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潜龙卧渊 185章 雷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185章雷雨

  李慕菊静静的坐在上京郊区的一个茶馆里。

  好久没品茶了。这间茶馆虽然小,但是很正宗,李慕菊以前的时候常来。李慕菊最近常思量,人活世间,是为了什么呢?连喝茶的功夫都没有了。人活着就是为了上学,上班,整天忙忙碌碌么?这样的意义何在?

  李慕菊认为,经常自己一个人来茶馆喝茶的人,必定是在这里思索这个问题?我们活着是为了什么?天天上班下班,或者是喝酒打架,都是为了男人或者女人而失控,这都是为了什么?

  经常一个人去酒馆喝酒的人跟经常一个人去茶馆品茶的人有什么不同?酒容易让人联想到酗酒的流氓,失意的男子,往往只有在心情非常低落的时候才去喝酒。所谓借酒消愁愁更愁。酒是一个好东西,可以暂时的让人忘掉一切,但是第二天醒来,又恢复了原来的世界。

  茶就完全的不同了。茶是雅品,独自喝茶的人必定是雅客。这类人不会去逃避事情,等到事情来时,就会独自喝杯茶,来思考下一步怎么办?不会让反面情绪左右着自己,所以品茶让人更加的清醒,现实中的一切,会更加的清晰的回荡在脑海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喝酒就是逃避。而喝茶呢,却是在想着解决问题,两种生活态度截然相反,自然人生也不一样。不过,万事都不可一概而论,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状态,带给人的感觉是否有异曲同工之妙?也许,这个只有亲身体验才会知道。

  李慕菊品着自带的枣花茶,心里一片平静。这个茶馆,李慕菊跟老板非常熟,所以,想品什么茶都可以,自然,自己带的茶也包括其中。不过很少人自带茶,很多人认为自带茶的话,那跟在自己家里喝有何区别?不过,在李慕菊看来,喝茶本身喝的不是茶,而是在于喝茶时的意境,喝什么茶并不必要,喝茶时的坏境才是关键。配上茶馆里上好的山泉水,还有那地道的火候,杯里的枣花茶散发着阵阵幽香。

  不知道怎么回事,李慕菊真的喜欢上了这泰山带回来的枣花茶。表面上朴实无华,内里有一股幽香,这谈谈的香味似有似无,于别茶不同。以李慕菊身份地位,品过了太多的名茶,甚至是有着国宝之称大红袍也在姥爷家里品过,但是如此众多的名茶,李慕菊却独爱这平凡的枣花茶。看多了太多的荣华富贵,终是要回归于平淡的,人就是这么奇怪,有人弃之不要的东西,却被有些人重新拾起来,倍加珍惜。相反,很多人拼了命想要的东西,却被某些人抛在一边。人跟人虽然看起来一样,实际上真的大不同啊。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早年是做茶叶生意,后来不景气,赔了不少,索性剩下的茶叶,自己开了家茶馆。没想到,这一开就20年。这就是人的命,看看适合干哪一行了,别看老板他做茶叶生意不行,这个茶馆开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别看茶馆不大,生意却还不错,起码旱涝保收,不像做生意时风险那么大。关于李慕菊,老板早就认识了。干这行的,如果要是连李慕菊都认不出来的话,还不如去回家种地。这位李大小姐以前经常来这里喝茶的,好一阵子没来了。这次,没想到又来了。还是一个人,静静地品茶,始终保持不变。在老板的印象中,李大小姐一直都是一个人来到这里静静的品茶,从来没有喊过朋友之类的。这才是真正的品茶,但是现在的大部分人来这里品茶,不是为了喝茶,而是为了谈生意和拉关系,都是有利益目的的,哪是真正的品茶啊。真正一个人来茶馆品茶的绝大部分都是老人了,而李慕菊是唯一的一个年轻人。

  这样的大家子弟,没想到会一个人静静的在茶馆品茶,老板对李慕菊打心眼里钦佩,要是换做自己,可做不到这一点。

  外面一阵阵凉风透过窗户,吹散了茶杯上空的缕缕白烟,一阵阵凉意吹在身上,直透心脾。起凉风了啊,李慕菊抬头看看外面,天阴沉沉的,地上的尘土刮得满街都是。要下雨么?也好,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李慕菊起身走出茶馆,站在街上,凉风越发大了起来,街上四处的行人都预感到了,一场大雨即将来临,纷纷加快速度回家,甚至有一些家远的行人索性跑在茶馆里来躲避下。

  李慕菊微笑着感受着凉风,风雨不过是大自然的一种现象而已,人们何必如此惊慌失措,静静地享受岂不是更妙?

  几滴冰冷的雨点砸在了身上,终于开始了。这次路上的行人已经很稀少了,只有几个拼命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赶的行人。

  李慕菊摇了摇头,向着茶馆后面走去。茶馆后面是一个小树林,原本是和茶馆一体的,作为一个特别的休闲场所,让客人可以感觉到回归自然。所以建立在郊区的这个茶馆,才会那么红火,老板的眼光独到。

  小树林里的地面已经湿润了,李慕菊踏在松软的泥土上面,静静的享受着小雨的滋润。多么美妙啊,可惜世间大部分人只懂得躲避风雨,而不会去享受风雨。

  猛然间,一道电光闪过,随即,轰的一声,一声雷在李慕菊头顶炸开了。李慕菊眼睛一亮,好机会。没想到一直期盼的机会来临了,崩拳的领悟全在雷电上了,顾飞虽然是随意提到的,但是李慕菊却是深深的记住了,因为她很清楚顾飞,从来不会说一些无聊的话,顾飞的每句话都是有深意的,只是很多自己不能领悟。

  瞬间,一道电蛇在漆黑的云里闪过,紧接着一阵震耳欲聋的雷声轰轰响彻云霄。太壮观了,天地间最壮观的场景莫过于此。

  李慕菊瞬间开启天眼,仔细的观察者雷电。真的很奇怪,为什么闪电的形状是这样的?整个闪电好象横向或向下悬挂的枝杈纵横的树枝,又象地图上支流很多的河流。万流归宗,李慕菊瞬间想到了这个词。一切本源的力量都是从一点发起的,发起后才会出现分支,由于缘法的不同,分支的走向也不同,但是天地万物的本源是一致的。所以才有万物出乎于震的说法。单从闪电这个形状就能说明,万物都是有源有路的,有源头,有分支的道路。

  李慕菊的脑海里在亿万次的重复的播放着这道闪电的轨迹,时间空间仿佛静止了一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慕菊才醒悟过来,瞬间这道闪电过后的雷声也跟着响起,像夜幕钟声一样惊醒了李慕菊。而雷声同样的在李慕菊的脑海里无数遍的回荡着……

  雷声本来是跟闪电同步的,但是由于距离人的耳朵太远,才会有了先后之分,这本来就是常识。但是李慕菊却突然有了明悟,雷电本一体,根本没有区别,雷即是电,电即是雷,两则本来没有区别,只不过是人的思维硬生生的把它们给分割开来。用眼来观察,闪电是源头散发出分支。从耳朵听,又何尝不是这样,瞬间的声音的爆发,后面的声音都是流,最后最开始的声音是源头,而真正的雷声的源头是无声的,正所谓道德经所载:大音希声。只有无声才能出来后面的雷霆,这也是有发于无的天地至理。源头即是无,而分支才是有。所以,“无中生有”四字道尽天机奥妙。

  上次顾飞跟自己说了多次无中生有,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这次观雷雨终有所悟。天地间的一切都是有源头的,而这个规律就是无中生有,一切的一切都是分支,而修行人所要把握的不是那分化万千的分支,而是那个生化万物的源头

  李慕菊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静静的感悟着天地间的奥秘。

  茶馆的老板娘看到李慕菊在雨里一个人站着,正要去喊她。这时候,老板喊住了老板娘。“你干什么去?别要多管闲事。”

  老板娘说道:“那么漂亮的小姑娘在雨中淋着,可怜兮兮的,不要淋出病来,我去把她喊屋里来啊。”

  老板说道:“妇道人家懂什么?你知道她是谁么?”

  老板娘说道:“知道啊。你上次不是给我提过,他是叶云书记的闺女啊。怎么了?”

  老板拿出一根烟点上,说道:“这类身份的人,跟我们不是一个活法。你永远是不会了解他们的。别看她这样站雨里站着,大家看起来都觉得她傻。其实在人家眼里看起来,说不定还认为我们傻呢。所以,老婆子你不要多管闲事。你拉她进屋,说不定人家不高兴。”

  老板娘生气道:“好心当作驴肝肺,我不管了,你看着办吧。”说完就回屋里招呼客人去了。

  老板看着雨中的李慕菊,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抽着烟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