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潜龙卧渊 135章 情书《求月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135章情书《求月票》

  顾飞现在已经成了大忙人,刚在第一大教室讲完课,明天又被徒弟隐芝预订了,说什么自己这个当师傅的不负责任,当了师傅后也不教他。唉,这人一出名,事情就多了,需要应付的事情就多了,而修行的时间就少了。正所谓凡人畏果不畏因,菩萨畏因不畏果啊。

  回到宿舍,宿舍的人都围了上来。

  班长张斌说道:“我x,顾飞你行啊,学校新开的道医这门课的老师竟然是你,太不可思议了,他们大一的学生一开始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

  顾飞说道:“呵呵,这没什么好惊讶的。你们不知道,新来的张修文校长不是说要进行中医药大学的改革么,改革具体是什么?不能光喊口号不行动啊,胡勋你知道,我平常不是爱看道藏之类的书么,不知道谁告诉校长了,结果校长就准备先从课程上改革,专门开始一门比较有特色的中医课,那就是中医和道家了,简称道医。所以就喊住我让我教授这门课。唉,其实,说实话,我也不想干,讲课多累啊,但是一想到讲课不可能白讲啊,起码有工资吧,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就答应了,哈哈,兄弟们,等我赚了工资请大家伙吃饭。”

  张斌笑道:“大家记住没,这可是他自己说的,发了工资让他请客。”

  胡勋这时候对顾飞说道:“走,我刚买了几瓶易拉罐啤酒,绝对是真货,去楼顶喝点去。”

  两人又来到楼顶,胡勋递给顾飞一瓶,顾飞一看是蓝带,说道:“怎么,最近发财了,不喝一块五一瓶的青岛啤酒了。”

  胡勋道:“那啤酒有股怪味,我是喝够了,以后老子宁愿喝汽水也不喝那个破啤酒了。”

  顾飞说道:“我x,你厉害,以后我就跟着胡老板好吃好喝了。”

  两人在哪里默默喝着啤酒,不时楼底下传来学生们的怪叫声。

  顾飞说道:“有什么心事,说说吧。”

  胡勋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有心事?”

  顾飞笑道:“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你那点花花肠子还能瞒过我,说吧,让哥给你拿个主意。”

  胡勋说道:“我还是去找郭小萍去了,我们聊了好半天呢,看样子她不怎么讨厌我。”

  顾飞说道:“我服了,你还真去了,你脸皮够厚的啊,怎么样,有啥具体进展么?”

  胡勋说道:“目前没有太大进展,她好像也感觉到了,不过没有明确表态。”

  顾飞说道:“我不是告诉你了么,你们不适合的,她那种人心太高,表面上看起来人很好,其实内心里是瞧不起别人的,你目前这样的状态,跟她是不可能的。我认为她目前找研究生或者博士生做男朋友的面大。”

  胡勋道:“真的没希望么,我现在每天想的都是她,吃饭的时候,睡觉的时候,什么时候都在想,我发现我已经完全沦陷了。”

  顾飞道:“你已经陷进去了,智商无限接近于零,你真是个悲剧。”

  胡勋说道:“所以我准备努力一把,去追她,顾飞,你一定要帮我达成这个心愿,看在我们多年的哥们情意上。”

  顾飞说道:“行,你说吧,我该怎么帮?”

  胡勋说道:“我想给她写一封情书,但是你知道的,我的水平太次,所以我想让你帮我想想,这封情书该怎么写?”

  顾飞说道:“张小萍可是一个才女,你要是写的太俗,会适得其反,必须写的要有水平,让她看了,觉得你这个人别看长得不行,肚子里还是有才的,这样才有希望。”

  胡勋说道:“我抗议,据说很多美女喜欢胖子的,所以我长的是一种优势还说不定。顾飞,你帮我写把,我肚子里实在没有词,没什么修养,唉。”

  顾飞说道:“唉,好吧,我写,我好好想想。”

  胡勋说道:“不急,你慢慢想,来,在给你一瓶,一边喝一边想。”

  半响,顾飞说道,“去宿舍给我那纸笔来。”

  胡勋马上往宿舍跑去,很快拿来了纸笔。

  顾飞龙飞凤舞的写道:

  当生姜失去麻黄

  才懂得什么叫做彷徨

  当佩兰失去藿香

  才知道什么叫做神伤

  当我离别了你

  才深切体会到什么叫做断肠

  谢谢你

  是你

  一直在启悟我

  什么是大黄的豪爽

  什么是桑叶的清凉

  什么是人参的无私

  什么是附子的坚强

  一直以来

  你

  像山海棠给我春天的芬芳

  像薄荷送我夏日的清凉

  像怀菊给我秋季的慰藉

  像冰片送我冬天的舒畅

  你是我受伤时的三七

  是我失意时的远志

  是我烦闷时的栀子

  是我迷茫时的苏合香

  只有在

  没有你的时候我才懂得

  什么叫夏月麻黄

  想起你的时候我才知道

  什么叫调和诸方

  梦到你的时候才发觉

  什么是平补三焦

  遇到你的时候才明白

  什么是救逆回阳

  你曾告诉我

  人生就应该像熟地

  在九蒸九晒中得到升华

  人生应该像青黛

  在氤氲中营造希望

  人生就应该像阿胶

  在炽热煎熬中得到凝练

  人生更应该像石膏

  在烈火焚烧中追逐辉煌

  啊,我亲爱的

  一直以来在我们的相处中

  从没有过什么十八反

  也不存在什么十九畏

  有的只是相使、相须

  我希望

  我们一起分担风寒暑湿热

  我们一起体验酸苦甘辛咸

  我们一起追逐寒热平温凉

  我相信

  我们的情谊

  定会在人生事业的升降浮沉中

  绽放光芒

  胡勋看到,傻眼了。我x,真太他有才了,还全是中药名,这也太强悍了吧。这情书一递过去,那效果,嘎嘎的。

  顾飞笑道:“还满意么?”

  胡勋猛的点头:“你太有才了,这也能想到,我真服了。”

  顾飞说道:“废话,我要是没有才,校长会请我当老师么。”

  胡勋说道:“是啊,我还没问你呢,你怎么又突然当上老师了,你才上大四啊,怎么有资格当老师呢?真不知道校长怎么想的。”

  顾飞道:“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快点去把情书抄一遍吧,记得,字迹一定要工整。”

  胡勋说道:“恩,我得好好的写,争取这次情书圆满成功。”

  顾飞说道:“你得做好思想准备,现在的女生已经不是一封情书就能打动了。因为像张小萍这样的女生,肯定很多人追求她,所以她这方面见多识广了,你准备好打持久战吧。说实话,你有空也多看看书,就你那点墨水真不够瞧得,没真实没文化的青年,哪个女生喜欢啊。”

  胡勋说道:“我x,我能跟你比,李慕菊都能看上你,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就是全校最牛的学生。那个以前的什么学生会会长李克士根本不能跟你比,你的凭空出世,我想他一定郁闷坏了,哈哈。”

  李克士现在确实很郁闷,上次校长那次查账,幸亏自己反应快,把单子都烧了,不然就麻烦了。看来这次的校长真的想整自己了,所以这段时间了,自己开始正规渠道进货,写单子,就为了防止校长的再次检查,不过这段时候,校长突然不查了,确实让自己感觉很意外。

  最郁闷的是,上次给二哥的那几万元钱白花了,好一段时间没见二哥了,李克士也不敢找他要,道上的人自己惹不起啊。最令李克士可恨的是,顾飞现在越来越出名了。前段时间的专家考察团,按照以往情况本来该是自己主持的,没想到这次竟然是他主持了,听说他还表现不错,上面的专家一个劲的夸他。而今天,他竟然摇身一变当上了老师,一个还没毕业的学生竟然当上了老师,这真太他反常了,不知道校长是怎么想的。八成是跟顾飞一伙的。现在平时大家谈论的焦点不是自己了,而是可恶的顾飞,自己完全被人忽视了,大家见了自己也不像以前那样巴结了。这一切都是顾飞造成的。

  最让李克士不能忍受的就是,李慕菊好像跟顾飞更加亲密了,学校各处都有他们的身影,李克士每次看到他们在一起心里就如同刀割。为什么?为什么顾飞会抢走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这些原本都是自己的李慕菊也应该是自己的一切都是因为顾飞,都是顾飞造成的。

  李克士的眼睛变得疯狂起来,一定要让顾飞消失,一定要杀了顾飞。李克士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杀死顾飞。不能再找道上的人了,他们根本靠不住。当然,自己是不可能亲自做的,那样把自己也断送了,那是最愚蠢的做法,自己一定要想个天衣无缝的主意来。李克士是一个聪明人,算计人之类的方法多的是。很快,李克士脑子里有了大概的一个雏形。必须设计一次意外,造成顾飞意外身亡的假象,只要能策划好的话,公安局是看不出破绽来的。李克士非常相信自己的智商。

  李克士嘿嘿的笑了,只要这次自己能设计好,顾飞绝对死无葬身之地,并且还查不到自己头上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