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1章 回家过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雪停了,天空一下亮了起来,不再似之前那般白蒙蒙的。空气中也没了那股浑浊的气息,让人感觉神清气爽。

  云擎撩开厚厚的门帘,走进屋。屋里烧了地龙,不过玉熙身体好,屋内倒是没有烧炭火。

  玉熙放下手中的笔笑着说道:“刚收到猎鹰的来信,说舅舅被任命为步兵营首领。”步兵营可是有五万人,现在这些人手都在舅舅手中,用得好能派上大用场。

  云擎心情顿时大好:“这可是好事。”

  玉熙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了云擎:“燕无双赐药给了舅舅,吃了以后舅舅身体就好了六七成。”

  “什么药?”铁奎受的伤虽不致命却得好好调养,吃了就好了六七成这药不得了。

  “血灵芝。”将血灵芝的功效说了下,玉熙说道:“没想到燕无双竟然能得到这样的好药,想要燕恒礼很快就能好了。”

  云擎冷声道:“没想到燕无双也有这样的好运。”

  玉熙特意说这事是有原因的:“就燕无双的性子,正常情况下得了灵药也不可能给别人的。这次赐药给舅舅不大正常。”

  夫妻多年,早培养出了默契。云擎听罢问道:“你怀疑什么?”

  “我怀疑燕无双可能会让舅舅固守京城。”燕无双很惜命,一旦河北失守他肯定会退到辽东的,所以,肯定要选一个他放心的人固守京城。

  云擎脸色一下亮了:“若如此,到时候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下京城了。”

  玉熙笑道:“这只是我的推测。”不过也有五成的概率。毕竟,若燕无双不准备重用舅舅,不会下这么大本钱的。

  云擎想了下说道:“就算他没这个想法,我们也可以促成这事。”朝廷中有一部分人暗中投靠了他们,现在也是该用到他们的时候了。

  “不行,我们什么都不能做,否则会适得其反的。”铁奎极为好财,且善于敛财。很多官员对此嗤之以鼻,对他很不屑。这种情况下站出来举荐铁奎镇守京城,别说本性多疑的燕无双,只要脑子正常的都觉得有问题了。

  云擎皱了下眉头:“那怎么办?若是舅舅镇守京城,我们将来不废一兵一卒就能将京城占了。”京城城墙又高又厚,牢固得很。若是镇守京城的将领誓死要守卫京城,想要攻下京城必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这事不能急,得好好筹谋。”燕无双那么一个疑心重的人,一个不小心不仅达不到目的,很可能还会将舅舅搭进去。所以,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她宁愿什么都不做。

  云擎点了下头。

  玉熙笑了下,说起轩哥儿:“再有两天就过年了,是不是让阿轩跟阿佑回来?”

  提起轩哥儿,云擎就皱眉:“让阿佑回来,阿轩留在千卫营。”

  玉熙于心不忍。要让轩哥儿知道这个决定,还不知道多么伤心难过。不过他也知道云擎的性子,只能来软的不能来硬的。

  想了下,玉熙道:“普通士兵一个月也有两天假。阿轩跟阿佑去军中两个多月,一天假都没休。这次就当休假,让他们在家呆四天,等初三就让他们回军营。”

  云擎不愿意。想着徐臻说轩哥儿在军营还挑剔得不行,他就有气。

  玉熙笑着安抚道:“这过年讲究的是团圆。阿轩不在,这年大家都会过得不好。”

  云擎脸色仍然难看,不过却没说出拒绝的话:“除非改了性子,否则就让他待在千卫营。”轩哥儿的性子,一点都不像他。

  玉熙没有反对:“都听你的。”云擎这个在气头上,若反对会更生气。再者她也觉得轩哥儿确实需要得到教训,性子软就不说了,行事还没分寸,再不改定要闯出大祸。

  云擎神色稍缓,说道:“等年后,就让他跟佑哥儿分开,而且在军中的优待全都取消,必须跟普通士兵一样。”吐就吐,吐着吐着也就习惯了。

  玉熙无奈地点了下头。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让轩哥儿改了性情,难如登天。不过玉熙也没说丧气话,省得火上浇油。

  云擎又说道:“枣枣过完年也十八了,等明年的仗打完就将她嫁了。”再留,就成老姑娘了。

  玉熙笑了下道:“我准备将婚期定在明年年底,你觉得如何?”

  “这个你做主就是了。”枣枣嫁了,接下来就轮到了柳儿。两个女儿出嫁以后,就剩四个儿子了。挑儿媳妇,应该比挑女婿要容易些。

  知道云擎所想,玉熙好笑道:“儿媳妇若没选好,家无宁日。”不管是选女婿还是选儿媳妇,都一样难。要不然,佟氏也不会那般着急上火了。

  云擎嗯了一声道:“你放心,我不会再像柳儿那般,胡乱应承亲事了。”特别是浩哥儿的媳妇,更要精挑细选。

  正说着话就听到斯伯年在外说道:“王爷、王妃,猎鹰有密信送达。”

  刚收到猎鹰的信件,这会又来一封,看来是很紧急的事件了。

  玉熙拆开密信,看完后朝着云擎道:“猎鹰在信里说,燕无双从年前就开始将大量的稀世珍宝送往辽东。”也是做得太隐秘,猎鹰到最近才得到消息。

  云擎冷哼一声道:“算他有自知之明了。”知道打不过,早早就做好撤退的准备。

  玉熙有些忧心地说道:“怕就怕燕无双到时候发疯,将京城烧光。”烧光了,留给他们一座荒城。

  云擎摇头说道:“这个你放心,他不会烧毁京城的。”

  “你怎么知道?就燕无双那疯子什么事做不出来?”这样的人不杀了他,玉熙一辈子都不能安心。

  云擎说道:“虽然我也恨不能将他碎尸万段,但我相信烧毁京城这种事他不会做的。”见玉熙一脸疑惑,云擎说道:“若烧毁京城很多百姓定然会枉死。若害死那么多无辜的百姓,到了地底下他无颜面对燕家的列祖列宗。”燕无双虽然杀了很多人,手段也很残忍,但他从不杀平头百姓。

  玉熙觉得云擎很天真:“他若不滥杀无辜,那京城外的流民又是怎么回事?舅舅都被逼得只能自残了。”燕无双小时候是很好,可躲在暗处十多年,他的性情早就扭曲了。

  云擎还是坚持他的观点:“不管再怎么变,他都不敢玷污燕家的门楣。这也是为什么他不对那些流民亲自动手,而是要借助舅舅的手。”

  玉熙不欲跟云擎争辩,说道:“我也不希望京城被烧毁,等占了京城我们准备迁都。若烧毁了,也没法迁都了。”京城是他们夫妻自小长大的地方,所以云擎也不反对迁去京城。

  出操一天,两兄弟累得很想倒床睡觉。只是还有很多事没做,他不敢睡。

  洗完澡吃完饭,兄弟两人一起练字。轩哥儿不能全心投入:“阿佑,这都腊月二十七了,怎么爹娘还不让我们回去?”不会是真不准备让他回去过年了吧!

  佑哥儿写完一个大字,然后才开口说道:“你慌什么,二哥也还没回去呢!”他是一点都不担心的。

  轩哥儿想听的可不是这个:“阿佑,你说爹会不会不让我回家过年?”他虽然不敢偷懒,可在军中的表现并不好。每次考核,他都是倒数前三。

  佑哥儿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其实佑哥儿没说实话,他觉得玉熙肯定会让轩哥儿回家过年的。过年是一家团圆日的日子,少了一个人都不算团圆。不过他就要让轩哥儿着急,这样以后再做什么事也会考虑下后果。

  轩哥儿恹恹的。

  到了腊月二十九中午,见还没人叫他们回家,轩哥儿终于忍不住了:“阿佑,我们去找徐将军,让他派人送我们回家。”

  佑哥儿很无语:“要去你去,我不去。”若让爹知道了,连他都不得好。

  熬到中午,终于等来了鲁白。不过没等轩哥儿高兴一分钟,鲁白说道:“我已经跟徐将军说了,给你们放四天假。”

  轩哥儿觉得不对,才问道:“什么四天假?”不是应该说接他们兄弟回去嘛!

  鲁白摇头道:“王爷说让我给你们请四天假,正月初三再回来。”

  这意思是说过完年还得来军营了。这段时间轩哥儿觉得生不如死,可想着只有两个月咬着牙忍了。可要长年累月待在军营,他可受不了。

  佑哥儿最开始也有些受不了,不过现在呆了两个月,他也习惯了。见轩哥儿发呆,佑哥儿推了下他道:“发什么呆,不是说想家了,赶紧走呀!”

  鲁白问道:“不用收拾东西?”

  “不需要,家里什么都有。”玉熙让人送了文房四宝过来,要求两兄弟****练字。至于其他的东西,就没有了。

  回到家,轩哥儿看到黑着脸的云擎,什么都不敢说。

  过年很热闹,除了轩哥儿,其他人都高高兴兴的模样。

  看着耷拉着脸好像所有人都欠他万八千两银子似的轩哥儿,云擎气得不行。不过因为是过年,他也忍着没发火。不过心里却下了决心,轩哥儿若不改了性子,就让他一直待在军营了。

  到了正月初一下午,轩哥儿终于寻到一个了机会跟玉熙道:“娘,我不想再回军营。”那样的日子,他真是受够了。

  玉熙摇头,说道:“你该知道你爹决定的事,娘没办法改变。”

  轩哥儿说道:“娘,你帮我跟爹求求情吧?娘,我的志向是成为大学问家,在军中也是浪费时间。”军中真不是人呆的地方,不过这话他不敢说出口。

  玉熙轻轻摇头道:“你爹说你胆子太小,需要在军中多多磨炼。”以前她就觉得轩哥儿有些胆小,可经了江以俊的事,玉熙觉得轩哥儿不仅胆小没担当还怕吃苦。缺点一堆,优点却没几样。

  “娘,真的不可更改了?”见玉熙点头,轩哥儿低下头不说话了。

  看着轩哥儿的背影玉熙叹了一口气。柳儿的事好解决,可想要扭转轩哥儿这性子她却没信心,只希望云擎这招有用了。幸好只生了六个,若再来两个真的要累死了。

  到了正月初三,天蒙蒙亮轩哥儿就被叫醒了。见他不起床,佑哥儿说道:“三哥,你要好好表现没准很快就能回家。可你若这个样子,爹会让你一直呆在军营里的。”

  听到这话,轩哥儿很快爬起来了。

  出了正月唐夫人给佟氏一个口信,说二十号上香,希望佟氏能一起去。

  佟氏明白过来,怕是唐夫人想让女儿看一下儿子了,当即一口答应下来。

  崔伟奇知道这事以后没有反对。

  看着儿子欲言又止的神情,不用问佟氏也知道定是为了牛氏:“没什么事就回去好好练功。”等亲事定下来,崔伟奇就要去西海了,到时候眼不见为净。

  “娘,我想纳阿兰为妾。”阿兰的身份当不了他的正妻,那他就退而求其次,纳阿兰为妾了。

  佟氏悬一口气没提上来:“什么?”

  崔伟奇硬着头皮说道:“我想纳阿兰为妾。”这样他们也能一辈子在一起。

  佟氏拍着桌子大骂:“你这个孽障,你是不是想气死我?”还没娶亲就想纳妾,别说唐家,就算普通人家只要疼爱女儿的都不会跟他们结亲了。

  崔伟奇不明白佟氏为何这般生气:“娘,我已经说服了阿兰。娘,阿兰也答应了。”完了,还加了一句:“娘,阿兰是真心喜欢我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委屈自己。”

  抓起桌子上的杯子朝着崔伟奇砸了过去。崔伟奇没想过佟氏会动粗,避闪不及,杯子被砸在头上立即起了一个大包。

  佟氏怒骂道:“什么真心喜欢你?她是图我们崔家富贵,要不然她看都不会看你一眼。”

  原本崔伟奇还有些心虚,可听了这话却梗着脖子叫道:“娘,我知道你不喜欢阿兰,但你也不能这样污蔑他。”

  佟氏真想撬开崔伟奇的脑壳,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浆糊:“只要有我在,她别想踏进崔家一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