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生命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望着单膝下跪的易川,云雾寨所有的人都不解,作为三军的统帅,为什么易川要在这个时候下跪。此时此刻,他要做的是顺应军心,不顾一切代价杀了萧炎才对。

  从废墟之中站了起来,萧炎的情况并不怎么好。云雾寨的情况完全超过了萧炎的想象,如果只是一个两个人自爆的话,萧炎还是有办法打赢这场战斗的,但是短短时间,云雾寨就已经有着四名帝皇巅峰自爆了,萧炎不知道再打下去,究竟还会有多少人会选择与自己同归于尽。

  此时此刻,萧炎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这里,虽然萧炎的伤势不轻,但是如果萧炎想要离开这里的话,那么云雾寨这些人依旧挡不住萧炎。

  然而,萧炎不能走,也不会走,这场战斗是萧炎和易川两个人的战斗,不管战况多么惨烈,不管云雾寨中有多少人选择自爆,萧炎都必须留在这里将这一场战斗进行下去。

  这是对对手的尊重,绝不因为任何东西而改变。临时退走,就算有天大的原因都无法原谅。

  易川同样清楚,这场战斗一旦开始之后就已经没有了任何回旋得余地。自己种下的苦果,就算哭着也必须吃下去。

  “云雾寨所属,从现在开始,你们都不得参与这次的战斗。违令者,逐出云雾寨。”易川的话语带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威严。

  本来易川在云雾寨的威信就极高,此时此刻,易川特意用斗气加持,这种威严更高了几分,但是易川的话却让所有的云雾寨人脸上带着疑惑之色。

  为什么易川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我很高兴,也很欢迎你们加入云雾寨。但是,加入云雾寨之后,并不是意味着你们的性命就是云雾寨的,你们的性命都是属于你们自己的。别这么作贱自己,好好珍惜你们的生命。我们云雾寨,不需要逃兵,同样也不需要你们用自己的血肉去和敌人交换性命。”易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缓缓的将那纷乱嘈杂的声音掩盖下去了。

  “这些年,我们四处征战,但是没有哪一次会像这一次让我心痛。整整四名帝皇巅峰在一瞬间陨落了,究竟有着什么深仇大恨值得你们豁出自己的性命,不顾一切。你们把自己的生命当成了什么,草芥吗?可以随意糟蹋。”

  “如果有着这份必死的决心,那么就应该用在寻找从这里出去的路上,而不是在这里和别人拼个你死我活.”易川望着面前这一群敢于为自己献出生命帝皇道。

  在云雾寨自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拥有着自爆的决心,那些敢于自爆的,有的是像李长老一样,是云雾寨上一辈的老人。他们自爆的目的就是为了重创萧炎,甚至击杀萧炎,减少云雾寨方面的损失。他们的一生都奉献给了云雾寨,自然不希望云雾寨毁在了萧炎的手中。

  另外一种,自然就是对易川有着无比的感激之人。正如李长老说的,三军可以没有他们,不可以没有易川。因此,当易川受到攻击的时候,他们不管是出于私心还是出于大局,都会选择自爆。

  这样的人易川不知道有多少,但是也绝对不会少,易川不敢赌,不敢再用这些自己信任的部下生命去赌。

  你们把自己的生命当成了什么,草芥吗?这一句话落在萧炎的心中,萧炎的心也在这一刻发出了一丝颤抖。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弥漫在萧炎的心头。这个残忍的世界不就是这样吗?在那些强者的眼中,那些位于最底层的人生命不就是如同草芥一样吗,可以随意的斩杀。

  是对强者的向往,让人渐渐的迷失了自己的本性,还是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将人逼成了连野兽都不如的东西,可以肆无忌惮的糟蹋一个人的生命。

  “二寨主对我们恩重如山,如果不是你的悉心教导,每一次都以我们的性命为重,恐怕我们此时根本没有办法站在这里了。士为知己者死,今天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样,但是我心甘情愿为了你战死在这里。”

  “对啊,二寨主,你关心我们没有错,但是几位长老不可以白死,今天就算我们都战死了,也一定要完成寨主的任务,实现几位长老的愿望。”

  “我们愿意为了我们自己而不是云雾寨战至最后一刻,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萧炎”越来越多的人从阵法之中脱离出来,挡在了易川的面前,直面萧炎。

  易川说过,云雾寨不需要逃兵,此时此刻如果他们的放弃的话,那么和逃兵没有一丝的区别。

  “我从来都没有说过这么会轻易的放过萧炎,接下来,由我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萧炎,不管生死,你们都不允许插手。”易川望着面前不断增多的云雾寨的人,他补充道:“我不管你们对于萧炎有多么大的仇恨,有多强的偏见,这一战,接下来全部交给我。你们给我好好活下去,云雾寨需要你们,你们的亲人更需要你们。”

  易川这一跪,是对死者的尊敬,也是对生者的请求。

  此时此刻,站在易川面前的人足足有五六十人了,一些是早早就是云雾寨中的人,还有一些也是后面才加入云雾寨的人,他们不知道因为从众心里还是为了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表现自己,都站了出来。

  不过这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先加入云雾寨的人站在了距离易川较近的位置,而那些后加入的人却反而站在了距离易川较远的位置,当然距离萧炎也就更近了。

  易川望着这些不受控制的手下,也有些头疼了,平时他们对于易川都是绝对的服从,但现在在生死面前,这些人却一个个都不受到自己的控制了。

  最为糟糕的还不是这些,一些人不是帝皇后期,而是站在远处观战的人居然也直接向着易川的前面走去,整个云雾寨没有因为萧炎的到来再有派系之间的争斗了。没有人继续为了究竟是不是萧炎将云雾寨的消息传出去而争吵,他们只有上下一心,共同斩杀萧炎。

  萧剑望着这一幕也越来越头疼了,早就知道了易川在军中的威望很高,可是以往并不怎么体现出来。但是这一刻却完全暴露无疑。在生死面前,他们居然还是如此执着。

  但是,更头疼的应该是萧炎,萧炎真的可以将这越来越多的人都杀了吗?(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