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潜龙卧渊 159章 玻璃心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159章玻璃心

  洪兴社孙滕海懒洋洋的坐在炕上抽烟,上等的烟叶配合着海柳烟嘴说不出来的滋味,感觉整个人飘飘欲仙。孙滕海最近明显的感觉**低了,对性的需求没以前那么旺盛了。哎,不得不说人老了啊,人老了干什么事情都提不起精神了。真怀念年轻的时候啊,那个时候自己可是号称一夜七次郎啊。现在看着裤裆下软绵绵的东西,孙滕海忍不住叹了口气。孙滕海抚摸着海柳烟头,这一套家伙说起来可是跟着自己好多年了,自己从一吸烟叶的时候就用它了。算起来跟着自己整整四十年了啊。女人都靠不住,还是这东西是自己的命根子啊。海柳烟嘴可是个好东西,是每个烟鬼梦寐以求的东西,要是这东西丢了,那就跟魂丢了差不多,不哭个三天三夜是不会罢休的。海柳烟嘴到底是什么东西做的呢?为什么海柳烟嘴那么受烟鬼的痴爱呢?首先,我们要搞清楚海柳是什么。

  海柳——学名黑珊瑚,因其长成树枝状,枝条纤美,质地柔韧,外形类似于陆地上的柳树,故获名海柳。虽形似树木,但经海洋科学研究海柳实属海洋动物,属于腔肠动物类,系珊瑚科的一种。海柳质地坚韧,水浸不腐,火焚难损,富有光泽,是加工成烟嘴烟斗等工艺艺术品的珍贵材料,利用海柳奇特的形态、漂亮的色泽、细腻的材质等特点,经过取材、剪枝、锯、打坯、钻、雕、抛光等工序进行精心加工,可雕塑出各种精美绝伦的烟嘴、烟斗、摆件、手镯、茶杯、戒指、佛珠等艺术珍品。

  但是这里来说,做工艺品品多好,为什么非要最烟嘴呢?这其中有什么奥妙呢?那是由于海柳的特性决定的。海柳的生长是极其缓慢的,每年才长高5毫米,一株海柳长成1米高,起码得200年时间。还有由于那么常时间的呆在海底,吸取了大量海水精华,其性寒凉而不伤人,用海柳烟嘴抽烟,会有一种淡淡的清香,有凉喉解热,爽肺提神之感,能大幅度消除口臭、清热解毒,化痰止咳等效果,能起到润肺、清除肺部积热的作用,能最大限度减少危害。古人很早就用它做烟嘴了,用海柳之寒凉之性来过滤火毒,真是妙招,可见古人的智慧之高深。由于海柳生长极为缓慢,随着人们的过度开采,导致海柳的价格上涨,一个好的海柳烟斗至少要几千元了。

  孙滕海最近一段时间低调了很多,汉都亚大师竟然意外身亡,并且自己手下的马仔也死了。当时发生了什么,孙滕海不清楚。但是孙滕海怕这件事牵连到自己,最近一直是深入简出。孙滕海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件事怕没有那么简单。汉都亚大师已经是马来西亚比较著名的降头师了,没想到去了中国竟然没有回来,看来华夏真是藏龙卧虎,自己以前实在是太天真了。

  “铛铛”有人敲门,孙滕海纳闷,大半夜了,谁来敲门呢?自己现在住的是一套别墅区,不是吩咐过下人晚上没什么事情不要随便打扰的么。大晚上的,难道是有事发生?

  想到这里,孙滕海说道:“谁啊,进来。”

  门慢悠悠的开了,从门外走出一个人来,孙滕海一瞧这个人顿时愣住了。

  只见来人秃头,身披红色袈裟,身材高大威猛,年龄不好估计,看起来也就50多岁左右,最引人注目的是赤luo的双臂上刻满了刺青。这分明是一个和尚啊,但是和尚怎么还会纹身呢?

  孙滕海随即惊讶了,额头上出了一头冷汗,这个别墅别看不大,其实是自己的一个秘密窝点,为了防止黑道上的仇人,这里安排了很多小弟值班站岗,并且安上了最先进的监控设施,按道理来说就是一只苍蝇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飞进来而不被发现,这个和尚是怎么进来的?

  孙滕海说道:“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那个和尚根本不理会孙滕海的问话,突然用流利的汉语说道:“你就是孙滕海?”

  孙滕海点了点头。说道:“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啊。”

  那个和尚说道:“在两个月前你去找了汉都亚是不是?”

  孙滕海听到汉都亚这三个字,顿时脸色变得苍白。不管这个和尚是谁,跟汉都亚扯上关系的人准不好惹。

  想到这里,孙滕海突然叫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那个和尚静静的看着他,不发一言。

  孙滕海喊了半天,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过来。真该死,关键时刻手下耳朵都聋了么,喊那么大声都听不到。

  那个和尚突然说道:“你是喊他们么,他们都在院子里,你可以出来看看。”

  说完那个和尚往院子里走去。孙滕海也好奇的跟着和尚往院子里走去。

  走进院子,孙滕海看见手下们都在院子里站着一动不动,像个呆瓜。

  孙滕海气愤的骂道:“你们都傻了么,老子喊你们半天,你们没一个听令的,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孙滕海忍不住走过,一巴掌扇过去,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但是奇怪的是,被打的那个人还是站着一动不动,目光呆滞,没有任何表情,就像打的不是他一样。

  太反常了,他们到底怎么了?孙滕海忍不住伸手往一个人脸上摸去,感觉入手冰凉,孙滕海用颤抖的手摸向鼻端……

  突然孙滕海大叫起来,一下子摔倒在地上,死人,死人,全是死人那些站着的马仔们都是死人。

  这是那个和尚念道:“般若波罗蜜,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死就是活,活就是死。死人和活人有区别么?”

  孙滕海用颤抖的手指道:“你杀死的他们?”

  那个和尚继续说道:“人总有一死,我杀死他们跟他们以后自己死有什么区别?”

  孙滕海说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死他们?”

  和尚更新最快最~快忽然笑了,说道:“因为我要找你,他们不让我进来,要我出去,语言当中甚是吵闹。和尚生平喜静恶闹,为了耳根清净,贫僧只好超度他们了,你看看他们,一个个面孔多安详,看来都已达到西方极乐净土,善哉,善哉。”

  孙滕海呆呆的看着一堆死人,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和尚说道:“我找你是问汉都亚的事情,汉都亚是我的亲生哥哥,好多年没见到他了,很是想念。但是现在我找不到他了,听说他最后一次是跟你见面的,是不是这样?”

  孙滕海摇头道:“我从来没听说过汉都亚,你找错人了。”

  和尚说道:“心如琉璃才是禅心,心如玻璃那是凡心。不知道施主是琉璃心还是玻璃心呢?”

  孙滕海忽然觉得右手臂上痒痒的,抬头一看右臂上鲜血随着胳膊流淌下来,而造成这个原因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一截尖尖的玻璃

  只见一截玻璃缓缓的从手臂上慢慢长了出来,越长越大,手臂如刀割般剧烈疼痛,鲜血已经开始喷溅了

  孙滕海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看着身体里长出的玻璃缓缓发呆。

  和尚又淡淡问道:“你找汉都亚是因为什么事情?”

  孙滕海麻木的说道:“是为了对付一个人。”

  和尚道:“是为了对付什么人呢?”

  孙滕海说道:“是一个叫李慕菊的女人。”

  和尚说道:“女人如虎,汉都亚此去怕是凶多吉少了。你知道汉都亚现在在哪里么?”

  孙滕海摇头说道:“自从他去找那个女人后,我们再也没联系过,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他云游四方去了也说不定。”

  孙滕海话音刚落,左边大腿上又是一阵痒,一截尖锐的玻璃又缓慢的从大腿里长了出来,鲜血四处喷溅,弄的周围一片血迹。

  和尚说道:“我希望施主还是说真话的好,不然拥有玻璃心的你会不停的长出玻璃来的。”

  孙滕海说道:“好,我说实话,我说完后只请求你能放过我”

  和尚说道:“贫僧处处以慈悲为怀,施主放心就是。”

  孙滕海说道:“汉都亚死了,死在了中国,至于如何死的,被谁杀死的我不清楚,但是肯定跟李慕菊脱离不了干系。”

  和尚说道:“中国那么大,贫僧又该去哪里寻找呢?”

  孙滕海继续说道:“中国上京市,至于那个女人李慕菊来说,在上京市是有名的人物,上京人人都知道的,只要去了上京就肯定能找到李慕菊,这个你放心。”

  和尚说道:“上京,李慕菊,好的贫僧记下了,施主再见。”

  和尚走了。孙滕海松了一口去,准备爬屋里打电话救命。

  忽然全身感觉一阵痒,只见无数的玻璃从身体里长出来,越长越多,整个身体全被玻璃长满了,鲜血缓缓的流淌着,血红的玻璃映着皎洁的月光一闪一闪的发着光。

  和尚在远处叹道:“玻璃心,玻璃种,玻璃心上种玻璃。”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