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二妹妹可要想仔细了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大姑母还真是看得起侄女!侄女还是那句话,若大姑母只是想让祖母‘清醒一两个时辰’,侄女自是有法子的。若要求每日都能让祖母‘多’清醒一两个时辰,恕侄女无能,还请大姑母另请高人。”司徒颖话音刚落,司徒娇脸色一变,已经没有了先时的恐惧,一双清冷的眼睛只冷森森地看着司徒颖,面无表情地说道。

  司徒颖只愣了愣就明白了司徒娇这话隐含的意思,只噎得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许茹云脑子哪里有司徒颖转得快,一时间还没听明白其中的关键,看到司徒颖被司徒娇堵得脸色铁青,不由指着司徒娇怒道:“你一会儿可以让外祖母清醒,一会又说不能。你这是耍我娘玩呢?!”

  司徒娇不屑地瞟了眼蠢笨如猪的许茹云,压根只当没听到她说的话,只轻蔑地撇了撇嘴,尔后转向安嬷嬷郑重叮嘱道:“祖母今日还不知何时能醒,还请安嬷嬷费心看护仔细些,莫让人扰了祖母的清梦。”

  说罢对着司徒颖十分敷衍地福了福身,转身就出了老夫人那屋,丢下气急败坏的司徒颖母女带着自个的丫环扬长而去。

  今日可是药庐与太医院合作的第一天,她哪里有那么多的闲功夫与她们母女在这里闲扯!

  司徒锦见司徒娇拔腿走了,只打了个愣,连忙带着春桃跟了上去。

  小跑了几步总算跟上了司徒娇的脚步,司徒锦微微有些气喘:“大,大姐姐可有啥事需要我帮忙的,请尽管交待。”

  司徒娇停下脚步,转身默默地看着司徒锦,目光深沉,脸上的神色晦暗不明。

  司徒娇的目光神情顿时令司徒锦的小心脏“扑通”乱跳,低头垂眸站在司徒娇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小脸瞬间就憋得个通红。

  司徒娇的脸上闪过隐隐一丝不耐,眼睛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司徒锦看了半晌。

  直到司徒锦觉得自个都快要顺不上气来了,才听到司徒娇冷冷的命令:“抬起头来看着我!”

  司徒锦一个激灵,猛地抬起头来,一双与司徒娇截然不同的大眼睛惶恐地看着司徒娇,对上司徒娇的眼睛以后,想要逃开最后只是闪了闪艰难地与司徒娇保持对视。

  司徒娇的脸色很冷,冷得让司徒锦有一种全身的血液都要被冻住的感觉,让她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却始终不敢将目光从司徒娇脸上移开,生怕惹怒了司徒娇。

  这样的司徒娇是司徒锦从来不曾见过的,以前司徒娇对她虽然不热情,甚至也有些冷,却甚少带上寒气。

  可见这次因她在对待司徒颖母女的态度过于暧昧,想必是触及了司徒娇心底给她划出的底线。

  司徒锦觉得自个快要痛哭出声了,再这样继续对视下去,实在难以顶住司徒娇严厉中带着森冷的目光。

  好在这个时候司徒娇又开口说话了:“我呢,没那么多的耐心与你讲什么大道理,机会也是给了你一次又一次,若你还是这般心思摇曳不定,那我也就没必要再将你当成妹妹看待。

  我只问你一次,年后你想回正德女子学院,等爹爹回京都再接你回来,还是以后都留在府里,做一个正经的安宁侯府的千金?”

  见司徒锦张口就要回答,司徒娇抬了抬手阻止她开口,目光依然凌厉,语气却平缓了一些:“你莫要轻易回答我,且回锦绣阁好好考虑清楚!不过我可告诉你,机会只此一次,何去何从,二妹妹可要想仔细了!”

  尔后再不给司徒锦有说话的机会,抬眸看向低垂着头恭顺地站在一旁等候的春桃扬声道:“春桃,带你们小姐回去,好生伺候!”

  说罢带着自个的丫环,身子微摇施展内力,只几息功夫,就走了个没影。

  司徒锦呆呆地看着司徒娇远去,直到再也看不到司徒娇的影子,一行清泪缓缓而下,嘴里喃喃道:“我不想的,大姐姐,我昨日真的不是故意的。求大姐姐别丢下我。我改,我一定改,求大姐姐别再送我去学院……”

  春桃看了直摇头,昨日她暗地里多次提醒司徒锦,让她少与司徒颖母女多接触,可司徒锦却不听劝,结果不但着了许茹云的道,还惹得大小姐心生芥蒂。

  可是在司徒锦看来,昨日她没陪在韩氏和周雅琪身边,虽然原因主要是她吃坏了肚子,可韩氏那种漠视中带着嫌弃的目光也是一个极重要的因素。

  为什么司徒娇就不理解体谅她的处境呢?

  有的时候,司徒锦也很泄气,甚至想着干脆回去正德女子学院一直待到司徒空回京都算了。

  可是她又不甘心也很委屈,她是庶女没有错,可从谁的肚子里生出来又不是她能选择的。

  她已经尽量向嫡母示弱,也已经尽量听从嫡姐的吩咐,可是为何韩氏还要那样看她。

  她也是人,她的心也是会疼的。

  她知道生她的姨娘给韩氏和司徒娇带来的苦痛是极其一生也无法弥补的,可是如今姨娘都已经死了,当然姨娘死有余辜,可她总不能跟着姨娘去死吧。

  这一刻,司徒锦的心里对林淑琴有着无尽的怨恨,为什么当年林淑琴不惜做妾也要进安宁侯府?明明爹爹只爱嫡母一个女人!

  既然已经自甘为妾进了府,为什么还不能安安份份的过日子,宁肯偷人也要生个孩子来谋取侯位?

  结果算计来算计去,反丢了卿卿生命,又是何苦来哉?如今却独留下她一人彷徨无助。

  失魂落魄的司徒锦站在流着眼泪站在原地许久没有动弹,最后春桃着实看不下去了,只好半拉半扶着将司徒锦弄回了锦绣阁。

  回到锦绣阁以后,司徒锦一直失神地坐在榻上发呆,眼泪几乎就没干过,整个人如同失了魂的傀儡,让春桃有些心慌。

  司徒锦的精神状态明显不对,春桃思来想去唯有找司徒娇一途。

  可上环顾锦绣阁,似乎一时之间连个可用的人都找不出来,不由又有些泄气。

  这次本以为会在东京府连年,当赖二去东京接人的时候,大家都没想到,故而回来的时候走得匆忙,没有丝毫准备的张嬷嬷没能跟着一起回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