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潜龙卧渊 370章 伤不起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推荐好友官场新书《大领导》,且看官场菜鸟如何步步为营成就大领导,书号:2134485顾飞笑道:“能用毒着才为医道高手。这就是所谓的正道和诡道。看看伤寒论里面吧,剧毒之药的方子也不算少数。很多中医把一些毒药说成是狼虎之药,尤其是后世温病派的,真的是不懂医啊。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在书中描写了大量的中医方面的内容。历来受到很多人的崇拜,尤其是现在很多中医类节目直接打出红楼梦的名号,委实可笑。”

  单清说道:“有什么好笑的?”

  顾飞笑道:“曹雪芹确实是多才多艺,并且涉及甚广,这一点是无可争议的。但是涉及广了就很难精通的,这也是常理。受限于当时环境,曹雪芹的中医知识都来源于清代温病派的理论。导致局限性很大。不要盲目崇拜一些名人,名人说的东西并不一定对,我们国人最大的缺点就是盲目崇拜。大家都是人,自认有擅长的有不擅长的,有精通的,有不精通的,作为中医来说,必须要临床看很多病,加上很多总结,才能慢慢成长起来。而曹雪芹行医的事迹大家并没有听说过多少吧,清代名医目录里面也没有他吧,所以把红楼梦里面中医的部分也奉为经典,就有点可笑了。不过说实话,红楼梦里面的养生内容还是不错的,毕竟出身富贵人家,饮食起居都是很讲究的,这方面确实值得学习的地方很多。”

  张森林笑道:“我记得红楼梦里面有这么一回,叫做胡庸医乱用虎狼药这一回。大家不知道看过没有。”

  单清显然是红迷,说道:“当然知道。那大夫方诊了一回脉,起身到外间,向嬷嬷们说道:“小姐的症是外感内滞,近日时气不好,竟算是个小伤寒.幸亏是小姐素日饮食有限,风寒也不大,不过是血气原弱,偶然沾带了些,吃两剂药疏散疏散就好了。”说着,便又随婆子们出去.这里面说是贴身丫鬟晴雯偶感风寒,病了,请了个大夫开方子。”

  顾飞说道:“下面开的是什么方子?”

  单清说道:“宝玉看时,上面有紫苏,桔梗,防风,荆芥等药,后面又有枳实,麻黄.宝玉道:“该死,该死,他拿着女孩儿们也象我们一样的治,如何使得凭他有什么内滞,这枳实,麻黄如何禁得.谁请了来的?快打发他去罢再请一个熟的来。”

  顾飞哈哈笑道:“温病派一见所谓的枳实,麻黄就成为狼虎药,真的是不懂伤寒。这个情况来说,枳实确实没必要,不应该开,但是麻黄完全可以的。女孩子难道不能用麻黄汤了?难道麻黄还分男女么?这里面就是因为温病派视麻黄为毒药的一个典型例子,根本不会用麻黄了,导致延误很多病情。接着说,后来开的什么药?”

  单清说道:“一时茗烟果请了王太医来,诊了脉后,说的病症与前相仿,只是方上果没有枳实,麻黄等药,倒有当归,陈皮,白芍等,药之分量较先也减了些.宝玉喜道:“这才是女孩儿们的药,虽然疏散,也不可太过.旧年我病了,却是伤寒内里饮食停滞,他瞧了,还说我禁不起麻黄,石膏,枳实等狼虎药.我和你们一比,我就如那野坟圈子里长的几十年的一棵老杨树,你们就如秋天芸儿进我的那才开的白海棠,连我禁不起的药,你们如何禁得起.‘

  张森林说道:“是啊,看这个病例来说,温病派对于麻黄的认识很浅薄啊,这也是温病派的弱点之一。其实麻黄的禁忌远远没有温病派想像的那样严重。仿佛麻黄成了毒药,真的是扯蛋,我用的毒药,曹雪芹看到会吓死不克。“

  顾飞说道:“神农本草云:主中风伤寒头痛温疟,发表,出汗,去邪热气,止咳逆上气,除寒热,破症坚积聚。一名龙沙。本草经并没有说麻黄有毒性,所以后人对于麻黄的药性理解有误。要是小说中描写的林黛玉,医家能正确的使用麻黄,那么林黛玉也不至于死去。当然小说人物是虚构的,但是里面的病例还是表现出了作者的医学素养的。所以红楼梦里面的中医理论方面的知识我是不赞同的,倒是很多养生的知识不错,保健身体可以,要是真正的用里面的方子看病就两说了。”

  旁边孙老笑道:“你们年轻人真有兴致啊,讨论到红楼梦上面去了。我是没有那个胆量跟能力去评论红楼梦啊。”

  顾飞笑道:“古人有错误一样可以批评么,但是前提要建立在自己本身精通的条件下,要是本身水平不够,就随意的评判古人那就是不自量力了。现在中医界我听说还有批评张仲景的伤寒论的。真是无知者无畏啊,现在的中医有什么资格批评伤寒论啊,真以为自己学了两年中医,很有本事了?这些人真是病的不轻。”

  单清说道:“批评伤寒论的都是一些外行,他们认为当今时代的中医还去学习几千年的古书,不懂得与时俱进。”

  张森林说道:“与时俱进个你妹啊,现在的中医比古代中医的水平差远去了,主要是一帮外行们不知道中医到底怎么回事,在旁边瞎起哄。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尤其是那些自以为自己代表科学的人,更是对中医大肆诋毁。以后他们千万不要得病,得病了千万不要看中医,就算找到中医也千万是个庸医。”

  顾飞苦笑道:“张兄弟不要诅咒了。现在一共也没几个明医了,一个中医要学到明医的程度,不但需要很长时间,还需要天赋的。一万个中医里面也不一定出一个真正的明医,所以大部分看中医都是找的庸医。那个庸医么,就像炒菜一样,东试试,西试试,碰巧蒙对了就是自己的功劳。看不好只能怪病人的病情太重了。普天下都是这种情况,中医没几个真正懂的,大都是不懂半懂的人在行医。所以那些诽谤中医的人,到最后就算是看中医,也不一定能看好。正是因为中医这行太难,不能批量生产,从古到今,高水平的中医的数量一直都是极少数的。并且大部分都不一定有名气,默默无闻看一辈子病罢了,能记起他的,只有他的病人罢了。”

  孙老笑道:“你们都是中医界里面极其少见的高手啊,中医的未来就靠你们了。我是老了。至于那些贬低中医的人,其实不怪他们。而是我们大部分中医不争气,没有把中医学好。要是学好了,看一个好一个,没有那么多庸医,当然不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所以中医衰败是中医自身造成的,怪不得别人。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中医要自强。”

  顾飞叹道:“我们中医有完整的体系,不需要抱西医的大腿,自力更生才是正理。只有自强,别人才能瞧得起你。我们中医太缺少人才了。并且中医人才也不适合去医院发展。”

  孙老叹道:“中医在医院很难干的。在医院来说,医生的医术不关键,而是能给医院带来多少的利润才是关键。不能给医院带来利润,开最便宜的方子,治好大病,医院也不会欢迎的,这就是残酷的现实啊。我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跟院长吵过多少次架。每次都抱怨我收费太小,开的方子太便宜,让我往里面加名贵中药。当年因为这个,我差点从医院辞职。所以啊,医院也不适合中医发展啊,没有你们发挥的舞台啊。”

  众人一片沉寂。空气想灌了铅一样沉重,现实啊,原本救死扶伤的医院,都接纳不了真正为人民着想的中医,空有一身技术却无法运用,这才是最大的悲哀。古人说不为良相,变为良医。其实深层含义是在看不上官场上的黑暗和**,不愿意同流合污,索性回到家乡行医,治病救人,随心所欲,自由自在的心境。但是现在这个社会,这句话也行不通了,医生不是随便做的。就算你有一身本领,没有医师资格证也不能行医。有了医师资格证,去医院里面。也不能根据病情开方子,必须在方子里面放贵重药材,加重病人的负担,为医院创造效益才能存活下来。这是何等的悲哀?

  顾飞静静的说道:“来自于民,总会回之于民的。民间中医是最终的结局,既然医院不能干,就去民间干,大不了做个江湖郎中。”

  张森林笑道:“江湖郎中?那要看当地的卫生局和药监局答不答应。中医回到了民间,只怕更要受气.”

  顾飞说道:“那是没有行医证的中医面临着这种境地,所以很多中医都改行了,并且告诫子孙千万不要干中医这行。这就是恶性循环啊。就是一句话,干中医这行的,伤不起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