们得知是高大人带队,都十分的兴奋,早早地把马匹和武器都准备好了,就等高大人一声令下。下午高峻哪里都没有去,他就在崔嫣的屋里,让别人看着好像是与崔嫣依依不舍的样子。

  两个人在崔嫣的屋里,崔嫣果然很有兴致地为高大人弹了好几首琵琶曲子,仍然意犹未尽。她哪里知道高峻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娇好的面容、以及在琴弦上飞舞的修长手指发呆。

  为什么,人人都知道长安的候公府已经烟销云散不复存在,却让他这个候府仅存的男人在西州一个一个地遇到与候家有着瓜葛的人呢?谢金莲、甜甜,现在又是身份扑朔迷离的崔嫣。难道是上天体察着候家的冤屈,让他来照顾这些孤苦无依之人?

  他多么希望崔嫣还是他以前认知的那个人,没有这样难以辨别的身世。

  崔嫣弹过了曲子,看着高大人呆呆的样子,她嫣然一笑,把琵琶放下问他在想什么。高峻回过神来,说道,“我正在想你……刚才弹的曲子,已经深入其中了!”

  他问崔嫣,“你能不能告诉我刚刚到高府时的情形?”

  难得高大人有这样的兴致和时间陪了自己一个下午,崔嫣岂会不乐意与他多多回忆些以前的事情?她笑着说,“我是怎么去的,你还不清楚么?”说是这么说,她略略想了想,还是从头讲了出来。

  她说,我和母亲是贞观九年的大年二十九到的高府你都不记得了?那年你十二岁、我十岁,那么今年我十九,你该是二十一岁了。她说,“时间过得真快啊。谁能想得到……”

  她想,刚到高府时她对府内宽大的场院感到新奇,这里比她和妈妈原来的住处宽敞多了。以前她们母女只有一座两个房间的小瓦房、小院子。现在她终于有了自己的干净、秀雅的闺房,还有了属于自己的仆妇照顾起居。

  那时她在仆妇和丫环的陪伴下,可以尽情地在若大院中的任何一处游玩而无人阻拦,玩够了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可以看看书,可以放心地躺在窗外阳光照射的大床上,慵懒地睡觉、发呆。

  有一次,她独自出去,在内园的假山上看到了一位大男孩子。他孤独地坐在那里,没有跟班。她以为他是府中哪个家人的孩子,是偶尔随了大人到高府里来玩的。但是他身上所穿的衣服又不像是下人的孩子,那他是谁呢?自己和母亲入府时,高府中所有的人都出来见过面的,里面没有他。

  “想不到,那个嘴里咬着草棍儿,对我没有好脸色的人就是你。当时吓得我赶紧跑回屋子,心乱跳个没完。你知道吗?你那时看我的眼神,似乎是想抓了我的头发,在假山石上猛撞的架势,我都吓坏了。”

  高峻听着她饶有趣味地回忆过去的事情,好像那时的恐惧在此时说出来,是种美好的回忆似的。他知道崔嫣说的那个人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前身,是那个让炭火踢死的高峻。

  又听崔嫣说,“慢慢地,我就发现你很孤单,无论什么热闹的事情都不见你露面,而我也奇怪,你的父亲似乎不大喜欢你……那你后来怎么突然对我好起来了呢?”

  听着崔嫣的问话,高峻半天才想起回答,“也许……也许,是我也看出了你的孤独。”还有嫉妒和说不清楚的恨,但是高峻没有说出来。他此时已经深深体会到了那个死去高峻的真实想法了。

  高峻想,贞观九年自己的年龄该是九岁,被他顶冒者正该大过自己三岁了。这样一算,崔嫣的年龄其实比自己还大一岁。

  “那时你母亲有多大年纪呢?”高峻问。

  “我母亲那一年该是二十六岁。”崔嫣说。

  而那一年,柳玉如的儿子侯无双刚刚两岁,自己正是被侯君集冷落的时候。他想,那时的侯君集妻娇子抱的,柳玉如十**岁,难道在外边还有个二十六岁的崔氏和一个十岁大的女儿崔嫣?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临高启明妖神金枝宫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