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一章云龙纹火链套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我就是喜欢玩刀,你也见过我切生鱼片了,所以只要我想学,雕刻出来的艺术品,肯定比你厉害。”说着,柳絮指了指于山手工雕刻的一枚珊瑚珠子。

  阿卡级珊瑚不能制作珠子,但是一些裁剪下来的下脚料,巧妙的掩饰了内部的白芯,还是可以制作几串珊瑚珠子的。

  除了阿卡级的红珊瑚,这里还有一些其他品质的珊瑚下脚料,柳絮挑选了一块,从容的比划了加下,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把刻刀,立即雕刻了起来。

  一只白色的小脚丫,只是寥寥几刀,就被雕刻了出来,从这里也能够看得出来,柳絮是真的下过功夫,而且还不是一天两天的功夫。

  这样的雕工,没有几个月的时间,绝对不会达到。

  “知足常乐?”韩孔雀笑着道。

  他跟柳絮刚刚认识的时候,就曾经送给柳絮一套血玉首饰,里面就有意见知足常乐挂件,没想到现在柳絮用白珊瑚,这么容易的就雕刻出来了一件知足常乐。

  “胖乎乎的小脚丫,白白嫩嫩的,你的创意还真是十足。”韩孔雀笑着道。

  柳絮看了一眼韩孔雀,道:“送给你了,我好像还从来没有送给你过东西。”

  “行,这也算情侣首饰了,我会好好带着的。”韩孔雀把玩着拇指大小的白珊瑚小脚丫,这倒像是柳絮的玉足,所以把玩着,韩孔雀的脸色变得有点异样。

  柳絮多么聪明?韩孔雀表现的稍微异常,她就注意到了,看到韩孔雀那淫笑的样子,她洁白如玉的脸上,立即爬满了红云。

  **给韩孔雀的那次,好像就是从按摩开始的,从那一次开始,柳絮就知道,韩孔雀这个变态,好像特别喜欢她的小脚丫。

  “恋足癖的都是变态你知道吧?”柳絮没好气的道。

  韩孔雀被挑破了心思,立即讪讪的道:“你的思想不纯洁,谁恋足癖了?”

  虽然这样说着,但精力过剩的韩孔雀,还是不会放过柳絮的,既然过来了,自然要亲亲我我一下,所以两个人的手拉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少儿不宜的动作,拉手,拉手,再拉手,牵手,牵手,还牵手。

  早上醒来,看着怀中的玉人,韩孔雀笑了起来,看来韩凰长大点也有好处,最起码柳絮陪他的时间长了。

  如果是原来,柳絮绝对不可能这么放心的陪他一晚上,一般都是匆匆的牵几次手,就回去照顾女儿了。

  “我们有多少时间,没有这么静静的躺着了?”韩孔雀有点感慨。

  “以后你多购买一些土地,我们一家回归种田的生活,那样在一起的时间就长了。”柳絮用手划着韩孔雀的肩膀,感受着韩孔雀解释的肌肉。

  虽然也算是老夫老妻了,但每次躺在韩孔雀的怀中,还是让柳絮心跳加速。

  “怎么样,我的作品不错吧?”柳絮趴在韩孔雀的胸膛上,凝视着他的眼睛,得意的道。

  韩孔雀笑着道:“你是才女,这个我从来没有怀疑过。”

  “那么你是同意了?”柳絮高兴的道。

  韩孔雀摇了摇头道:“只要你喜欢做什么都行,不过,你没必要为了我改变自己。”

  柳絮从来都是有点清冷的,特别是为人处世,对于她来说就是麻烦,所以韩孔雀不想柳絮为了他而改变自己。

  柳絮也摇着头道:“因为我喜欢,所以才会改变,不止是喜欢你,而且喜欢周美人和秦明月,我感觉跟她们在一起,才是一个正常人,平时的我,有点虚伪,好像装的时间长了,就不知道怎么做一个真实的自己了。”

  韩孔雀无语,既然柳絮自己喜欢,他也不说什么了。

  “行,你看着办好了。”韩孔雀道。

  柳絮一脸欣喜的道:“那么就把你收藏的那些象牙送给我好了,你知道的,我喜欢挑战,而象牙球就不错。”

  “怎么喜欢上了牙雕?”韩孔雀惊讶的道。

  象牙球确实不错,而且韩孔雀也曾经研究过一段时间,所以很了解。

  象牙球交错重叠,玲珑精致,表面刻镂着各式浮雕花纹,球体从外到里,由大小数层空心球连续套成,外观看来只是一个球体,但层内有层。

  这就让象牙球的雕刻增加了很大的难度,但是,要想简单的也有,只要雕刻一层就好了,当然,这么做也不简单,因为象牙球其中的每个球均能自由转动,且具同一圆心。

  并且象牙球里外每一套球,均雕镂着精美繁复的纹饰,有百花、龙凤及山水人物等数种。

  不得不说,柳絮是心高气傲的,她能够选择象牙球作为专攻对象,还是下了大决心的。

  以现在柳絮的雕刻手法,雕刻简单的象牙球应该没问题了,而随着技艺的娴熟,象牙球还能提供更多的锻炼机会。

  象牙球从简单到复杂,什么样子的都有,特别是球与球之司相互连接,一般人是做不出来的。

  所以雕刻外层球体表面较易,但刻镂内层许多球体时,因施工空间的限制,很难,所以象牙球工艺会让人感到技巧的奇特和玄妙,所以这种球又被称为“鬼工球”。

  柳絮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其他的木雕都有人做了,我参与进去,不是抢他们的活干?所以,我还不如重新寻找一种雕刻方向。”

  “所以你就想到了牙雕?”韩孔雀笑着道。

  柳絮道:“那是自然,牙雕的入行门槛高,一般人可不能做到,所以我这可不算抢人的饭碗,再说,如果不知道你手里有很多象牙,我也不会做出这种决定。”

  韩孔雀想了一下道:“骨头有不少,不过象牙就不算多了,而且一些象牙是不能做雕刻的,那样就太浪费了。”

  “那怎么办?特意收购象牙,那么不是要灭绝非洲象?”柳絮皱着眉头道。

  韩孔雀一看美女烦恼了,自然是十分心疼,他立即道:“不要发愁,我让人查一下,看看哪里有象牙,活的大象我们不能祸害,但是死的就没有顾忌了。”

  “你是说在去寻找一座象冢?那得去非洲吧?”柳絮道。

  “象冢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看看其他地方吧!最近寻找宝石,让白晓亦她们搜集了不少国外的资料,还没有来得及看,等我找找,也许很快就能够解决问题。”韩孔雀自信的道。

  “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反正你喜欢寻宝,现在看看我的作品。”说着,柳絮起身拉过了床头上的一个小背包。

  韩孔雀笑嘻嘻的看着浑身洁白如玉的柳絮,也许是因为刚刚运动了一早上,所以柳絮白嫩的肌肤还带着一抹动人的红晕,让韩孔雀看的又有点蠢蠢欲动。

  不过,当柳絮从背包里拿出意见象牙作品的时候,韩孔雀的心神还是被转移了。

  “你还真是厉害,这是牙雕当中的巅峰之作啊!”韩孔雀惊讶的这件笔筒。

  虽然笔筒在牙雕当中算是最简单的式样,但真正能够雕刻好的人,却真的不多,而柳絮却真的做到了“精、细、雅、秀”。

  这是一套“渔家乐”笔筒,带着明显的雍正时代的气息,而雍正时代,其实也是一个变革的时代,那个时候皇家牙雕虽由江浙南匠雕作,但是他们都不得不尊从皇帝旨意行事,绝不敢随意制作。

  这就是“外造之气”,而不是“恭造之式”,这八个字是雍正帝在雍正五年,向造办处所有匠人提出的严格要求,并非仅仅是针对牙匠而发的。

  雍正登上皇帝宝座之后整顿了造办处,初见成效之后,于雍正五年明确地指出近年所造器物有些“外造之气”,不合他的口味,今后要按康熙朝“恭造式样”的原则制造上用之物,其具体标准即为“精、细、雅、秀”。

  此后造办处官员和匠人无不惟勤惟慎、身体力行、认真遵旨办理,才有了后来很多牙雕精品。

  如黄振效刻的“渔家乐”笔筒和“云龙纹火链套”,李爵禄刻的小方盒,陈祖璋等人刻的“月曼清游册”等。

  柳絮没有让韩孔雀失望,随着渔家乐笔筒,后面也有“云龙纹火链套”,还有各种方形的象牙盒子。

  那些象牙盒子很明显是练手之作,但是“云龙纹火链套”就很不凡了,韩孔雀对于这种古代用来点火的工具,十分熟悉。

  一个火链套,或者说是火镰套,里面有火石、火镰等等组成,是用来点火的,而皇家也不例外,在古代也是用这东西点火。

  这件牙雕云龙火链套呈荷包形,分为盖与身两部分,内附打火钢刀、火石和引火绒纸及其丝绣包,所雕龙纹是宋龙,不过是仿的康熙朝晚期内廷所制宋龙。

  真正的云龙纹火链套是清代的一件宫廷牙雕作品,长期以来云龙纹火链套的断代存在不同看法,故宫博物院藏品卡片注为清,珍品档案也注为清。

  不过,韩孔雀认为清代太笼统,从龙的形态可定为康熙,或不迟于雍正朝。(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疯神狂想其他小说:青帝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