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潜龙卧渊 157章 烧裤散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57章烧裤散

  顾飞正在门诊等待上班时间,旁边的胡丽丽的小声的对顾飞说:“你那个道医课考试真的要考道德经么?”

  顾飞看了胡丽丽一眼笑道:“当然了,道医课来说就是道家跟中医之间的结合,一些道家的经典必须要熟读的,道德经从古至今就是道家的必读书籍,所以当然要把道德经放在考试的范畴。”

  胡丽丽哭丧着脸说道:“哎呀,我惨了,昨天看了一晚上的道德经,根本看不懂里面讲的是什么,顾飞,到时候考试的时候能不能照顾我一下?”

  顾飞笑道:“我要是照顾了你,对其他学生有失公平,我就配不上当你们的老师了。老师首要的一点就是要公平对待每一位学生,不能因为这个学生的背景,和自己的关系等有所改变,这就是最基本的一视同仁。虽然现在很多老师都做不到这点,但是对于我也说,这是我的底线。明白了吧,看道德经不要存在着功利心去看,不要带着要考试的负担去看,要自然而然的去看,慢慢的你就会领悟的。这样吧,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一点考试的内容。”

  胡丽丽一听,顿时来精神了。

  顾飞笑道:“我的考试跟其他课的考试不同,不会去让你们去背一些东西的,我考试主要是看你们是否领悟了一些东西,而不是看你们硬性的指标。”

  胡丽丽皱眉道:“这样的话,你等于没说,这样的往往比硬性指标更难。”

  顾飞哈哈笑道:“我最讨厌那种背的书面考试了,所以我的考试绝对是别出心裁的,你可以转告其他同学,千万别死记硬背,你就是把道德经整个给我背下来也不一定能过关。”

  胡丽丽彻底的郁闷了。

  在胡丽丽郁闷的等待中,坐诊时间又开始了。

  这次来的是一男一女,看样子是两口子。

  这两口子看上去都有气无力的,懒洋洋的。

  那个男的先说话:“我这次是跟我对象来的,听说有个叫顾飞的年轻人医术相当了得,所以特地也找你看看。”

  顾飞示意让他们坐下,说道:“我看病的规矩你们都知道吧。”

  那个男的说道:“知道,我们不急,您慢慢看。”

  顾飞首先摸了一下那个女人的脉象,紧接着又摸了她丈夫的脉象,沉思不语。

  而在这时,孙老,单清,跟胡丽丽都分别摸了他们两人的脉象。

  等大家全部摸完脉象,顾飞说道:“你们陈述病情吧。”

  那个女人先说道:“我就是感觉浑身无力,最近老感冒。睡眠也不好,总之浑身哪里都不舒服,尤其是房事时下面疼痛。去找妇科看了好几次,也吃了很多中药,都看不好,我把以前的病例都带来了,看,这就是我的病例。”

  顾飞拿过病例,随手翻了几页放在一边,孙来接过来,仔细的察看着。

  顾飞又对那个女人的丈夫说道:“你的情况呢,也说说。”

  那个男人说道:“我的情况跟我对象的差不多,也是浑身无力,这段时间老感冒。阴部也是有些肿痛。去了好多医院都检查了,医生说没事。也做过检查,不是性病。”

  顾飞回头问道:“你们怎么看这两个人的病?”

  胡丽丽摇摇头,表示不会。

  单清说道:“这两人的病差不多,是不是流感啊,都传染上了,等过几天就应该没事了。”

  旁边的孙老说道:“小清啊,千万不要这样看待病情。不要用一些西医的名词来干扰中医的诊断,流感是西医的说法,我们中医来说是外感。分多种情况的。我刚才摸两人脉象,脉沉而弱,结合两人自诉浑身无力,应该是典型的气虚感冒了。应该用补气解表之类的中药一起使用才对。应该没什么难看的啊。”

  这时候旁边的顾飞道:“孙老。你仔细看看病例上的用药。”

  孙老仔细翻开看了半天,突然说道:“怪了,这个方子里是桂枝汤加人参,黄芪,吃完竟然没效果。按理说应该有效才对啊,人参跟黄芪补气,桂枝汤解表,但是竟然一点效果也没有,真是怪事。”

  孙老又重新摸了两人的脉象,摸完后眉头紧皱,毫无头绪。

  顾飞在旁边不停的看着对面这两个病人,问道:“你们是房事过后才出现症状的吧。”

  那个男的仔细想了一会,说道:“确实是这样,由于我在外地工作,经常不回家。二个月前,我回家了一趟,你也是知道的,久别胜新婚,从那以后,我们俩都开始生病,身体很虚弱,找了很多大夫都看不好。”

  顾飞点了点头。

  这时候,孙老对顾飞说道:“你怎么看这个病?”

  顾飞说道:“其实你们把病情想的过于简单了。病人不是单纯的气虚外感,不然黄芪桂枝汤之类的早解决问题了,不会拖到现在。这个病有一个重点,你们没注意到,就是两人阴部都出现问题,并且是房事后开始出现症状。”

  单清说道:“这说明什么?西医上查了没病,中医的妇科也看了,也没看好,这个问题真的很头痛。”

  顾飞笑道:“孙老,这回你说该怎么用药?”

  孙老说道:“说实话我心里也没底,要是我开的话还是一些解表的要,外加补气,或者加点白术,茯苓之类的运转一下中焦。”

  顾飞说道:“这次的病有点意思,这回我用的这个方子有点特别,需要你们配合.”

  那个男人说道:“医生您尽管说,我分一定好好配合。”

  顾飞庄严说道:“回去买两条内裤,记住必须是纯棉的,然后夜里子时两人需要进房事,房事完后,内裤的上yin液不要洗,直接拿火烧成灰。然后开水把这些灰送服。有一点特别要注意,你要喝你对象内裤烧成的全*文字最]快}灰,而你对象喝你内裤烧成的灰。”

  顾飞此言一出,全场都愣住了。什么情况?大家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那个女人脸涨的通红,说不出话来。

  那个男人也脸色泛红,好一阵子才说道:“我敬重你是个医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个人。开玩笑也不能这样开啊。”

  顾飞正色说道:“我没开玩笑,你要是信我的话,必须按照我的吩咐行事,中间不能有一点差错,否者的话你另找高人吧。”

  那个男人愣住了。这时,旁边的那个女人说道:“你说的可当真,如果是真的我们可以回去试试。”

  顾飞说道:“我一点都没跟你们开玩笑,这其中的道理我跟你们解释不清的,你们的病要想好就按我说的去做,我认为这件事对于你们来说不难吧。我就说到这,信不信由你们,不关我的事了,你们请回吧。”

  看到顾飞下了逐客令,两口子互相对望了一眼,走出了诊所。

  看到两人走了,顾飞松了口气。忽然感觉周围的气氛不对,发现,孙老,单清,胡丽丽都拿眼睛瞪着自己。

  顾飞说道:“你们瞪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么?”

  半晌,胡丽丽说了句:“流氓。”紧接着走出了门诊。

  顾飞无语的看着胡丽丽走出门诊,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为什么总是被冤枉。”

  单清冷冷说道:“你用这个有什么根据?”

  顾飞说道:“我该反问你才对,你是怎么学的伤寒论?”

  单清说道:“伤寒论?伤寒论里没这个啊。”

  顾飞冷冷说道:“第39条,伤寒阴阳易之病,烧裈散主之。烧裈散方:妇人中裈,近隐处,取烧作灰。上一味,水服方寸匕,日三服,小便即利,阴头微肿,此为愈矣。妇人病取男子裈烧服。”这是原的伤寒论?”

  单清惊讶道:“我好像有点印象了,当时觉得太不符合实际,没怎么仔细看。”

  顾飞笑道:“怎么不符合实际了?”

  单清说道:“这个方子,简直太离谱了,又不是中药,衣服烧成灰,喝了怎么可能治好病呢?”

  顾飞叹道:“你觉得药是什么?天下万物皆可为药,难道只限于中药?千万不要把所谓的常识挂在嘴边,你所谓的常识往往是错的。你知道什么是阴阳易么?”

  单清摇摇头。

  顾飞继续说道:“伤寒或温病初愈,正气未复,余邪未尽,触犯房事而引起的。人的正气虚的时候千万不要进房事,尤其是外感刚好个差不多的时候。这个时候贸然进房事,外邪会从阴部侵入,并且夫妻的气机相互紊乱,相互影响,这样的病单凭用中药是很难治疗的。我现在真的佩服张仲景先师,能想出这个办法,从源头上解决。只有用对方阴部的气机调和自身的气机才能愈合。正所谓病从哪里得到就从哪里治疗,治病必求于本,这个方子真实的验证了这句话。人们经常说中医治本,什么是本,这个烧裈散就是真正的治本。”

  旁边的孙来感叹:“顾飞老师用药真的已入化境,天下万物皆可为药,调和气机,从根本入手,这是何等的境界啊。”

  顾飞笑道:“你太过奖了,很多西医就拿这一点来批判中医呢。他们只懂得从物质上看问题,不懂得气机变化。”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