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水下搏斗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是毒液,躲开,别碰到毒液,快!”我回头大喊,但已经来不及了,海蛟是会分泌毒液的,但毒液却并不是想有就有,海蛟的毒液只有在它感觉到威胁的时候才会使用,而且一次使用之后想要再积攒毒液至少要花一年甚至更长时间。

  海蛟的毒液带有强烈的腐蚀性,毫不夸张的说,一堆钢材在这些黑色毒液面前只需要十秒钟就会全部被腐蚀干净。

  黑色的毒液在空中散开,随后如同飞溅而下的雨滴,胖子他们急忙后退,但已经有几个人中了招,其中一个水手的脑袋上滴了几滴黑色的毒液,紧接着惨叫起来,脑门在几秒钟内被腐蚀出了一个可怕的窟窿,他捂着脸,却被更多的毒液淋中,再过后,连惨叫都已消失,剩下的只有死亡。

  然而,最可怕的却是船体的损坏,能够腐蚀钢材的毒液开始大规模地腐蚀船体,甲板没一会儿就出现了窟窿,周围的人试图去修补,可根本就无能为力。

  “怎么办?这样下去船肯定会被烧出个洞来,山子,咋办啊!”胖子高声喊道。

  海蛟的毒液只有用海蛟的皮才能清理,我回头望去,被两发炮弹打中的海蛟正在向下沉,看起来因为受伤和释放了毒液而准备逃之夭夭。我面色一冷,举起图山刀直冲过去,纵身一跃跳入了海中。水下很混乱,水底暗流不断涌来,我游上水面深吸一口气,继续下潜,很快就看见了海蛟庞大的身躯,这家伙是受了伤想跑,但身体太大此刻脑地已经远远离开但身子还在船体旁边。我急忙游了过去,举起图山刀一刀刺进了这家伙的皮肤中。

  图山刀的锋利程度似是在我开启了其中邪气后越来越强,我和胖子做过一个简单的测试,就是用图山刀劈砍菜刀,一刀下去,图山刀连刃都没卷,菜刀已经断成两半。这菜刀还是专门借的人家杀猪的大刀,平日里是天天使用,锋利着呢。

  因此即便是爆炸都很难重创的海蛟皮肤,在图山刀下立刻见红,鲜血顺着伤口往外流,但这点小伤对海蛟而言不算什么,它现在要面对的真正问题是那两支注**它身体的毒素和图山刀内的邪气。

  毒素会在短时间内很快破坏海蛟的神经,它会陷入半昏迷状态,接着是呼吸系统,但海蛟本身的抵抗力很强,所以这点毒素对于它而言只能算是做到了类似麻醉的效果。可真正能要了它命的是我手上的图山刀。只要图山刀插在这家伙的身上,刀上的邪气就会一直侵入它体内,邪气会疯狂地破坏它的身体,吞噬它的精气,最后剩下的可能就只是那一层皮,而我要的也只是那一层皮而已。

  然而,唯一的问题是我没办法在水下坚持那么久,呼吸成了一个大问题,但如果我现在松手,天知道这条海蛟什么时候被弄死,万一游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图山刀丢了不说,连那层皮都弄不到。得想个办法,让我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呼吸越来越困难,憋气加上用力让我这口气流失的速度更快,我感到胸口发闷甚至是刺痛,因为缺氧脑袋也开始不清楚,唯一不变的是没有松手。

  这样下去不行,别没弄死这条海蛟我自己交代在这里了。没办法,实在不行就只能拔出图山刀,那条船保不住也没辙。

  正在我脑袋里萌生要放弃的念头之际,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缺氧还是太疲倦的关系,我隐约间竟然看到有些光,或许是我缺氧有些过分,脑袋开始不清楚,但眼睛里的确有光,接着那光距离我越来越近,最终飘到了我的面前,将我团团包围。我一直在憋着气,可当那道光包围我的时候,我的脸上竟然感觉到了风,随后深吸一口气猛地睁开了眼睛。但眼前出现的却是天空,以及众人的脸。挣扎地爬了起来,左右四顾,看见地面上铺着一层厚厚的黑色皮革,一头巨大的海蛟脑袋挂在船头,胖子站在我旁边见我醒了便说道:“哎呦,醒了啊,在海里那么久我们还以为你他娘的沉下去上不来了呢。”

  “咋回事?”我奇怪地问。

  “我操,我和你说,刚刚很是玄乎啊,我们见你下去了想帮忙,可根本看不见你的影子。后来过了好久,水底下有光透了出来,跟着你和那条海蛟就飞出了水面,接着撞在了旁边那条护卫舰上,差点没弄翻了人家的船。我们赶紧用海蛟的皮做了修补,只有你小子一直没醒,你到底在水底下看见什么了啊?那道光是啥玩意儿啊?”胖子奇怪地问道。

  我摇了摇头,别说他不知道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伸手摸了摸,却摸到了图山刀,还好东西没丢,站起身刚要说话,下意识地将图山刀插进了腰间的刀鞘里,可这一下我才发现出了问题,图山刀是没丢,但我的另一样宝贝丢了!那个红色的葫芦不见了!

  “我的葫芦呢?”我惊讶地问。

  “没看见啊?你带在身上的?”

  “是啊。”这是我最重要的宝贝之一,我不会和猎妖弩一样到处乱放,一直都是贴身收着。难道是掉在海里了?真他娘的晦气,红色葫芦在我心里的份量比图山刀还要重,这下可好,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海蛟陆续败退,船队正式进入了红色圈子范围内,我一脸不悦地站在甲板上抽烟,甲一大叔从后面走了上来,笑了笑说:“听说你丢了宝贝?”

  “这他娘传的也太快了吧,是的,宝贝丢了,507给报销吗?”

  “这恐怕没办法,不过沙老让我来感谢你救了这艘船。”甲一大叔说完我眉毛挑了挑,口头表扬有个屁用,还不如来点实际的。

  “另外,他让我问问你关于这次的海蛟袭击事件有什么看法?”

  “看法?那不是明摆着吗?咱们现在越来越接近仙山墲倘,防范力量肯定上去了,圈子越是收缩那防御力就越高。很明显的事!下面咱们遭遇的怪物还要更强。不过……”我见甲一想走,故意留了个话。他果然奇怪地望着我,我才继续说道:“在我看来,现在发生的事虽然和孙大爷说的一样,但的的确确和仙这个字没有任何关系。仙山一点都没有仙的影子,只有妖和怪物。墲倘仙山可能是存在的,但是这里遍地都是怪物。我们是不是弄错了方向?或许当年踏浪号找到的就不是仙山,而是某座妖山……”

  甲一没所谓地点点头道:“我会把你的话转告给沙老。先走了……”

  他走之后,我看着苍茫的大海,以及大海上那一座座奇怪的小山,心里越来越觉得蹊跷。沙老一定要发动的这个计划,以及不断遭遇土兽和妖怪的攻击,我们好像要去的不是美轮美奂的仙界而是可怕的深渊地狱。

  夜里的警戒工作也变的严谨起来,妖怪的攻击不仅限于白天,其中很多都是我从来不曾看见过的妖族。甚至连名都叫不上来……

  “嘿嘿,山哥,崔哥,你们快出来,看看我抓住了什么?”我正睡的有些迷糊,没曾想外面传来了洛邛的声音。

  “咋了?”我拉开门问道,一眼看去,他手上抓着一只类似蝙蝠的小怪物,正冲我们笑呢。

  “放开我,你这该死的家伙还不放开我,听见没有,快点放开!”没想到的是,这头小怪物居然能口吐人言!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逆剑狂神邪御天娇武逆乾坤重生之军火巨头人性禁岛官路弯弯斗罗大陆超级教练超神级诱惑大道主