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潜龙卧渊 156章 锦旗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5章锦旗

  周六和周日本来假期,是大家休息的日子,积累了一周的疲劳,在这两天慢慢恢复。但是对于顾飞来说,这两天却是最忙的日子。周六需要教课,而周日还要去隐芝门诊坐诊。

  周日,顾飞又按照约定来到附院门诊处。随着顾飞看好的病人不断增加,名气也不断的增加,医院里有好多医生已经认识顾飞了,纷纷给顾飞打招呼。大家对顾飞都很好奇。医院跟大学分属于两个不同的系统,所以大部分人都不清楚顾飞在学校的情况的。大家好奇的是顾飞那么年轻,听说还是一个学生,但是孙老竟然请他来坐诊。他本人也不负重望,来到之后接连看好了很多疑难杂病。大家都在暗自猜测,这个顾飞肯定是哪个中医世家里出来的。

  中国目前虽然大力发展中医,从电视里新闻经常看到。并且还专门开设了中华医药等电视节目。但是随着中医大学收的人数越来越多,中医师的人数一年比一年多,中医并没有像人们期望的那样,在这些中医药大学生的手里大放光芒,这些年轻的中医师们的门诊量真的很少,反而大家看病很多是去民间中医,而不是科班出身的。所以每当大家看到一个年轻的中医师水平不错的话,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人是不是出身于中医世家。这样下去的话,中医面临的情况是很可悲的。民间中医毕竟是少数,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老中医都去世了,而他的子女大部分都很难继承下来,所以民间中医的水平会逐渐下降。为什么说他的子女很难继承下来呢?因为他的子女未必愿意干医,可能从事其他的职业。就算是干医了,由于受天赋的所限,也很难复制老一辈的医术,并且真正的成长起来是需要很长时间的。现在民间中医普遍面临的问题是传人难找,所以导致民间中医逐渐衰落。而占中医绝大比重的中医药大学呢?由于种种教育方式不符合中医的规律,导致大学生的整体中医水平低下,而这些大学生就是以后中医师的来源,这样的恶性循环,会加剧中医的衰败。

  但是很多人认识不到这一点,电视广告上,各种中医的广告铺天盖地,让大家有个错觉,认为现在中医很兴盛。表面上的繁华意味着背后的堕落,中医也是如此。现在中医作为一个赚钱的名号,众多的保健品都会打着中医的旗号销售。并且如雨后春笋一样,冒出了众多的中医专家和教授,这些专家和教授的实际水平如何,也许患者最清楚。种种现象导致中医不可能成为现在的主流医学,只能附属于西医的领导之下。中医真的比不上西医么?答案是否定。正因为好的中医太少,讲究的个人修为,凝成不了一股力量。而西医讲究的团队合作,自然会汇聚在一起。两个医学的根本理念完全不同,导致中医一直在西医的地位之下。

  有的朋友会说,中医的地位之所以不如西医是因为中药便宜,或者只是把脉看病,不需要那么多的仪器检查,没办法收取那么多的利润,所以才不如西医。此言差矣。第一点来说,中药绝对不便宜,并且还比西药贵。你们可以查看一下名贵中药,比如冬虫夏草,比如天然牛黄,比如麝香,比如犀角,比如藏红花,比如羚羊角,比如沉香,这些药价比黄金,甚至有些药已经超过了黄金。稍微次一点的中药,比如全蝎,蜈蚣,穿山甲,血竭,三七,太子参”鹿茸等,这些药要是几百甚至几千一公斤。就算是常用药,也不便宜了,一公斤也要几十甚至几百元。可以这样说,现在中药的成本绝对比西药高的多,越往后,中药会越来越贵。中药便宜是过去一些年的情况了,现在的中药绝对不便宜了。举个例子来说,现在一副中药最便宜的也得将近20元,在一些大点的城市,一副中药高达八十甚至上百元,一副一次最少就要吃三到五副。一次就要好几百元了,你花同样的钱去买西药,看看能买多少?所以现在的中药可以称得上贵族药了,普通工资的百姓不是那样能轻易地吃起了。

  还有一个就是检查的问题。是的,中医确实不需要仪器检查,只凭望闻问切就可以诊断。你要是认为这样的话,不如西医检查的收费高你就错了。中医的收费在于诊断费,你可以去大医院的名中医那里看看,看看诊费是多少?一次的诊费高达好几百,甚至上千,而他给你望闻问切的时间有的甚至不到五分钟,就这五分钟的诊断,你就要花上几百上千元,你能说中医比西医便宜?你如果真的了解这个圈子,就会知道,中医一样可以是高收费的,一点也不亚于西医收费。所以中医不能振兴的原因,绝对不是中医收费便宜。从这个情况可以断言,中医以后将会成为贵族医学,于以前那种穷人看中医相反。以后的模式,是穷人看西医,富人看中医。这正是验证了一句话,物极必反。

  所以这里面是有着很深层次的原因的,绝对不是一些表象。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中医传承快断了,就靠几个人根本支撑不起来,现在中医这个现状其实已经不错了,这还是国家全力扶持的结果,要是不扶持,更加的不行了。其实从本质上来说,中医完全不需要扶持的,但是由于绝大多数从业者水平低下,导致中医的整体下降太厉害,才会附属于西医。

  顾飞一边走一边想着这个问题,不知不觉来到了隐芝的门诊。还没到看病时间,孙老跟几个学生正在一起聊天。看到顾飞来了,大家都争着跟顾飞打招呼。顾飞找个椅子坐了下来,笑道:“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孙老手一指墙上,说道:“看,那是什么?”

  顾飞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到,墙上挂了一个红色的大锦旗,上面写着“华佗在世,扁鹊重生”八个大字。顾飞有点疑惑,怎么了?门诊有这个真的很平常啊,没什么稀奇的啊。

  孙老笑道:“你上回治疗的那几个病人,效果非常好,这是专门给本最快你送来的锦旗。”

  顾飞笑道:“是送给我的啊,我还以为是给你的。”

  旁边的胡丽丽笑着说:“收到锦旗的感觉是什么,激动不激动?”

  顾飞叹道:“不激动,只是感觉身上的担子更重了。”

  胡丽丽说道:“你真的跟别人不一样啊,要是我收到了锦旗,肯定高兴的好几天睡不着觉。”

  这时候,一旁的单清说道:“为什么觉得担子更重了?”

  顾飞苦笑道:“我治疗的那几个病人,其实病情并不复杂,几幅药就可以建功的。但是她们看了那么多医院,找了那么多的医生都没看好。我只不过身为一个医生,举手之劳开几个药方罢了,但是她们却如此的感激。像她们这样的病,本来不需要送锦旗的,这说明这世道的医生水平差的太多了,这个锦旗受之有愧啊,并且现在的锦旗上,动辄就把古代名医的名字写上面,这是对他们的不尊重啊。现在有几个人的医术水平能比的上他们啊。送这样的锦旗,你觉得我能高兴的起来么。”

  旁边的孙老叹道:“你的心胸如此广阔,我自叹不如啊。现在的中医界,相互攻击的多,互相学习的少。所谓同行相嫉,中医这一个行当更是这样。贬低他人,抬高自己的医生比比皆是。还有很多医生为了出名,专门雇佣很多医托,打着专家教授的名号骗人钱财。”

  顾飞笑道:“医生的医术高低,自己说了不错,病人说了算。自古以来,干医这一行根本用不着你去宣传,都是靠病人的口碑的,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但是现在为了利益,医托比比皆是,你去医院看病,根本分不清到底是医托还是病人,所以现在名气这个东西真的信不过了。也许一个很有名的医生比不上一个无名小卒,现在真真假假,病人根本不能分辨。”

  孙老笑道:“这个锦旗你看挂那里行么?”

  顾飞摇头道:“别挂了,我现在看着锦旗心理就别扭。现在诊所挂的锦旗,天知道是不是自己买的,好多都是自己买了一堆挂墙上,房间挂的全是锦旗,病人进去看着都眼晕。我可不想让别人看笑话,把锦旗收起来放箱子里吧。”

  孙老叫胡丽丽把锦旗收起来。胡丽丽边收边说:“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人家好心送的锦旗都不挂上去。”

  顾飞说道:“下回我得跟病人说一声,不要送锦旗了,要是真想感谢我,还不如送点水果之类吃的东西,这样大家都跟着沾光。这可比挂在墙上的锦旗强多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