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政-变,审判!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随着最后一条龙哀鸣着坠落,雪精灵大获全胜,夺回了家园。

  胜利是甜美的果实,士兵们高举长弓和利剑,用高亢婉转的歌声赞颂着雪精灵荣光。

  国王在士兵的簇拥下,凯旋归来,金色披风在风中猎猎飘舞。

  士兵们以为,他们会收到雪精灵平民们的赞扬和祝福,然而走出洞口后,他们愕然地发现,眼前没有欢呼的人群,没有献上雪叶为他们扫去疲劳的医师,只有包围他们的法师团,散发着魔法光辉的法杖对准了他们。

  国王眼中涌动着惊怒,“你们想造反吗?!”

  雪精灵平民们远远围观,惊疑不定。

  皇后越众而出,人民自发地让开道路,她来到法师团后,高声道:“经过冰星元帅的调查,再加上确凿的证据,我发现了龙灾的真相,这一切都是一个野心家的阴谋!”

  凯丽丝脸色复杂地看着国王:“你引来龙灾,用子民的性命,巩固你的王座,你不配成为雪精灵的王!”

  无论士兵、平民或是法师,所有在场的雪精灵哗然。

  “什么?!”

  “晶雪城龙灾竟然是国王的阴谋!”

  “不可能吧!”

  “到底怎么回事?”

  国王震怒,紧紧盯着凯丽丝:“凯丽丝,你疯了?!”

  凯丽丝转身面对民众,语气痛苦:“虽然我是皇后,是国王的妻子,但我不能坐视高迪斯在野心家的手中走向灭亡,我们不能违背祖先的古训——野心与和平是硬币的正反面,永远不会同时出现。牺牲同胞换取私利的人,不配自称为冰雪之子!”

  “我,皇后凯丽丝·冰花,要在此审判国王埃德顿·雪羽,将他放逐!”

  凯丽丝拿出了两项证据,说出了一切猜测与推理,雪精灵平民面面相觑,神色震惊。

  这时,一名国王派系的军官喝道:“证据可以伪造,冰星元帅战死,你怎么确定证据的真实性!”

  凯丽丝缓缓摇头,语气沉重:“皇宫已经变成废墟,所有痕迹都消失了。”

  军官冷冷道:“皇后殿下,既然你无法证明真相,那你现在的行为,我可以理解为政-变!”

  凯丽丝庄严道:“真相与事实,不会因为证据不足而成为虚假,除非故意歪曲,子民们,我说的都是真相,我要对高迪斯负责……”

  国王埃德顿上前一步,打断了凯丽丝的话,他面无表情,淡淡道:“只有长老会有权力审判国王,你没有这个资格,凯丽丝,你现在是在诬蔑你的国王,士兵们,即刻逮捕皇后。”

  士兵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听谁的,那名军官倒是不犹豫,下令道:“雪风军团第一队出击,立马逮捕皇后。”

  他的属下们听从命令,从队伍中走了出来。

  突然,法师团出手了,一道道冰系魔法砸在了士兵面前,划出了一条线。

  埃朗科冷冷道:“一旦有人越线,法师团全力出手!”

  “是!”

  法师团的强硬镇住了士兵们,纷纷踌躇不前,主要是心理矛盾,不知道该相信谁。

  场面僵持住了。

  剑拔弩张!

  这时,国王开口了,冷冷地看着凯丽丝,“僵持下去是浪费时间,我要求长老会仲裁,去请长老!”

  雪精灵平民纷纷点头,长老德高望重,他们相信长老的判断。

  然而,凯丽丝摇头:“不可能。”

  军官面带嘲讽:“你是怕长老们作出公正的裁决,让你的政-变功亏一篑。”

  “我们只相信长老!”

  “对,不敢请长老,就是心里有鬼。”

  “皇后好像底气不足啊。”

  “一定是皇后诬陷国王。”

  “这到底是政治还是家事?”

  凯丽丝环视疑惑的民众,朗声道:“巡逻队十分钟前传来消息,长老遭遇了刺杀,全部遇害了!”

  雪精灵民众大惊失色。

  长老竟然被杀了!

  国王勃然色变,指着皇后,惊怒道:“你……”

  凯丽丝蓦然指向国王,怒道:“这都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为了权力,他不择手段扫清一切障碍,只要长老死了,他就是高迪斯最大的权力者,没有人能拂逆他的命令,这就是他想要的!”

  “放肆!”埃德顿暴怒,“你这是污蔑!”

  他拿起宝剑,大步走向凯丽丝,法师团毫不犹豫出手,但漫天魔法被他横剑斩断,埃德顿的实力强悍,勇武过人,是强大的剑豪,他高声道:“子民们,你们都被这个女人愚弄了,既然你们作不出决定,我就亲自抓住她,时间会告诉大家,谁才是正确的!”

  埃德顿逼近了凯丽丝,突然,锋锐的剑气从侧面斩出,拦在了他和凯丽丝之间,阻隔了埃德顿。

  萨迦罗缓缓走了过来,身后跟着瑟拉,他目光如剑,扫视全场,被他望到的人都感觉眼珠刺痛,他冷冷道:“长老遇害,这场审判由我来主持,你们谁有意见?”

  守护者地位甚至要高于长老,全场静默,没人有异议。

  埃德顿有些恼怒,他只差一步,就能抓住凯丽丝,占得先机,但萨迦罗破坏了他的计划。

  这是瑟拉的功劳,经过她慷慨激昂的游说,萨迦罗在心理上偏向皇后,所以危急时刻保护了她。

  事态一再变化,雪精灵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场中,没发现归来的伊沃悄悄地混进了人群。

  伊沃冷眼旁观着局势,内心毫无波动。

  皇后所说的“保护”,话里隐藏的真正含义是“刺杀”!

  刺杀长老是凯丽丝的真正请求!而伊沃答应了替皇后做这个脏活!

  原因有几个,最大的就是利益,送出歌雅古币是凯丽丝的阳谋,想把伊沃绑在她的阵营中。

  只有凯丽丝成功政-变,获得了权势,伊沃手上的歌雅古币才有价值,反之,雪精灵不一定承认一个政-变失败的皇后给出的歌雅古币,到时候他手上的古币不仅毫无卵用,甚至可能让他无法安全离开高迪斯。

  伊沃早就看出来这一点,但他选择了接受歌雅古币,站在凯丽丝这边,保证自己的利益。

  他明白皇后想要利用他,凯丽丝不可能让雪精灵刺杀长老,只能请求他这个有利益关系的外族人,除了歌雅古币外,国王宝库的好处也着落在她身上,凯丽丝想用利益打动伊沃。

  利益是最根本的出发点,否则伊沃才不会吃饱了撑着,介入雪精灵内斗。

  除了好处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皇后递给他的纸上,写着一条条账目,从十年前埃德顿当选国王开始,四位长老在十年间,陆陆续续获得了埃德顿的馈赠,馈赠的金额很庞大。

  伊沃明白账目的意思,在证据确凿时,长老自然会作出公正判决,但在如今这种证据无法自证的情况下,长老必然偏帮国王。

  长老德高望重,能轻易主导平民舆论,蛊惑思想,一旦国王获得喘息之机,凯丽丝的处境将非常不利,若是政-变失败,凯丽丝的下场将非常凄惨。

  伊沃刺杀了长老,铲除了国王的隐性臂助。

  并且长老遇害,能激发平民的怒火,把脏水泼到国王头上,引导平民的愤怒。这场政-变的出发点是正义的,不容许失败。

  有时候,即使立场正义,也不得不做肮脏的活。

  伊沃虽然选择帮助皇后,可是他对凯丽丝的好感度一落千丈。

  天知道皇后心中除了责任感以外,是不是有权欲作祟?!

  长老会遇害,凯丽丝获得的好处,可不止这么一点,一旦政-变成功,她将成为笑到最后的赢家,没有任何意外地踏上高迪斯的女王之座。

  即使这场政-变的出发点是正义的,正义的旗帜下依然隐藏着私-欲。

  伊沃也猜测过,这一切会不会都是凯丽丝的谋划,但他还记得与凯丽丝的初次相遇,是在奴隶贩子的队伍中,没有任何雪精灵救援,这让打消了他的怀疑。

  视线回到现场。

  在平民交头接耳低声讨论声中,皇后向萨迦罗出示了一项项证据,国王一直矢口否认。

  由守护者主持的审判,没有人敢乱来,就算国王拥有很大权力,也没有士兵敢对地位超然的守护者动手。

  国王的支持者很多,皇后这边也有帮手,埃朗科和瑟拉与对面争辩得面红耳赤,热火朝天,伊沃总觉得来到了辩论比赛的现场。

  雪精灵崇尚自由和平等,律法松散,很多事都是由公众投票解决,太过民主,伊沃想到了古希腊的民主政治,有很多相似之处。

  伊沃相信,如果没有守护者镇场,出现的肯定是阴谋诡计的交锋,但是在守护者的实力震慑下,国王的一切后手都没机会施展,所有东西都被放在了台面上。

  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没有实力,大多数阴谋都是空谈。

  萨迦罗全程听完了皇后的指控和国王的否认,他站了起来,淡淡道:“有个最直接的办法查明真相,只要国王服用【真言药剂】,一切谎言都将被识破。”

  全场皆惊!

  国王是一个王国的象征,没有人敢提出这种办法审讯国王,这是对王权的侮辱。

  只有超然的守护者,才敢提出这个建议。

  国王豁然起身,惊怒交加:“你好大胆!”

  萨迦罗眼神一凝,气势上扬,身周细微的砂石浮起,他一字一顿道:“你怕了?”

  “我可是国王!”埃德顿怒道。

  萨迦罗淡淡道:“在我眼里,接受审判的人,没有任何权势的外衣。”

  伊沃见萨迦罗拿出一个灰色小瓶子,指头大小,装着晶莹的透明液体,这就是六级魔药真言药剂,喝下后,在五分钟内有问必答,无法说谎。

  埃德顿怒哼一声,他竟然毫不畏惧地饮下了真言药剂,胃部亮起一股灰色光芒,灰光向上流动,在国王的口舌间流转了三圈,发挥了作用。

  从现在开始的五分钟内,国王无法说任何谎言。

  萨迦罗问道:“晶雪城龙灾,是不是与你有关?”

  “不是!”国王断然道。

  全场哗然!

  顿时,所有雪精灵的目光聚集在了凯丽丝身上,惊疑不定。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