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 共同的敌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接下来几天秦朗的日子趋平淡,每天就是修炼再修炼,一直窝在小楼中不出来。

  而佐胖子在忙活家族一些事务的同时,也开始在城内留意一些灵药药材的出售,争取在三个月的期限内补完名下三十几个灵药园的药材缺口。

  毕竟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二个月了,等三个月的家族内部审核时间一到,家族就会派人审核佐涛名下三十几个灵药园的经营情况,如果发现什么问题的话,对佐涛和秦朗两人都很不利。

  现在对整个灵药园灵药缺口进行补完一事完全由佐涛负责,所以估计最近这一个多月佐涛都会非常忙碌,他需要不断从无双城的坊市寻找合适的灵药,然后悄悄将这些灵药移栽到三十几个灵药园之中。

  秦朗这一天修炼时,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掐指一算,却又算不出自己接下来会遇到什么麻烦。

  这时候他索性停止了修炼准备四处走一走,而在城外闲逛的时候,他将千里瞳的功能也释放了出来,调整焦距测试观察四周的情况。

  这千里瞳对周围环境的探测距离虽然比不上神识,只有三百多丈,但是却可以直接穿透任意障碍进行透视以及放大,然后在脑海中直观显像,感觉观测到的东西比神识探测更加的形象。

  秦朗这时候边走边试用,突然间心神一动,他的“眼睛”穿透二百多丈的一堵墙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地上一个身影,这身影非常熟悉。

  “那不是包尔大师……”

  秦朗很奇怪,包尔躺在那一堵墙的墙角一动也不动,全身的气息好像很微弱的样子,应该是受了重伤,现在陷入了昏迷当中。

  包尔狼狈躺在墙角的样子也让秦朗产生一丝好奇,这头老狐狸拥有元婴中期的修为,这整个无双城中能够威胁到他的家伙应该不多,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将包尔伤成这个样子。

  不知不觉秦朗已经走近了,看了看地上的包尔,秦朗犹豫了一下还是准备救下这个家伙,毕竟秦朗不是铁石心肠,包尔这家伙前几天才跟自己作了一场交易,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秦朗如果装作没看见的话总感觉心里别扭。

  “能够遇到我,也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份!”

  秦朗摇了摇头之后,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红玉瓶子,里面装的正好是造化丹,包尔现在看样子伤得很重,如果要恢复的话肯定要使用造化丹才能够达到最好的疗伤效果。

  造化丹一瓶十粒装,这种完美级别的丹药大约玻璃珠大小,色泽乳白,有生死人而肉白骨之功效。

  取出一颗之后,秦朗俯下身子将包尔托起来,然后将这丹药塞入这家伙嘴里,造化丹入口即化,哪怕包尔现在是昏迷状况都没什么影响,丹药可以直接化为浸液进入这光头的体内。

  包尔的呼吸很浅,大约三四分钟才呼吸一次,而脉膊好像也是若有若无的样子。

  秦朗在塞入丹药进入这家伙嘴里之后,就送出一股真元力进入这家伙体内,查探这家伙身体的情况。

  这一查探秦朗也是大吃一惊,包尔体内的经脉好像受到过重创一样,大部份都断裂开来,而这家伙现在施展了一种类似于龟息术的功法,减缓了生活流失的速度。

  当这一颗造化丹进腹之后,包尔的身体重新开始爆发出生机,就跟老树长新芽一样,他的身体开始一阵阵抖动,而大量的药力开始扩展全身,将包尔体内的所有经脉进行调理。

  而秦朗这时候也往包尔体内注入一股真元力,加速丹药的化开以及运转,让这光头体内的生机爆发得更加强烈一些。

  本来以包尔的伤势,就算服用造化丹估计没四五个时辰也恢复不过来,现在在秦朗的真元力帮助之下,包尔的外伤恢复速度简直快了一二倍。

  在秦朗的帮助之下,包尔终于从龟息状态恢复过来,气息一丝丝变得平缓,从三四分钟一次的浅呼吸状态变成了每分钟一二次呼吸。

  随着体内的内伤逐痊愈,包尔终于睁开了眼睛,而睁开眼睛之后望到的是秦朗之后,他也显得有些奇怪:“怎……你怎么在这里……”

  “你受伤了,是我救了你,还浪费了我一颗好药。”

  秦朗看他茫然的样子,提醒道,造化丹有价无市,如果不是包尔身上伤势过重,秦朗还真舍不得使用这种丹药给这家伙疗伤。

  “我……受伤?我什么时候受伤的……”

  包尔努力回忆,终于渐渐回忆起几天前的那些记忆片段。

  原来,包尔在无双城内与秦朗分别之后就进入了城内租借的洞府之内闭关,开始组装祭炼法宝屋,当他将法宝屋全部组装完毕,正在祭炼的过程中,洞府防御禁制居然不知道怎么的就打开了。

  出现在包尔面前的自然是鬼手廖化以及千面妖姬孔丽两个,两个鬼修闯入洞府之内袭击了包尔,并且将还没有祭炼的法宝屋抢夺了过去。

  而包尔也真是倒霉透顶,不仅法宝屋被两个鬼修给抢了,自身也在鬼手廖化和千面妖姬孔丽的偷袭中受了重伤,如果不是见机得比较快,撕开了一张高级遁符,恐怕当时就已经殒落了。

  包尔在遁符将自身传送的同时也陷入了昏迷,要不是修炼了一门类似龟息术的功法能够延缓生机,恐怕当然心脉俱断的他根本就撑不到现在。

  望着眼前的秦朗,包尔现在也是百感交集,如果不是之前将身上的极品防御法宝先天雷纹罩以及一瓶造化丹都交易给了秦朗,他在遇到两个鬼修偷袭的时候也不会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势。

  为了交换法宝屋残件包尔确实损失挺大的,而最后想不到将法宝屋零部件凑齐之后,却做了他人的嫁衣,回想起两个抢夺自己宝物的鬼修,包尔就恨得牙关紧咬,咯吱作响。

  “可恶……这两个强大鬼修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可怜我费尽心机才得到的法宝屋啊,我包尔发誓跟这两个家伙势不两立!”

  想起被抢走的宝物包尔就一阵心痛,这可是法宝屋啊,化神期以下的修士能够碰到一件,都已经是一辈子的幸运了,现在居然被人抢了,包尔说什么也不甘心。

  而秦朗这时候跟包尔聊了一阵,听到包尔的转述之后,自然知道了偷袭包尔的两个强大鬼修是什么人,他也不得不感叹包尔的运气实在不怎么好,刚凑齐法宝屋的有部件就遭受这么大损失,现在估计宝物到了两个鬼修手中已经很难再拿回来了。

  包尔现在很难心平气和下来,想起自己丢失的法宝屋,他就越想越是生气,越想对两个鬼修也就更痛恨。

  这时候他拉住秦朗道:“小友,请帮我一忙!帮我干掉那两个鬼修,老夫可以付出让你满意的代价……”

  “呵呵!”秦朗笑了笑,包尔不知道那两个鬼修早就是自己的敌人了,就算是没有包尔这件事情,秦朗也会想办法对付这两个鬼修的。

  现在包尔决定跟自己联盟对付那两个鬼修,秦朗也是愿意的,他正愁没有援手呢!毕竟对方两个鬼修也是非常强大的,他感觉自己一个人对付不过来。

  而包尔本身作为一个元婴中期散修,本身又精通阵法之道,战斗力还是非常可观的,如果不是两个鬼修在他祭炼法宝屋的过程中偷袭了他,估计双方正面碰到,鬼手廖化和千面妖姬想在短时间内拿下包尔也不容易。

  “好吧!”秦朗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点点头,答应了包尔的联合计划,他本来就想要对付两个鬼修,现在包尔联盟的同时又开出报酬,真是瞌睡送枕头。

  不过,让秦朗感到有些为难的就是鬼手廖化以及千面妖姬孔丽原本手中就有一件未完全的法宝屋,现在又得到包尔手中的九层玲珑塔,恐怕战斗力一时大涨,秦朗就算跟包尔两人进行联合也打不过对方两人。

  这确实是一个很难办的问题,不过现在包尔损失了法宝屋之后,已经决定不惜任何代价跟两个鬼修死磕,决心之大也让秦朗增添了一丝信心。“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这几天就先由包尔探一探对方的虚实吧……”

  现在包尔报仇的心思比秦朗还急切,所以秦朗反而并不是很心急,决定等时间等机会,一切看看再说。

  关于对付两个鬼修,秦现在也不是毫无胜算的样子,他现在拥有高级蛊阵,还有精准流剑法与三生剑决合二为一的剑技,再加上千里眼等一系列底牌,也未必弱了对方多少。

  现在的秦朗完全有信心跟鬼手廖化这样的存在硬碰硬,就算是打不过,应该也可以仗着先天雷纹罩的强大防御能力退走。

  这一次结盟两人都发了血誓,包尔决定先行疗伤,然后再转过头搜索两个鬼修所在位置,包尔在追踪方面很有一套,如果两个鬼修还在无双城内的话,相信要找到两个鬼修应该不是很难。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