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6章 后怕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夜深了,月亮出来了。

  看着投射在地上的影子,玉熙朝着美兰说道:“将灯熄灭。”这么大的光,不用灯光也能看清地面。

  美兰依言将灯笼吹灭了。

  周围非常安静,虫叫声都没有,几个人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

  美兰说道:“王妃,还是将灯笼点亮吧!”她倒不怕,可这种诡异的寂静让她心里有些凉飕飕的。

  玉熙嗯了一声道:“你点吧!”这些天一直在忙,弄得有些上火了。加上总跟大臣议事,说得话比较多,导致声音都沙哑了。

  全嬷嬷听到脚步声就从屋子里出来,见到玉熙满脸的疲惫忍不住埋怨道:“都说了让你早点回来休息,怎么总不听呢?”

  玉熙笑了下说道:“出了意外的情况,所以才回来晚了。”她也想早些回来休息,可这些事若不处理好那些灾民可能就会没命,所以玉熙宁愿自己累点。

  全嬷嬷也没再念叨,而是去了厨房端了一盅汤过来:“这是我特意给你熬的,去火的。”别人不知道,全嬷嬷却清楚。玉熙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心里是既紧张又担心,要不然也不会上火了。

  玉熙这会并没有胃口,但她还是端起温热的汤吃了起来。

  全嬷嬷看着她的样子说道:“让佟芳给你按摩下。”她年纪大了,若给玉熙做全身的按摩有些力不从心。

  玉熙没有拒绝。

  先泡澡,再按摩。泡澡的时候,玉熙将东罗县的事说了。在群臣面前,玉熙没事人一样,其实她刚才差点腿都软了。

  进东罗县的事说了下,说完后玉熙低声道:“差一点,就差一点。”说这话的时候,玉熙的手忍不住抖了一下。由此可见,这次的事是真将玉熙吓着了。

  全嬷嬷也骇得脸都白了,不过看着玉熙的样子赶紧握着她的手说道:“别怕,王爷跟世子他们都没事。你别怕,只是虚惊一场。”若王爷跟世子他们有个三长两短,全嬷嬷都不敢想象以后的样子。

  玉熙的手上的青筋都起来了:“怎么能不怕?就差一点和瑞跟阿浩他们就没有了。”若是云擎跟启浩他们没有了,玉熙都不敢确定自己能不能撑住。

  全嬷嬷知道玉熙是被吓住了,忙道:“王妃,你忘记了,世子可是帝星转世。他可得上天保佑,不会那么容易出事的。就是大郡主,那也是命中带福。燕无双那样的衰人,怎么能害得了他们。”与其说枣枣命中带福,不如说她命中带财。

  顿了下,全嬷嬷又道:“你看,他害了你跟王爷一次又一次,可却没一次得逞。”

  玉熙没有说话,不过神色缓和了许多。

  知道玉熙将她的话听进去了,全嬷嬷说道:“就说这一次,若是提前下大雨那水库的水早就灌满了,等王爷带兵一到就放水,神仙难救。可是老天就没有下雨,还被世子及时发现,可见老天爷是帮着我们的。”

  玉熙嗯了一声道:“这次确实是老天保佑。”若大雨提前一天下,怕已经出事了。

  全嬷嬷轻轻地拍了下玉熙的手说道:“老天爷都站在我们这边,还有什么可怕的。”燕无双那是穷途末路了,要不然也不可能用这样下作的手段。

  玉熙点了下头说道:“你说得对,老天都站在我们这边,还有什么好怕的。”虽然京城没打下来,但大局已经定了。

  “王妃,等拿下京城,你打算什么时候迁都?”全嬷嬷是为了转移注意力,让她不要再想东罗县的事。

  玉熙摇头说道:“迁都需要耗费大量的银钱,上次打仗就没什么钱,这次是直接将国库打空了。要迁都,得等国库有钱了再说。”河北跟山东这几年总是闹灾,百姓过得困苦不堪。要让他们尽快安定下来恢复生产,不仅要提供粮食跟粮种,还要减免赋税。

  想起玉熙的吃穿用度,全嬷嬷说道:“虽然你现在是明王妃了,可生活水准却比你在国公府都不如。”玉熙在国公府,一个人吃都有两荤两素一汤。现在若是一个人吃,只一荤一素一汤。

  “广厦千间夜眠仅需六尺,家财万贯不过三餐。”也是经历过没吃没穿没地睡的日子,玉熙觉得现在的日子已经很好了。

  “若是人人如你这般想,那就和谐了。”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纷争,更不会有战乱了。

  玉熙笑了下说道:“只要我跟和瑞勤俭节约,下面的人也不敢铺张浪费。”

  启佑为何会觉得韩家奢靡过度,就是因为他们王府日子比较简朴,玉熙也限制他们的花费。若是他们过着锦衣玉食一掷千金的日子,启佑到韩府就不会有那么大反应。

  “这倒是。你跟王爷都这般节俭,下面的官员自然会跟着来了。”上面的人以身作则,下面的人也不敢逾越。

  按摩的时候,全嬷嬷跟玉熙说了一件事:“我听说佟氏将牛氏送进了崔家的庄子上了。”跟玉熙说说八卦事,让她放松放松,别将自己绷得太紧了。

  这事就是佟氏告诉全嬷嬷的,所以这回她神色很正常。

  玉熙笑了下说道:“也不知道是何人指点了佟氏。”真让牛氏嫁人,怕是崔伟奇一辈子放不下她。放在身边,寻个机会揭穿了牛氏的真面目,崔伟奇才会真正死心。

  全嬷嬷望了一眼佟芳。

  佟芳这才开口道:“封将军写信来说,若让他知道牛氏落胎与我姐有关,怕是会恨我姐一辈子。另外牛氏若嫁人,阿奇可能会惦念她一辈子。”柳儿差点跟崔伟奇定亲,这事外人不知道,他们几家却都知道。现在封志希跟柳儿定亲,封大军不想让外人知道这是封志希的主意。好也就罢了,不好的话说不准回招了佟氏的怀疑,既如此还不如他将这事揽在身上。

  “嗯,封大军这些话,说到点子上了。”佟氏处理的事情有些太粗暴了。若是丈夫在外寻的女人,她这样处理倒没关系。反正儿女长大了,就算失了丈夫的心也不影响她的地位。可儿子喜欢的女人,她这样做的后果会导致母子离心的。

  佟芳犹豫了下,问道:“王妃,阿奇他也跟着封家兄弟一样自小由严师教导,怎么就相差这般大呢?”

  玉熙轻笑一声,说道:“这话是崔夫人让你问,还是你自己问的?”

  佟芳吓了一大跳,忙说道:“是我想不通。阿奇之前一直都好好的,怎么碰见牛氏后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之前瞧着崔伟奇,也不比封志敖差。可牛氏的事一出,两人的悬殊就出来了。

  玉熙笑了下说道:“问题在你姐身上。”见佟芳一脸疑惑,玉熙说道:“崔夫人在家里太强势,让崔伟奇心里有了阴影。”

  “阴影?”这话,让佟芳不大明白。

  玉熙嗯了一声道:“之前崔伟奇跟阿浩说,他不想找个像他娘那般凶悍的媳妇,要找个对他言听计从事事依着他的媳妇。而柳儿是我的女儿,我可是凶名在外,他担心柳儿像着我所以才不愿意娶柳儿”

  佟芳脸色微变:“什么?他竟然这般大逆不道?”当儿子的竟然嫌弃自己的母亲。说起来,崔伟奇这是不孝了。

  崔伟奇先说自己母亲的不是,接着又与人私相授受,启浩觉得他品性有问题,所以才对他冷淡下来的。

  “大逆不道这话有些严重,只是对你姐的凶悍阴影很大,所以才想要娶个什么都听他的媳妇。”佟氏在家表现得太彪悍了,导致崔伟奇害怕娶个跟佟氏一样性情的媳妇,以后重蹈崔默的覆辙。

  佟芳呆了。

  既然说起这事,玉熙也忍不住多说了一句:“母弱则子强,母强则子弱。”

  按摩完了,玉熙就去睡了。

  佟芳跟全嬷嬷睡在一个屋。全嬷嬷毕竟年纪大了,身边有个人陪着玉熙才放心。

  “嬷嬷,王妃说母弱则子强,母强则子弱。这话不尽然吧?”要说强,还有哪个女人比王妃更强的。所以佟芳对这话有些疑虑。

  全嬷嬷听了这话,莞尔:“你见过王妃什么时候在孩子面前跟王爷大吵大闹过?”见佟芳摇头,全嬷嬷说道:“在孩子面前,王妃跟王爷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过。”

  在外人眼中,玉熙是个很强悍的女人。可在云擎眼中,她是一个体贴又温柔的妻子;而在孩子眼中,玉熙却是个严厉又慈爱的母亲。

  佟芳明白过来:“嬷嬷的意思,是我姐在家里对我姐夫表现得太霸道了?”佟芳也在崔家住过一段时间,见过崔默夫妻两人的相处方式。崔默是个大咧咧行事随心所欲,而佟氏又是个性子直爽脾气有些暴躁的人。有时候崔默做的事不符她的意,她会大声责骂。那时佟芳也觉得佟氏有些过,只是她也不好开口。

  全嬷嬷点头道:“就是柳怡的事,王妃都没在几个孩子面前说过王爷半个不字。”相反,玉熙一直跟六个孩子说云擎不容易,为这个家付出很多,就算做得不对也让孩子多多体谅他。要不然,就云擎粗暴地教导三胞胎,父子哪能相处得这般融洽。

  佟芳忍不住说道:“这教孩子也是一门学问呀!若没教好,烦恼不断。”就像她姐,为着崔伟奇操碎了心。

  “这个自然。要养出一个败家子或者纨绔子,都恨不能掐死他算了。”孩子没养好,操心一辈子。

  佟芳问了全嬷嬷:“师父,你觉得我姐现在应该怎么做?”这话她没问玉熙,倒不是不敢,只是玉熙这般繁忙,不想让她为佟家的事费心。

  全嬷嬷对佟氏的印象还是很好的,想了下说道:“对他示弱,再同意让她纳牛氏为妾,相信崔伟奇不会再为这事恨你姐的。”

  佟芳苦笑道:“我姐那性子嬷嬷可能不知道,她刚强了一辈子,如何愿意低头。”

  全嬷嬷道:“除非她想跟儿子离心,否则牛氏的事只能示弱。”见佟芳一脸为难,全嬷嬷道:“那就让你姐装病,然后让其他人告诉崔伟奇你姐的为难与后悔。对了,这事万不能牵连到唐家二姑娘,否则崔家跟唐家亲家做不成,会成为仇家。”

  佟芳道:“师父,我明日去崔家一趟。”这会她反而有些庆幸没有再嫁,否则摊上崔伟奇这样的儿子,命都要去掉一半。

  看着恹恹的佟芳,全嬷嬷说道:“崔伟奇年岁小阅历浅,不知人心险恶。只要他看清牛氏的真面目就好了。”

  佟氏对此不抱期望。

  全嬷嬷也没有去睡,而是叮嘱了美兰跟景柏两人好好值夜。玉熙今日受了刺激,她担心玉熙会做噩梦。不过显然全嬷嬷多虑了,玉熙这晚并没有做恶梦。

  睁开眼睛,玉熙就看见洒落在地上的阳光:“这么晚了,竟然都不叫醒我?”说完,就起身穿衣服了。

  美兰笑着道:“前面没紧急的事,我也就没叫醒您了。”难得睡这么香,又正巧没事,她宁愿被骂一顿也不愿叫醒玉熙。

  吃过早膳,玉熙去了前院。见到斯伯年,玉熙说道:“你派人跟徐臻说一声,说我想阿睿他们了,让他们回来吃顿饭。”

  斯伯年一愣,转而点头说道:“好,我这就派人去。”

  想了下,斯伯年叫了许大牛去。

  许大牛不相信地问道:“王妃怎么可能会说这话?一定是你听错了。”在许大牛心中,玉熙可不是随心所欲的人。

  斯伯年小声说道:“怕是东罗县的事吓着了王妃,所以就想见见二少爷他们。”也是王爷在打仗世子在赈灾,都走不开,否则王妃铁定会让他们回来的。

  对这话,许大牛嗤之以鼻:“胡说八道,王妃怎么可能被吓着。”东罗县的事不过虚惊一场,有什么好怕的。

  斯伯年懒得跟他废话,直接说道:“你去将三位少爷安全带回来就是。”

  若排资论辈,许武走了,王府的护卫头领应该是许大牛。不过因为他想事简单,玉熙不放心,这才用的斯伯年。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