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5章 昏君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铁奎走出宫殿后,脸色就沉了下来。其他人见状,也不敢跟他说话。

  刘夏江跟铁奎关系很亲近,走上前说道:“铁老弟,我们出去喝两杯。”也许,这是最后一次在一块喝酒了。

  铁奎嗯了一声道:“好。”正好他也有事拜托刘夏江。

  两人去了最大的酒楼得月楼。进了包厢,上了菜跟酒,就让人下去了。

  屋内就剩下两人时,铁奎这才气愤道:“那么多人自动请留京城,却偏偏点了我。之前让我杀流民,如今又让我去送死,我就不明白我到底是哪里碍了他的眼?”两人关系亲近,铁奎经常在刘夏江面前发牢骚。当然,刘夏江也有很多的怨言。

  刘夏江也觉得铁奎挺倒霉的:“现在说这个也没用,得想个好法子脱身。”两人从桐城出来,这么多年的情谊,他也不想看着铁奎去送死。

  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尽,铁奎一脸苦涩地说道:“能有什么法子脱身?皇上明显是让我去送死,我还能有什么活路。”说完,将杯子重重地扣在桌子上:“怪就怪我不是皇上的亲信,让皇帝一直提防着。现在,也只有当炮灰了。”

  刘夏江心有戚戚。他也不是燕无双的亲信,这些年不仅被打压,军饷还不按时发放,熬到现在,真是不容易。

  铁奎举起酒杯,朝着刘夏江说道:“刘兄,老弟有件事想求你,希望你能答应。”

  刘夏江一口应下:“你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我决计不推辞。”

  “陆氏带着方辉跟方嘉去了辽东。我这一回是逃不过了,求兄弟你以后多照佛下他们兄弟俩。”作戏做全套,燕无双肯定派人监视着他。

  刘夏江一口应下:“你放心,我一定会将方辉他们当亲生儿子一样待。”

  说完,铁奎举起手中的酒杯道:“刘兄,有你这话,老弟到了九泉之下也能安心了。”

  都有差事在身,也不能喝太久。两人喝了几杯酒,就各自回家了。

  回到家,钟善同看着铁奎神色不大对,问道:“老爷,怎么了?”

  铁奎道:“皇帝已经点了将,任高东南为守军主将,我跟桂三亮为副将。”他原本以为燕无双会点他为守军主将,没想到事情出乎他的意料。

  钟善同愕然:“老爷,高东南不是燕无双的亲信吗?怎么让他留守京城。”

  铁奎摇头:“我怀疑前方战事出现了什么变故,要不然燕无双不会点高东南为主将的?”就是不知道是什么事。

  钟善同很是疑惑:“最多也就战败,还能有什么变故?”

  铁奎摇头,他只是凭自觉认为这事不正常:“这段时间除了采买的人,其他人尽量不要出府。”去年陆氏的事出来以后,铁奎趁机清理出了一大批人出去,如今府里服侍的仆人只原来的一半不到。

  钟善同明白了这话,说道:“老爷是担心京城会乱?”

  “不是担心,是一定会乱。皇上撤往辽东的消息一传出来,京城就会陷入混乱之中。”说完,钟善同道:“过两日,我会挑五十精兵到府里的。”这些人是为了保护肖氏母女的。

  钟善同说道:“希望明王能早日打进来。”这样,局势很快就会稳定下来。

  第二天中午,猎鹰知道东罗县的事吓得脸都变了。差一点,就差一点,燕无双的阴谋就得逞了。

  赤鹰问道:“什么?水淹东罗县?”

  猎鹰嗯了一声道:“王妃之前怀疑燕无双有什么阴谋,可惜我们什么都没打探到。也幸亏世子警惕,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若是王爷跟世子有个三长两短,别说攻打京城,西北都不稳了。

  赤鹰冷哼一声道:“好歹毒的心思。燕无双这次也是下了本钱,这么大的手笔我们竟然一点消息都没得到。”倒不是猎鹰他们无能,而是燕无双这次的计划非常隐秘,知道的人极少。

  说完,赤鹰说道:“老大,他竟然放水淹东罗县,这是根本不将百姓的死活放在眼里了。老大,这事我们必须宣扬出去,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燕无双的真面目。”

  猎鹰点头道:“嗯。”事实胜于雄辩,这事燕无双狡辩不了。

  赤鹰立即出去了。

  高先生带着儿子高强出来买吃,虽然他们藏了不少的粮食在密窖里,可为了不惹人注意只能每日都出去买吃的。这次刚出来,就听到水淹东罗县的消息。

  高先生脸色微变,拉着还想跑过去细听的高强道:“赶紧走。”

  父子两人没走多远,就看见一队官兵过来,要抓说朝廷水淹东罗的两人。这两人见状立即跑了,其中一个人跑得慢被抓了。官兵也没有废话,直接将他脑袋砍了下来,鲜血溅了一地。

  高先生见儿子脸都变了,握着他的手说道:“赶紧走。”

  两人也没回家,而是去了粮铺。此时粮食已经涨了二十倍,可饶是如此,粮铺门前还是没缺过人。

  两人买了二十斤粗粮。高强很有一把子力气,背着二十斤粮食不成问题。

  外面现在乱得很,无事没人愿意出来,所以街道上并没什么人。突然从一条胡同走出来两个人,这两个人虽然高大,但却很瘦。

  高先生跟高强两人瞧着不对,刚想叫。对面个子高的掏出一把刀道:“你看是官兵来得快,还是我的刀子快。”

  高先生抓着青筋暴起的儿子,朝着四人说道:“只要你们不伤人,粮食可以给你们。”

  高个的见高先生这般识趣,说道:“我们只求粮跟财,不要你们的命。”意思是让高先生跟高强两人将钱财也全都交出来。

  高先生从袖子里将干瘪的荷包逃出来说道:“我们的钱全都买粮食了。”现在世道这般乱,高先生一家穿的都是粗布衣裳。为了不让人怀疑,他们一家大人每天故意不吃饱。所以这会,父子两人看起来不仅瘦,脸色也蜡黄。

  瘦个的人道:“老二,赶紧拿了粮食走。”万一官兵来了,他们都会没命的。能得一袋粮食,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高强握着粮食不愿给:“爹,粮食给他们,娘跟孩子们吃什么?”这是出来之前就说好的。若时候有人抢粮食,让高强表现得不情愿的样子。

  高个的将刀抵在高强的腰间,说道:“你是要命还是要粮?”

  高先生立即说道:“粮食重要还是命重要?若你有个三长两短,让我跟你娘怎么活?赶紧将粮食给他们。”

  此时,不远处传来一阵响亮的脚步声。那人也顾不上高强了,抢了粮食就跑了。

  官兵到的时候,两人已经不见踪影了。高强父子一副如丧考批的模样回了家。

  隔壁邻居间两人空着手回来,且高先生还被高强扶着,问道:“高老头,你们不是去买粮食了吗?”平民区有一个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去做什么事转眼大家都知道了。

  高先生苦着脸说道:“别提了,粮食被歹人抢走了。幸亏官兵来得快,要不然可能连命都没有。”

  说了两句话,父子两人就回了家。进了屋将大门关好,高先生立即挺直了腰杆,与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玉容见两人两手空空,说道:“出什么事了?”听到粮食被抢,玉容忙道:“先生,现在外面太危险了,你不要再出去了。”她是不愿意高先生出去,太危险了。虽然高先生年岁大了,但却是他们一群人的主心骨。

  别看面对歹徒时高先生很镇定,其实他心里也怕得不行:“以后再不出去了。”

  玉容听到这话点头道:“以后有事让阿强跟阿冬去办。”阿冬是她请的护卫,因为只身一人就被留下来了。其他有家有口的,全都辞退了。

  坐下后,高先生将刚才听到的消息告诉了众人。

  高先生的媳妇听到这话,不相信地问道:“孩子他爹,这事是真的吗?”

  高先生一脸凝重地说道:“所谓空穴不来风,这事怕是真的。”

  “怎么能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来。”高先生的媳妇是平民出身,最知道平头百姓的苦楚。

  玉容也骂了一句:“昏君。”只有昏君,才能干出这样的事来。

  高先生的注意点却不在这里,说道:“东罗县是归保定管辖,东罗县沦陷了,明王很快就要打到京城了。”

  玉容立即说道:“那我们是否要避到国公府内?”东罗县的事固然让她气愤,但这没有自家性命来得重要。

  高先生说道:“朝廷的兵马望风而逃,我想最多一个月,明王就会打到京城来了。到时,我们就避到国公府。”在明王打进来之前,京城定然混乱一片。

  玉容嗯了一声道:“听先生你的。”

  犹豫了下,玉容说道:“先生,我想让于冬去我弟弟建诚那走一趟。”燕无双自顾不暇,哪还管其他人的死活。从京城去辽东那么远的路,有乱糟糟的一片,谁知道能不能安然抵达辽东。

  高先生对韩建诚印象还不错,所以也没有反对:“让强子跟着去吧!”外面不时有官兵巡逻,这一带又都是平头百姓,暂时没有危险。

  到了傍晚,于冬跟高强回来了。而韩建诚,也跟着一起来了。不过韩建诚不是来投靠玉容,而是来跟她道别的:“姐,我明日就要启程去辽东了。”

  玉容脸色不大好看地说道:“建城,燕无双都水淹东罗县了,你还要跟着他去辽东?”这跟自寻死路没区别。

  韩建诚也听说了这个消息,当即说道:“姐,这一定是叛军散布的谣言。”反正他是决计不相信皇帝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玉容说道:“阿诚,先不说这个消息的真假。只说如今的局势,你觉得燕无双能守得住辽东吗?一旦辽东失守,到时候你怎么办?”那时,连退路都没有了。

  韩建诚苦笑道:“姐,阿瑶她们去了辽东,我不能丢下他们不管。”若卢瑶跟孩子没去辽东,他也会留下来。可现在,他却没的选择。

  玉容张了张嘴,阻止的话到嘴边最终也咽回去了:“你身上的银钱够不够?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点。”

  韩建诚哪有脸要玉容的钱:“我身上有钱。”如今这局势让他有些后悔,后悔当初不该听了卢瑶的话入仕当官。可走到这一步,后悔也没用了。

  送走了韩建诚,玉容整个人都恹恹的。

  镐城离东罗县比较远,玉熙得到消息比燕无双晚了两天。

  玉熙听到这事后皱着眉头说道:“莫怪我这两天右眼皮一直在跳。”这两天她一直都心神不宁,没想到真出事了。好在启浩警惕心高,及时发现了燕无双的阴谋,要不然她都无法想象出事后怎么样。

  斯伯年说道:“燕无双也太无耻了,这样的事也能干得出来。”

  玉熙倒没说燕无双的坏话,只是说道:“若是他的阴谋得逞,那他获取的利益就大了。”到时候,燕无双不仅不用退到辽东,还会将她逼入绝境之中。不过这样的方法后患也很大,那就是会让很多有良知的官员跟将领胆寒。另外,这事一旦成功,燕无双将会遗臭千年。现在失败了,他倒不用遗臭千年,因为他定会推脱不承认。

  斯伯年仍然很愤恨:“王妃,这事一定要公告天下,让天下人都知道燕无双是一个多么冷血无情的人。”身为君王,竟然亲自将自己的子民至于死地,也难怪会退到辽东。

  其实不用公告天下,众人也都知道燕无双是个无情无义冷血至极的人了。

  说完,玉熙吩咐道:“立即去召了谭拓跟安子柯还有申春亭他们。”东罗县发了洪灾,他们肯定要赈灾的。

  斯伯年忙应声而去。

  玉熙放下手中的折子,走到窗前抬头望着天空说道:“这是最后一次了。”这是最后一次让云擎带兵出征了,以后再不准他带兵打仗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