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7章 退往辽东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训练一完,所有人都如离弦的箭冲向了食堂。很快,就传来一阵惊呼声:“呀,竟然有红烧肉。”

  千卫营纪律很严,哪怕吃饭也一样。进了食堂,众人都自觉地排队,并没有一窝蜂朝着窗口挤去。

  这日午膳很丰盛,红烧肉跟清炒冬瓜,另外还有一碗海带鸡蛋汤。

  轩哥儿吃了一口红烧肉,郁闷地说道:“没白妈妈做的一半好吃。”这里的伙食跟猪食没区别。不过这话他不敢在食堂说,最多跟佑哥儿嘀咕两句。

  佑哥儿吞了一口红烧肉,然后说道:“你若不喜欢,给我吃吧!”大锅饭,哪里能跟白妈妈做的比。不过在军营一年到头都难得吃回红烧肉,要不然众人不会这般激动。

  轩哥儿倒是很有兄弟情谊,将肉都夹给佑哥儿:“你将冬瓜给我吃。”轩哥儿有很多缺点,不过优点也不少。比如说对兄弟很大方,不管是枣枣还是启佑,若看上他的东西,就算是心爱之物他也会送出去。

  佑哥儿笑着道:“逗你呢!下午还要训练,不吃点肉光吃冬瓜怎么成。赶紧吃,吃完我们回去。”中午有一个时辰休息时间。当然,这是对轩哥儿跟佑哥儿的特殊照顾。两孩子年龄小,若睡不够影响成长。

  回到屋子,轩哥儿就拿了一本书看。这还是上次回去休假带来的,如今可算是轩哥儿的精神粮食了。

  佑哥儿也没闲着,磨墨准备练字。两刻钟以后,兄弟两人就会上床睡觉。

  刚上床睡觉,就听见外面睿哥儿的声音:“阿轩,阿佑,快开门。”

  佑哥儿嘀咕道:“这大中午的,二哥过来做什么?”

  轩哥儿掀开被子,赶紧出去开门。

  见两人穿着单衣,睿哥儿扬声说道:“快换衣服,咱们回家去。”

  军中的消息没有外面快,所以听到许大牛说云擎快打到保定,睿哥儿高兴得不行。

  轩哥儿高兴地不行:“二哥,娘让我们回去了?”见佑哥儿点头,轩哥儿忙叫了佑哥儿:“阿弟,赶紧起来收拾东西,我们回家了。”

  “阿轩,娘只是让我们回家吃顿饭,没说让你不要再回军营了。”他是知道轩哥儿日思夜想着回家的。

  佑哥儿有些疑惑地问道:“吃饭?吃什么饭?家里来了什么重要的客人吗?”

  睿哥儿摇头说道:“许大牛说娘想我们了,所以就让他来接我们回去吃饭。”

  佑哥儿唰的一下,从床上爬起来,然后朝着外面叫道:“许大牛,进来。”

  许大牛听到叫声,赶紧进了屋。

  “家里出什么事?”他娘行事很有原则,特意让他们回家吃饭定然是出大事了。

  睿哥儿跟轩哥儿一直都很信服佑哥儿,就因为他脑子转得够快,猜测的事大半也都成真的。

  许大牛摇头道:“府里没出事,倒是王爷跟世子差点出事?”

  三胞胎吓得不行,异口同声地问道:“我爹跟大哥怎么了?”

  许大牛被三胞胎盯着,感觉压力很大,硬着头皮将东罗县的事说了。

  说完,许大牛道:“王妃估计是被吓着了,所以想见你们了。”这完全是转述斯伯年的话了。

  佑哥儿忙穿衣服,见着轩哥儿不动,大声叫道:“三哥,赶紧穿衣服。”

  轩哥儿是被吓着了,被佑哥儿的吼回了神:“我们赶紧回去。”

  在路上,佑哥儿问了许大牛诸多的问题。可惜,许大牛对这事并管不了解,没办法一一回答这些问题。

  三胞胎傍晚时分,才回到家里。此时,玉熙还在书房跟申春亭议事。

  斯伯年对着要见玉熙的三胞胎道:“王妃现在在处理政务,三位少爷先回去。等王妃将手头的事处理完,我就告诉他。”不是什么要紧事,斯伯年是不会通传的。

  佑哥儿问道:“东罗的事,你知道多少?将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不由的,佑哥儿说话带着一股命令的语气。

  斯伯年将自己所知道的都说了一遍。

  轩哥儿惊呼道:“大哥真是太厉害了。”竟然能看穿燕无双的阴谋。

  佑哥儿恨声道:“燕无双个阴险小人,我以后定要抽他的筋扒他的皮喝他的血。”有本事就跟他爹在战场上拼个高低,结果没胆就知道用些下作的伎俩。

  轩哥儿打了一个冷颤。

  半个时辰以后,玉熙回到后院。看见三胞胎,玉熙笑着说道:“都长高了不少。”三胞胎瘦了也黑了,不过玉熙也习惯了。

  佑哥儿握着玉熙的手道:“娘,是不是爹的事将你吓着了?”若不然,也不可能好端端让他们回来。

  玉熙没有否认,嗯了一声道:“是被吓着了,不过好在没事。”

  佑哥儿冷声道:“娘,你放心,我将来一定要将燕无双千刀万剐,为你们报仇。”

  轩哥儿道:“你刚不是说要将他抽骨扒皮吗?”喝血这么恶心的话,轩哥儿是说不出口的。

  佑哥儿道:“反正我就要他生不如死。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这个卑鄙小人,数次差点害死他最亲最爱的人,他如何能饶过呢!

  柳儿看着玉熙,轻声说道:“娘,这么大的事你怎么都不告诉我呢?”她是听到三胞胎回来才过主院来,结果就听到这个让她震撼不已的消息。

  玉熙笑了下道:“这不是怕你担心嘛!”就柳儿的胆子,若知道昨晚估计又要做噩梦了,所以这些事,她都不会主动告诉柳儿。

  佑哥儿打断了两人的话:“娘,爹跟大哥他们现在在哪里?”

  玉熙笑了下道:“你爹带兵攻打保定,启浩留在东罗救灾。”对于启浩的行为玉熙很欣慰,启浩留下救灾这事传开,会让他在士林之中赢得很好的口碑的。

  虽然云擎打下了大半个天下,不过因为燕无双的恶意宣传让云擎背负着弑杀的名声。这也导致愿意出仕的有才之士很少。

  睿哥儿蠢蠢欲动:“娘,让我们也去吧!”他也想上战场杀敌。

  玉熙肯定不会答应。

  佑哥儿这次也加入其中:“娘,我想去帮大哥。”主要是担心浩哥儿,所以他想去东罗县看看。

  玉熙一口拒绝:“你们哪都不能去,好好在千卫营呆着。”这次东罗县的事将玉熙吓得够呛,在云擎回来之前,柳儿跟三胞胎是哪都不能去的。

  三胞胎很是失望。

  晚膳非常丰盛,其中就有三胞胎爱吃的红烧肉。轩哥儿夹了一块放在嘴里,慢慢地嚼,吞下去以后道:“肥而不腻,还是白妈妈做的红烧肉好吃。”

  佑哥儿只顾着吃了,没时间说话。

  美兰从外面做进来,朝着玉熙说道:“王妃,山东送来捷报。”

  睿哥儿很是遗憾地说道:“可惜我不能跟着去,要不然也能立功了。”

  玉熙拿起筷子,朝着睿哥儿说道:“先学好本事,想立功以后有的是机会。”

  明王府一片和乐融融,而身处皇宫的燕无双这会却是倍感凄凉。

  孟年低着头说道:“皇上,保定丢了。”云擎只用了两天时间,就将保定拿下了。

  燕无双说道:“丢了就丢了,意料之中的事,有什么好难过的。”计划失败,他就知道有这么一天。

  孟年心里空落落的。

  燕无双朝着闵公公道:“派人去叫高东南来。”他让高东南留守京城,自是有他的用意。

  闵公公离开后,孟年道:“皇上,群臣都离开了,我们也该走了。”保定离京城可不远,虽然说已经派出去十万兵马,不过想来也不顶用。

  燕无双点头道:“安排好手头上的事,我们就走。”他肯定不会留在京城等死的。

  高东南进了皇宫,燕无双与他说了半天,然后见着他一脸凝重地走了出去。

  消息很快传到猎鹰耳中。

  赤鹰说道:“老大,王爷已经打到了保定,很快就到京城了。想来,燕无双准备跑了。”大臣大部分都撤往辽东了,燕无双不可能还留在京城。

  猎鹰嗯了一声道:“希望这一次能成功。”他们在路上埋伏了人,想要行刺燕无双。

  夜色渐渐暗了,燕无双走出宫殿,站在外面仰头望着天空。

  孟年知道他心情不好,说道:“皇上,我们会东山再起的。”早两年就知道一旦云擎打来,京城保不住。可真到这一刻,心里又难受得不行,甚至,还不想走。

  燕无双轻笑了一声道:“东山再起?除非现在云擎死了,我们还有东山再起的可能。”他从不自欺欺人。输了,就是输了。

  孟年一肚子的话,立即都咽回去了。

  满天的星星仿若一颗一颗的红宝石,一闪一闪的,戳人眼。

  燕无双说道:“很久没时间观赏夜景了。当这个皇帝,错失了很多东西。”若说后悔,他只后悔当初不该将周琰取而代之。当皇帝太累,当个摄政王就舒服多了。

  孟年听出了燕无双言语之中的后悔之意:“皇上,谁也没有预料到韩玉熙竟然这般大的野心。”当初,哪知道韩玉熙有问鼎天下的野心。

  听到这话,燕无双突然问道:“你说我若当初没有隐在暗中十多年,跟云擎一样,会不会很多事都不一样?”虽然云擎是个只懂打仗的莽夫,他有些瞧不上。但有一点燕无双却很明白,

  孟年直白地说道:“皇上,你跟云擎不一样。云老爷子只是得罪了宋家,宋家就三翻四次派人刺杀云擎。皇上,燕家跟宋家可是拥有灭门之仇。”这意思是,若燕无双不隐在暗处,他早就死了。

  “是啊!我跟他境运不一样。”所以,也没有可比性。

  孟年作为燕无双的心腹,岂能不知道他心中所想:“皇上,韩玉熙在闺阁之中名声不显,且命中带衰。若不然,妖妇也不会将她赐给云擎了。”

  “命中带衰……”燕无双忍不住笑了起来,若是韩玉熙命中带衰这世上就没有好运的了。

  孟年说道:“皇上,在韩玉熙在嫁给云擎之前,运气确实不大好。”爹不疼娘早逝,祖母也不喜欢,这运气还不够背。

  燕无双道:“我只是觉得,所谓的命相不过是骗人的。”

  孟年摇头道:“也不尽然。云擎是天煞孤星的命格,现在却夫妻恩爱儿女双全。也许,他们夫妻能互补。”简单来说,就是负负得正的意思。

  燕无双笑了下说道:“不说这个了。回去拿好东西,我们走吧!”

  孟年愣住了:“现在吗?”

  “自然是现在。”也是燕无双习惯了晚上出行,感觉晚上出行,安全。

  孟年觉得太突然了,不过他知道燕无双肯定是早就想好,而不是突然要离开:“好。”辽东是他们的地盘,比在京城好。

  取好东西,燕无双环顾了御书房一圈就走了出去。

  孟年回身,仰头看着悬在头顶‘御书房’三个金光烁烁的大字:“便宜了云擎了。”这些大件都带不走,可不便宜了云擎。

  “放心,他占不到这个便宜。”他的东西就算守不住,也不会给别人。

  京城四个城门,到了晚上都会关。如今局势紧张,大门更不会轻易开的。不过,总有紧急事件需要打开城门了。这日晚上,又有一队人马出去了。

  燕无双虽然离开了京城,但外界并不知道消息。饶是猎鹰,也是两天后才得的消息。

  赤鹰不相信地说道:“燕无双离京了,这不可能?早上我们还得了消息,说燕无双召见了高东南跟陈然等大臣呢!”大部分的官员都撤往辽东,还有少部分的留在京城处理后续的事,而陈然,就是其中的一个。

  猎鹰淡淡地说道:“不过是个替身而已。”燕无双的替身多得很,就他所知道的就四个,暗中还有多少个,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赤鹰骂道:“真是太狡猾了,我们的人竟然一点都没发现。”他们连燕无双什么离开都不知道。

  猎鹰倒没有沮丧:“若这般容易泄露行踪,燕无双岂能活到现在?”当年燕无双处境那般艰难他都活下来了,如今他占优势更不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