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计议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凛冽的海风呼呼的吹着,兜着如云的船帆,弯起一个并不明显的弧度。如小山一般巍峨高大的海船以难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轻盈高速的掠海破浪航行。包裹了铜片的船头,如利剑一般刺破碧波,犁开了一条通途奋勇而前。那些被激起的层层海浪带着珠白晶莹的浪花飞掠过船舷,沿着狭长的船身向后,在艇尾交错汇合。一条闪光的水带于回合出激出,飚射到船后的海面上,荡起了万顷波光。

  说实话,这确实是不错的美景,只是这样的美景,看多了却也是寻常,甚至令人觉得烦闷。

  出海五天了,一切都是风平浪静,好像传说中将要袭来的巨鲸帮已经放弃了自己原本的打算,想要放夏棣这些人一马似的。

  只是,真的是这样么?夏棣可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巨鲸帮来得越迟,其发动的力量也就越大,也越发令自己难以应付。

  “按道理他们第一天就该出现的……可现在都已经是第五天了。我们离雷音岛已经近六千里,他们居然还没出现。这真是……”夏棣想着轻轻的摇了摇头:“虽然我已经针对可能出现的敌人做好的准备。可是对方久久不曾出现,正说明他们已经发现了我布置的后手。对于我的布置,沈庆岩是肯定能够看破的。而旻岚子,他则拥有解决我这布置的能力——他是抱元境海妖,认识的同类还是很多的。真是麻烦啊!”

  得到了最新情报的夏棣如此想着,眉头紧紧的纠结起来。

  怎么办?

  这是一个问题!

  随着时间的逝去,敌人的力肯定不断的增强,这才是最令人无奈的。

  “唉,看来我有必要听听更多人的意见。”想了半天,夏棣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最终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此时,心中的不安已经紧致的抓住了他的心。他总觉得在自己的前方似乎有一个怪兽正张开着血盆大口在等着自己——这是他的心血来潮,并不是可以岁随随便便忽略的。毕竟他已是炼神境巅峰,几近于抱元的修士,冥冥之中已然能够感受到一丝淡淡的天机。而这种心血来潮的感觉,无疑便是天机带给他的悸动了。

  对于心里的这种感觉,夏棣不敢怠慢。当下他便从自己的舱室中走出,来到中元号最顶层的指挥舱内,找到了舰长谢流云,让他敲起了召集舰队众人议事的钟声。

  “当……当……当……”清脆的钟鸣从中元号前端的钟架上响起。随着它接连不断的响了九声,舰队里的所有人都明白了事情的紧急,那些有资格进入指挥舱的人都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迅速的赶往指挥舱的所在。一时间,衣袂猎猎之声不断的响起,数十道声音飞快的掠入指挥舱内,不一会就将指挥舱塞得满满堂堂起来。

  眼见,舰队里的众将领、供奉都已经到齐了,夏棣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充满威严的目光从众人的脸上轻少而过,当下却是轻咳一声,正想说些什么,却又最终止住了,因为他发现这堂上其实还缺少一位重要的任人物。

  “我居然忘了他!”夏棣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连忙转过头来吩咐站在自己右手边的师侄贺朝之:“你去密室里把真人给我请来吧。这是顶顶重要的会议。接下来该怎么办,我需要他的建议。”

  “明白!”贺朝之重重的点头转身离去了。

  不一会,他领着一位身着灰色长袍,带着长檐兜帽的身影走了进来。进来之后,贺朝之迈步走到夏棣的身前,朝他一拱手交还了任务,随即走到原来的地方站定。而跟着他进来的那人则带着看似淡然,实则不可侵犯的气势,漫步走到夏棣的身边,却是当仁不让的与之并立在一起。这一立,却是让舱室里的众人看得有些奇怪。

  “这谁啊?这么气势十足的。”唐河轻轻的碰了碰李静轩,小声的传音给他。

  “我也不太清楚啊。夏师是长辈,他做的一些事情,我根本无从去问。不过这个身影,我依稀有些印象,他是从雷音岛上来的。”李静轩摇摇头,小心翼翼传音给唐河:“不要担心,很快他就会把谜底揭开。”

  “这么说也是啊!”唐河微微的点了点头,却是闭上嘴巴,紧接着拭目以待了。

  唐河做如此想法,指挥舱里的其他人也大都与之相当。众人皆紧紧的看着新来的人,迫切的想弄明白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呵呵……”面对众人灼热的眼神,新来的人呵呵的笑了起来。苍老的笑声从他的口中发出,当下也不见他究竟有什么动作,便见他脑袋上的兜帽微微的向上顶了些许,便缓缓的像后落下,这一落便把一个留着花白头发的脑袋显露在众人的面前。

  “明轩真人?怎么是你?”这幅面孔一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大家都十分的吃惊。船舱里的众人大都是参加过文斗的,他们都晓得当时在裁判席上担任主裁判的两位——海妖那边是一脸奸诈看上去就不像是一个好人,说起话来很有破锣锅模样的旻岚子。而人族这边便是这位年约五十,须发半花,国字脸,卧蚕眉,看上很有威严的三圣宫长老明轩真人了。

  对于明轩真人,他们都明白他是青冥大陆人族那边驻派到雷音岛的管事之一,是要在雷音岛上维护人族利益的。这是一个顶顶重要的职务,按道理他应该稳稳的待在雷音岛上,坐镇一方的。

  怎么会?

  疑惑在众人的心底滋生,他们再看向明轩真人,眼中已然充满了不解。

  “嗯,其实我是应夏棣先生的邀请上来的……正好我驻守雷音岛的时间快到了,正好乘你们的船返回宗门处理一些事情。”明轩真人轻笑着回答道。

  “是这样吗?”众人大都是有些不解的。只有脑筋转得比较快的李静轩、贺朝之几个才从明轩真人的话中听出了几分意思:“原来是这样啊!居然能把明轩真人拉到我们的船上……夏师可真是够有本事的。”

  这一下,几人看着夏棣的目光充满了崇拜。

  不管明轩真人是不是真的只想搭这一趟顺风船,总之他现在已经在这船上了。大海茫茫四下皆空,一艘船便是一个整体。明轩真人既然已经在这上面了,那他无论如何也得为这艘船的安危尽一份力。也就是说当这艘船遭遇不可力敌之敌人的时候,他是必须出手的。

  “这样一来,我们这边就相当于有一个抱元后期的高手了。嘿嘿,这么一来我们的实力算是强大了许多。抱元后期,这几乎是可以横扫即使上百炼神高手的实力啊。”李静轩和贺朝之对视了一眼,脸上尽是明了的微笑。

  “咳……”眼见李静轩和贺朝之等人已经明白了几分,夏棣在满意的点头之后,却是说起了今日的正事儿:“各位,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遇上敌人,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应对,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什么意思?”船舱里的很多人都是属于那种传统意义上的武人,他们一个个都是大老粗,一时半会却是没想通“没遇上敌人并不是什么好事”是怎么一回事,是以他们对于夏棣所说事情,却是两眼茫然的很不理解了。

  “大人是担心敌人的实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越来越强么?”唐河还算是有脑筋的,他稍微思索了一下便明白夏棣的担心。

  “正是如此!”夏棣重重的点头。

  “为什么这么说呢?没遇上敌人不是挺好么?”唐河的猜测,夏棣的确认将这个话题确定下来,可就是这样的确定,依旧让下边的很多人不能理解,他们都认为没有遇上敌人,实在是再好也不过的事情了。

  “哎……这些人啊!”夏棣轻轻的摇了摇头,心下暗自叹息。原本没有对比,他还不晓得谁好谁歪。此时,有了对比他顿时明白像唐河这样的人物却是比下面的那些低阶将校强得太多太多。

  “如果我还能够回得去的话,我一定要向陛下建议对军中的将校进行一下整习。虽说军队里对文化素养的要求并不是太高,可也不能让一些啥都不懂只有一把子气力的人身居‘高’位啊。”看着他们的茫然,听着他们的问话,夏棣暗暗的下了决心。

  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至少在眼下,夏棣关注的并不是这个议题。

  当下面的某些人傻傻的提出那样的问题之后,夏棣很直接的甩了一个眼神给唐河,意思说:“这事情你想到了,那你就对事情进行一个说明吧。”

  “好吧!”夏棣的眼色,唐河看到了。他自然觉得有些麻烦,很是蛋疼可在夏棣的要求之下唐河便不得不开口解释:“其实也很简单……敌人我们本该在几天前就遭遇的。可他们到现在为止一直都没有出现,这说明他们发生了一些我们并不怎么清楚的变化。这变化有两种可能性……一个是他们放弃了,一个是他们发现有一些不妥,进而在暗中加强实力。结合明轩真人出现在这里的情形来看,他们一定是在晓得我们有明轩真人这一个底牌之后,自知还不是的我们的对手,故而暂时不与我们接触,打着暗中积蓄力量的想法。”

  “原来是这样啊!”听了唐河那简单而又明了的解释,场上的众人顿时有些了然。

  “哎……如果是这样我们也没有更好的想法。我们是防守的一方,敌人是攻击的一方。只有做贼千日的,而没有防贼千日的。这事情的主动权在他们那边。我们能够做到的只有兵来将挡一途可想了。”了然归了然,以他们的脑袋瓜子更没有更多的办法可想,他们能够做到的也就是“执行”这么一号事情。

  “只能硬拼么?”夏棣摇了摇头对此无话可说。他将眼睛转向李静轩、贺朝之等人,想听听他们是怎么说的。

  此时,贺朝之还在沉默着思索,而李静轩的眼睛却已经抬了起来,他的眸子里闪烁了然的精光。这道精光,让夏棣微微有些恍惚,他迅速的回过神来,脸上满是明了的欣喜。“静轩,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夏棣开口询问道。

  “眼下的情形很明了。主动权确实在对方的手里,这让我们很是被动。我们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必须设法化被动为主动。如何做到这一点呢?我的想法是引蛇出洞。”李静轩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敌人不肯放弃,说明他们非常想要拿下我们。我并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么保证在着茫茫的大海里找到我们的。但从现有的可能来看,我们似乎在某种情况下被他们监视着。当然,这种监视是不可能随时随地的,要不然他们的行动早就被我们发现了。所以,我在想我们能不能偏离航向,摆出一副让路别走的模样,离开他们的监视。”

  “偏离航线,离开他们的监视?”听李静轩如此说众人都觉得很怪异。

  海上航行看似无拘无束,可实际上以大海的辽阔漫无边际,为了不迷失方向,几乎所有的海船都是沿着固定的航线航行。偏离航线,这在很多船长看来完全就是自寻死路的做法。

  “一定要这样做么?这可是很危险的。”船长谢流云皱着眉头提醒道。

  “没办法,在我看来只有这样才能脱离他们的监视。而在我的计划中脱离他们的监视是很重要的事情。以他们对我们野心来说,一旦我们脱离了他们的监视,他们便会变得焦虑起来。到时他们就会急切的想找到我们,向我们发动进攻了。只要他们表现得急切了,他们必然回露出蛛丝马迹来。这便是我们化被动为主动的时候。”李静轩详细的解释了一番自己的办法。

  “只有这样了吗?”谢流云依旧觉得麻烦。

  “只有这样了。”李静轩摊开了手显得很是无奈。

  “你能做到么?老谢……”看李静轩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夏棣在微微的点了点头之后,转身询问船长谢流云:“你有办法做到在偏离一定的航线之后,再把我们带回吗?”

  “这……”谢流云纠结着眉头盘算了好一会,终于轻轻的点了点头:“这需要大量的计算。我不保证在偏离航线之后我们能够顺利的抵达我们原本应该抵达的港口。我只能保证在偏离航线之后,我们还能正确抵达青冥大陆。”

  “这样么……那就制定计划吧。”夏棣闻言微微沉思了一下,却是迅速的拍板做出了决定:“无论如何,我们都得先把眼前的麻烦应付过去。”(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贩妖记不灭武尊大道主天才杂役重生之军火巨头带着农场混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