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2章 大水(1)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夜晚,田野间一片寂静。

  云擎站在一片长满杂草的田地前说道:“若是在西北,现在田里的麦子都快转黄了。”就算有人种,种子也会被人挖了去吃。没的吃,百姓全都逃荒去了。

  启浩说道:“爹,明年的现在,这里定然充满了鸟儿跟青蛙的叫声。”四月的夜晚,应该是充满了鸟儿、青蛙、蟋蟀的声音。而不像现在这样,什么都没有了。

  嗯了一声,云擎道:“也不知道你娘这会在做什么?”想他在起兵之前,西北很多地方跟这里也没区别。大片的土地荒芜,老百姓活不下去四处逃荒。可现在,在他跟玉熙的努力之下,西北的百姓安居乐业。

  启浩笑着道:“娘现在肯定还在忙。”如今才酉时末,他娘这会百分百在书房批阅折子了。

  “你娘这些年很辛苦,你以后要好好孝顺她,不要再让她操心。”虽然知道启浩懂事,但云擎还是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启浩点头道:“爹放心,我不会做让娘操心的。”

  玉熙之所以让启浩跟在云擎身边,就是意识到他疑心有些重。作为一个帝王需要有一颗怀疑的心,可若疑心太重将会被所有人害怕提防,最终将会成为孤家寡人。而最好的例子,就是燕无双。让启浩跟在云擎身边是希望他能受云擎的影响将心胸放宽,玉熙的这番苦心没白费,这两年启浩确实变好了很多。

  云擎望着京城的方向说道:“睿哥儿跟佑哥儿我跟你娘都不操心,他们能料理好自己。只有轩哥儿胆子小性子懦,你以后要多管着他一些。”

  “爹,轩哥儿胆小,只要让他怕了他就乖了。”这话说得真不客气,不过却是事实。

  云擎嗯了一声道:“你心里有数就好。”轩哥儿这性子确实需要一个能管着他的人。要不然,将来定然会闯祸。

  第二天,关泰带兵攻打东罗县。原本以为这一仗很好打,却不知打了一天都没将这县拿下来。

  云擎皱着眉头道:“李和顺,没听说过这么一号人。”若是名将也就算了,可这人他听都没听说过,定然是个名不经传的人。

  刘勇男说道:“这人是东罗县的县令。据闻此人爱民如子,东罗县被他治理得很好。”为攻打河北做准备,他暗中派人将河北的地形摸得一清二楚。而李和顺名气比较大,所以他听说过。

  云擎非常讶异:“县令?那可真是入错行了。”若从军,定然是个名将。

  启浩对这个李和顺并不在意:“也许他只是挂名的,守城的另有其人。”若是此人打仗这般厉害,燕无双也不会让他当个县令。

  说完,启浩问了关泰:“你说镇守东罗县的官兵都不怕死?”一路打来,朝廷的兵马基本上是望风而逃。突然遇见一群不怕死拼命反抗的,启浩本能觉得不对。

  关泰点头道:“不仅如此,这些人的武器装备都是一等一的好,跟以往的官兵明显不同。”

  启浩觉得这事不大对。

  云擎倒没有多想,说道:“继续强攻。”他就不信还拿不下来一个东罗县。

  关泰领命而去。

  刘勇男皱着眉头说道:“王爷,这事有些反常。”事出反常既有妖。

  云擎也觉得这事透出诡异,再想到玉熙之前提醒他的话他的脸色沉了下来,也不知道燕无双到底在酝酿什么阴谋。

  摊开地图,云擎认真研究地研究着地图。可是研究了一晚上,也没看出问题。启浩陪着他到半夜,将地图每个角落都记住了,也没发现蛛丝马迹。

  强攻一天一夜,还是没能将东罗拿下来。云擎有些烦躁,也不知道燕无双到底耍什么阴谋。

  “轰隆……”天空中发出山崩地裂的雷声,震得云擎身体猛地一缩。紧接着,一道耀眼的闪电从天空中划过。

  没一会,瓢泼大雨哗哗地下了起来。下这么大的雨也没法攻城,只能暂缓攻城。

  李和顺浑身是血地从城墙上下来。

  心腹沙通走上前扶着他说道:“老爷,你怎么自己上战场了?”刀剑无眼,一个不慎就有性命危险。

  李和顺此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备水,我要洗澡。”他身上的血有别人,也有自己的。

  洗完澡上了药,李和顺的脸色好了很多:“希望这场雨能下得久一些。”这样,也能让他们的人有更多的时间做准备。

  沙通有些担心地说道:“老爷,皇上说只要我们守五天就有办法退军。老爷,这事靠谱吗!”

  李和顺一边吃着红枣粥,一边说道:“皇上能这般说肯定是有把握的,我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坚守县城五日。”

  沙通说道:“就怕守不住。老爷,只一天一夜,我们的人就死了大半了。”这种情况,最多只能再守一天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李和顺望着外面,说道:“希望这场雨能下得久一点。”下大雨,敌军就攻不了城。

  大雨下了一整天。启佑的右眼皮一直在跳。他也没跟云擎说,只是站在外面,望着外面一直下着的大雨。

  易琨从外面进来,将身上的蓑衣取下,抱怨道:“这雨下得真不是时候。若不然,今日就能将东罗县拿下了。”等东罗县拿下,他一定要砍下李和顺的脑袋当球踢。

  启浩笑了下说道:“老天要下雨,谁都阻挡不了的。”说完,眼睛落在了地上。

  雨太大,屋檐上的水落下汇聚成一个小水洼,然后朝着低处流去。

  易琨又说了些话,可启佑有什么反应:“世子爷,你在想什么?”

  启佑回过神,也没回答易琨的问题,而是疾步走进屋内。

  云擎正在跟关泰几个将领谈事,被突然闯进来的启浩给打断了。看着启浩神色凝重,云擎问道:“出什么事了?”

  启浩也顾不上不少人在场,迅速从桌子下面拿出地图。摊开在桌子上扫了下,然后点了一个地方:“爹,这个水库位于东罗县的上游。爹,若是这个水库库容大,待坝口决堤我们的大军就全都要折在这里。”他就觉得不大对。没想到燕无双用意在这里。

  这话一落,屋里的人都惊呆了。还是云擎最先冷静下来,说道:“若他要这般做,也不用等到现在。”

  启浩很冷静地说道:“前些天一直都没下雨,我猜测水库的水应该没那么多。现在下的是暴雨,一旦水库蓄了足够的水,他们就会将坝口打开。”

  关泰跟陆斐还有刘勇男等人对望了一下,然后齐齐看向云擎,等云擎定夺。

  想起玉熙的担忧,云擎脸色有些凝重。

  启浩说道:“爹,我记得尚通就是东罗县人。”尚通是朝廷的一员参将,在周绽死后第一个投降,所以启浩印象比较深刻。这也是过目不忘的好处。

  一刻钟以后,尚通就被叫道营帐之中。云擎问道:“东罗上游有一个大水库,那水库有多大?”

  启浩觉得这样不够生动,在旁加了一句:“若是那水库蓄满了水,然后全部放出来,能不能将东罗淹没?”

  尚通听了这话没有多想,说道:“这里地势比较低,水库若蓄满了水全都放出来,我们这里会被淹没。”

  说完,尚通脸色一下变了。而在场的将领也都脸色大变。若世子的推测是真的,那这一招太狠了,这是直接将他们一锅端。

  启浩问道:“大水来了,那东罗县呢?会不会被殃及?”

  尚通说道:“县城地势要高一些,但水若太大,肯定也会被淹的。”

  云擎立即下令:“大军退到二十里外。”二十里外有一片山,就算洪水来了也不怕。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若有这种事,不撤退三十万人马可能就折在这里了。若没这种事不过是多折腾一番,多耗费些钱粮,其他倒没什么损失。

  刘勇男说道:“王爷,我们留下一部分人在这里。一来可以迷惑敌人,二来也看看燕无双是否真的这般丧尽天良。”燕无双真要放水淹他们,大水可不分人,到时候东罗的将士跟百姓也一样没命。

  云擎想了下,叫了鲁白进来:“你去东罗县一趟,告诉东罗县的县令,说燕无双可能要水淹东罗县。”李和顺知道这事,应该会疏散县城里的百姓。

  启浩说道:“爹,万一东罗县认为我们是扰乱他们的军心要杀鲁白,鲁白岂不是枉死。”他还是很喜欢鲁白的,可不想鲁白白白送命。

  刘勇男也不想下面的士兵白白送命:“王爷,我们以信件的方式告诉他们。至于李和顺会不会信,那就不是我们能左右得了的。”

  启浩道:“爹,大雨已经下了一天,我们得迅速撤退。”

  云擎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带着启浩跟刘勇男等人急速往后撤了。

  接到命令的将领开始都有些懵,不过云擎治军严谨,这些将领就算心里有些疑惑也不敢耽搁,立即带着兵马按照上面的命令往后撤。

  八封信,都用油纸抱着射向了城墙。七封信落入带军将领葛存信手中,只一封被人藏起来送去给了沙通。

  如启浩所预测的那般,守城的人其实是葛存信,不是李和顺。

  沙通拿着信走进屋,看着刚刚眯眼的李和顺,犹豫了下还是没将他叫醒。

  李和顺睡了一个半时辰,一直到戌时才醒,一睁开眼睛就看见坐在床边的沙通。起身时不小心用了力,结果疼得冷汗都出来了。

  沙通忙过去将他扶了起来。这一着急,藏在袖子里的信就落在了地上。

  李和顺看着上面硕大的‘李和顺收’四个大字,问道:“这信是谁写的?”

  沙通说道:“是叛军送来的。”因为是写给李和顺的,他还没有拆开看。

  李和顺冷哼一声道:“拿去烧了。”不用看也知道这定然是劝降的信。他就是死,也决计不投降。

  沙通说道:“老爷,还是看看吧!”西北吏治清明,明王跟明王妃重用贤才。按照沙通所说自家老爷若是投靠了明王,前程定然大好。

  李和顺冷着脸说道:“拿去烧了。”这样的东西,看了污眼睛。

  沙通没办法,正准备去取火折子。刚准备点燃,就听到随从在外说道:“老爷,葛将军求见。”葛存信才是真正带兵的人,至于李和顺只是面上的守城人。

  葛存信走进屋就看见沙通手中的信:“李县令看了这封信有何感想?”因为时间仓促,这信只是塞在信封里,并没有封口。所以葛存信以为李和顺看了信。

  李和顺虽然立志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可他并不喜欢葛存信。

  问这话,明显是怀疑他想要投降明王了。李和顺是个非常傲气的人,他根本不屑解释:“没什么感想。”事情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葛存信眼神不善地说道:“皇上称赞李县令是一个忠君爱国的好臣子,希望你能对得起皇上的这句称赞。”若是李和顺敢有异心,他随时都会要了他的命。

  李和顺也是个牛脾气,听到这话冷哼一声说道:“这个不需要你来提醒。”

  “希望如此。”说完又扫了一眼沙通手中的信,然后才出去。

  李和顺脸色很难看,不过他也直到现在不宜跟葛存信正面起冲突。

  沙通说道:“老爷,这信你要不要看看?”都被冤枉了一通,不看都对不起自己。当然,这只是沙通的想法。

  李和顺没有看,让沙通拿去烧了。

  走出屋子,沙通取出火折子。想了下,他取出信来看,准备看完以后,再烧了。结果看完以后,沙通面色大变。

  李和顺见沙通从外面冲了进来,心头一个疙瘩,问道:“叛军又攻城了?”

  沙通摇头说道:“不是,老爷,信,你快看下这信。”

  李和顺对于沙通自作主张看信的举动很不满:“不是让你烧了?你怎么还看?”

  沙通吓得不行:“老爷,这封信不是劝降的,这信里说皇上很可能将老桃水坝炸开。”他们在东罗县呆了三年,岂能不知道这里的情况。若是老桃水坝的水全部放出来,整个东罗县全部都要淹没。

  听到这话,李和顺讥讽道:“无稽之谈,皇上岂会做这样的事。想动摇军心,也该找个好些的理由。”

  沙通有些担心地说道:“万一是真的?”若是真的,他们可就全都要葬身鱼腹了。

  李和顺立即打断他的话,说道:“不可能。”他相信,皇上决计不会做这样的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