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潜龙卧渊 164章 兑卦显威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164章兑卦显威

  顾飞无聊的看着李慕菊在那里练拳。上京南郊的景色还是不错的,这一片基本没有工厂,坏境不错,空气挺清新的。地上的野草也有一尺高了,一阵风吹过,惊起草丛里几只野鸭飞走了。

  李慕菊一次次的练习着崩拳,随时纠正着自己的姿势,尤其是脚那一蹬时,产生的瞬间爆发力,如何通过身体传递到拳头上,这是初学崩拳的时的要领。谢师傅说,在明劲阶段主要体悟这个,力道在身体是如何传递的。如何发力才会达到最佳效果。通过这几天的练习,李慕菊出拳的次数渐渐增多,感觉出拳的时的力量也逐渐增大,甚至拳头可以打出呼呼风声了,但是始终打不出谢师傅的那种力道和气势。李慕菊一直不停的练习,一直在回想胡师傅崩拳断树的那一刻场景。李慕菊的记忆很特别,回忆事情的时候,就像看电影,当时的情形所有的细节都可以一清二楚的从脑海里展现出来。李慕菊并不觉得自己如何特殊,以为人人都有这种能力。所谓的异常只有跟别人对比才有显示出来,当事人并不一定清楚,这也是人之常情。而此时,李慕菊在想,自己到什么时候才能一拳断树啊,这一招简直是太帅了,特别有成就感。要是谢飚知道李慕菊的想法,肯定会喷饭的,自己练了几十年才勉强达到了这种境界,一个才学拳几天的就妄想一拳断树。

  练了一阵后,李慕菊走到一课树前面,跟当时谢飚一样,脚踏了一步,以一个标准姿势的崩拳打了过去,只听嘭的一声,实打实的打到树上,树干一阵摇晃,几片叶子落下来。

  顾飞在旁边哈哈笑道:“谢师傅是一拳断树,你是一拳断叶,哈哈。”

  李慕菊瞪了顾飞一眼,继续下一个崩拳。

  顾飞说道:“何必那么辛苦呢,让柳月一个加持,这树准断。”

  李慕菊说道:“你别在旁边看我笑话,等我练熟了,肯定可以一拳断树,胡师傅说过,拳术全靠自己的,外力都不算数。”

  顾飞道:“那你慢慢练吧,我睡一会。”顾飞躺在草丛里,闭上眼睛,哼着小调,自得其乐。

  李慕菊在一边坚持着打拳,而顾飞那边却慢慢的睡着了。打拳声跟呼噜声连成一片。

  谢飚在远处看到打呼噜的顾飞,不禁陷入沉思。

  顾飞,谢飚已经接触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始终捉摸不透他的实力。自己来的时候,于姐提起顾飞,说了一句深不可测。谢逊在于姐身边很长时间了,是深知于姐从来不说谎话的,并且从没听于姐以深不可测来评价一个人。谢逊感到很奇怪,于姐的实力谢飚是深知的,只能用恐怖来形容,中国异能界实力第一人,没有一个能跟她相抗衡,于姐平时稍稍显露出的能力都已经让周围人叹为观止了,谢逊完全不能想象于姐认真起来是什么场景。

  如此实力的于姐对顾飞的评论竟然是深不可测。这让谢飚刚听到这句话时愣了好半天。后来见了面,顾飞一眼就认出自己,从这件事看出此人果然不简单。但是以谢飚多年实战的经验来看,顾飞走路的姿势,平时的动作完全不像习武之人,并且从对方气息里感受不到半点杀气,不像是久经杀场之人。

  顾飞给人的感觉给常人一样,看不出半分特异之处。难道真的达到了传说中的返璞归真之境?

  谢飚身为一个武者,一直是在战斗中成长,生命不止,战斗不止。一直的访师拜友,开阔了自己的眼界,不断的江湖仇杀,更是磨练的上好机遇,谢飚才能到今天这个地步。所以遇到顾飞,谢飚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谢飚向睡熟的顾飞走去,一直走到三步开外,停了下来,静静的看着顾飞。

  李慕菊看着谢师傅奇怪的举动,也停止了练拳,看着这边。

  顾飞突然停止了打呼噜,在草丛里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谢飚这时候说道:“顾飞,醒醒。”

  顾飞在那里一直睡着,一动不动。

  谢飚喊了好几声,顾飞都不搭理他。

  谢飚上前用手一拍顾飞的背部,突然感觉一股大力从顾飞背后传出来,谢飚往后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谢飚神色庄重,直瞪草丛里还在睡着的顾飞。

  谢飚暗道,自己一有切磋的想法,对方就知道了。难道自己的一切行动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下?想到这里,谢飚全身汗毛孔都竖起来了。这人表面上人畜无害,实际上一切都在他算计之中刚才那一下分明是警告我。

  但是谢飚一向是知难而上的人,虽然明知道于对方实力差距甚大,也从没有退缩过。谢飚抱拳说道:“谢某习武30年,一直追求武道高峰。现如今虽然已到暗劲巅峰,但是数年来,却始终摸不到一点化劲的门槛,希望前辈能够指点。”

  旁边的李慕菊惊讶的看着两人。一个是抱拳作揖的谢师傅,一个是还在那里睡觉的顾飞。到底搞什么啊,莫名其妙的两人就对上了。李慕菊一头雾水。顾飞的实力到底如何,李慕菊是不清楚的。但是谢师傅的一拳断树给李慕菊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刚才的一次交锋来看,视乎是顾飞占了上风。谢师傅也是放下姿势求教,不过顾飞好像不理会。

  谢师傅看顾飞没有反应。说道:“诉谢某无理了。”

  谢飚往前垮了半步正是那半步崩拳,向着顾飞后背就砸了过去,李慕菊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叫了起来,谢飚这一拳是可以断树的啊,打在人身上怎么得了,绝对是骨断筋残啊。李慕菊来不及阻止,眼铮铮的看着这一拳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顾飞的后背

  意料之中的巨响并没有发生,谢飚这一拳像是打在了淤泥里,自己的拳力全被化掉了,对方没有受到半分冲击,然而事情远远不是这样简单。谢飚此时发现一件更糟糕的事情,自己的拳头就像是陷在沼泽里拔不出来了。谢飚使出全身的力气,拳头像是生根一样,一动不动。

  李慕菊跑了过去,说道:“谢师傅,你在干什么啊,你这一拳下去,顾飞能承受聊了,我要赶快打120,来抢救。”说完,李慕菊拿起来电话。

  这时,顾飞忽然站起身来,说道:“不要那么大惊小怪,我跟谢师傅只是在闹着玩,我这不好好的么。”

  李慕菊怒道:“有你们这样玩的么,吓死我了。”

  顾飞往前走了几步,谢飚的手一直黏在顾飞身上,不得已也跟着走。

  顾飞说道:“我不懂你们拳法里面的什么明劲了,暗劲了,化劲了,之类的。你让我来指导你什么化劲,我真的无能为力。”

  这时,谢飚开口说道:“你现在用的就是化劲,把我的手给吸住了。”

  顾飞笑道:“我这可不是化劲,不过万法到了一定层次是相同的,我这个其实很简单,就是八卦里面的兑。八卦就是模拟天地运行的八种能量表达方式。兑卦本身含义甚广,我独取其沼泽之意,代表天地间的吸力,所以你的手陷在里面出不来了。”

  谢飚听闻后,顿时感到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还有如此神奇的功法。

  顾飞说道:“其实不管什么法门,道一定程度都是靠自己领悟的。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说的化劲,你没有摸到门槛。我认为是你的心境没有达到化劲的门槛,你可以回去看看达到化劲那些宗师所写的著作,看看他们的体悟,相信对你有帮助。”

  谢飚突然感觉手一轻,吸力消失了,谢飚俯身便拜。

  顾飞闪开了,顾飞道:“谢叔,这是干什么?咱们不兴这一套。”

  谢飚说道:“我想学你的那个八卦里的吸法。”

  顾飞闻言笑道:“我这套八卦心法不太适合你的,他跟你们练武的路子完全不同的,你要真想学的话,等你达到你口中所说的化劲才说吧。”

  谢飚起身,说道:“于姐说的不错,小兄弟果然深不可测啊,我谢飚这回总算是长见识了,哈哈,我一定会到达化劲的,到时候,少不得请教一番了。”

  顾飞点头微笑。

  谢飚走了以后,李慕菊好奇的围着顾飞转了两圈。

  顾飞说道:“你干什么啊?”

  李慕菊说道:“你挺厉害的么,连谢师傅都打不过你。”

  顾飞道:“我们刚才是不分胜负,没什么输赢的。”

  李慕菊说道:“你就装吧,我发现你就会装,害我白担心一场,我说左少白怎么两次都输了,肯定是被你忽悠了。你太老奸巨猾了。”

  顾飞说道:“小白确实有点单纯,不过最近跟于姐肯定能学到很多东西的,进步肯定很快的。慕菊啊,你要加油了,左少白的目标始终是你啊,我不可能一直保护你。”

  李慕菊说道:“放心吧,自从练武后,我一直都不怕他了,下次的时候我一定打败他”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