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潜龙卧渊 330章 南华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330章南华

  话说,李慕菊在学院里进行着挑战,这几天陷在一个关卡里过不去了。精神显的很憔悴。

  顾飞看到了,笑道:“怎么了?看你有心事的样子。”

  李慕菊说道:“这几天卡到一个关卡里过不去了。”

  顾飞说道:“演武堂的场景不是随机的么?怎么还有关卡?”

  李慕菊说道:“可以重复上次的场景的,可以反复过一个场景,但是就算过了也没积分奖励的,大部分这样做的人不是为了积分,而是锻炼自身的能力的。”

  顾飞说道:‘我明白了,你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实力,才反复过某种场景的,这种精神值得鼓舞,不过要注意方法。不要盲目的去锻炼自己。多看看古书。“

  李慕菊说道:“看什么书好呢?”

  顾飞说道:“你有空可以看看南华经。”

  李慕菊说道:“庄子的南华经么?”

  顾飞道:“南华经里面的道理很深刻。有很多都是我们忽略的。其实有机会要好好读读。“

  李慕菊说道:“我就记得上面的一句,北冥有鱼,其名为鲲。别的就记不住了。”

  顾飞笑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sè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枪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飡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chūn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chūn,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chūn,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这是庄子开篇,逍遥游。其实看这篇逍遥游,关键不是看其内容,而是看其文的意境。单单看内容没有任何意义,也不可能真正的了解南华经的。

  想了解这个意境,就要把身心投入进去,默默的用心读经文。开篇很直接,直接来一个北冥有鱼,其名为鲲。不做任何解释,一上来就直接点明。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这里寥寥几句,让人的心境提升到一个极为宽广的层次,人的一切烦恼都不存在了,想想几千里长的鱼在大海里自由的遨游,想想几千里的大鹏自由自在的在天空中飞翔,没有任何阻力。这两句,你不能单纯的理解为是作者想象的产物,或者是虚构的神话故事,这是很幼稚的看法,读南华经不能用逻辑思维来理解。

  这几句经文的目的是把你带入一种极为广阔的心境里面去,一种没有阻碍,一种畅游在宇宙的感受。所以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心境的带入,和境界的层次。

  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齐谐者,志怪者也;谐之言曰:“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天之苍苍,其正sè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风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翼也无力。故九万里则风斯在下矣,而后乃今培风;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

  这几句点明一个重要性,那就是相合的基础,或者说是根基。没有根基,没有天时地利人和,就算强如大鹏也飞不起来。这就是一种天道运行的道理,只有符合天地运行的规律,大鹏才能展翅。现在很多人说什么大鹏展翅,鹏程万里之类的祝福话。要真正想实现这个展翅,必须借助于风势。逆反而行,不但不能展翅,甚至飞都飞不起来,何谈实现远大的理想。自己人的理想是很重要,但是想实现,必须符合天下大势,必须顺着风,扶摇而上万里。这就是至圣仙师庄子给我们说的道理。对于今天的现代人也是很有指导意义的。

  我们现代做事情,要仔细想一想,你所做的事情,符合大势么?如果符合大势,就算遇到挫折也是暂时的。但是,如果逆势而行,就算一时得到利益,也会有严重的后果,那些罪犯之类的就是最好的例子。做事之前要三思而后行,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只用眼前利益。而后期得不到一个很好的发展?或者说是眼前虽然充满了挫折,但是有个很好的前景?

  背负青天而莫之夭阏者,而后乃今将图南一语把大鹏远大的志向表lù无疑。积累自身的素质,让自己成长为几千里大鹏那样的高度,等待风气的时机,一举而上,成就一番伟业。这就是大鹏之能,大鹏之志。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枪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飡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chūn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chūn,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chūn,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征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且举世誉之而不加劝,举世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彼其于世,未数数然也。虽然,犹有未树也。夫列子御风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后反;彼于致福者,未数数然也。此虽免乎行,犹有所待者也。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故曰: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这个是大小之间的辨别。见的世面小,自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的广阔,这里更是指凡人心里上的约束。凡人被各种偏见和执着约束,不能看到真我。自然是自以为是,不知道宇宙的奥秘。这里是举了几个例子加以说明,偏见的危害性。

  最后一句是点睛之笔。也是整个南华经的核心: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看前面的文章,都是讲故事,看似说的一些功利性的事情。比如,一些小鸟嘲笑大鹏,凡人不知彭祖的寿命等等。其实最后点题点在无上。一个极致的人是没有自己的,是没有名利的,是没有功德的。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