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结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袁大人,此行甚远,还望~一路走好啊。”

  赵昊此刻就站在长安城的城门楼子上,面带微笑,且颇为轻松地对着下方的一行人言道。

  身边则站着身材雄壮的吕布,以及满脸横肉,光头,兼带着身材上并不是很输于前者的典韦。

  在这三人的逼视,轻视与俯视之下,下方那由家眷,族亲,乃至小厮侍女组成的,足足百多人的袁家队伍,就如同要去逃难一般,显得异常行色匆匆。

  来往在长安城的商客与百姓们,此刻也都是目光好奇的看着,口中有窃窃私语。

  他们正是那位袁家的公卿,意图在朝堂之上拿下赵昊,进而却反被他赵某人拿下之后,在长安城待不下去了,只能带着自己的亲眷与奴仆,返回袁家族地身影。

  经过了整整三天的行囊家务的收整工作,这袁氏一家,才算是勉强地将府中的财物给收拾妥当。

  整整百来号人的队伍,显得十分的臃肿,其内之人,基本上各个都是背着行囊,驱车赶牛,车里边拉着各种金银筹帛与贵重之物。

  也是得益于赵昊的北伐之举,在数次向长安输送而回的战利品中,这位袁大人自是分到了不少好处,各种牛马也足有上百匹之多。

  因而,眼前这支灰溜溜的队伍,虽然显得臃肿了些,但也因为这些牲畜的关系,脚程却并不算慢。

  一位公卿级别的大人物,忽然之间就被拿下了,这原本该是一件大事。

  而且按说,他袁家势大,这袁氏公卿又在朝中经营了多年,人脉也是甚为广布。

  如今人家就算是要走了,前来送行之人也应该不少才对,但在此时,却仅仅只有赵昊三人过来了,颇有些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意味

  其它的朝中大臣,即使是那些原先与这位袁大人相熟的人物,却是一个都没见着。

  这其中,有些人是碍于赵昊此时的势力,不敢前来相送,有的,则是爱惜自己的羽翼和名声,暂时不想再与这位袁大人扯上关系了。

  “赵昊小儿!你安敢如此欺辱于我!我袁氏一族,四世三公!门生旧故遍及朝野!你不过一落冠小子,一时得意尔,终有一天!咳咳,你会后悔的!”

  听了赵昊这边的“送别之言”,一辆造型华贵的马车车窗之中,忽然间就伸出了一个人头来。

  乍见此人蓬头垢面,整张脸上,足有四分之三都被白色的绷带缠住了,并隐隐有血迹自下方渗透而出。

  只余下一张嘴可以喘息,一双眼可以视物。

  这正是那位袁家大人,话音中带着愤恨之意,看向城门之上的某人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怨毒之色。

  之所以,原本端庄且儒雅的一位公卿大人,搞成了如今这么一幅模样,那自然是因为他赵昊的缘故。

  当时在那朝堂之上,面对着这位袁大人的栽赃与险恶用心,赵昊当然不肯吃亏,而且动起手来也是相当的果断。

  原本蹲在那里,对着前边的小皇帝貌似低眉顺首的身影,忽然之间就站了起来,几个大步的功夫,便来到了这位袁大人的身前。

  伸手一抓,揪着这有些肥胖的老货,就把他提了起来。

  轻轻一扔,其人便以脸着地,整个人擦着朝堂大殿上的地板,愣是滑出去了七八米远,血迹更是当场擦了一路。

  直到这厮的头碰触到了那龙台之下的台阶,这老货才咣当一声,停了下来。

  当事时,群臣大哗,而这位袁大人的惨叫声,更是响彻在整个大殿之上。

  就在他要翻身而起之际,却被赵昊一脚踩住胸口,重新躺在了那里,便连那惨叫之声也是被这一脚生生压了回去。

  此时殿中众臣再看那袁姓公卿的时候,却发现,这位袁大人的整个鼻梁骨竟是已经塌了下去,血流不止,异常的凄惨。

  而后只听赵昊言道。

  “不说此事我还想不起来,本将军当时在外作战,全军上下正与那些域外蛮夷,舍身忘死,浴血拼杀!

  你身为我大汉老臣,世受国恩,不思回报,碌碌无为也就罢了,却偏要在我北伐大事进行到关键之时,妖言惑众,霍乱朝纲。

  意图因一己之私,拖累整个北伐大军!袁大人呀~真不知道,当时你究竟是收了那异族之人多少好处,才会鼓弄起如此博大的胸襟。

  企图要以一己之力,挽那异族江山社稷与将倾啊,你这人不仅是可恶,更是可恨!竟多次假借于陛下之后,向我北伐大军颁发召回的指令。

  若不是陛下年少英果,暗中派人另行与我一道密旨,坚定的支持北伐大事,说不得,那些不时就来我大汉疆域之内。

  掳掠我汉室子女为奴,劫掠我汉家子弟衣食的蛮夷祸族,就真的被你给救了!”

  “你,你胡说八道!血,口喷人!”

  “放心,袁大人身为当朝大员,多年来久居朝堂之上,虽然没有多少功绩,却也是威望甚高,若是没有点真凭实据,我又怎么敢如此对待袁大人呢。

  彼时在外作战,本将军就曾得到过一份情报,说是那鲜卑异族在与我北伐大军作战之际,却还暗中向你袁氏一家的族地,渤海郡内偷偷输送了两万多匹的良马。

  目的,便是希望你袁氏一族,能够在朝堂之上予以运作,企图以卑劣的手段,召回我军,结束北伐战事。

  而在事成之后,将还会以四万良马,六万牛羊,总计十万牲畜作为厚报,是也不是!?”

  “你!你胡说!我袁,氏一族,世受国恩,对朝廷,历来皆是忠肝义胆之士,岂会行如此~”

  “呵!想要证据的话,那太简单了,我曾听闻,此前那异族就曾经派遣过不少请降的使臣前来长安,那些人中,恐怕也有去往贵府的吧?

  要证明本将军话中真假,只要稍稍查探一下便能知晓,不巧的是,在本将军来朝堂时的路上,你袁府上下,便已经被我的亲兵包围了。

  目的~自然就是为了收集,袁大人你企图勾结外族,争当汉奸的证据。”

  “你!你!你......”

  “呵呵呵,袁大人且放心,贵府上下人多口杂,想要拿到证据,方法多的是,你袁府之中的亲眷子女,本将军自然是秋毫无犯。

  况且,我只需通过几个与袁大人亲信的奴仆之口,便可查证此事的虚实,定不会冤枉了袁大人的。”

  赵昊这一年多来,虽然在外征战,但对长安城的关注却也不曾少过。

  有智脑小虎在手,他对这城中的大小事务,也是知之甚详,想要从哪个人嘴里得到点证据,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了。

  而之后,在那朝堂之上,自赵昊言称自己的人已经将他袁府包围之后,那被他一脚踩在地上的袁大人,便彻底装起了死狗,或者说,是在装昏迷。

  不论赵昊再怎么问他,也都不再答话。

  即便是,对此后赵昊请求小皇帝刘协,废除这老货的官职的时候,这袁大人除了身子哆嗦了两下之外,也是予以了默认的态度。

  不得不说,这老货倒是奸猾的可以~

  ......

  “后悔?呵呵呵。”赵昊此时站在城门楼上,双手抱臂,听了下方那狼狈异常的老货的话后,冷笑了几声,继续道。

  “袁大人你这是何出此言呢,本将军为国尽忠,在外征战,没曾想刚回到长安城,便要遭到像袁大人这等,勾结外族,企图栽赃陷害与我的汉奸的迫害。

  幸亏陛下英武果决,早已看透了袁大人的心肝脾肺,还本将军以清白,而像袁大人这种世受国恩,却不思报过。

  手握重权,却勾结异族,却意图毁我北伐大事的禽兽之徒,自然不能~再于我汉室皇廷之朝堂之上,沐冠而猴,与当世诸贤并立了。

  对于此事,本将军可是从未后悔过。”

  赵昊这厮很坏,说话的时候也是不忘了用上真气的传音效果,当时可谓是声传甚广了。

  以至于这靠近城门处的小半个长安城的百姓们,也都是清楚地听到了他的话。

  这一下子可就不得了了,百姓们登时群情激奋起来。

  远的不说,即便只是城门这边来往的百姓,那看向袁家一行人的眼神,就立刻变得不一样了,一个个神色中皆带着鄙夷与厌恶。

  有激动一点的,甚至当场就捡起了路边的石头蛋子,朝他们扔了过去,打的袁家众人抱头鼠窜。

  而身为当事人的袁大人,则是干脆惨叫一声,一口污血自其口中喷了出来,当场就昏了过去。

  一直待到那袁氏一行人走出了很远,身后都还有百姓们在追赶的身影呢。

  “大人,要不要咱在那袁老贼回家的路上,把他~”

  旁边的典韦说着,一手立起,呈手刀状,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那意思自然是在明白不过了。

  “不用,我此番所为,目的就是要与袁家结怨,如今此怨已成,不管再做什么,都已是多余的了,区区一个老朽之辈,根本不足挂齿。

  而且,我料定在这位袁大人的归途中,会有人觉得我与那袁氏一家,这怨积的还不够深,等着看吧,就算我们不出手,这老家伙也是绝对不能平安回到袁家的。”(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